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从《金刚狼》到《使徒保罗》:向神降服 ——好莱坞影星杰克曼

[ 6553 查看 / 0 回复 ]

从《金刚狼》到《使徒保罗》:向神降服 ——好莱坞影星杰克曼

文/赵杰

《境界》独立出品【人物】

将出演使徒保罗的好莱坞著名影星休·杰克曼10月首次公开基督徒身份,并称自己常常祷告,“要走上舞台前的每个夜里,我会安静与神同在,怀着一种意念,就是‘让我降服于你’。”杰克曼告诉记者,“那一刻,一个人能经历陷入爱河的感觉,令人敬畏又让人感动。”

休·杰克曼(Hugh Jackman)简介:2000年凭《X战警》系列中的“金刚狼”而成为好莱坞明星,被影迷们称为“狼叔”。2012年凭音乐剧电影《悲惨世界》中冉·阿让一角获得第70届金球奖音乐喜剧类最佳男主角,并获当年奥斯卡和英国电影学院奖的最佳男主角双项提名。2015年4月起,他将出演宗教题材新片《使徒保罗》。

“为巴黎祷告!向远在巴黎我亲爱的朋友们献上祷告和爱。”美国当地时间11月13日下午5:07,就在巴黎暴恐袭击事件刚刚发生后,美国好莱坞明星休·杰克曼(Hugh Jackman)迅速通过推特发出这样一条信息。

就在一月余前的10月1日,杰克曼刚刚在接受媒体专访时首次公开表示“我是一名基督徒”。而这样的宣告更让采访过他的媒体人卡洛斯(Carlos)惊叹:“金刚狼”正在走向大数之路。

身为基督徒的卡洛斯此说法语义双关。一指杰克曼在成功塑造了“金刚狼”之后,将开始出演新角色,就是通过电影再现圣经人物使徒保罗;二保罗是大数人,曾经在前往大马士革追捕基督徒的路上遇见耶稣,转而成为忠实门徒,并成为第一个走进外邦人中传播福音的人。

“神正在准备着以同样的方式来破碎‘金刚狼’自己,”卡洛斯说,“并使用杰克曼将福音带到更多人群当中”。

8岁:父母离异后喜怒无常

1968年,杰克曼出生于新南威尔士的悉尼,是格蕾丝·麦克内尔(本姓格林伍德)与克里斯多夫·约翰·杰克曼的儿子,后者是从剑桥走出来的会计师。

杰克曼的父母其实是英国人,后来于1967年迁至澳大利亚,属于“十镑移民”(Ten Pound Poms)(“二战”后,澳大利亚人口短缺,1947年与英国签署协议,规定符合条件的英国移民及其家属支付十英镑即可移居加拿大)中一份子。他的父母亲在婚后曾接受福音布道家葛培理的带领,成为基督徒。

在迁至悉尼之前,杰克曼已有了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他是父母在澳大利亚生的第二个孩子。幼时的杰克曼喜欢户外活动,有大量时间在海滩上玩,或在学校放假期间到处露营,足迹遍布整个澳大利亚。他渴望游遍世界。“我常常彻夜查看地图册,还曾决定成为飞机上的主厨。”若干年后,已近不惑之年的杰克曼在接受采访时,儿时梦想依然记忆犹新。

但八岁时,母亲带着两个姐姐从自己的生命中消失,返回英国,留下他和两个哥哥与父亲同住。每次接受访谈,杰克曼习惯于回到这一年开始回忆。那是1976年,“妈妈离开了家。”父母离异使杰克曼原本幸福的童年生活陡然转弯,这个在姊妹五个中排行老幺的男孩开始积攒愤怒,性情“变得喜怒无常”。

他一边压抑情感上的愤恨,一边苦苦期盼父母能和解。“那些年,我全部的期望都集中在这一点,但没有告诉任何人我心里的怒火。”直到2015年10月,接受《Parade》杂志供稿人多森·瑞德(Dotson Rader)专访时,坦言这是平生第一次真实袒露那段生活的感受,在他的记忆里,“那简直就是荷尔蒙和情感纠葛的超级风暴。”

那时候,杰克曼在学校会和同学们比赛用头去撞金属储物柜,直到把那可怜的柜子撞出凹痕,以便证明自己是最顽强和疯狂的男生。另外,在橄榄球场上,“我的愤怒会涌动出来,就像‘金刚狼’那样的狂怒。”有时候他会用橄榄球砸自己的脸蛋,而目的只是为了发泄自己难以抑制的无边怒火。

杰克曼认为,这种愤怒的根源其实是惧怕。因为妈妈的离开,他越来越产生出无力和无助感。曾经,这个家里最小的孩子是所有人宠爱的中心,但现在很怕走进家门。“我不敢独自回家或待在家里,宁可一直等在门外,心里弥漫着恐惧和沮丧。”随年龄渐长,这个内心复杂的男孩慢慢开始惧怕黑暗和恐高,这一切使他步履维艰。

“大部分的愤怒终究都基于惧怕,不是吗?”杰克曼反问多森,继而自问自答地说,那种无力和无助感到了一定程度,就会集聚成为怒气,“反正我的真实感受就是这样。”

13岁:预感自己会像传教士

愤怒在小杰克曼的身体里蓄积四五年之后,进入一个后来在他口中被称为“奇妙的学校”,就是悉尼上游北岸的诺克斯男子文法学校。在这所清一色男孩子的学校里,他成了学生会会长。

这名以“金刚狼”和“X战警”等角色深入人心的英雄式男人的塑造,也许从13岁那年开始,苦涩的童年被扫荡一空,喜怒无常的小男生迸发出无穷的能量:“我什么都干:各种运动、校乐队、少年团等,无所不包。”

在成年后的杰克曼看来,这一切事出有因:他是家中最年轻的孩子,曾经目睹过哥哥和姐姐们一起玩耍、活动,而自己常常因为年幼无法参与其中而心生忌羡。进入中学后终于身得自由的他如鱼得水,想要通过各种活动大喊着证明自己,“哇哦!我长大啦!棒极了!”杰克曼大笑着说。

直到如今,身为一名演员的他,依然爱好广泛,从歌舞剧到电影,演出样式多种多样。同时,那段时间锻炼了他合理分配时间和严于律己的生活习惯,如今即便在不工作的日子,他也会安排好自己的一天,规划好饮食、锻炼、歌唱训练以及其他各种活动。在他的脸书上,一会儿是健身房俯卧撑,一会儿是跳舞,一会儿是小合唱……各种照片呼应了他在访谈中的描述。

不过,就在小杰克曼带着各种情绪面对生活慢慢长大时,他的父亲正越来越坚定地走在耶稣的道路上。据卡洛斯描述,这位被杰克曼形容为“最强大靠山”的男人一直坚信神的应许:“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这句话是保罗在《使徒行传》16章中所说的。虽然公众并不知道这位父亲离婚的真实原因,但无论何时接受采访,杰克曼都坦言父亲是非常虔诚的基督徒,自己是以严格的基督化家庭教育方式被养大的。

从喜怒无常的小男孩到全面发展的“校草”,杰克曼口中的“奇妙”之源应该在这里窥见一斑:父亲的祷告。

每次遇到葛培理到悉尼开福音布道会,杰克曼都前往参加,即便自己并不怎么乐意去,他也不愿违背父亲的意愿;一直以来,受父亲的习惯熏陶,杰克曼也常随不同的福音布道团队旅行。在大约13岁时,参加主日敬拜的杰克曼望着前面讲台上讲道的牧师,突然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就是“有一天我会像牧师那样,站在演出台前”,这成为他渴望成为一名演员的梦想发端。

34年后,当杰克曼开始为《使徒保罗》这部福音题材电影中保罗这一男主角精心准备时,应该会读到对方早在近两千年前透过给当时哥林多教会的书信时说的一句警世之言:“因为我们成了一台戏,给世人和天使观看。”或许他对“演员”这一职分的理解会由此更具张力甚至永恒的意义。

数次接触过杰克曼的卡洛斯在博客中亦有如此判断:“就像所有伟大的演员一样,他将会把自己沉浸于大数人扫罗的生活,同样会浸泡在使徒保罗的生命和作品中。我丝毫不怀疑,神正在准备着……让‘金刚狼’一下子回到自己身为基督徒的根本上去。”

“我对这部即将到来的电影深深期待。但除此之外,我最期待的还是休本人继续深深遇见他父亲的信仰。”卡洛斯在博客最后说。


“演冉·阿让,就像在演我的父亲”

在所有的访谈中,只要涉及父亲,杰克曼都毫不吝啬自己的感恩和崇敬之情。并据卡洛斯的观察,很久以来,他在脸书上都以和父亲的合影作为头像。这张合影中,白发苍苍的父亲头部微低,温柔慈祥,杰克曼扭头看着老人,笑容灿烂。

“爸爸的信仰深深吸引了我,”杰克曼在一次访谈中深情地说。

在杰克曼的记忆里,昔日和父亲一起参加教会团契,每个人都习惯穿戴有鱼标志的配饰或衣服,以公开表明自己的基督徒身份。由此,他和父亲之间进行了一番对话——
“爸爸,你为什么要戴上那个去工作呢?”

“你的信仰应当融入你的行为当中。”爸爸说。

“那你是不是在工作期间一定会告诉别人自己是基督徒呢?”

“不一定。你说了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做了什么。”

在2012年的另外一次访谈中,杰克曼提到父亲时说,父亲的言行为自己树立了伟大的榜样。在他的印象里,父亲工作努力,以一份全职工作养大了所有的孩子,且非常谦卑,深深地委身于自己的信仰。“和爸爸有关的一切都是那么令人钦羡,他从未对任何人说过一个负面词汇。”

“如果说我身上有一些好的品性,大多数都要归功于我的父亲。我所学到的忠诚、可靠,平日里的出和入,无论干什么,我都向他学习。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我。”杰克曼在这次访谈中毫未掩饰自己对父亲的感情。

父亲的榜样对杰克曼在各样演出中的角色塑造同样影响深刻。他知道父亲在30岁那年被葛培理带领信主之后,“就像大彻大悟了一样,开始极力改变自己”。受父亲生命改变的经历影响,杰克曼在出演《悲惨世界》中满怀仁爱之心的基督徒冉·阿让时,常常反复思考,“努力在角色中注入更多类似爸爸那样的良善以及生命改变的力量”。

“出演冉·阿让时,我就像在出演一个专属于我自己的英雄,那就是我的父亲。”杰克曼说,没有身边这位紧紧跟随耶稣、信仰与生命合一的父亲,就不会有他在《悲惨世界》中对冉·阿让这个人物角色的深情。

就卡洛斯在数年来对杰克曼的观察,对方受父亲的影响之深不言而喻。但另外还有一个人同样对他有重要影响,那就是世界宣明会(World Vision)总干事提姆·科斯特洛(Tim Costello),因为杰克曼曾经多年在这间基督教人道主义慈善机构中深入参与重要事工。

除此之外,这些年里卡洛斯眼中的杰克曼“表现得越来越像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所以,他顺其自然地公开了自己基督徒的身份。

休杰克曼在近期的媒体专访中,也提到他与太太黛博拉李福纳斯(Deborra-Lee Furness)近20年的幸福婚姻,“我们的爱一天比一天深,我感到她对我完全的信任,让我能完全地做我自己。”

“让我降服于你”

杰克曼的此番身份宣告,在他的粉丝群中引起高度关注,争论、质疑者众。其中一个署名康妮(Connie)的读者在杰克曼的博客后发出长达几千字的留言,试图证明杰克曼并非基督徒。

这名读者的理由基于早年间杰克曼在一些访谈中的话。彼时,“金刚狼”说自己不愿去基督教会,因为那里太“死板”,还声称自己曾经是超越冥想(transcendental meditation)课程的学生,并参加过实践哲学学院的课程。

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杰克曼在谈到父亲时曾说:“他对待信仰的态度非常严肃,也希望我去教会。我们讨论过信仰的问题。我只是发现福音教会有点太死板了。”

卡洛斯用更长的篇幅回应了康妮,其中明确指出,杰克曼最后一次提及自己的超越冥想经验是2009年,此后六年间再也没有明确说过。“六年足以让一个人的生命发生翻转,所以,过往经历无法用来推翻当下新发生的事实。”而教会的死板和律法主义问题的确存在已久,杰克曼指出这个问题并表示不愿去教会,并不意味着他不愿意跟从耶稣。

在这次接受多森的访谈中,杰克曼被问及除了名声和金钱,演出还能给自己带来什么确实需要的东西,他回答时用了一个词语:“平安”,并认为“这是我被问到最棒的问题”。他说,通过演出,自己能够找到一定程度的幸福、平安、安静和喜乐,并且这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发生的。

多森继而提出他口中这些词语听起来都很“宗教化”。杰克曼回答说:“我是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随后,他引用了在《烈火战车》(Chariots of Fire)中主人公原型、田径运动员李爱锐(Eric Liddell)的例子,并以之为榜样来比照。

李爱锐,一名英国著名田径运动员、牧师,出生于中国天津,是英国伦敦差会传教士詹姆士·丹露帕·里达尔牧师的二儿子。他曾报名参加1924年的巴黎奥运会100米短跑比赛,并且是夺冠热门选手,但是,由于获知此赛事预赛在礼拜天这一敬拜上帝的日子举行,就选择退赛而守安息日。后来参加400米赛事并获冠军,同时还获得200米赛事的铜牌。1945年,李爱锐在中国宣教期间被日本人抓捕并死于山东潍坊的乐道院集中营。

影片中的李爱锐说:“当我跑步的时候,感觉到了祂所赐的喜乐。”杰克曼引用这句话说:“当我演出的时候,也是这样,在舞台上体会更深。”他说在其间感受到了每个人都在追寻的东西,“我称之为‘神’”。

“在要走上舞台前的每个夜里,我会安静与神同在,怀着一种意念,就是‘让我降服于你’。”杰克曼告诉多森,当他允许自己降服在要面对的一切:一个故事、一个角色、那个夜晚、所有观众,就会有超然的事发生。并且当这一切发生时,一个人就会知道在这个星球上没有任何事物能与之媲美。“那一刻,一个人能够经历陷入爱河的感觉,那有些令人敬畏,又让人感动,这就是我感受到的。”

如果你观看YouTube上他早在2006年8月,面向人海般的观众演唱的福音歌曲《伯利恒之晨》(Bethlehem Morning),或许更能感同身受。其中,这个即将以使徒保罗形象再现好莱坞大荧幕的演员,用左手捂住心口,朝向天空的方向高唱:

抬起你的头,不必再哭泣,
他的手静静伸出。
有一个婴孩,为我们降生,
他的应许将成就。
耶路撒冷啊!他向你哭泣。
他来并非徒劳无功,
他爱的臂膀向你大大地张开。
他将来到,他将再来到。
……
伯利恒之晨,并非只是一个记忆。
因那降生婴孩,已经来把我们都释放。
因他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他必将再来到。

来源:《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
最后编辑葡萄枝 最后编辑于 2015-12-14 11:10:4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