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宗教,异教和异端十讲 (哈隆文)] 第九讲:从圣经的真理看聶斯托利异端

[ 7783 查看 / 0 回复 ]

第九讲:从圣经的真理看聶斯托利异端


聶斯托利(Nestorius,约380-451)是叙利亚人,曾进入安提阿(在土耳其)修道院作修道士。公元428年,他被东罗马帝国皇帝任命为君士坦丁堡大主教。他在任期间,曾反对亚流派在基督论上的异端,但他自己又提出另一种异端,他把主耶稣的神性和人性分开,说成是两个人,一个是作为神的耶稣,另一个是作为人的耶稣,而不是真神真人一位,这是违背圣经真理的,我们在后面还有具体的说明。公元431年,在以弗所全教会会议上,聶斯托利的主张被定成异端。
中国基督徒对聶斯托利派大概早有所闻。唐朝太宗贞观九年,公元635年,叙利亚聶斯托利派传教士阿罗本,经波斯来到中国长安传教,中国人叫它景教。三年后,他们建立了一座会所叫波斯寺,以后便向中国各地发展。唐德宗建中二年,公元781年,立“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大秦是指东罗马。唐武宗会昌五年,公元845年,武宗下召禁止佛教流传,把景教也视为一律,结果景教的传教士二千余人被赶出教会,中原地区几乎绝迹,但在契丹,蒙古等地仍然流行。元代聶斯托利派又随蒙古人进入中原。现在,聶斯托利派可能在伊朗和印度还有少数教会。
我们这里要讨论的是,关于聶斯托利异端的历史教训。至于历史上聶斯托利派为什么进入中国,以及他们给中国人的影响,他们没有留下很多文字的记载,我们无法讨论。实际上,在唐朝,中国人把他们看成和佛教一样,因为聶斯托利派实行伴侣制度,主教,执事,讲师不能结婚,祭司以下五等才允许结婚。中国人也把景教碑文收在佛教大藏经里,这其实是个误解。有一点倒是值得注意的,就是聶斯托利派非常注意和中国朝廷建立友谊,并在得到朝廷的赏识后进行传播。这是聶斯托利派的一大特点,这也可以说是他们的传统。我们注意到,当异端与统治政权连结在一起,并且得到执政掌权者支持的时候,异端一定会迅速流传开。这是我们应当注意的一个历史的特点。
下面,我们要讨论两个问题。
(一)
聶斯托利异端的主要内容
在列出聶斯托利异端的内容之前,我们要想一想,我们是否非常重视有关三一神论和基督论的真理?我们是否坚定的相信这些真理?如果是这样,就让我们以圣经的真理为依据,来看聶斯托利异端的内容和实质。
聶斯托利异端的主要谬误,是否定主耶稣是“道成肉身”来的,并错误地认为主耶稣有两个位格。聶斯托利有一篇著作,后人定名为 First Sermon Against the Theotokos(反对马利亚是神之母的第一个训导),我们想以这篇著作为原始材料,分析聶斯托利异端的谬误所在。
使徒保罗说:“我深知基督的奥秘;这奥秘在以前的世代没有叫人知道,像如今借着圣灵启示他的圣使徒和先知一样。”(弗3:4-5)认识基督要靠圣灵的启示,不是靠人的思维。异端的作法相反,他们用人的智慧强解圣经真理,再加上贪欲和争胜之心诱惑着他们,当他们觉得有了一些惊人发现的时候,他们已经远远地背离了真道。
下面,我们试着列出聶斯托利异端的主要论点和论据。
1)聶斯托利认为耶稣出生的时候,只是一个人,不是神。
他的理由是:
A.他说:神不会有母亲。聶斯托利引用圣经的话说:“他无父、无母、无族谱。”(来7:3)他用这经节证明神不会有母亲,换句话说,有母亲的只能是人。
聶斯托利引用的关于麦基洗德的经节是不完全的,这完整的经节是:“他无父、无母、无族谱、无生之始、无命之终,乃是与神的儿子相似。”(来7:3)这段经节的含义是,主耶稣是神照麦基洗德的样式兴起的祭司。他虽然是取了人的样式来到世上,但他并非受造的人,“无父、无母、无族谱、无生之始、无命之终”正是用对比来表明主耶稣“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西1:15),是三一神的第二位。耶稣有母亲,并不等于说耶稣只是个人,耶稣是“道成肉身”来到世上,他是“亲自成了血肉之体”(来2:14)。耶稣是真神又是真人,是一个实体一个位格,不是两个,因而不能说主耶稣出生时只是个真人不是真神。
聶斯托利为了说明马利亚生的只是个人,就把亚当拿来作比方。他说亚当也没有生父,主耶稣也没有。虽然耶稣和亚当都没有生父,但亚当是不能和主耶稣相提并论的。1.亚当是受造的人,主耶稣是道肉身来的,不是受造的人,他是在一切受造以先。2.亚当是第一个受造的人,所以没有生父;主耶稣是圣子,是父神的爱子,所以没有肉身之父。圣经说:“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照样,因一人的顺从,众人也成为义了。”(罗5:19)第一个人是指亚当,第二个人是指主耶稣,但两个人的位置不能互换,虽然在对比的时候(也只有在这时候)都可以被称为人。
B.聶斯托利说:马利亚没有生神,因为约翰福音说:“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约3:6)这里聶斯托利又曲解了圣经的原意。约翰福音上的这个经节,是主耶稣讲到人要从灵重生的道理时说的话,肉身是对照圣灵来说的。这里的“肉身”和“道成肉身”的肉身含义不同。“道成肉身”是专指主耶稣,是指主耶稣“成为罪身的形状”(罗8:3)但他无罪。主耶稣在无罪这一点上,不能等同于一个天然的人。主耶稣自己见证说:“你们中间谁能指证我有罪呢?”(约8:46)圣经又说:“神使那无罪的,替我们成为罪,好叫我们在他里面成为神的义。”(林后5:21)我们可以说耶稣是马利亚所生,但不能含糊地说马利亚生一个人。耶稣和世上的人,两个意思不是相等的。
圣经上记载了主耶稣曾受魔鬼的试探,因为他取了人的样式,魔鬼是要试探人。但主耶稣胜过了试探,这证实了主耶稣是真正无罪的。不能说主耶稣是有罪的“肉身”。
C.但聶斯托利又接着说:圣灵不创造神,因为圣经说:“因她所怀的孕,是从圣灵来的。”(太1:20)这里有个问题需要看清楚:从圣灵受孕,从童女马利亚所生,是说主耶稣从马利亚得到了人性,并不是说主耶稣从马利亚得到了神性。圣灵并没有从马利亚创造神。今天,仍有人把马利亚当成神来崇拜,原因之一,就是在这个真理上没有认识清楚。圣灵并没有从马利亚生出一位神来,圣灵受孕,是为了他的出生是圣洁无罪的,这并不是说主耶稣因圣灵受孕而成了神。主耶稣在万物被造之先就是三一神的第二位,圣经说:“他是神荣耀所发的光辉,是神本体的真像。”(来1:3)圣经从未提到主耶稣是圣灵创造的神。聶斯托利是设下了一个陷阱,如果人同意他提出的圣灵不能创造一位神,那么,人一定会同意圣灵受孕是生出一个人来,结果就会把“道成肉身”分成两半,把主耶稣的人性和神性分开,就成了两个位格,而不是一个整体。这是聶斯托利骗人的诡计。
D.聶斯托利又说:父神不会从童贞女生出道神,因为圣经说:“太初有道”,他的意思是说,“道成肉身”也只是生出“肉身”,而不可能是“道”,因为道在太初就有了,不会从马利亚再生出来。他的理解是错误的。“道成肉身”中的“道”就是指主耶稣自己,是指三一神的第二位圣子,不能理解成三一神全体。聶斯托利还是在强调“道成肉身”是变成了“肉身”,不再是“道”。这样就把“道成肉身”这个完整的真理分成两部分,这是完全不对的,是违背圣经的。
2)聶斯托利还认为:神不会死,所以主耶稣死时是人的死。又说:这三天埋葬的是这个人,不是这位神。
主耶稣是神人一位的,怎么可以说主耶稣的死只是人的死呢?
圣经启示录记载了主耶稣自己的话:“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启1:17-18)圣经上从未说过主耶稣的死是人的死。
主耶稣的死既不能说是人的死,也不能说是神的死,主耶稣是道成肉身,是一个位格,一个整体。主耶稣他有真人的身体,也有人的灵魂,所以主耶稣死的时候说:“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路23:46)由于人身体是必死的,所以主耶稣也有死。这死是耶稣的死,所以圣经说:“主为我们捨命”。(约一3:16)
在这个问题上,聶斯托利有一个错误的观念,就是他认为主耶稣是“装扮”(assumed)成人的,聶斯托利用“装扮”这词是“给穿上人”的意思(clothedhimself with humanity),这正像是说“道成肉身”是“道”装扮成人,并不是成了真人。这是不对的。主耶稣是犹太人,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大卫的子孙,是真神真人一体,基督是自己在肉身显现。“装扮”按字面意义解释,是一种不真实的虚构(Beingfictitious and not real)。圣经说主耶稣“成为人的样式”或者说“有人的样子”,这并不是装扮的意思,而是不让人误解成主耶稣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好像不再是祂自己。更重要的是,主耶稣没有世人最本质的部分: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和今生的骄傲。所以,我们不能随意说主耶稣变成了人,不然就会带来误解。我们只应当用圣经的话来表达,例如:“他亲自成了血肉之体”(来2:14),或“神在肉身显现”(提前3:16),或“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约壹4:2)。既不能说主耶稣只是有“装扮”的肉身,又不应当简单地说主耶稣变成了完全人。我们的言语要符合圣经。
在聶斯托利的观念中,他是用东方宗教的化身观念来解释“道成肉身”的,所以他认为主耶稣并不是个真人,这样他才比较容易解释为什么主耶稣复活又升天。东方宗教中的化身,是不实在的,是变来变去的,化身也可以随时脱去,再换上另一个,这和主耶稣“道成肉身”是毫不相干的。比聶斯托利早的诺斯底主义(Gnosticism),就更露骨的说主耶稣道成肉身是只有一个虚幻的身体,而不是人真的肉身(flesh)。这是完全不符合圣经的。
主耶稣自己也曾对门徒说,他有人的身体,不要把他当成一个魂。圣经上记着一段主耶稣复活后的事,说:“正说这话的时候,耶稣亲自站在他们当中,说:‘愿你们平安’!他们却惊慌害怕,以为所看见的是魂。耶稣说:‘你们为什么愁烦?为什么心里起疑念呢?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路24:36-39)这些经节显明了“道成肉身”的真正含义。
我们想顺便提一下旧约圣经中神的显现(Theophany)。例如,圣经出埃及记中有多处神的显现的记载,我们只看一处。摩西说:“求你显出你的荣耀给我看。”耶和华说:“我要显我一切的恩慈,在你面前经过,宣告我的名。我要恩待谁,就恩待谁;要怜悯谁,就怜悯谁。”又说:“你不能看见我的面,因为人见我的面不能存活。”耶和华说:“看哪,在我这里有地方,你要站在磐石上。我的荣耀经过的时候,我必将你放在磐石穴中,用我的手遮掩你,等我过去;然后我要将我的手收回,你就得见我的背,却不得见我的面。”(出33:18-23)这是讲到神的显现,是与基督成了肉身来到世上不一样。圣经上还记着很多神的使者变成人的模样来到世上,他们是来执行神的旨意。例如,救罗得离开所多玛的两个天使就是这样。这些天使完成了执事又回到神那里去,但天使是服役的灵,圣经说“天使岂不都是服役的灵,奉差遣为那将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吗?”(来1:14)天使并不是真人,是服役的灵,这和主耶稣道成肉身不能相比。基督是极大的奥秘,使徒保罗说:“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就是:神在肉身显现,被圣灵称义,被天使看见,被传于外邦,被世人信服,被接在荣耀里。”(提前3:16)我们应当承认,靠着我们的能力是不能完全了解这个奥秘,因为我们还没有面对面地看见我们的主耶稣。
为了清除聶斯托利等异端在基督论上制造的混乱,公元451年,在迦克墩(另译卡尔西顿Chalcedon)召开了全教会会议,并公布了迦克墩信经。这信经对基督论作了全面的阐述。
(二)
聶斯托利异端的根源及影响
聶斯托利属于古基督教安提阿神学学派(Antiochian school of theology),安提阿位于现今土耳其的安塔基亚。安提阿神学学派是以路济安(约235—312)创办的安提阿教理学校为中心形成的。安提阿神学学派倾向于古希腊哲学亚里士多德(384—322 BC)的历史观点和逻辑学,聶斯托利深受其影响。
聶斯托利的老师提奥多罗(Theodore,约350—428)是莫普绥艾(Mopsuestia)的主教,他曾用历史观点来看圣经。例如,他认为雅歌是所罗门与埃及公主结婚时的颂辞,认为约伯记是犹太诗人创作的悲剧,等等。这样就把“圣经是神所默示的”(提后3:16)说成是人的文学作品。这就是历史观点,这种观点是以历史的考证为根据,并凭着个人的经验和知识进行推理,这是用人的智慧来评论圣经,因而不讲启示,也不讲信仰。现代基督教中流行的历史主义,和宗教考古学,用历史和考古研究所得的结论来评论圣经,都与安提阿神学学派的影响有关系。
在基督论方面,提奥多罗用历史观点来看基督,他认为基督是人,是大卫的后裔。他认为,不是神的本质内住于基督身上,也不是神的能力内住于基督身上,是神的爱内住于基督身上。他说:由于神的仁慈的恩赐,道(Logos)使耶稣成为神喜悦的对象,最后,在道德进步中,耶稣升到了神的地位。他认为,耶稣复活的完成,是依赖于累进的道德和建立的功劳,耶稣赢得了神不可改变的生命,就像得到了一个奖赏,奖励耶稣在道德上主动的胜利。这就是在提奥多罗眼中被看成人的基督,提奥多罗是用人的知识和经验来主观地描绘历史上的基督,他并不把耶稣看作三一神的第二位,也不承认他是道成肉身来的,他把耶稣说成是一位道德上的榜样。这是安提阿神学学派在基督论上有代表性的错误观点。
到了聶斯托利的时候,他把提奥多罗的思想又发展了,他不但强调主耶稣的人性,更是把主耶稣的神性和人性分开,并且把神人两性说成是两个位格,一个是有位格的人,另一个是有位格的神。他把耶稣的生和死归到耶稣的人的位格上,把圣子和基督,以及耶稣基督的复活升天,归到耶稣的神的位格上,这样就成了他的两性两位论。聶斯托利惯用亚里士多德的形式逻辑来推理,这又是提奥多罗所不能及的。聶斯托利利用历史观点设计了很多推理的前提,这些前提大多是一般人凭经验能够接受的,因而也就容易被他的逻辑所牵引。例如,人生出的是不是人?人能生神吗?神会死吗?等等。但是,我们注意到,聂斯托利设计的推理前提,是根据历史观点提出来的。什么是历史观点?简单地说,就是把主耶稣看成是一个和平常人一样的历史人物。这是他一切立论的根基,既不是来自圣经的真理,也不是来自信仰。概括地说,聶斯托利异端的重要特点是:历史观点和逻辑推理的联合。
我们想再深一点讨论,历史观点在认识神方面所起的反面作用。历史观点就是相信人眼见的,相信考察中发现的历史材料,和相信人作出的判断。在科学发达的今天,大概没有人反对用历史观点来研究历史,大学的人文学科都在作这样的学术研究。但是,深一步说,历史观点如果被当作神学的基础,那将与信仰产生对立,神学就不再是神学,就变了没有生命的理论,甚至和圣经真理发生矛盾。这样说是不是我们反对了解历史呢?不是。这里大致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了解历史是为了明白圣经的背景;另一种情况是,用历史观点来研究神学。我们应当用圣经的真理来看历史,但不是用历史材料来判断圣经,这里有很大的不同。神学上的历史观点,就是要根据历史的资料和分析,来重新研究圣经和批评圣经。这也是聶斯托利在基督论上基本立场,他是向圣经真理发出挑战,不是在于阐明圣经的真理。其恶果必然是:用历史观点取代圣经的真理。有人说,历史观点不是讲真实吗?怎么能和圣经真理发生矛盾呢?我们可以这样解释:第一,历史观点是讲眼见的,但眼见的并不是事情的本质,所以人们常常搞错。要知道事情的本质,就要根据圣经的真理。第二,人的理性因为被罪污染,所以人对历史事件和历史材料作判断时,常常扭曲了事情的真相,这也是经常发生的,但我们根据圣经的真理来看历史,就不会看错。
在神学上,历史观点的产生和发展是与怀疑论(Skepticism)相并行的。人若对圣经确信无疑,除了希望去了解当时的历史背景之外,就不需要用更多的历史证据去判断圣经的准确性。一个人从撒但来的疑惑越多,要求有历史证据的心就会越强烈。所以,用历史观点来判断圣经,实际上是从怀疑论来的,他们并不是要更清楚地明白圣经的历史背景,而是要判断和评论圣经,甚至是篡改圣经。
反对历史观点对基督教会的腐蚀,是使徒们一生为之争战的,因为历史观点最终会导致无神论。圣经约翰一书记着:“凡灵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就是出于神的,从此你们可以认出神的灵来。凡灵不认耶稣,就不是出于神,这是那敌基督者的灵。你们从前听见他要来,现在已经在世上了。”(约一4:2-3)这是教给信徒们识别异端的原则,可见当时在基督论上异端和邪说已经存在。那些不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就是所谓用历史观点看基督,他们把耶稣说成是一个在特定年代特定地点出现的历史人物,否定基督的神性,用来抵挡基督福音。
圣经提摩太后书记载,使徒保罗对提摩太说的话:“但要远避世俗的虚谈,因为这等人必进到更不敬虔的地步。他们的话如同毒疮,越烂越大,其中有许米乃和腓理徒,他们偏离了真道,说复活的事已过,就败坏好些人的信心。”(提后2:16-18)他们把基督徒灵里的复活和人身体的复活混淆在一起,说人身体复活的事已经过去了,这就歪曲了圣经的真理。当时这种异端流传广。所以保罗也在哥林多教会说过:“既传基督是从死里复活了,怎么在你们中间有人说没有死人复活的事呢?若没有死人复活的事,基督也就没有复活了。”又说:“但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成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死既是因一人而来,死人复活也是因一人而来。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照样,在基督里众人也都要复活。”(林前15:12-13,20-22)他们把复活的事只限定在基督身上,只当作一个历史事件,有限定的时间和地点,这样使基督复活所显明的死人复活的真理,就失去了普遍性,让人觉得没有复活的盼望,这就是历史观点对真道的阻挡。
聶斯托利异端是把主耶稣当成两个位格,不是一个位格,但他更多的是把耶稣当成一个人,在这方面,他的历史观点是延伸和强化了提奥多罗的理论。在逻辑推理上,聶斯托利善于运用三段推理方法,推理方法就像运输车一样,可以载着他的历史观点行走,所以,我们对于异端的推理方法也不能忽视。今天,历史主义已经成为异端普遍使用的工具,再加上辩证法,就使异端更具欺骗性。
思考问题:
1.为什么聶斯托利派被定为异端?
2.聶斯托利在基督论方面的主要谬误是什么?
3.神学方面的历史观点和主张学习圣经的历史有什么不同?
4.什么是聶斯托利派给我们的历史鉴戒?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