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双目失明,却能熟弹1000多首赞美诗

[ 213 查看 / 0 回复 ]

双目失明,却能熟弹1000多首赞美诗

她的一生,就是一首赞美上帝的诗歌 

主编:黑门 | 编辑:元斌
在我的母会,有这样一位老弟兄,
他一直都戴着块准点报时的老旧手表,兜里揣着大按键的老年机,身旁总是放着一根可以收缩的棍子。聚会时,他常常坐在我的后排,身材高大,唱诗、祷告时声音格外洪亮。
每次聚会结束,我都会叫他把手搭我的肩上,领他顺着台阶一级级的下楼吃饭。过去的二十几年里,我常常能在他的身上看到“光”,那对神的信靠、待人的诚挚、对弟兄姊妹的热情……
虽然他睁着眼睛,却是什么也看不见的;
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他的心是澄澈的。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那些看不见的弟兄姊妹是教会的宝贝。
高考结束后,我曾去鼓浪屿游玩,在岛上路过一座教堂:三一堂。
当时没有过多停留,便匆匆赶赴下一个景点,不知在这座教堂里,竟还藏着这样一个美丽的故事,关于恩典的故事。

鼓浪屿古老的基督教三一堂,常常会传出优雅诚挚、感人至深的赞美诗:
“绝望中有盼望,冷漠中有关怀,困境中有出路。
无论风雨患难,无论喜乐平安,都要感谢神,我心依然……”

一位头发斑白、双目失明的老人坐在教堂的古典风琴前,双手娴熟地在黑白琴键间跳动,
一曲曲悠扬的诗歌,就这样从一位耄耋老人的指尖缓缓流淌出来。

她便是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在厦门鼓浪屿三一堂,服侍了50多年的盲人司琴:
蔡丽霞姊妹。

她的一生,就是一首感人至深的赞美诗。

01
1933年,厦门鼓浪屿一个蔡姓侨眷家中,诞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婴。

望着被艳丽的彩霞笼罩着的岛屿,于是父母给这个女婴起名丽霞,期望爱女的人生能像这天边绚烂的彩霞一般艳丽多姿。

然而,当全家人都还沉浸在女儿新生的喜悦中时,一场灾难却悄然降临了。

尚未满月的丽霞不幸患上了眼疾,焦急万分的父母四处奔走求医。

却因为请错医生,治疗不当,出生仅不到半个月的小丽霞,不幸失去了光明……

1934年,布道家宋尚节博士在鼓浪屿主领聚会,信耶稣的丽霞的阿姨求问宋博士,这个孩子是否有救?

宋博士恒切地为之祷告后,说:
“这是上帝的美意,这个孩子看不见会比她看得见更好,不要怕,只要信。”

在当时,人们便可以预见小丽霞今后的生活将会很艰难:
不能很好地料理自己,处处需要别人的扶持,甚至春去秋来,寒来暑往,她都再也无法用眼睛去探索这个多彩的世界了。

上帝的美意,还能如何成就在这个瞎了的孩子身上呢?

在旁人看来,宋博士的话简直不可理喻。

02
慢慢的,小丽霞到了读书的年龄,她被家人送到了福州圣公会明道盲童学校。

只身一人来到一个陌生的新环境,没有朋友、没有亲人,仿佛身边的黑暗越来越浓重,一张口,就要把人吞吃了似的。

就在这时,小丽霞身边出现了一位年长的大姐姐,像是上帝派来的天使一般,这位大姐姐以极大的耐心、爱心,悉心照顾着年幼的丽霞。

谈起这位大姐姐,丽霞回忆道:
“后来我才知道,这位姐姐是个虔诚的基督徒,她每天都会在固定的时间里为国家祷告,为学校祷告,也为我祷告。”

“我在这位姐姐的帮助下学会了祷告也学会了弹琴……后来我才领悟到,她真是上帝派到我身边的一位天使……”

往事历历在目,如今年至耄耋的蔡丽霞回忆当年被那位可亲可敬的姐姐悉心照料的情景,依然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我实在告诉你们:
“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
马太福音25:40

那位姐姐用基督的爱浇灌在小丽霞干涸、孤独的心田上,使她心里那颗信仰的种子也发了芽,让她“看”到原来这世界上,还有一位这么爱她,甘心为她舍命流血的主。

之后的她,常常感恩称谢:
“天父啊,祢的美意实在美好。虽然我肉眼无法看见,但我幼小的心灵看到主的光亮,亲切感受到主的存在,我认识信靠了救主耶稣。神大能的双手就点亮了我的心灵之灯。”

就这样,从小到大,丽霞虽然眼目无法触到光明,但她的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灵里的亮光一天亮似一天,指引她走前面的人生道路。

尽管走得很缓慢、很不易,但神却叫她一直活在充满主爱的大家庭里,每个认识她的弟兄姐妹,也都愿向她伸出温暖的双手。

在天父的怜悯帮助下,丽霞不仅学会了盲文读经,还学会了弹奏钢琴,甚至还学会了英语!

03
1950年,十七岁的她回到了鼓浪屿,开始了在三一堂的司琴侍奉,专职为诗班及不同聚会伴奏。
每次大小聚会,你都可以看到她坐在风琴前专心地服侍。

除了1966至1979年,因社会动荡教会不得不暂停聚会外,至今半个世纪,风雨不误。

她生活的坐标,就是两点一线,从家到教堂,再从教堂到家。

无论大小聚会,她总是风雨无阻,随叫随到。这样的坚持,一两天、一两年我们或许也能做到,但像她这样50年如一日的坚持,实在不易。

窄窄的小巷,悠长又悠长,目睹了她50多年如一日的坚持。
她走的不快,却走得很稳,一步一步,紧紧跟随着耶稣的脚步。

“我同丽霞姐妹风雨同舟,在侍奉主的道路上,一起走过五十多年,我深深感悟,她实在是神特别赏赐给我们三一堂的宝贝……”

现年80多岁的陈以平牧师,同在鼓浪屿三一堂服侍,当谈及他的这位属灵同工时,不禁感慨万千。

在见证了蔡丽霞姊妹半个世纪非凡的人生后,他感动地说道:
“在丽霞姐妹身上,我深刻体悟到圣经中马利亚两句话的深刻含义:

一句话是‘我是主的使女,情愿照你的话成就在我身上。’

这是神对人的极大考验,甘心情愿把自己交托摆上,在主里完全放弃自我。丽霞姐妹,正是这样一位爱主、信主、靠主的人。

五十多年来,我从来没有听到她因为自己双目失明,而对自己的命运有过埋怨。相反,我倒是看到她始终如一的平安、平静和喜乐、满足,真的是太可敬、太可贵了。

第二句话是,‘我心尊主为大,我灵以神我的救主为乐!’

她真是歌中唱的那样知足喜乐,她的肉眼看不到物质的世界,然而她凭着一颗诚实的心,单单仰望主的世界,因而她灵性清洁,笑口常开。”

她身上的柔和谦卑,专心爱主,使许多看到她的人,都受了安慰。

04
蔡丽霞姊妹虽然失去了眼目的光明,但神却把一双明亮的“双眼”放在了她的指尖上。

她勤奋刻苦地预备自己,中西乐器,凡所学必勤奋、必娴熟。

她现在在三一堂使用的这台进口的古典式风琴,教会曾经安排十几个人一同练习,但最后十几个“正常”的人,都无法完成要求的水准。

唯有蔡丽霞姐妹学得最好,达到了娴熟驾驭它的技艺要求。

因着她的勤奋好学,心灵的金灯台便在她灵里发光。
无论是《闽南圣诗》,还是《新编赞美诗》,或是《普天颂赞》,上千首圣歌被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反复弹唱,成竹在胸,从无一个音符、一个曲调有误。

面对称赞,她也从来都是沉静如百合,无一丝一毫的自傲,始终如一地谦卑虚己,愿意将一切的荣耀都归给神。

在我身边也有许多学琴的姊妹,常常会能听到她们感慨:
“怎么这么难啊!我的手接下去要按哪里啊!我快不行了……”

我自己也上过几节乐理课,光是什么A调,降B调,G调,就让我听得云里雾里,分分钟想要放弃。

但蔡丽霞姊妹却能将数千首诗歌熟记心间,难以想象,要多少个日日夜夜的苦练,才能有这番成竹于胸的信心啊?

她那双仿佛长着明亮双眼的手,不只在琴键上演绎自如,还会用盲文边学边抄圣经、圣诗。
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她就已经抄写过数遍整本圣经。

不仅抄写圣经,她还让其他姐妹读英文圣诗,她来记曲谱。

2002年,蔡丽霞手抄亨德尔《弥赛亚》第一部十几首;

2003年,手抄黄桢茂《以马内利》序曲;

2010年,手抄安东尼·路易·斯卡默林清唱剧《睚鲁的女儿》英文、闽南白话文线谱版……
直至今日,光她整理收集的赞美诗,就多达1000多首!

05
爱我的,我也爱他;恳切寻求我的,必寻得见。
箴言书8:17

蔡丽霞专心爱主,神也将够用的恩典加添在她的身上,大大祝福她的婚姻和家庭。

1959年,厦门成立盲人学校,学校计划安排一男一女两个教员,蔡丽霞幸运的被选中了,另一个福州籍的小伙子也同时被选派到了厦门。

因着在世人眼中看为苦难的残疾,两个原本毫无交集的人,就这样在盲人学校相识、相知、相爱,相伴走过了半个多世纪,真是神奇妙的美意。

婚后,蔡丽霞和丈夫生了一女一男,他们的眼睛又大又亮。

现在一家人在基督的爱中幸福生活着,其乐融融。

2011年的感恩见证会上,丽霞姊妹站起来向众人见证道:
“我感谢神让我在这里给他作见证,与弟兄姐妹一起分享主的恩典和大能的作为,如果没有主十字架上的大爱,如果没有三一堂,如果没有众弟兄姐妹的关爱和帮助,就没有我的今天。

正像圣经马可福音二章中那个被救治的瘫痪的人,抬的人要有信心,瘫子本人更要有信心才能得到主的医治。

我也正是像那个瘫痪的人,如果不是凭着信心得到主的医治,我怎么可能有办法学会盲文,学会圣乐甚至学会英文,没有神的奇妙美意,什么都不可能。

我是一个多么卑微的女子,承蒙神的不弃,让我每周五六次到教会事奉,内心真是无比感恩。我更要感恩的是,神让我这样的一个残疾人拥有一个温暖的家,让我儿女双全。

这一切,正如哥林多后书12章9节中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

所以,我也喜欢像保罗那样,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因为神的恩典够我用的。

当年宋博士对我说的‘不要怕,只要信,不要看人看环境,只要跟随耶稣向前走。’

我没信主之前,因为双目失明,免不了有怨言,但是信了主以后,感谢主,我内心的埋怨就一句也没有了,我感谢主让我心灵得平安。

最后我要以约翰福音16章33节与大家分享‘我将这些事告诉你们,是要叫你们在我里面有平安。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

虽然神关闭了我眼目的窗户,让我看不到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但神却开了我心灵的大门,让圣灵的光照亮了我的人生。”
06

“绝望中有盼望,冷漠中有关怀,困境中有出路。
无论风雨患难,无论喜乐平安,都要感谢神,我心依然……”

熟悉的圣诗,再一次在耳边响起。

蔡丽霞姊妹虽然双目失明,但她灵里的眼目却分外明亮。
看似她心灵的窗户被无情的关上了,神却在恩典中为她打开了新生的大门。天父俯身搀拉着她的手,将她从那狭小阴暗的房间牵出来,将更大的光亮照在她的生命中,那是这世界没有的属灵之光、盼望之光。

然而我们外面的眼睛虽明亮,内心的眼睛却是昏花,理所当然的享受着眼目的喜悦,还时常贪婪的求神给自己开更大的窗户,常常被私欲牵引诱惑,硬着颈项去行我们私欲所爱的。

如今,86岁的丽霞姊妹,佝偻着背依然坚持在教会中司琴服侍,依然在那条连接着家与教堂的小巷间坚定地走着…… 日复一日,风雨无阻,那是她感恩的诗歌,是信心的脚步!

她就像是在暗夜中长出的向日葵,专心渴慕神的亮光,一生全然为主;
又像是萦绕在教堂上空的首首颂诗,悠扬婉转,声声歌唱主恩,叫人泪下。

她的一生,就是一首赞美的歌。

来源:黑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