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逐梦

[ 5438 查看 / 0 回复 ]

数学博士龚明鹏的故事
卢玉玲


一九六六年我在福建农村的一个小镇出生, 当时刚好碰上文化大革命, 我的家中发生了多起悲剧。

在我出生前不久, 奶奶在自家的三楼上吊自杀, 到我五、六岁时, 父亲又仰药自尽, 因为这样的家庭背景, 从小我就觉得人生很苦。母亲是个农村妇女, 从来没有读过书, 生活重担全部压在她的肩上, 她非常虔诚地拜佛, 希望能从所拜的对象上得些安慰。

从小我所接触的亲友都非常穷困, 我发现母亲所拜的佛也不能帮助她, 所以我在心中暗暗地对自己说: 「人活在这世上, 不能靠天、也不能靠人, 只能靠自己! 」我非常努力地念书, 希望能从农村跳出去, 我认为考上大学就能够出人头地。

上大学 跳出农村

一九八三年, 我从高中毕业, 顺利地考上厦门大学数学系。刚上大学, 我非常地高兴, 自己不但从农村跳了出来, 还来到厦门这个大都市, 厦门大学东面临海、校园非常美丽。然而不到一个月, 问题接踵而至, 因为我家实在太穷, 没有钱帮助我, 仅能靠学校所给那一点点的助学金度日, 每个月吃饭都要精打细算, 如果月初多吃一点, 到月底就得饿肚子。

这时我体会到, 上了大学还不行, 还得要有钱, 于是我设定了另一个目标: 「未来一定要找到一份好工作! 」我想拥有稳定的收入, 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

一九八七年, 我从大学毕业, 被分配到浙江的一所邮电学校教书, 以当时的工资来说, 我的所得虽然不低, 但是工作了一阵子, 我发现在所处的单位里, 并非专业过关、认真教书就行了, 与领导之间的关系占了更重要的因素; 如果人事关系处得好, 书教得好坏根本不太重要。我观察了一阵子, 觉得很不公平, 于是工作二年后, 我心想不如再回学校念书, 至少当个学生, 所求、所学全是自己的, 谁也拿不走。

人称羡 有苦难言

一九八九年, 我到北京继续深造数学, 三年后拿到硕士学位, 留在北京科学院计算中心工作。以一个念科学的人来说, 我所在的部门和职位已经是最好的, 且是人所称羡的, 特别当我回到老家时, 亲友们见着我, 都会对我说:「你这下熬出头了 ! 」他们觉得我一个乡下孩子能去京城, 真是光宗耀祖, 很为他们争光。

但对我来说, 我心里却有说不出的苦, 因为在工作的单位, 不单靠你的本事、还得靠关系, 特别是我辛辛苦苦地做研究, 当研究结果发表时, 有时候甚至连名字都没有, 即使名字列出来, 也是排在最后面, 「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不公平呢? 」我心里对这种情形, 感到忿忿不平。

当时和我分发到同一单位的十几个年轻人全都陆续出国了, 对我们来说, 出国好像上天堂一样, 好得无比, 大家都很想去, 我也不例外。于是我开始准备托福考试, 我认为出国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也能得着公平的对待。

出国深造 美梦成真

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 我以六百六十多分的托福成绩申请国外大学, 因为成绩很不错, 有五个国家乐意资助我、提供奖学金, 最后我选择了加拿大的滑铁卢大学 (University of Waterloo ), 这所大学的数学系在加拿大非常顶尖, 一九九四年, 我来到加拿大。

初抵温哥华机场时, 正值八月底, 繁花盛开、绿草如茵, 气候非常宜人。 当我的脚踏上加拿大这块土地时, 我对自己说 : 「这回, 我真的苦尽甘来了! 」 这是人间天堂, 是我梦寐以求的地方, 往后我的人生将不再一样了。过去在中国大陆, 我一直在盼望、得着、失望这个圈圈里循环; 如今, 我从中国跳出来了, 过去是「量变」, 现在是「质变」, 我非常地开心, 对锦绣般的前程充满期待!

初抵加拿大, 我以博士生的身分, 拥有自己的办公室、电脑, 还有电话,当我坐在办公室里, 环顾四周, 「这一直是我追求、想要的生活。」我心中涌起一种满足感。

苦恼烦闷悄悄滋生

但是这种喜悦并没有持续太久, 一些新的苦恼、不安和烦躁正悄悄滋生着……

过去在大陆, 或许钱赚得不多, 但我念书总是名列前茅, 我的英文能看、 能听, 更会考试, 但却说得很差, 来到加拿大之后, 我发觉自己说的英语连三岁小孩都不如, 心里有一种很深的挫折感, 似乎自己算不得什么。

此外, 我来加拿大念书是由学校提供奖学金, 扣完学费之后, 我一个月有六百多元的生活费。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发现, 原来加拿大社会底层的失业者所领的救济金, 都比我这个读博士的人多, 这件事对我的打击相当大, 我觉得很沮丧, 心中开始有了新的苦恼、烦躁和不安。

而这种苦却无法和国内的家人、朋友说, 因为他们不明白。过去很多在国内的朋友曾说: 「我如果能出国, 即使是扛棺材我都愿意。」但是我发现, 一旦出了国, 真要你去扛棺材, 你又不乐意了。当我和加拿大当地人做比较时, 心里的苦闷比在国内时还要多, 「前途的路到底在哪里? 」我心中真是苦啊!

当时在滑铁卢大学总共有三百多位中国留学生, 我和很多朋友谈到这个问题时, 有人对我说: 「反正中国人出来都 是这样 , 现在就是好好念书, 把学位拿到之后, 再找一份好工作, 房子、车子有了, 一切都稳定下来, 到时问题就解决了。」但是当我回过头看看这么多年来所走过的路, 心里知道情况恐怕不是如此。我也跟许多买了房子、车子, 外表看来似乎很不错的人谈过, 「为何他们的生活里, 仍旧是苦闷多, 喜乐少? 」我心中充满了困惑, 希望能寻得答案。

巧遇同乡 参加团契

当时在校园中有一个中国留学生团契, 很巧地, 团契主席和我是福州老乡, 每回有活动时, 他就打电话邀请我去参加。刚开始我有点反感, 我认为信耶稣是信神, 拜佛也是信神, 「如果真要信神 , 我还不如去拜佛。」因为我平常就练气功、打太极拳, 这一整套东西是相关连的, 还比较吸引我。

但是那位老乡锲而不舍地打电话、发 e-mail 给我, 「不管怎么说, 大家都是中国人, 应该要给他一点面子。」所以有一个星期五的晚上, 我和妻子便一起去参加团契。但是那天晚上的感觉却不太好, 因为有些人分享完他们的见证后, 说: 「你们这些没信耶稣的人是迷失的羊、是罪人, 要悔改归向耶稣。」 我听了之后, 心里非常气愤, 「我凭着良心做人, 他们凭什么说我是罪人? 还说我是迷失的羊? 」当时我想不通, 所以从那次以后, 我再也没去这个团契。

然而, 上帝并没有放弃我。当时在我身边有很多加拿大朋友是基督徒, 他们常常举办一些户外活动, 诸如: 打排球、踢足球、踏青, 刚巧我非常喜欢体育活动, 所以每回他们办类似的活动, 我一定去参加: 有时候他们也会准备一些免费的晚餐, 这么好的事情, 我也非常乐意去参加, 但是查经班我就不去。

生命流露 真理追寻

参加类似的活动约半年多后, 我认识当中一位非常特别的朋友, 我发觉他身上有一种特质是我所没有的, 就是他心里的平安和喜乐。我仔细观察, 发现那不是装出来的, 而是生命真实地流露。慢慢地, 因着跟这群人接触, 促使我去思考一个问题: 「为什么他们跟我不一样? 是因为他们信上帝吗? 」

当我问自己这个问题时, 我着实吓了一跳, 过去别人向我传福音, 我都说没有上帝! 但身为一个读数学的人, 面对问题的态度, 应该是找反例或反证来反驳它, 或者找出正确的方法来证明它。但是我什么都没有做, 眼睛一闭, 嘴巴一张就说: 「没有神! 这实在不是一个做科学的人应有的态度。」从那时候起, 我才真正地接触基督教信仰。

我开始认真地参加查经班, 开始读圣经, 当我翻开圣经第一卷书《创世记》, 读到第一句话: 「起初上帝创造天地……  」的时候, 我就读不下去了,「得了, 如果圣经是对的, 恐怕我过去所学的许多东西就有问题了, 特别是进化论……」在过程中, 无神论背景成为我信仰基督最大的挣扎点, 而进化论与创造论的冲突则是关键。

过去在中国大陆, 从小到大, 学校所给予的无神论观念根深抵固在我脑海中, 「一切都是自然而然产生的 , 没有神……    」这样的观念接受久了, 几乎成为我思想的一部分, 当我读到圣经第一句话时, 虽然觉得冲突, 但因为身边那群信耶稣的朋友们, 他们身上所流露的平安与喜乐实在太吸引我, 所以我决定花时间好好地研究一下这个问题。

思想突破 跨入信仰

「不怕不识货, 只怕货比货! 我对进化论比较熟悉, 如果我能把进化论先搞清楚, 确定进化论是正确的话, 那圣经不必读了, 也不必再管基督教信仰了! 」 于是我到图书馆, 把达尔文所写的《物种起源》从头到尾读了一遍, 当我把这本书读完之后, 自己都吓了一跳, 因为书中有些论点是我过去在大陆读书时根本不知道的, 其中有三点特别令我惊讶:

第一, 达尔文在书中提到, 他相信有神, 他信这个世界上有一位造物主----宇宙天地的主宰。

第二, 他在书中花了将近一章的篇幅, 把跟进化论相矛盾的事实都列了出来, 达尔文说: 「盼望随着时间的流逝, 随着科学的发展, 这些问题能一一被解决。」他还特别提到, 如果有人相信「人的眼睛」能够进化而来, 是最荒谬不过的事了。达尔文接着说: 「每次我看见人的眼睛, 全身都要颤惊! 」

相信进化论的人还要解决一个问题, 既然说生命是从简单进化到复杂, 那么最简单的生命从何而来? 达尔文在书中的最后一部分说得非常干脆, 他说:「最简单的生命是上帝造的……  。」

当我读完《物种起源》时, 我明白进化论只是一个假说, 它能解释一些我们眼睛所能看见的东西, 但不是绝对的真理。有了这点突破之后, 我回过头去认真读圣经, 也开始学习祷

试探 陷入低谷

当我祷告了一阵子之后, 我发觉自己好像对着空气说话, 没有任何反应, 我心想这位上帝看不见、摸不着, 我如何能认识他呢? 总该发生些什么事来证明吧!

我想到圣经上说, 我们所信的这位上帝是无所不能的神, 圣经也提到: 「你们祈求, 就给你们: 寻找, 就寻见: 叩门, 就给你们闭门。」

于是, 我用自己的方式想了一个办法, 想证明上帝是否听祷告, 我去买了一张二十元的奖券, 若中奖可以得一百万, 我每天早、中、晚, 甚至睡前都祷告, 我对上帝说: 「神啊, 求你给我这笔钱, 若你给我这笔钱, 我就把钱拿回中国, 你给我一百万, 我就对一百万个人传福音」我心想得着这笔钱也是拿来为上帝做事, 这应该不是妄求? 于是整整祷告了一个多月, 但没有中奖。那时我有点灰心, 因为试试这个、祷告那个 , 似乎都不管用。

奇妙经历 为上帝而活

一九九六年八月底, 在美国有一个向中国大陆留学生传福音的聚会, 我们一行七个人从滑铁卢出发前往匹兹堡, 当我们开车出发时, 车子左前方的天空上, 出现了一个由二朵云彩所组成的十字架, 当大伙儿仰头观看这奇妙的景象时, 我还说了一句: 「自然界真是无奇不有啊 ! 」

第二天上午的聚会由海外校园的主编苏文峰牧师分享, 一开始听的时候, 我心里还有点反感, 因为那天苏文峰所分享的主题是「人的罪」, 但听着听着却赫然发现, 他所说的每一项罪, 我内心都有。

顿时, 我觉得自己并非原本所想的那么完美。过去我不承认自己是个罪人, 然而那一天, 上帝让我清楚地看见自己, 我在上帝面前发自内心地认罪悔改, 求他赦免我一切过犯, 并得着从他而来的喜乐和平安! 那一刻, 我也把自己献给上帝, 期盼每一天都能为他而活!

过去我不断地追寻, 每一次以为自己得着了, 却发现坠入更深的失望中,当我成为基督徒之后, 得着极大的释放与自由, 我知道得着的是什么, 就像一个游子般, 在世界不停地飘荡、跌撞, 当有一天回到家之后, 才发现原来这就是我一直以来所找寻的地方!


来源:                                                                                                                 宇宙光                                                                                                       
最后编辑quanyuan 最后编辑于 2009-11-23 23:31:1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