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人能否完美无缺

[ 8655 查看 / 0 回复 ]


钱志群 

    人虽自称是万物之灵,但在本质上都带著缺陷,哪怕你再优秀,再伟大,再骄傲,你都不能说是一个完人,因为没有人完美无缺。我们常常充满幻想,希望自己,也希望别人都可以活在完美之中,但是幻想毕竟是幻想,再怎么奋斗,再怎么克己,总有遗憾,总有缺点,总有错事。忙碌了半辈子才明白,原来「人不过是人」(参以赛亚书卅一3),人无完人。

      幼小时,在我眼里,爸爸妈妈除了有时打骂不听话的我和弟妹,似乎没有甚么缺点。他们从小镇上的国营职位上回到爷爷奶奶居住的贫穷的村庄里,做起裁缝生意,知书达理,厚道善良,勤劳快乐。每逢过节特别是新年之前,订做的衣服成堆,父母在那无电无暖的寒冬里,夜夜加班,煤油灯下,轮流哼著名叫庐剧的地方小曲,驱赶疲劳。那调子前半句叙事,后半句拖音带拐弯,听起来很悦耳。我和妹妹弟弟总是在那两辆缝纫机的轮声中和他们的小调里入梦的。有时一梦醒来,他们还在那昏黄的灯影下,裹著棉帽棉衣和露出十个指头的半截手套,疲惫地忙碌著;歌声也没有了,只有那机轮声单调而清冷地重复著。我记忆犹新的还有,每当风雨雷电的深夜,父亲总会找来塑料雨衣之类,勇敢地为我们遮挡那被我们顽皮地戳破的纸糊窗户。在这种真挚的自然之爱下,我不知道如何挑剔他们。那个年龄从来都认为自己的父母总比人家的好。但是随著年岁的增长,我也会注意到他们其实并不比别的父母好到哪里,同样也会自私地护著小家,同样会撒一些不大不小的谎,还有其它不值得罗列的来自本性的小毛病。

        从小学到初三,我和其他人一样,都被中国文化大革命的个人崇拜气氛笼罩著。没有人敢怀疑毛泽东的任何一句话、任何一件事。在人们心里,他就是那完美的化身。直到他死后,官方定调子说他犯了错误,错误地发动了文化大革命,人们才恍然大悟;伟人要是犯错,比普通人的错,灾难性更大。以前都说他「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万句」,其实都是我们的错,是我们潜意识里的崇拜欲被人为地利用了。官方基本上给他一生的功过作了三七开,就像他曾对社会主义国家都很尊敬的前苏联领袖史大林评价的一样。人们开始意识到,历史上任何一个伟人也都不是一个完人。所以,后来人们常在自己被对方责备的时候,用一句口头禅来解除尴尬:「主席也是人嘛」。那意思就是,主席也会犯错误,何况我呢?
小时候还以为英雄没有错。我成长的年代,电影、广播、教材到处都有英雄榜样,英雄一出场都是一股正气、形象饱满、大公无私、智勇双全、吃苦耐劳,总之被树立成一个「高、大、全」的样板典型。等文革结束后,我们才知道,原来英雄都是政治需要,绝大多数英雄都是从坟墓里出来的,也就是说不死不成英雄,一死遮盖百丑。在世时有血有肉的人性弱点,在夸大的正面光环下都消失了。英雄只是一种完美的概念。

        等到恋爱时,认为恋人或颦或笑都是情,或喜或悲都是美,沉默多语都是歌。喜欢讲话那是活泼,不喜欢讲话那是沉稳,总之,热恋时都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但是等到温度降到正常时,移情效益就消失了。等到关系近到零距离时,距离美感也不存在了。哪怕在外掩饰得云里雾里,回到家便云开雾散,露出「庐山真面目」。锅碗瓢盆交响乐也夹杂著抱怨争吵。

        再后来到了自己初为人父人母时,襁褓中的孩子似乎甚么缺点也没有。天真无邪的一张小脸上,你无法将大人们任何一种毛病与他牵扯在一起。那好像是一个毫无瑕疵的洁白世界。而我们才是一张被污染的白纸。但等到孩子渐渐长大时我们才懂得,孩子也并不会使你顺心顺意,一不管教,就无师自通地看眼色、说谎话、做坏事。真是「愚蒙迷住孩童的心」(箴言廿二15)。

        静下来想想,孩子身上的毛病,常常和我们身上的相似。再一回味,我们身上的弱点,在父母身上也有影子。原来下一代是上一代的镜子、上一代是下一代毛病的根。伟人也是如此,英雄也是如此,恋人也是如此,无一例外。罪性和缺点在基因中遗传。

        人的许多无法摆脱的本性毛病:骄傲、自私、贪婪、谎言、欺骗、忘恩、背叛、嫉妒、仇恨等,又总是在人际相处中表现出来。于是就有了不可避免的人类的尔虞我诈、互相伤害、彼此仇恨,就有了个人痛苦、家庭不和、朋友反目、单位纷争、民族苦难、世界战争。人的罪成了万恶之源。
可是人清醒时,又不愿自己落到这个境地。「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原来这「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作的」。所以有时人就会发出「我真是苦啊」的感叹(罗马书七19、20、24)。感叹之后,又常把古谚挂在口边:「金无足赤、瓜无滚圆,人无十全」、「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等等,既可宽慰自己,也可宽容别人。文人们更是大做文章,感慨维纳斯雕像的缺陷之美,感慨文学作品中的悲剧之美。反倒认为刻意追求完美,本身就是一种不完美。

      但是有时候,我们并不能如此看得开。我们一点也不愿意活在这缺陷之美中,又苦于不能自拔,在千万次问不出答案的时候,可能最后一问就是问那位创造人类的上帝:??为甚么不把人类造得完美无缺?

        对上帝来说,这最后一问其实并不公平。因为上帝在做创造之工时,所造一切都是「好的」(参创世记一4、10、12、18、21、25),而且「都甚好」(31),最好的又是人,因为上帝是「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27)。上帝是完全的,人类一开始并没有甚么缺陷。始祖亚当和夏娃并未经过一个十月胎孕、咿呀学语、襁褓中发育、蹒跚中成长的过程。被造之初,身心即是成熟、完美的,没有忧愁、疼痛、缺陷、疾病、衰老、死亡;而且得到上帝无上恩宠,「叫万物都服在他的脚下」(希伯来书二8)。那时,亚当的背后,无罪恶的遗传;在他的里面,无罪恶的心性;在他的身上,无罪恶的印记;在他的四周,也无罪恶的环境。他们时常还能与他们的主上帝照面往来,身披属天的荣光,何等荣耀,浸透在一个极乐世界里。可以说,亚当和夏娃曾作为一对理想的人,住在完全理想的环境中!

        可是好景不长,始祖生在福中不知福,居然违背创造主的头条禁令,偷吃禁果,犯罪堕落,致使伟大窑手中的一个精工完美的器皿,就这样遭到了自损。吃了禁果,亚当就知道躲藏、撒谎、推卸责任等,不仅怪蛇引诱,而且埋怨创造主为他造了的那位与他同居又给他果子吃的女人(参创世记三12),一责三推。上帝根据曾吩咐过亚当的诫命,给人作了定罪:从此地受咒诅,长出荆棘和蒺藜,男人要终身劳累,女人也有生育之痛,人有眼泪,有悲伤,有疾病,最后归于尘土而死亡。他俩被赶出乐园,从此带罪在身,代代遗传。第一代当中就有了嫉妒和谋杀。这是一个多么悲哀可怕的事。

        也许我们又会追问:上帝啊,袮为甚么不把好事做到底,偏要造那棵让他们犯罪的善恶树呢?其实,上帝造那棵树就是要把好事做到底。因为人是他的特别「作品」,需要更好的造就。起初,始祖虽然没有犯罪,但他们的「灵」是上帝从鼻孔「吹」入的。上帝设置的生命树,所代表的生命既不是植物的生命,不是动物的生命,也不是受造之人的生命,乃是蕴含著创造者自己那神圣、永远的生命。人可以吃那生命树上的果子,与上帝合一,这是何等的美意。

        在设立生命树的同时,造物主又设立了一棵禁树,以作为对人类爱心、忠心和顺从之心的一种提醒、培养和考验。为了帮助人能有正确的选择,上帝明明白白地吩咐人,不可吃分辨善恶树上的果子。这吩咐是一种爱的呼唤、爱的提醒和爱的盼望;而决不是一种强迫。上帝造出的人是「有灵的活人」,有「自己的形像」,有自由选择的意志,可以自由地表达他的心愿;这一点,是与动物区别所在,也是人管理动物的能力所在。

        上帝除了为人创造了有自由选择的意志和能力,又为人创造了有自由选择的机会和考验。人可以选择生命果,也可以选择智慧果(禁果);可以选择听上帝吩咐的话,也可以选择听蛇引诱的话。这种选择的自由里,最能充分表达人心的指向。上帝不愿把最好的生命礼物勉强赐给人,而是希望人珍贵它、全心接受它。人如果当初选择吃生命树的果子,就能得着生命。然而,遗憾的是,人在满园果子和菜蔬不缺吃的情况下仍然偏偏选了唯一不能吃的禁果。吃它看似事小,但是性质却十分严重。这意味著人类对天父上帝无限大爱的严重辜负,对厚赐万物的创造主忘恩负义的严重表现。这也是一种任意妄为,目无上帝,并贪心不足,侵犯上帝主权的不忠实的行为。正如主曾说过:「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义,在大事上也不义。」 (路加福音十六10)这是对上帝荣耀的亏欠,也是对人自己完美性的破损。

        人类无法推卸自己的责任,如同一个人闯了红灯,却责怪交警为甚么要设置红灯;人超速,又怪交警为甚么有个限速。亚当当初虽然没责怪上帝为甚么造那棵树;却责怪上帝为甚么给他那个女人。但是创造主从来不与被他所造的人一般见识,人在他那里依然宝贵,上帝不忍人永远死去,而说:「我要为他存留我的慈爱,直到永远。」(诗篇八十九28)

      因为人性有罪,所以死是工价,死不能赎罪,死不能复活。上帝不愿意人在罪中永活,为全人类预备了一个完整的救恩,让他的独生子耶稣基督道成肉身,具有神人二性,以肉身替罪而死,以神性死而复活,成为人能洁净地回到上帝怀抱的唯一中保。

        披著肉身的主耶稣在世上卅三年多,是一个真正的完人。主耶稣在世,从属世的眼光看,相貌、身世、家境、学位无一值得炫耀。「他不争竞,不喧嚷,街上也没有人听见他的声音」(马太福音十二19)。他治病赶鬼后,总让人不要言传。他受审折磨时,也不多言。连父神也感叹:「谁比我的仆人眼瞎呢?谁比我差遣的使者耳聋呢?」(以赛亚书四十二19)主耶稣在世短暂,一直受著撒但的试探、诱惑和攻击。在肉身上受苦、受穷、饥饿、干渴,更在灵里为罪人们忧伤、被罪人们凌辱。但他从不屈服,而是耐心等待父神旨意的成全。主知道谁会卖他,也知道何时上十字架,但他不运用自己的能力;不随自己的意思来阻止和惩罚这些人。他默默地履行使命,传讲神国真理,为我们死而复活。是生、是死、是复活,都有一种遵行父旨意的平安。临死时,还求父神宽恕那些无知的刽子手,还拯救了其中一位同钉十字架的强盗,还惦记著自己的使命,直到最后一刻才告慰地说:「成了。」(约翰福音十九30)复活后便荣耀地回到父神的身边。这种活的光照,让我们很多司空见惯的毛病一览无遗,如虚荣浮躁、夸夸其谈、贪图名利、争风吃醋、互不相让、骄傲自满等等。

        如今,信耶稣的人靠他代死赎罪,已经得救,但还不能说是一个完满无缺的人;既活在天国又活在世界,既有新我,还有老我,常有争战。我们靠自己仍然无能为力,但是有圣灵帮助我们去努力「作完全人」(哥林多后书十三11),最终圣灵就会在我们身上结出「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的果子 (加拉太书五22至23)。

        虽然基督徒生在世上不可能没有缺点、没有错误,但是枝子长在葡萄树干上,就能结果子(参约翰福音十五4)。人信了耶稣,就踏上了一条通向完人的路。有一天,我们走进天堂,在那新天新地的「城内街道当中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从上帝和羔羊的宝座流出来。在河这边与那边有生命树,结十二样果子,每月都结果子;树上的叶子乃为医治万民。」(启示录廿二1至2)在那里,「上帝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坐在宝座上的耶稣基督亲口说:「看哪!我将一切都更新了!」(启示录廿一4至5)人们完全享受著创造主的恩宠和永生的喜乐。那时的人,是一个真正完美的人,不再有嫉妒纷争、骄傲虚伪等一切属世的毛病,而是有著属天的性情。这是生命最圆满的意义。




来源: 中信
最后编辑quanyuan 最后编辑于 2009-12-21 09:33:26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