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蓦然回首是归处

[ 8354 查看 / 0 回复 ]

朱德芬

一位六十年代重点大学的毕业生,特级教师,重点中学校长,一位广受尊敬,家庭和美,人人称羡的「全福」之人,在人生的金色华年,居然放弃无神论,接受了基督信仰,受洗归入主的名下。想不想听听这位老人的故事?

怪异 事出有因
「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因为神已经给他们显明。」(罗一1919 9 9年,儿子说要受洗成为基督徒,我坚决反对。因为对教会的一无所知,我既担心入教影响他的学习和前途,也害怕他会卷入政治活动中去。20009月我首次赴美探亲,以观望的态度跟儿子去参加过一些教会活动。通过与基督徒的接触,想法有些改变,觉得在美国无亲无故,能有许多基督徒朋友彼此帮助,也很不错。但我自己,不可能也不需要有宗教信仰。20053月,我再次赴美前,在寺庙里买了三个佛像。将一个开过光的戴在颈项上,另外两个装在箱子里。我并非佛教徒,但仍希望借佛像来保平安,自然也戴着佛像走进了教堂。一天,牧师讲道提到,要大家各自洁净家里,清除偶像。巧的是,就在那天,我戴在颈项上的佛像竟然自己掉了下来。我隐约觉得佛像和耶稣有冲突,于是就把佛像收进箱子里,没有再戴。二十多天后,牧师来家中探访,讲到神的存在和祂的慈爱,以及相信神就得永生。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听说人能有永生。牧师说,你若不相信有神,可以做一个祷告,神会让你感觉到祂的存在。牧师传福音时,我表现出理智和冷漠。青少年时代看过的许多电影里洋牧师的形象浮上心间,他们有些借着慈善的面孔欺骗中国人,有些披着牧师的外衣从事间谍活动,甚至是藉教堂干着侵略中国的勾当。这让我对牧师和基督教始终带有几分警惕。牧师走后,我想,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来宣传神,也不管他讲的是真是假,我先试试他所说的祷告吧。于是,我作了人生中第一次祷告,大意是,耶稣我不认识你,你如果真的存在,就请帮助我认识你。祷告后,我若无其事地上床休息了。可是过了没多久,莫名其妙地发生了两件怪事。一是我突然间出现前所未有的病状﹕头痛,呕吐,而且越来越厉害;二是我心里不断地唱着「济公传」里的一句歌词——南无阿弥陀佛。我不想唱,可就是停不下来,内心又极其不平静。病情继续加剧,头痛让我难以忍受,呕吐之频繁让我无法离开卫生间。儿子、媳妇为我祷告也无济于事。顿时,我想起牧师,就让儿子请牧师再来我家。儿子说已经很晚了,不好意思打扰。可是症状持续,我又催促儿子去请牧师,因为我认定今天的病是因为牧师来我家而起的,只有他来才能解决问题。当时,已过深夜一点,儿子不得已给牧师打了电话,请他为我祷告。岂料,牧师立即赶来我家,他们三人一起为我恳切祷告,求神医治我的病。可是,还是毫无缓解的迹象。牧师突然问:你家是否有偶像之类不洁净的东西?我这才想起藏在箱子里的佛像。儿子急忙把佛像找出来砸烂,埋在院子里。然后,牧师问我,愿不愿意信神,求祂为我治病?当时,我疼痛难忍,呕吐已持续三四个小时了,还能说不愿意吗?就这样,在牧师带领下,我作了决志祷告。他们三人又继续为我祷告。到凌晨三点多,反复折腾的病情终于平静下来,我也已精疲力尽,倒头就睡。一觉醒来已是上午十点多,奇怪的是症状完全消失,好像昨天晚上什么也没发生过。之后,在美国的五个月也平安无事。此事让我觉得蹊跷神奇,却很好地经历了神的真实。本应心存感激,但我当时把一切都归之于牧师。暗自想,不知他有什么灵丹妙药,施行何种法术,让病痛来得快也去得快。

决志 志而未决
病痛袭来的匆忙间,我作了决志祷告,但并不等于志已决。经历了神的医治,并不等于就信神了。对于一个在中国大陆生活了六十多年,从进入学校就受无神论教育的我来说,这不是简单的说信就信的问题。从无神论到有神论,从人死如灯灭到生命有永生,从一切靠自己到凡事信靠神,从一个有自信、有尊严的人到承认自己是一个罪人,从为人类理想奋斗终身的人到成为赞美神、荣耀神、彰显神的大能、为神而活的人……这无异于是人生观、世界观的完全翻转,我能轻易信吗?但是我已作了决志祷告,也不敢轻易说不信,怕因此得罪神。于是,我开始更多地学习和思考这个信仰。在美国期间,我尽量参加教会活动,也完整地听完了慕道班主日学课程,并开始阅读圣经和其他属灵书籍。20 0 5 年九月,回国后不久的一个晚上,我出现了与四月在美国时一模一样的症状,家人立即送我到医院急诊室。经过反复检查,诊断为双眼急性闭角型青光眼。通过住院,我才知道青光眼无法治愈,只能控制,可能导致视野变窄,甚至失明。而且对眼睛的损伤是不可逆转的。接着,我住院二十天,作了激光打孔,使眼压恢复正常。出院后,还需常去复查。这次发病与治疗过程,对比第一次发病的快速痊愈,我才相信那一次的病情与牧师实在没有关系,之所以能不药而愈,并且几个月都未复发,实在是神迹。神医治我,也保守我。而其中灵界的事情也让我相信神的真实存在。我相信,当我把开过光的佛像戴在身上时,就给了邪灵以可乘之机;我也相信,是神以奇特的方式,借着牧师讲道的信息来提醒我不该戴偶像,并且断开我身上挂偶像的绳子以显明祂才是真神。虽然,后来我没有再戴佛像,但邪灵并不甘心失败。那天牧师探访后,当我祷告愿意要认识主耶稣的时候,牠又来搅扰,试图让我放弃。但当我真正愿意清除偶像,并靠着主耶稣的名祷告,神的大能就驱赶了邪灵,使我得以自由,脱离牠的辖制。

受洗 心悦诚服
2 0 11年,我四度赴美。记得2 00 8年三月回国前,我曾向师母保证道:「我下次来美国一定受洗。」但当教会施洗日期临近,我仍是犹豫不决。要知道,回国后我将如何面对工作单位和家人呢?读经,祷告,聚会,事奉,能坚持吗?而且,还要向他人传福音,敢吗?种种疑虑让我始终下不了决心受洗。一天晚上,当我又一次为此苦恼时,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首歌的歌词: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一个从未有过的疑问闪现心间:既然歌词说「不靠神仙皇帝」,那是否说明神是存在的,只是「不靠」而已。我一生为之追求奋斗的无非就是人类实现真正的平等、自由。然而,因为每个人都是罪人,也就不可能把人领向绝对的光明。我的美好愿望,只有在天父那里才能实现。在教会,常听人说,人的心中有一个空洞,信主前总不满足,信主后就得满足,因为那个空洞被神自己充满了。对此我一直不以为然,因为觉得不信主自己也很满足,内心并没有什么空洞。回顾一生:从学历看,我能在六十年代读上重点大学,兄妹五人里独我一人,在其他同龄人中也是少之又少,运气够好的;从事业看,作为数学老师,曾获得特级教师称号,作为校长,我的学校是国家级重点高中;从家庭看:夫妻和睦,儿子孝顺,虽没有女儿,可两个媳妇与我亲若母女。大儿子在美国,小儿子在国内。都是三代同堂,健康和美,共享天伦;从经济看,虽然我们收入并不丰厚,但从不追求高消费,吃穿够用便知足;从亲友关系看,我和夫家及自家的兄弟姐妹关系非常融洽,与亲家及其儿女们相处也很好,让许多人羡慕……我越想越满足。可是,一天晚上,在甘泉团契面对「满足」话题的讨论时,我不断追问自己:你有不满足吗?你心中有空洞吗?忽然,「永远的生命使人满足」几个字映入眼帘。剎那间,我的「满足」被击垮了。不是吗?我总是常常叹息人生苦短,也曾认为人的生命太过脆弱。车祸、洪水、地震、疾病……都能让人随时丧失生命。我问自己,三十年都过去了,你不是至今还经常为突然中风瘫痪并且不久就去世的母亲流泪吗?你不是曾经认为人的生命太悲哀了吗?辛苦一辈子获得的财富、知识、智能、荣誉、地位,一样都带不走,这不就是我的不满足,不正是我心中的那个洞吗?当我把上述联系起来看,才恍然顿悟,其实我早存盼望,渴求永生。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约五24)在过去几十年的工作和生活中,我始终持守着六个字﹕「人在做,天在看」。这让我严格自律,无论对事业,对亲友,都尽心尽力。但是,在神的标准面前,我却看到自己的自私和骄傲,况且几十年来不认天上的父神,这本身就是极大的罪。突然,所有的疑惑在神的恩典和能力面前烟消云散,给予我足够的勇气去面对之前的种种困惑。「在神凡事都能」(太十九26),我还惧怕什么呢?于是决定:我要受洗!在大众面前公开承认自己的基督徒身份。

渴慕 别开生面
神让我心意更新而变化,进一步感受到祂的带领和祝福。我就像新生的婴儿,享受着新生命的喜乐。以前,主日敬拜我总坐后面,尽管连屏幕都看不清,还始终不好意思往前坐;现在,我不仅坐在前排,还大声唱从不开口的欢迎歌。因为我已经不再是局外人,而是神家中的一份子了。以前,我虽也读经,但总是断断续续;现在,神把对祂话语的渴慕放在我心中,让我如饥似渴地想读经。我也开始学习祷告。从200 5年决志祷告后,我没再做过祷告。我一直认为,决志祷告是为了治病。而病愈后,我的志又并不坚决,因此不好意思向神祷告。而这一次我的第一个祷告就是,求耶稣基督带领我,保守我,把我所见、所想、所经历的全都分享出来,为祂作见证。神继续眷顾并带领我,让我如同婴儿学步,每一步都看到祂的扶持。到美国后,我好几次请儿子帮我的MP3下载诗歌,让我边听边学,可是都因儿子太忙而未能如愿。811日深夜,不知为何,我再次请儿子帮忙,虽然当时已十二点多,他还是下载了《宣教的中国》等三首我最喜欢的诗歌。翌日凌晨,师母打来电话,竟然是请我在姐妹团契领诗。我惊呆了:「这么巧?师母怎么知道我昨晚下载了歌?」当下,我很清楚这是神的心意,虽然我从未领过诗,但仍爽快地一口应承,并认真学习如何带领祷告和领诗。领诗后,有姐妹对我说:「你带得太好了。」我告诉她,全是神的恩典。如此的巧合对弟兄姐妹也许习以为常,但对我这个刚刚出生的属灵婴儿来说,真是兴奋之极,喜乐无穷。圣经说:若不是被圣灵感动的,也没有人说耶稣是主的。(林前十二3 )感谢神拣选了我;感谢耶稣为我的罪舍命;感谢圣灵感动,坚固我认耶稣为主的信心。我知道,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加二20)我应该做的,就是继续顺从圣灵的带领,活出基督的生命,荣耀神的名。




(作者系退休教师。)
摘自《使者》
最后编辑齐鲁 最后编辑于 2011-11-13 21:07:4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