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出人意外的平安

[ 6147 查看 / 0 回复 ]

苏绯云

20101月,我在西雅图,小女儿从圣地牙哥来电说,我的乳房检查有点问题,嘱我立刻再去照清楚。125星期一,外子何仲柯医生陪我去医院,照后,院方要我做细针切片检验。星期三早上,萧润生医生来电告诉我,是癌症。当时我想:今天晚上我有个聚会(我要讲道),讲完后再说吧!心里相当宁静。

人丶物都在退化
我是做科研的,知道人体会走下坡,所有的人和动物都不是在进化,而是退化。癌症是退化的表现,是遗传基因起了变化──遗传基因的变化是退化。其实,全世界都在退化过程中。上帝创造我们,在伊甸园时是完美的;自从人不听从上帝的话,要自作主张,由自己分辨善恶,圣经说,地就生出荆棘蒺藜来。动物本来都吃草,后来彼此残食,相咬相吞,情况就越来越糟。人类以前只吃蔬菜水果,后来身体退化,最简单的例子就是我们消化不了植物细胞的外壳。动物细胞的外面是一个膜,但植物的是较厚的纤维。我们本可以消化纤维,植物中的蛋白质就能吸收到;但若退化了,少了些素,就打不开植物的细胞,其中很多蛋白质就吸收不到。人类既然在这方面退化了,创世记第九章在洪水之后上帝就告诉人,可以吃一些动物。整个世界都在退化中,最明显是癌症越来越多,这是有目共睹的。以前鲜有听闻有人患癌,现在到处可见,甚至很年轻就得了癌症。当我知道自己患乳癌后,不觉得担心,反觉得是正常的事,因我们都在不断退化中。只是,当做的还是要做,要尽本份,接受手术,把坏细胞割除。

第一次手术
小女儿是医生,她很有决断力,希望我去圣地牙哥做治疗,因她对那边的医生和医院较为熟悉。128,我与医生见面,但要排至2月中旬才能做手术。女儿鉴于癌细胞的变化会很快,恐怕迟了会恶化,又为我安排另一间医院。这次29就可以做手术了。外科医生告诉我:瘤很小,割了就没事。妳可选择只割去癌部分,或整边割去。我想,割掉容易,回头乏术,决定尽量少割。29下午做手术,从早上到下午两丶三点做了很多准备工夫。先以一根细金属线插进肿瘤,帮助定位,又以染色液注入淋巴腺,以便测试淋巴结有没有癌细胞。然后外科手术医生来了,将入手术室时,我想,这是一件真事,我现在可能面对死亡,此刻我的感受是什么?回想小儿子未出世时,我曾做过一个小手术,只需留在医院很短时间。我带了两本书去医院,一是圣经,一是讲创造与进化的科学书,是我平时很喜欢看的。

很奇怪,那次我只看圣经,对那本科学书没了兴趣。因为只有圣经才有生命的信息,人写的书当时好像褪了色。当时我想:我要记住这个感受,当面对真正危险时,只有圣经才有用。

很宝贵的经历
这次要接受的是较大的手术。面对癌症,我的感受又如何?很奇怪,我好像完全没事一样,一点不害怕,不焦急,不担心,不忧虑,不抱怨,没有什么特别感受,只有一个平常心。突然我明白了,这就是腓立比书第四章所说的出人意外的平安。这是我真实的感受,我为这个平安感恩喜乐。这崭新的经历使我与上帝很亲近。天地宇宙那麽浩大,创造主那麽伟大,我那麽微小,上帝竟然让我在这情况下,尝到出人意外的平安,真太宝贵了!

没有问为什么
根据统计,喂婴儿母乳可减少患乳癌的机率。我喂了四个孩子母乳,又自小不喜欢油腻食物,除了睡眠不足和缺少运动,生活很正常。但我没怨天,没问上帝为什么,因我清楚: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我知道主耶稣已代我担当所有的罪,上帝已赦免了我,我不必因自己的罪受罚。圣经罗马书十章9节记着: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上帝叫祂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我已照做了。主耶稣是救赎主,祂胜过死亡,上帝叫祂从死里复活。按照圣经所讲的,我必得救,不用怕死后去到上帝的审判台前不合格。如果要问,就是:我有资格得奖吗?但当时我连这问题也没问。上帝管理我的生命。手术一个多小时,医生说已将小小肿瘤切除,并小心地在肿瘤外围的安全地带多切了一公分,以策万全。切得很好,又立刻在手术室切片检验,三个淋巴结完全没问题,待伤口复原就可做电疗,如有癌细胞就杀死它。他又说,生存机会有些人可再活20年。

需要再做手术
三天后,精神好多了,我很高兴。岂料,接到小女儿的电话,她说手术医生打电话给她,说需要再做手术。原来在手术室切片检验,看时没事,但送去病理检验,却发现在外围安全地带有个更早期的小癌,是X光看不见的。那麽,安全地带没有了,要再切割一部分才到安全地带。还有,切出来的三个淋巴结本来说没问题,病理医生又发现有微小的癌细胞。医生立即替我订了下礼拜手术时间。当时我感到有些挫败感。小女儿和外子都很伤心,外子祈祷说:上帝呀,我宁愿替她死!真叫我感动!没办法,要做的事总该做,一个礼拜后再接受手术。这回直接入手术室,多取出六个淋巴结;由于一个有癌细胞,怕附近的也有。为了让淋巴液有地方去,所以挖了一个洞,插一条管,装一个类似气球的东西,体内液体就沿管子流出来。感谢上帝!我醒过来后自始至终没服用过止痛药,他们给的一瓶止痛药,一粒也没用。

电疗那段日子
跟着可能要做电疗和化疗。我知道化疗很辛苦,为此祈祷,希望不必做。上帝有恩典!现在美国有间政府认可的公司,可以做遗传基因的诊断,只要送一个样本给他们,就可检查其中的遗传基因。如果指数超过30,化疗就有价值,存活机率会较高;如果少于12,则对生存机率没影响。我的样本送去,等了很久仍未有回音。到了317,肿瘤科医生致电问个究竟,得知化疗对我的生存机率没影响;于是3月下旬开始做电疗的准备工夫。电疗是用很强的X光,每次需时极短。我就把握机会学习有关电疗的资讯。我也多找了其他资料,例如女性有乳癌的比率是12%,换言之,八个女性有一个患乳癌,机率很高。乳癌分几期,淋巴结如果一个有一点点癌细胞,就称第二期A2A);如果淋巴结没有,是第一期。在我第一次手术的保护界内发现的那种,属更早期,我属于2A,生存机率比第一期低很多;根据报告说,复发率15%30%。美国每一年新发现的乳癌约有20万宗,死亡有4万。男性乳癌很少,每年新发现的约有2,000宗,死亡是400宗。一周做五天电疗,我选择早晨去做。外子因我做手术取消了一个传福音的行程,4月初,他继续出国传福音。我做电疗共30几次,到5月中才完成。虽然外子不在身边,小女儿忙于上班,我每天约医院的车子来接送,也很方便。我从事科学研究,很好奇,所以看了不少资料,学了些知识。例如:有电疗与无电疗的差别丶有化疗与无化疗的结果有何不同丶化疗后有什么反应等。无论电疗丶化疗都是杀死那些繁殖得快的细胞。癌细胞繁殖得很快,但化疗会连好的细胞也一并杀死,也会脱发,就是由于头发细胞繁殖得快。

更要把握机会
在等候电疗时,看到很多人讲西班牙话。有个女孩长得很漂亮,头发尤其美,我称赞她的头发,她却说是假发,因为她做了化疗。我惊讶她那麽年轻就患癌病。心想,我要传福音给病友,可是有些人讲西语,我不会。突然想起自己以前在西雅图买了些属灵四定律,有西文的,本来放在储物室,现搬到加州,但还没收拾,哪里去找呢?那天回去,一眼就看见我要找的小册子,立刻感谢上帝,于是拿去送给与我一起候车丶乘车丶候疗的病人。我又想,那些会讲英语的也要向他们传福音,我可以怎样传呢?于是上网Creation.com,购得一本小书,叫The 4 Big Questions (四大问题),内容收录了是否有上帝?等很多人常问的问题。收到后就送给医生和护士,还有三个轮值接送我的司机和平时遇见的人。治疗期间,需要休息,安静时间最好看书。我从前想学希腊文,现在我自学,累了就躺下休息。我用生字卡,方便学习,每天等车来接我时就读一些。司机问我做什么,我说学希腊文。他很惊奇,我正生病,竟有闲情读书!?我说,如果不读书,就呆着等你的车来了。上帝给我什么环境,我就做什么事,好好利用时间;这样时间似乎过得快些,又不会胡思乱想。这次生病叫我觉得更要好好把握机会去传福音。我们不必问上帝:为什么我会生病?圣经约翰福音九章23节记载,门徒问耶稣:这人生来是瞎眼的,是谁犯了罪?是这人呢?是他父母呢?主耶稣说:也不是这人……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显出上帝的作为来。

万事互相效力
圣经说:万事互相效力,叫爱上帝的人得益处。有个朋友也患癌症,她的丈夫很痛苦,若太太死了,他不知如何是好,就像盲头苍蝇一样。他常深夜给我们电话,说他想死去;甚至说,他要打开窗户跳下去,又说,想吞一瓶安眠药。当我的电邮发出,朋友都知道我的病情和感受,这朋友自然也知道,她丈夫致电我丈夫,不再说想死了,而是说我们是同病相怜。我们的经历就好像圣经哥林多后书第一章所说的:我们从上帝那里得着安慰,就用同样的安慰去安慰在患难中的人(参4节)。须知任何事情都在上帝手中,万事都互相效力。我又发现很多人生病,没对人讲,只独自辛苦怨艾,不知如何是好;但由于我乐于与人分享,让他们有个同道人的感觉,互相支持。后来我回西雅图,东区证道堂有两位姐妹特别煮东西给我吃。她们比我年轻20 岁,也患乳癌,深深觉得我们是同路人,把自己放在上帝手中,祂会使用,凡事谢恩。我们的智慧有限,临到我们身上的事如果不是我们自己做错,就无所谓。病痛若不是自己造成的,就是上帝许可的;既是上帝许可的,万事互相效力,我们可以凡事谢恩。能活多久不重要,但我很感谢有这个经历,也很感谢上帝让我不用化疗。这是上帝给我的恩典!

追求永恒价值
这个病给了我更大动力。我想如果只能再活两年,我应该做些什么?我的家庭关系丶朋友关系丶与教会弟兄姐妹的关系丶与世界的关系……究竟如何?我只有这麽短短的日子可活,还计较什么?那麽,我要做些什么呢?就如我们与家人若有意见不合,是否觉得自己有理,对方不讲理?试想,如果今天是我活着的最后一天,我会怎样?是否会不再计较了?只有永恒最重要,其他都不要紧了!我们会把轻重看得很清晰,知道什么重要,什么次要。诚然,人生很短促。短促又何足挂齿?我们有永恒。100岁丶200岁与永恒相比,算得什么?20岁与永恒相比,是零;200岁与永恒相比,也是零。 20岁与200岁没分别,重要的是,上帝给我在世界上的时间我如何使用。到末日上帝审判时,祂给我们的生命,究竟我们做了些什么是有永恒价值的呢?我想何谓永恒价值?领人信主耶稣,使他们得永生,这就是有永恒价值的事。我们是上帝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自己的生命是否更似主耶稣基督呢?上帝救我的目的,就是要我像祂的爱子耶稣基督,我现在有多少像耶稣呢?自己是否被圣灵管理?圣灵所结的果子,在我身上明显吗?这些都有永恒价值。我们教子女也要给他们这永恒价值。每一天自己读圣经,也要全家一起读圣经,这两餐一定要吃,这些是很要紧的,其他可不是那麽重要。这病提醒我,要好好把握重要的,更新价值观。

我的负担丶期盼
2011年初,我再检查,电疗医生告诉我,一年后再照,除非肿瘤科医生说要做些什么。3月,我回圣地牙哥见肿瘤科医生,她说六个月后再看。现在我每天要服一种药,遏止女性荷尔蒙,一粒20元美金,副作用包括睡眠不好,关节硬化,骨质疏松等,要吃钙和维他命D去补充,要服五年。我听话,尽诸般的。上帝给我们的平安最重要,忧伤的灵使骨枯干,既然我们有永恒的把握,还有什么可忧伤的呢?即使两年后我回天家,他日在天堂也可与家人丶朋友永远同在。当然,朋友过世,我们会伤心,但不是绝望,只是暂别,他日可再见。我很希望每个人都有耶稣基督的生命,有永恒的盼望。在我们亲戚丶朋友中若有人未认识耶稣,就要把握机会告诉他们,以免他日他们责怪我们没向他们传福音。我宁愿现在冒昧地告诉他们:我很疼爱你们,希望爱你们到永恒!所以希望你们早日信耶稣!现在,在华人密居地之中,还有很多传福音的机会,香港是其一。我很想以上帝给我的背景,将福音与未信的人分享。进化论拦阻了很多人信耶稣,特别是年轻人。在北美,在教会长大的孩子进大学之后,从教会流失的有80%以上!我很希望上帝用我。香港的学校现在很自由,又有很多教会学校,可以很自由传讲福音;可惜很少人将科学的证据讲给学生听,叫人清楚了解上帝的话绝对可靠,不需要妥协,不需要打折扣。我希望继续为上帝作见证,这是我的负担。

原载中信月刊第595期(中国信徒布道会)
最后编辑齐鲁 最后编辑于 2011-11-13 20:55:5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