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不知前路的順服

[ 8370 查看 / 0 回复 ]

韓克


我现在正处於人生的最低谷,也许是我人生中最落寞的阶段。在我,似乎找不到甚麽可以荣耀神的地方;也找不到甚麽可以激励别人的见证。不仅如此,在属灵与世俗的交锋中,我也会生活在软弱与无助当中。但后来想,自己的信主过程丶生活的起起伏伏丶家庭的迁徙变化,就连我对痛苦的顺服忍耐,这本身应该就是一种见证,就蕴含着上帝的旨意和计划。当然我也盼望着明天能以由顺服而结的新果为今天的受苦做见证。

相逢而不识

我小时候所读的书并不多,但我记得曾看过一本小人书,书上画着慈祥的母亲怀抱着一个婴儿,周身放着光芒,透着威严,这画面让我敬畏,现在想来,这应该是讲述圣经故事吧。

后来我走上了大学讲坛,教授俄罗斯文学。在介绍西方文学时,总要提到它来源於希腊罗马神话和圣经;但我只局限於表层的介绍,从未有透彻入微的分析。1999年我做博士研究生,在学习和写作毕业论文的过程,开始接触到圣经故事和一些解经的书籍,对圣经有了初步的了解。

2001年,我妻到美国访学。当时在北京送飞机时,我并没有太多的忧伤,因为短暂的访学结束她自然就会归来。不久,从妻子访学的地方来了一队美国基督徒旅游团,带队人是杨牧师。为了让他回美能给我妻捎点东西,於是我找到了他。牧师非常和蔼可亲,一见面就向我述说我妻的近况,并给我讲解耶稣的真理。随后又给我祷告,并问我是否愿意决志信主。这时的我虽对圣经有些了解,但只当它是一种知识,需要研读的书;要认同它是真正的历史事实,承认上帝的真实存在,我断然接受不了,所以我委婉拒绝了。

没过几个月杨牧师再次带团来北京,这次他送给我一本厚厚的圣经,还带来一个令我震惊的消息:我妻已决志信主了,并且她希望我也信主。我心想,信仰的大事哪能随便说信就信,得考虑考虑。虽然圣经我是读了,它确实是对人有好处;但是,要说上帝真的存在,耶稣真是童女所生,并从死里复活,圣经记载的一切真是活生生的历史,怎麽可能?!此时,杨牧师等人仍耐心而执着地向我讲解福音。罢了!别再枉费人家的苦心,再说我还得让人家捎东西呢,如果说我不相信,恐怕我也走不了;於是我就口是心非地承认自己要接受耶稣做救主。牧师高兴地领我做了决志祷告,众人也为我鼓掌庆贺。当时我就是这样悖逆执拗,心口不一,与神失之交臂,相逢而未识。

浮沉与挣扎

2002年博士毕业后,我回到了原来工作的大学,而妻子此时并没如期回国,她准备攻读硕士。一向鼓励她上进的我并无异议。关键是,她不回来了,我怎麽办?

其实,在我刚进入这大学时就立下了考研的决心,刚开始工作就为自己制定了五年计划,现在都一一实现了;博士后进站丶副教授丶系主任丶在国家重点刊物上连续发表论文,这一切都有了,而且我的专着也被纳入学校的资助计划。但我还是联系了上海两所高校。2003年春,经过考察和试讲,他们已同意接受我。2004年初我带着儿子和对我们放心不下而来照顾我们的母亲,来到了这美丽的海滨城市。
然而,这并没给我带来真正的平静与安宁。且不说多次的搬迁,儿子对新学校一下难以适应,单是科研上我受到的损失就让我叹息不已。因为我的离开,原来的大学不再资助出版我的专着;现今的学校要求我重新积攒学术假的年数才能申请去国外访学,各级科研项目的申请也变得难而又难。这一年,我带着儿子申请赴美探亲签证又遭拒,我好泄气难过!难道我做错了?

正在我处於万分沮丧之时,妻子回国探亲了,那是2004年12月,她正在攻读博士学位。

祝福与平安

妻子的归来给家庭带来多年少有的欢乐。但她带回最好的礼物是让我真正信了主。

妻子经朋友认识了国内一基督徒老师,这姊妹很热心,约我们周六晚见面,然后带我们去附近的一个家庭教会。原来,去这个家庭教会听讲道做礼拜的弟兄姊妹和慕道友非常多,6点半以后房间里已找不到座位,到了7点,院子里排的椅凳也不能满足络绎不绝的会众,迟到的只好站着。那天晚上讲员所讲的让我有了些许感动。

在我们一家团聚不多的日子里,妻子几乎每天都给我讲圣经的道理和信主的迫切性;不仅如此,她还拿出里程和远志明的讲道磁带,让我悉心静听。

圣诞节到了,我们又去了那个家庭教会,来的会众更多。这天晚上不仅有表演活动,而且牧师还作了信主的呼召。就在那里,我儿子决志要信主。

在此不久,妻子带儿子去签证,儿子顺利拿到了F-2签证,摆脱了过去数次被拒的阴影,他可以和妈妈一起赴美了。12月31日,披上雪后银装的上海别有一番风情,我把妻儿送上了飞机,雪地上映着我孤独的身影。

妻儿走后,听那两套证道磁带成了我馀闲时的主要事情。听远志明从个人生活的角度,把接受耶稣对他个人生活的积极影响,声情并茂地沁入你的心灵,让你如沐春风;里程以从事生物科学视觉,由微观到宏观,从历史到现实,由灵冥世界到客观万象,把神的奇迹大能合情合理地铺陈在你的面前,让你无可推诿。我被彻底打动,完全被说服了!我沉浸在从前不曾有过的欢乐之中。其后的日子,我每天都要听上几段,还给老家的亲人也复制了一套,希望神的话语也能进入他们的心灵,潜滋暗长。

我的生活发生了变化,能静下心来,不再顾念过去的得失,也有了平安,感谢主给了我最美好的祝福。每周六我都去教会做礼拜,平时也参加校园团契,有时也到专门出售基督教书籍的书屋买上一两本书。对主的信心坚定以后,我再也没做过任何可怕的噩梦(以前那些离奇可怕的噩梦经常使我夜半惊醒,久久无法再入眠,我为此深深痛苦过)。

经过装备后,我在教授俄罗斯文学时,会适时地从文学和人生的角度介绍俄罗斯人的宗教情结,以及俄罗斯作家特殊的普世情怀和强烈的道德使命感。讲到果戈理丶托尔斯泰丶高尔基等当代作家,我会把他们的有关作品和圣经一起介绍分析。如果学生对基督教好奇或感兴趣,我会在周六请他们吃饭,然后带他们去教会听讲交通。

见证与受洗

2006年春,妻儿已去美国一年多了,他们希望我暑假能去美国探亲。而签证成了我的另一噩梦,但在妻子再三鼓励下,我才又一次打起精神,准备各样资料;不过我对妻子说,这是我最后一次申请,如果还签不上,我就再也不申请了。谋事在人,成事在主,我们为此事祷告,把最后的决定权交到上帝手中。

这次的签证官没有三言两语把我打发了事;而是先问我几个问题,然后又叫来了中国工作人员来帮忙交流。我记得最清晰的是,他让我说上几段俄语来证明我的俄语教师身份。最后,他给了我B-2签证,为我敞开了美国的大门。主啊,这不是袮的大能又是甚麽?是袮怜悯恩待我们一家,让我们能团聚!6月底,我踏上飞往美国的航机。

7月,我完成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受洗。那是一个阳光灿烂丶激动人心的日子,在Virginia Beach华人家庭圣经教会,黄牧师为我施了洗礼,我的罪得到上帝赦免,我有了新的生命。

当时虽是暑假,但妻子每天都为着博士论文的写作丶助教工作和汉语教学而忙碌;闲暇之馀我们会讨论未来,谈论我们以后的安家之处。她希望我将来也能安心留在美国,这样有利於孩子的教育和发展。我有时反对,有时沉默,最后我说,我个人是不想过来的,我们等等看,祷告,专心仰望,看看神怎麽安排吧。

两个月的暑假很快过去,8月底我如期回到了X市。

恩典与期盼

回来后,我的心中就充满了煎熬和惆怅,一想到未来,就忧心忡忡。初到X市时,我也挣扎过一回,但不管怎样,那时我做的是自己的本行,轻车熟路,而且经过3年的拼搏,蒙主的眷顾和赐福,我已适应了,教学和科研等各方面都日渐起色;可如今让我抛弃操练了20年的专业,拾起早已忘得差不多的英语,而且根本不知将来会做甚麽,这种牺牲和损失太大了。作为基督徒,我知道主教导我们不要为明天忧虑,要把自己的难处和烦恼都交托祂手中,祂会预备最好的;可我还是不由自主地分析比较,忧心愁烦,信心不足。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我每天祷告祈求主赐给我们有正确的选择,不要让我浪费了20年所学的。因不知道自己将来何去何从,既没有心思搞科研,也没心情学英语,整天满面愁容。

妻子毕业的日子将近,她在美国发出了一些求职信,我也开始为她联系本地的高校。她也开始做儿子的回国思想工作。儿子去美国已将近3年半,他是不情愿回国的。就在这种情况下,妻子祷告神:后主啊,我不知道要把我们一家带到哪里,如果袮想让我们留在美国,那麽就让工作自己找上门吧。”儿子也为此祷告。没多久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一天,妻子接到电话,是一所住宿高中希望招聘一位汉语教师,不过是半职工。妻子一听就回绝了,因为她没想过要去中学教书,更不用说半职了。可是不久,对方又来电话,说可以为妻子提供全职工作,而且列举了一些学校的福利待遇,希望妻子能去面试。后来经过询问,得知这是一所相当不错的中学,在某些方面甚至比一些大学还要好。在老师们的鼓励下,妻子决定去面试。结果,对方很快便寄出了工作合同;妻子也非常喜欢这里的环境和人文气息,决定接受这份工作。看来,慈爱的神确实垂听了妻子的祷告。

得知这一切后,我惊奇不已。一方面为主的恩赐而感谢赞美;另方面为自己没能“逃脱”去美国的命运而慨叹。我知道主说夫妻是一体,不能长期分居,我们当遵循主的教诲。如今,我只能在家庭和事业之间选择:选择家庭,就失去了自己安身立命的根本,20年的努力和心血就全付之东流;选择事业,就得无限期忍受分居的痛苦,而这不符合主的要求。这时我想到圣经中的约伯,对照约伯,也许这也是主对我的试炼吧?如果真是这样,那我自当听从主的教诲。我不知道主想让我干甚麽?会为我预备甚麽?但至少目前祂给我指明了前行的方向。也许前面有荆棘,有眼泪,有苦痛;但是主从来不会亏欠祂的儿女。我们人太短视愚拙,常以眼前利益为重,自然无法揣摩和读懂神的心意,我不正是这样?但我看不见未来没有关系;主能看见,而且这也是主一手设计的,只要是主安排的,那就是最好的,我还惧怕甚麽?

这时学校正好有一个2008年去莫斯科大学访学一年的名额,明确规定对俄语专业教师将优先考虑。莫大是世界知名的学府之一,曾经访学过莫大的系主任鼓励我申请,因为在我们专业的教师中只有我符合学术假的要求。可是我暑假准备去美国,而且可能就长期呆下来,我只能惋惜,放弃这多年来一直企盼的机会。主啊,我放弃牺牲了这麽多,袮会为我预备甚麽呢?我的心里直淌眼泪。

凝望与赞美

2007年暑假,我再次飞往美国,踏上漫漫不知所终的又一次人生之旅。我虽然怀揣着耶稣基督这个宝贵的指南针,可是面对着周遭弥漫的大雾,我依然惶恐不安。7月底我们一家搬到了麻州的Northfield小镇,山环水绕,景色迷人。一开学,妻儿都忙着上班上学,家里丶屋外都空荡荡不见一人,我的心更是空荡荡地找不到一丝安慰。我闲坐在家里,既像无事可做的闲人,又像是被剥夺了工作权利的祥林嫂,骤然而响的电话铃声会把我吓得不知所措,欲接又止。脑子里充满的是对往事的回想,对现状的抱怨。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我终於可以静下来学习英语了,可我还是禁不住地抱怨:为甚麽英语单词没有俄语好记?为甚麽发明语文的人不把英文语法弄成俄文语法的样子?要是当初人们不建巴别塔就好了,这样我就不用受这番洋罪。

就在这种满心不悦的抱怨中,我跌跌撞撞地上了路。当然,我也每天祷告,求主赐给我力量和智慧。就在这时,林姊妹和她的丈夫把我们带到了安城华人教会。教会的弟兄姊妹都很关心我们,热情地回答我们的问题,帮助我们解决生活上的难题。他们的奋斗经历,他们对主的信靠,让我感触,让我深思。

从此,基本上我能安心学习了,抱怨也越来越少。我拿起儿子用过的课本,从网上下载了学习资料,一步一脚印地学习。日子慢慢过去,我不仅在英语上有了些许的进步,在灵里也和妻儿一起有了不少长进。回想这些年来主在我们家的作为,就禁不住地想要歌唱,想要赞美:主啊,我无法猜透袮的心思,但我却明白试炼的意义。袮把我们一家领到这里来,让我一点一点地抛弃了一切去跟随袮,袮肯定有袮的设计和美意。主啊,袮让我遍尝山穷水尽的痛苦和迷惑,袮一定会给我柳暗花明的喜悦和洞明。

就在這種滿心不悅的抱怨中,我跌跌撞撞地上了路。當然,我也每天禱告,求主賜給我力量和智慧。就在這時,林姊妹和她的丈夫把我們帶到了安城華人教會。教會的弟兄姊妹都很關心我們,熱情地回答我們的問題,幫助我們解決生活上的難題。他們的奮鬥經歷,他們對主的信靠,讓我感觸,讓我深思。

從此,基本上我能安心學習了,抱怨也越來越少。我拿起兒子用過的課本,從網上下載了學習資料,一步一腳印地學習。日子慢慢過去,我不僅在英語上有了些許的進步,在靈裡也和妻兒一起有了不少長進。回想這些年來主在我們家的作為,就禁不住地想要歌唱,想要讚美:主啊,我無法猜透袮的心思,但我卻明白試煉的意義。袮把我們一家領到這裡來,讓我一點一點地拋棄了一切去跟隨袮,袮肯定有袮的設計和美意。主啊,袮讓我遍嘗山窮水盡的痛苦和迷惑,袮一定會給我柳暗花明的喜悅和洞明。


                                                                                                                                                                                                                                                                                                                                                                                                                                                                                                                                                                                 
最后编辑quanyuan 最后编辑于 2009-12-22 18:17:53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