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从迷途惊噩,到得救归主--复活节受洗见证

[ 5461 查看 / 0 回复 ]

作者:王旭红

"神岂不察看我的道路,数点我的脚步呢?"(伯31:4)感谢主!祂引领我走上了真理之路。

迷途人生

我出生在中国大陆河南省的一个平原小镇,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上海复旦大学化学系。1991 年硕士毕业,1993 年与爱人成家,1994年便辞掉同济大学的讲师职务,投身到一家在美国上市的港资公司。从一个普通的销售工程师做起,经过十几年的打拼,最终成为上市公司董事、上海公司总经理。我走过了在常人看来颇为成功的职场之路、人生之路。但是风光的背后,我的内心却是一路挣扎走来,饱受煎熬之苦。

国内的经商环境越来越恶化。最初几年,很多项目招标,大家都是拼技术、拼方案、拼成本,相对来说是公平的竞争;那时送小小纪念品给业主、招标人员都会被拒绝。后来开始拼关系,送厚礼,许诺并兑现好处。记得第一次送礼金给业主,我还心跳加速,满面通红。但后来就慢慢习以为常了。随着时光的迁移,客人们的要求越来越多样化,吃饭、喝酒、洗浴、唱歌、旅游等等都不在话下了,还有很多特殊的要求,虽然内心很鄙视,还不得不为他们张罗,索要的金额也越来越大。虽然自己内心不安,但看到一个一个项目到手,看到自家的房子越换越大,车子越换越好,银行账户上的数额不断攀升,也就继续地卖力工作。就在这生活的浊浪里翻滚了十几年,一颗单纯的心早已污浊不堪,而自己也已经认为这就是生活的常态,人人如此,以此来自我安慰。直到 2010 年 4 月,一声霹雳惊醒了我浑浑噩噩的灵魂。

惊噩突临

反复感冒后的详细检查,医生宣布我患了晚期肺癌!这无异于宣判了我的死刑,一切的一切,转眼成空!在外人面前,我依然乐观、豁达,笑谈生死;但当夜深人静时,辗转反侧,泪水沾湿了枕巾。上海市肺科医院里有个古老的花园,叫沈家花园。那里绿树成荫,曲径通幽,山水亭台错落,古藤秋千摇摆......无数次,我独自踯躅在河边幽径,无数次,我徘徊在沉沉夜色中,在这寂静得让人觉得寒冷和阴森的小花园,我的悲伤、哀怨、绝望和无助,随着眼泪流淌成河......。

妻子从国外飞回来,年迈的父母到上海来陪我,弟弟、妹妹也都环绕在我身边,亲人给了我莫大的安慰和支持。在他们的焦虑和盼望中,我被推进了手术室。躺在无影灯下,感觉自己是那么地渺小和无助,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眼泪无声地滑落......。在注射了麻醉药之后,我似乎坐上了时光穿梭机,周围的医生和护士如同外星人一般迅速地离我远去,而过去的经历如同一幕幕电影画面在我眼前闪过。这或许就是濒死的感觉?我暂时或者永远地告别了这个世界?

七个小时后我渐渐醒来,已经是夜色笼罩了。我身上插着管子,僵卧在ICU病房。认识的一位护士朋友受家人之托进来看我,低低呼喊我的名字。看到熟悉的面孔,莫名的感动,化成两行热泪。第二天早上,和等在会见室的亲人们见面,大家都哭成了泪人。我虽强忍着,但也终于败下阵来,只能任由泪水肆意流淌!手术后,接下来就是艰苦的化疗和放疗,头发大把脱落,很快就不得不剃了光头。

自从住进医院,我便渴望着尽早去加拿大,那里不但有我的妻女,那里有优美的环境,还有先进的治疗理念和手段。其实,最重要的,虽然那时还没有明确意识到,那里有主耶稣的声声呼唤,在呼唤他迷途的孩子回家。

神的起头

不走在抗癌之路上,就很难体会到个中滋味。医生告知我患了晚期癌症的那一天,仿佛就是世界末日,天地在我面前瞬间崩塌,日月无光,一片黑暗;我的家庭如同一叶小舟,颠簸在狂风暴雨和惊涛骇浪之中......。手术、放疗、化疗......,病痛的折磨、悲伤的泪水紧随着我们,绝望、痛苦、无助、忧愁缠绕着我们,挥之不去。我仰头问苍天,难道这就是我的人生?难道就这样,我们孜孜追求、打拼的荣华富贵转眼成空?难道注定要带给年迈的双亲、未成年的孩子、深爱我的妻子如此无法承受的伤痛?人这短短一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没有答案,世界已经到了尽头。

人的尽头,便是神的起头。来到温哥华,第一次去医院,就遇到了神的忠实又良善的仆人钱长老。他已经80多岁了,却满面红光,精神矍铄,在医院忙上忙下做义工。他说,几年前他患了咽喉癌,在这里治疗康复了,感谢神的恩待和医治,他就一直在这里为病人服务,传主的福音。他随后还邀请我们吃饭、聚会,把我们介绍给我家附近的华语教会。几天后的主日,我就和妻子一起去离家仅百步之遥的教会。下面是当时的两段日记:

"下午 2 点去附近的教会,没想到这么近!牧师夫妻很热情,气氛也挺好,唱歌 "主是否还顾念我?" 我感动落泪,宝宝更是哭得稀里哗啦。结束后,他们一起跪在台前为我祷告!陈医师更是讲了好几个在台湾亲历的医治神迹。他们热切希望我尽快信主,祈求主的照顾。更有Belle姐妹患四期淋巴癌,信了主奇迹康复的见证。[size=+0]"

"师母来电话,为我祷告,为家庭祷告。她问我能不能开口祷告,我还是张不开口。她说先接受救主,然后再慢慢明白更多。接受了主,祷告才更有效力。我总觉得生了病才认主,有点功利心。这是一个结。其实想一下,这正是自己的傲慢的想法,以为求上帝是羞耻的事!其实,自己是很渺小的,惟有交给万能的主,才能安心面对一切磨难。或许,生这个病,正是主在指引我认识祂、依靠祂,走上正确的路。于是我便决定:接受耶稣为我的救主,我要向祂祈求,顾念我,顾念我的家人,把自己的一切都托付给祂!"认识了神,信靠了神,这么多天来,第一次把自己放下,睡得甘甜!

主的恩典

2011 年 10 月感恩节受洗归主,我获得新的生命、更加丰盛的生命。回顾走过来的 46 年的风风雨雨,其实无不彰显著神的爱、神的看护和神的引领。

我们生长在中国大陆的这一代人,从小接受无神论的教育,不信鬼神,相信凭着自己的能力、靠着自己的奋斗,必能成就一番事业。如此背离了主的一个罪人,神却从没有离弃,神的爱也从没有远离。40 年前,幼年时候经历的两个有惊无险的小灾难,正是还在母腹的时候,主就拣选了我,一路看护着我的证明,我却懵懂无知。25年前,读一本关于罗马皇帝尼罗的书,看到数以万计的基督徒,平静地面对死亡,为主殉道,给我极大的震撼和感动。这是圣灵第一次轻叩我的心扉,而我却无动于衷。15年前,我得到第一本圣经,神的话语时而响在我的耳边,我却只是当作耳边的风。10年前,神差遣了一位虔诚的基督徒做我的同事,使我常常可以看到神的见证,我却不信,还狂妄地辩论。5年前来到温哥华,去过教会,神离我更近了,我却木知木觉,继续追逐着世间的金钱、名声、享乐、骄傲......。

但我们的主是那样的怜悯和慈爱,祂从来没有离弃我。当我遭遇人生最黑暗的时刻,祂伸出双臂抱着我跳跃难关。祂是一位慈父,一直都在看顾着我、呼唤着我、企盼着我、引领着我这个迷途的浪子回家,回到祂的怀抱!慈爱的天父,我回来了,带着身心的疲惫,带着身心的创痛,带着身心的罪孽,我终于回来了。在您的引领下,我终于回到了我温暖的家,我父温暖的怀抱。我痛哭流涕、认罪悔改,而我的天父一如既往地爱着我,抚慰我受伤的身体和心灵。

主耶稣,"祂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使我们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义上活。因祂受的鞭伤,我们便得了医治。"(彼前2:24)祂赐给我新的生命,更加丰盛的、永恒的生命,使我的内心满了平安和喜乐。"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忧伤的灵使骨枯干。"(箴17:22)我的身体也在日渐好转,头部和胸部的病灶都已经清除,癌症指数也从 1000 多持续下降到 70 多。感谢主耶稣,正在用祂的爱医治我,使我"身体健壮,正如我的灵魂兴盛一样。"(约三1:2)

一人得救,全家得救。我的家庭也因着主耶稣的恩典告别了绝望和悲伤,得到了平安和幸福。感谢主,祂的恩典够我们用。只要我们先求祂的国,祂的义,我们所需要的一切,天父都知道,祂都会赐给我们的!(太6:32-34)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祂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祂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我虽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诗23:1-6)

(作者王旭红,David Wang,来自上海,现在北本拿比主爱教会聚会)

来源:真理报
最后编辑wuleored 最后编辑于 2013-05-26 17:46:1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