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以赛亚书精彩的预言-从死海古卷谈起

[ 7326 查看 / 0 回复 ]

作者: 何理美


数年前,举世闻名的死海古卷在全美巡回展览,当来到南部阿州莫比尔城时,我和几位友人曾趋车参观。这些是1947年至50年初,陆续在死海附近发掘的珍贵古卷,被公认为现代考古界最重要的发现。经圣经学者鉴定证实为目前存在最古老的旧约圣经手抄本,写于公元前约150多年。除了《以斯帖记》外,其余38卷皆齐全,这些羊皮手抄卷历经千年沧桑大都已破损,只有《以赛亚书》几乎保存完整,因之在展览会场最引人注目。当时我正在研读《以赛亚书》,故对它特感兴趣,印象深刻。

我注视着这一呎高、24呎长的古卷,想着当年这些犹太文士是以何等神圣、庄严的心情来抄写这部伟大的先知书。作者以赛亚是南国犹大的贵族,生逢内忧外患、希伯来国濒临衰亡之际。他于公元前740年左右蒙召作先知事奉,担当复兴犹大宗教与政治之重任。本书内容所包括的时间约有62年之久,除记载当世代的历史事迹外,其信息中心乃论述神的救赎,并将神的公义、慈爱的属性,以及主权、大能的伸张记述得淋漓尽致,因此又有「旧约的福音书」之称。而最重要之处,在于其论及许多有关人类未来历史上的重大预言。

神学家奥古斯丁曾问著名的圣经评论家安普鲁司主教(Bishop Ambrose):「一个人信主后,在圣经66卷书里该先读何卷为妥?」主教答道:「当然该先读《以赛亚书》!」其重要性可见一斑。

居鲁士大帝

我有位来自伊朗的邻居麦达娜,最近自伊朗探亲回来。有天晚上她过来我家闲聊,提起她此次回国曾去参加一项波斯古文明考察活动,获益匪浅。她回忆着说,波斯古文明遗迹大都散留于伊朗南部的丛山荒野间,他们跟随考察队在高原险峻的山道上一路劳累奔波,有天在某处岔道上,终于看到波斯史上最伟大的君王Cyrus the Great的陵寝和宫殿遗址,大家都兴奋异常。此宫殿已历2500多年岁月的摧残,虽只剩一片断垣残壁,但仍清晰可见刻印在石碑上那著名的宣诏文:「我,Cyrus the Great,万王之王,受命解救天下被奴役的人......,尊重其信仰,保证其自由......。

我一听到麦达娜提起Cyrus the Great,倏间想起,以赛亚书里所记载的「波斯古列王」──啊,他不就是那位名震整部世界史的居鲁士大帝哦!

我和麦达娜兴致地谈起这位波斯开国仁君居鲁士大帝,他之所以能名垂青史,在于他不仅宽厚仁慈,且是位英明的君王。他于公元前539年征服巴比伦后采取宽容政策,准许被巴比伦掳掠之民回归故土,并归还原属于他们的金银祭器,又下令修复其被破坏的神庙、圣殿,当时被掳的犹太人也是受益者之一。这与之前的巴比伦和亚述王国的残酷高压手段成强烈对比。

当时波斯政府的行政、管理制度相当优良,文化艺术达于巅峰,继来的希腊和罗马帝国皆沿袭之。居鲁士缔造了在罗马之前最庞大的帝国,被历史学家公认为古代最有影响力的君王。

我们聊着居鲁士的种种伟大事迹,麦达娜不禁喜形于色:「我身为波斯民族的后裔,真以他为傲哪!」 我说:「是啊,居鲁士大帝确实是位不同凡响的人物,但妳知道吗?他就是旧约以赛亚书里所提及的古列王,早在他之前的150年左右,先知以赛亚就曾预言他的兴起......」



古列的兴起

我们谈起圣经来,我顺手翻开以赛亚书里有关波斯王古列的预言给她看;先知以赛亚宣告耶和华的启示而曾如此说:「我耶和华所膏的古列,我搀扶他的右手,使列国降伏在他面前。……因我所拣选以色列的缘故,我就提名召你,你虽不认识我,我也加给你名号。……我造地,又造人在地上,我亲手铺张诸天,天上万象也是我所命定的。我凭公义兴起古列,他必建造我的城,释放我被掳的民,不是为工价,也不是为赏赐。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赛四十五)

古列王登位后,于公元前536年允许被掳的犹太民回归耶路撒冷,并重建圣殿。这段历史事实在旧约《以斯拉记》里也如此详细记载着:「波斯王古列元年,耶和华就激动波斯王古列的心,使他下诏通告全国说:耶和华天上的神已将天下万国赐给我,又嘱咐我在犹大的耶路撒冷为衪建造殿宇,在你们中间凡作衪子民的,可以上犹大的耶路撒冷......重建神的殿。

麦达娜是位伊斯兰教徒,初次听到圣经预言的事,且这又与波斯王朝有关,颇使她讶异不已。「这真是不可思议啊,这些预言确实在我先祖的历史上应验了!……太奇妙,太精彩了!



弥赛亚的预言

我们不知不觉谈论著《以赛亚书》里预言应验的一些历史事件;除了波斯王古列的兴起外,还有亚述、巴比伦等国的兴亡,犹太人的被掳与回归,以至于近代史上的一项重大奇迹,即 「以色列的复国」......等。我告诉麦达娜,贯穿整部以赛亚书卷还有个最重要、最精彩的预言就是有关弥赛亚的降临,受死复活,完成了神救赎的计划,而这预言在700多年之后都应验了!

麦达娜听了我提起弥赛亚,即表示她约略知道弥赛亚意即救赎主,但不甚明白。因为在伊斯兰教里既没有预言应验的事,更没有救赎这回事。得救与否全靠自我功德。她说,她倒希望有位救赎主来,因为自己已澈悟人的罪性难改,罪孽难除,人的有限更无法自救。

「弥赛亚是谁?……是你们基督教里的那位耶稣吗?」麦达娜翻一翻圣经,似乎想探究一番。

我说,是的。从前古列王是犹太民族的救赎主,将他们自掳奴中释放出来。而今日耶稣基督则是全人类的救赎主,将我们从罪与死的捆绑中赎回过来。神可以使用外邦君王古列,来达成解救犹太选民的计划 。衪当然也可以藉由「道成肉身」来成就衪为世人所预备的救赎工作。虽然其中的奥秘非世人所能理解。

我们谈论许久后,麦达娜认为,以赛亚书里的预言从古至今逐步应验,这使她不得不相信这必定是来自神超然的启示,否则世人的智能是无法如此准确预测未来。我也如此同意,其实除了《以赛亚书》外,其他圣经书卷有许多预言也逐步应验了。基督教之所以超异其他,在于来自那位启示的神,衪甚至借着耶稣基督将自己启示于人。圣经是以历史为线索,而历史正按着神预定的计划向前推展着。


麦达娜离开之前说,她现在对圣经甚感好奇,想向我借一本回去查考研读 ,看看这位耶稣基督到底是何许人物。



主人要来啦!

我送麦达娜离去,回首掩门之际,脑海里忽然浮现以赛亚书里的一段经文:「......你们要追念上古的事,因为我是神,并无别神;我是神,再没有能比我的。我从起初指明末后的事,从古时言明未成的事,说:我的筹算必立定,凡我所喜悦的,我必成就。」(赛四十六9-10)

我顿然一楞,想着这条人类历史的线索,正向着末后的日子快速延伸。基督快再临,新天新地将出现......,「将来必成的事」终必应验!

我耳际蓦地鼓噪起来──「在想不到的日子,不知道的时辰,那......主人要来啦!......」(太二十四50)

是啊,主人快来了,我怎能不好好预备心,迎见主面哪!

来源:传扬2012年12月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