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师母的便当

[ 6128 查看 / 0 回复 ]

师母的便当
米果


爱,缝合了生命的裂痕。
那年,我在「滑铁卢」重重摔了一跤,受伤了。 

身为第一女中的天之骄女,我在联考中意外跌了个大跟斗,鼻青脸肿。我很慌张,更多的是懊悔,为自己过度倚赖天赋,疏于学习,便自信满满上考场,之后又从考场上落魄败退,得到有史以来最差的成绩,而且无法弥补。或者是说,不愿弥补。母亲劝我重考,我用最悲痛恐惧的声音大吼:「联考让人多痛苦,你知道吗?我绝对不要再经历一次!」后来,我屈服在父母带着失望又不忍心的压力下,报考夜间部。 

读女中时,老师们不断为我们构筑梦想,大学的美好与多彩多姿,叫人憧憬。大学生应该有社团活动、舞会和联谊,并可接触形形色色来自不同县市的朋友,或许可能来点浪漫的恋情。可是,在日夜颠倒的夜间部里,我看不见希望,只有幻灭。

进驻教会宿舍
高中学姊是同校日间部的学生,是位虔诚的基督徒,透过她的引荐,我投宿在前镇教会中。师母是位温和又细心的人,第一次见面,就热情地握着我的手,要我放心住下来,有任何需要可以跟她说。那双手好温暖,至今我仍记得那份在心里荡漾的感动。 

然而,和一般夜间部同学不同,母亲反对我打工,体贴的要我好好享受所谓的灿烂大学生活。白天,我成了游手好闲的人。刚开始,我满意于突来乍现的悠闲,曾经被升学压得喘不过气,可以没有目标的活着,生活真是轻松惬意。 

可是,一阵子的悠哉快意过后,我开始厌倦并恐慌了。每当我在黄昏抵达学校,日间部的学生多已放学,开始他们丰富的课外活动时,我却必须像只在黑夜蛰伏的蝙蝠,缓缓窜进他们「出让」的空间。我心不在焉地应付课业,课堂上从没专心看过教授。我注意的,是窗户外的大学生们,他们像愉悦轻巧的蝴蝶,在花丛中恣意奔放。上课时,窗外的大片黑暗,逐步蔓延,遮住了我逃避现实而怠惰的心。 

我开始排斥黑暗的大学生活,对自己在联考上的失足感到悔恨;对自己居然天真地以为,躲进黑夜依旧可以快乐的无知而忧伤。我很自卑,在此之前,这根本是不可能进到我生命的形容词,如今,却重重压在我心头,让我郁郁寡欢。我开始产生适应不良的症状,吃东西反胃、呕吐,甚至失眠。 

生命裂痕的囚犯
白天我躲在教会的宿舍里,发呆、半睡半醒、看电视……。我在耗损自己的青春。可怕的是,透过失魂的瞳孔,我清清楚楚看见生命的裂痕,却束手无策。黄昏来了,不得不出门去面对学校。夜间部,我无意诋毁,但在当时,它却像紧箍咒,光是想起就让我的心纠结疼痛。

学姊带来暖粥在教室门口等待,她知道我的不适应,但什么都没说,只是把粥交到我手上,叮咛我好好照顾自己。

坐在黑夜笼罩的教室里,同学老师的影像恍惚,连自己的身影也变得模糊。我直盯着隔壁女生宿舍发楞,那一扇扇明亮灯光后,是一个个兴奋喜悦的稚嫩新生,也许正在讨论某个英俊潇洒的学长,或是在聊明天的学系活动。她们离我好远,但我却能分毫不差的勾勒她们脸上洋溢的俏皮。羡慕与后悔铸成矛盾锁链,缠绕箍制着我的脚踝,我成了自己的囚犯。  如果联考的时候,多付出一点心力,现在的我,可以过得更自信;如果那时候,我愿意亡羊补牢,苦撑一年,一定可以扭转情势;如果……。「如果」就是「可能发生却没发生的事」,我更沮丧了……

美味的心灵饮食
有天早上,正确来说,是近午时刻,宿舍电话响了。我浑浑沌沌地接起电话,是师母打来的。「吃午餐了吗?我帮你准备了一个便当,待会儿拿上去给你。」 

我频频道谢与婉拒,师母却体贴的说,为儿子准备便当,多做一些拿来送我的,叫我不用客气。我知道,她并不是「顺便」,但她以最自然的方式让我接受,我心中无限感激。师母送来便当,拍拍我的肩膀,叮咛我三餐要正常,更邀请我参加他们晚上的聚会。师母的便当里,好多青菜,对嗜肉的我来说,本应难以下咽。但师母的好意鼓舞我一口一口扒着饭菜,眼泪竟也跟着一滴一滴垂落,咀嚼着饭,也咀嚼着泪,咸咸的,却很美味,无与伦比的美味。 

晚上放学后,我首度踏进教会,师母亲切的牵着我,融入他们正悠扬欢唱的诗歌中。确切的歌词我已记不清,只记得众人的笑容和能除去忧伤的温馨旋律,我自然而然的跟着哼唱。虽五音不全,但却真真实实是我的声音。在受了沉重挫折、逃到高雄来的这段期间,我首度听见自己的声音,含着笑与温暖的声音。 

向着标竿直跑
之后,我常跟着师母参加聚会,也渐渐确定自己的方向。不同于之前的懊丧不甘,怀抱着明亮的决心,我告诉师母自己打算鼓起勇气重考,为人生再奋战一次。 

师母明白我决心背后忐忑的心情,送我一句至今仍受用无穷的话:「忘记背后,努力面前,向着标竿直跑。」(腓3:13-14a)就这样,我义无反顾的休学,离开让我既惶恐且怀念的港都。

就像童话故事般,我总算如愿的考上理想大学,并成为教育工作者。师母引自圣经鼓励我的金玉良言,更成为我往后面对挫折时,用来激励自己的座右铭。 

那温情便当的美味,更始终叫人难以忘怀。这份美味,我在用心教学时,从孩子们豁然开朗的表情中再次品尝;在爱心关怀时,从孩子们迷途知返的眼泪中再次品尝;在童心未泯中,与孩子们同乐同成长的笑容中再次品尝。 

师母的便当,一个接一个,一代传一代,最无私与伟大的爱心,将生生不息,源远流长。

出处:飞扬杂志, 2010/2-1
最后编辑YuhuiZhou 最后编辑于 2010-02-07 17:51:0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