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唐崇荣牧师:耶稣 贫穷的王 圣诞节讲章系列(1)

[ 10848 查看 / 0 回复 ]

今天我们在这里一同庆祝,一同纪念,也一同传讲耶稣基督降生。这是全世界不分种族,不分国界,最多人纪念,最多人欢庆的一天。
  耶稣基督是谁?耶稣基督是革命家吗?他比最大的革命家带来世界历史更大的革命。耶稣基督是道德家吗?他比任何一个道德家带来道德更大的刺激、示范以及改变。耶稣基督是政治家吗?他从来没有任何一点点的政治地位,但是许多最伟大的政治家从他得到最大的启发。耶稣基督是宗教家吗?他从来没有说他来创立一个宗教,但是许多许多的宗教家所未曾达到的,人格所见证过的,所达到过的道德范围,在他的生命中间显露出来了。

  耶稣基督是谁呢?没有一个人,社会中间任何一个阶级,任何一个层次的成就没有受过他的影响。基督是所有宗教家里面活得最短,在世界所度的年日最少的一个人。孔子活了七十二岁,释迦牟尼活了八十岁,老子活了八十多岁,亚伯拉罕一百七十五岁,摩西一百二十岁,苏格拉底 (Socrates, 469-399 B.C.) 活了六十八岁,这些伟大的圣人、哲士、宗教领袖,他们都有足够的年日,漫长的时间来宣扬他们的教义跟他们所认识的智慧,但是耶稣基督只活了三十三年半的时间。耶稣基督生的时候是借人的地方--马槽,就是动物的地方而生;耶稣基督死的时候是借别人的坟墓而埋葬。

  这三十三年半的中间,他所过的生活,比任何一个所谓“无产阶级”的人更无产。但是,当他死在十字架上的时候,他好像是完全失败的人,因为他死的时候,未曾写过一首基督教的诗歌,他死的时候,没有建过一间基督教的学校。他死的时候,没有办过一个基督教的学府。耶稣基督的时候,没有建过一支基督教的军队。耶稣基督死的时候,没有建过一间基督教的礼拜堂。耶稣基督死的时候,可以说呢,完全失败的,所有的宗教创办人都是寿终正寝。只有耶稣基督是死于非命,而且是毫无抵抗,被人凄惨的挂在十字架上。

    耶稣基督死的时候只有三十三岁半的年日,只有三年半的工作,一个这样年轻,只有三年半工作的人,能够有什么成就呢?但是在他最失败,被人挂在十字架上,毫无抵抗凄惨而死的时候,他讲了一句话“成了”(参:约翰福音:19章 30 节)成就了,成全了,成功了。这个希腊文叫做 Tetelestoi,It is completed. It is accomplished. It is finished. 我已经走完了,已经成就了。

    这一位基督到底是谁呢?这位基督生的时候,没有人认知他是谁?死的时候,没有人在他面前勇敢称呼或者尊崇他有任何伟大的地方。但是这位基督在圣经里面记载过,他生的时候,有人把他当做君王基督敬拜的,他死的时候,有人把他当做要来的君王来等候的。而他自己在受审判的时候,也讲了“我被生而为王”(参:约翰福音18章37节)。所以今天我们要在这个聚会中间,讲一个很特别不协调,不合理,很不易明白的一个名词,作为我们这一次整个讲道的题目 ---- “贫穷的王”。

    有王是贫穷的吗?有贫穷的人曾经做过王吗?做王的时候还是贫穷的吗?全世界历史中间唯有这一次,在这三十三年半中间有过一个贫穷的王。所以他生的时候因为他的贫穷,整个犹太国没有人认识他是谁。因为他的贫穷,整个以色列人没有人知道他是王。因为他是贫穷的王,所以他死的时候,也没有人看出他有任何王的迹象。但是,这一个在历史上曾经被称为王,也自称为王的人,却曾经成为世界许许多多的君王,许许多多的政治的领袖,从内心深处尊敬,佩服,崇拜,以致于把生命交托给他的一个奇怪的人。

  拿破仑 (Napoleon Bonaparte, 1769-1821) 在圣赫伦那岛(Saint Helena) 被流放的时候,曾经很痛苦,很哀叹,却很感慨的讲了一段话,他说“从古至今,所有的大君王都有千千万万的军马,有千千万万的侍从随着他,他们征服了无数的土地,他们统治了无数的百姓,汉尼拔 (Hannibal 247-183 B.C.),亚历山大大帝,查理曼,以致于我,成吉思汗,还有其他的大帝,这些人都有千万的人在他们活着的时候跟随他,尊崇他。但是,我们的国度有一天都要消灭,历史有许多要来的时代会忘记我们,但是在历史上曾经有一个人,他手无寸铁,身无分文,生的时候很贫穷,死的时候很凄惨,但是,他的国度无穷无尽,以后的日子,有千千千万万万的青年人,一代一代起来要成为他的自愿军,永世无疆。”拿破仑讲过这个话,以后不久,他就离开人世,而世界历史证明他讲的这段话是真的。没有一个君王曾经达到基督死后,世人尊重的那个程度。

    今天我们如果到巴黎去,我们可以看见一个拿破仑坟墓,拿破仑棺材停棺的地方被建起来像一个礼拜堂,又像宫殿一样,整个圆顶的屋顶都是用黄金把它铺上去的。但是,除了这个地方以外,有没有德国人纪念拿破仑呢?有没有英国人纪念拿破仑呢?有没有世界其他的民族尊崇他,为他建一个宫殿或者建立一个殿宇,或者建一个陵墓,或者建一个纪念馆来纪念他呢?没有。但是耶稣基督死的时候这么凄惨,两千多年以后,我们看见世界各地各国,都有为了他的缘故建立伟大的礼拜堂,雄伟过于皇宫,处处听见歌声敬拜。今天你们听的诗歌,里面有很柔美,有很雄壮的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1770-1827) 的“哈利路亚”,还有非常优美,使人从内心深处感到和平临到的“啊,圣善夜”,这些都是为了这一位降生在马槽的君王而写的。

    有一次在雅加达,有一个人对我说“你们归正教会需要买一块地皮吗?有一个人有一块很好的地皮,就在雅加达市中心不远,很好的地段,本来他不要卖的,现在他要出让。”我当然知道,我那个时候根本没有钱,而这块地皮差不多等于你们的五千坪那么大。我说“我去看看。”当我去看的时候呢,他们就带我绕着那块大地皮,绕到中间的时候,我发现有羊,有牛,有马。我就说“为什么这样重要的市中心的地区,有这种动物养在里面呢?”他说“因为久置之地,没有用处就随便养一些动物在里面。”

    然后他把我带经过中心的地方,就进到了动物在那边住的地方。我一进去的时候,马上一股很臭很臭的味道,从鼻子中间穿进去,差不多穿过我的脑袋,臭到我一生从来没有想像有这种味道进到我鼻子的可能。那个时候我快快把手巾拿起来,才发现我只有带一条手巾,应该二十条还是不够的,就在这个时候我快快跑。因为太难受了,当我跑过那个地方开始呼吸新鲜空气的时候,突然间有一句话,在我内心中间出现 ---- 你知道吗?耶稣生的地方就是这样的情形。我从来没有想到,我知道的,我所想像的,我观念中间所知道的马槽,是圣诞卡片所画的,那么漂亮,那个槽都好像是用绣花绣出来的。那个婴孩在里面享受最温暖的照顾,而且在圣诞卡片中间,所设计的马槽好像是从天上掉下来一样。慈爱的母亲马利亚,还有护卫着他的男子约瑟,就在那个马槽的旁边照顾着他,无微不至,眼睛向着婴孩的下面看,就在这个向下看的眼光中间,我们看见这是人间最美的一幅图画。

    但是我从来不知道,真正到马、牛、羊牲畜的地方那些浸湿着尿的那些臭味,是可怕到这个地步。就在这个时候,圣灵在我心中对我说“你认识耶稣吗?你爱他吗?你传讲耶稣很久了,你真正明白什么叫做“降生”?什么叫做“道成肉身”?什么叫做“大哉!敬虔的奥秘,上帝在肉身显现”?(参:提摩太前书:3 章 16 节),那住在至高之处的创造主,被生在牲畜所居住的地方,在那里道成肉身。
   
    你知道不知道,所有的宗教都是人在肉身之中寻求道,因为物质的生活不能满足他们,正像孔子所说的“君子谋道不谋食”(参《论语.卫灵公》。你知道不知道,所有的宗教领袖都不满意现世中间物质的享受,他们要更高的一层在心灵界里面,找到真理的供应,找到良心的慰藉,找到他们心灵深处真正的内容。所以人在肉身中间寻找道,而成为有意义的人生。但是耶稣基督是道成肉身,不是肉身寻道,你发现了吗?你明白了吗?就在那个时候我心里开始知道,知道“我还不知道”。知道我不是真知道,知道我缺乏知道。这种对“知道的缺乏”的知道,才是真正知道的开始。这种对自己不够知道的觉悟,才是真正觉悟的开始。我就在经过那个地,我就在主的面前说“主啊,求你帮助我认识那一位道成肉身的耶稣到底是谁?到底为什么,到底是什么力量使他从尊贵的天家来到卑微的人间?从荣耀的至圣所来到牛、羊所住的地方?这个爱太伟大了!

    瑞典的神学家虞格仁 (Andrews Nygren, 1890-1977) 他把历史中间,所有的哲学对爱的探讨,跟耶稣基督把上帝的爱彰显出来,这两个事做一个比较的时候,他说“人所爱的东西常常是向上的。”我们爱什么?我们爱比我们更美的东西,我们爱比我们更聪明的东西,我们爱比我们更有价值的东西。所以我们自己不懂音乐,听到最会弹琴的人,我们就欣赏他,也说“我爱音乐”,你爱上了比你更高的东西。你看见有一些人口才好得不得了,讲得头头是道,你喜欢听他,因为那些真理,比你理性中间所想的更高超。你看见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美到一个地步,你才发现原来人间还有一种视觉这么大的享受,你就每天想念她。你看见美的,看见比你美的,你爱。你听见好的,比你更好的,你爱。你看见有道理的,比你想的更有道理的,你爱上了。你的爱是向善的、向上的、向更高的、更美的、更有价值的、更永恒的。但是,这个爱是一种享受,这个爱是一种赞赏,这个爱是一种追求,这个爱是从下到上的爱。

    当你看见比你更难看、更丑、更穷、更可怕、更凄凉、更不配的东西的时候,你会讨厌他,你会恨他,你会丢弃他。那么,请问,真正的爱应当是怎么样的方向?为什么圣经不用philia 这个字来描写上帝的爱呢?为什么圣经不用 eros 这个字来描写上帝的爱呢?在柏拉图 (Plato 427-347 B.C.) 的哲学里面,爱,甚至对真理的追求的爱,他都用 eros 这个字来表达,还是从下到上的。虞格仁这个瑞典的神学家,他说“圣经从来不用这个字,圣经所用的字是 agape。agape 不是从下到上的,agape 是从上到下的。”尊贵的爱上卑微的,荣耀的爱上羞辱的,有价值的爱上没有价值的,配得到最高颂赞的爱上那些应当被咒诅的。这个爱是从上到下的,这个爱是自我降低,这个爱是自我牺牲。所以圣经告诉我们,“耶稣基督本来是富足的,为了我们的缘故他成为贫穷,这样,使我们的贫穷藉着他可以成为富足”(参:哥林多后书:8 章 9 节)。

    今天有多少的人,因为信耶稣基督他的生命丰盛起来,有多少的人因为听见他的真理,他的道德提升起来。有多少的国家因为认识他的教训,放弃了他们的陋俗,放弃了他们野蛮的行为,变成世界最先进的民族。斯勘地那维亚地区的国家,瑞典、芬兰、丹麦,从前是杀人,吃人肉,把人头挂在屋顶上的民族,现在他们是全世界无论工业,无论艺术,无论科学,曾经是领导过世界的地区。为什么呢?因为耶稣基督的缘故。

    如果你说埃及的古文明,你说中国的古文明,从很久以前的龙山文化,仰韶文化,在西欧什么都不懂的时候,中国人就可以做很好的陶器,可以把彩绘画上去,可以把很多用具发明出来,使得无论在耕田,无论在各样的生活层次上,都有超过西欧人的这种成就,这是几千年的,从归正神学来说,是上帝普遍启示的恩典,临到我们华人民族给我们有这些文化上的成就。但是,经过几千年以后,你看见突然间,大概在十六、十七世纪的时候,忽然间欧洲有一个很大的改革,因为基督的光照耀他们,他们马上在一切的层次中间,突然间他们突飞猛进了起来,他们就进步了。 (待续)



来源:基督福音网
最后编辑葡萄枝 最后编辑于 2011-12-26 03:22:0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