泉源网

做伤心人的朋友

[ 6698 查看 / 1 回复 ]

做伤心人的朋友


作者:路加

罗宾‧威廉斯上周自杀了,这使得如何关怀抑郁症患者的难题,再度引起热议。虽然专业治疗抑郁症的医生或是辅导师,有不少药物或辅导的方式可以尝试使用,但是没有哪一种可以保证他们一定会从自杀的心境中恢复正常。即便是最专业的人士,也承认如果这些人有一个他们可以完全信任、倾吐内心的朋友,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候聆听、体察他们,这都是对自杀最有效的防范手段之一。

问题是如何能够成为这些“伤心”人的朋友,成为他们的关怀者?

首先,就是接受他们对自己身处“绝境”的感觉和判断。

许多没有经历过抑郁症的人,都习惯于用自己的心态来判断当事者应该如何应对。总要说服抑郁症患者所面临的难处其实不难,只要换个想法,换条路走,或者想开点儿就没事了。这样通常只会帮倒忙。

抑郁者判定事情不会向好的方向发展,摆脱困境是不可能了,这种身处“绝境”的感觉可能是因着环境和心理因素长期互动的结果,又加入了脑神经递质的失衡。常人对困境的反应是本能的加力反抗,抑郁症患者不仅无力反抗,甚至连原有的一点力气好像都渐渐失去,使之绝望到不愿做任何努力。罗宾‧威廉斯可能就是因着多重的打击而认定自己已陷入绝境:他酒品成瘾的挣扎、他需要维持一个高水平的喜剧角色的压力,加上帕金森的症状的出现,就可能导致他认定这种困境是无法摆脱了。

这时关怀者如果真心的接受他们的感觉和判定,实际上是给他们一条出路,在绝境中让他们至少有一位陪伴者;而拒绝他们的判定,反而使他们更认定他们在一条孤独的绝路上。

第二就是不要把对抑郁症的处理方式简单化。

许多心理学家只用脑化学平衡和心理辅导的角度,来解决抑郁症的问题。但是解决不了抑郁症里面的“灵性”问题。反过来,一些基督徒又尝试把抑郁症完全划归为“灵性”问题,甚至反对用药。这两方面都过于简单化。

也有时候我们用个人的特别经历,或者某一个名人抑郁症被医治的经历,套用在被关怀者的身上。某某人通过祷告一下就好了,或者吃了某种药就好了,你一定也可以。影响抑郁症的因素很多,不应把某一种方法当作是灵丹妙药。

作为关怀者,不要轻易替患者否定任何一种手段、途径的重要性。要适时建议给患者这些选择。

如果化学失衡是主因,这就像糖尿病患者的血糖,冠心病患者的血脂失衡一样,属于生理调节的问题。这时用药物可以有效地帮助失衡的神经系统。

心理辅导通过帮助患者对自身成长背景、情绪特征和抑郁症状的认知,而来调整他们对待所处境遇的态度,从认为没有出路到相信有可能找到解决办法。临床试验也证明,辅导加上药物治疗,比单纯药物要好一些。

“绝境”中的出路

但是药物加上辅导的治疗仍然解决不了全部的问题。在此之上若是帮助患者能够发现自己的生存与生命中有超越的、永恒的盼望,建立对耶稣基督的信心,这才会在根本上找到“绝境”中的出路。这种任何境遇都夺不走的盼望,靠的是上帝的赐予和应许。这也是为什么基督信仰和祷告可以带来的医治。

关怀者不仅可以在抑郁症患者的危机处理中承担重要的角色,也在他们生命的重建中继续的发挥作用。蒙医治的抑郁症患者还会有生理/心理上的反复,他们对上帝的信心要扎根和坚固,他们还要不断的加深对自身的认知、借用药物的治疗和生活上的调整,让自己的生命变得越来越稳妥。这个过程的每一个环节,关怀者都可以介入。这个时候,一位抑郁症患者最好有多位关怀者从不同角度的介入。

现今的教会除了热心地引人归主,在个人的层面上使人得蒙耶稣的救赎之外,也越发看到上帝不仅拯救了我们,他的心意也要把我们带进上帝的家,以祂儿女的身份组建成一个崭新的小区群体(community)。这个群体在整体的层面上可以更好地让人感受到上帝的真理、能力和爱。刻意地去建立这个群体的爱的互动,可以为“伤心者”们预备最好的朋友。


来源:海外校园
TOP

走出忧郁的低谷很难,理解、包容、关怀患忧郁症的人也难。求主让我们有更多、更深、更敏感的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