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在母腹中,祢已拣选我天灵

[ 9442 查看 / 2 回复 ]

不幸中蒙保守

经济与文化的悲剧:我出生在中国大不幸的年代。出生前,全国经历大饥荒,幸好家人住在省城,没有饿死。上有两个哥哥,成了父母期待的女儿,使我免受农村女孩所经历的性别歧视,以及城市女孩因一胎化政策所遭到的社会排斥。

政治的悲剧:成长中看到文化大革命带给中国的动荡和悲剧。由于父母在军工厂做技术性工作,爷爷是手工业者,不懂政治,不至因太穷而仇视、斗争他人,亦不至因太富而被别人憎恨、批斗。又由于不是知识分子或地主资本家,不至受到迫害,经历家破人亡的惨剧。这些因素让我在比较安稳的家庭中成长。

我二哥出生在饥荒的年代,因营养不良,一直不健康。大哥受文革影响,没有安静的学习环境,不是去工厂劳动,就是下农村干活。我没有赶上饥荒或送到农村,是家中最幸运的孩子。

教育的悲剧:我成长的年代崇尚读书无用论,知识越多越反动。大学关闭,所有知识分子和城市青年被送到农村接受改造。但是,我却因学习好而备受老师的宠爱和同学的尊重。文革后,竟然成为同学们学习的典范。全国恢复高考的那几年,大学入学率只有3-4% ,我竟顺利进入中国最好的大学。

家庭的不幸:从社会角度看,我的家十分幸运,没有受到太多政治的冲击与伤害。但是,从个人角度而言,却是不幸的。母亲身体不好,心灵沉重;父亲的脾气与性格不能协调家人的关系。其实,这种不幸在我成长的年代十分普遍。没有神,没有人教导夫妻如何彼此相爱,父母子女如何彼此相待。所以我缺乏童年的感受,回忆里也没有无忧无虑的家庭生活。

幸运的是,在这样不幸的家庭中,我居然能蒙保守。家里的矛盾都发生在父母和两个哥哥之间,我少受直接伤害,只是为他们心痛;这使我有比较健康的心灵,也能以清晰的头脑看待这一切。从不幸的家庭中,我反而领悟出很多人生的道理,看尽了人性的悲剧。

总之,我出生在一个不好的处境中,却因此经历到神对我保守与看顾,使我总能在夹缝中获得最好的生存状态。我体会到,是祂在千万人中拣选了我,且在母腹中就拣选,并从远处看顾我。

万幸中蒙引领

神暗中的引领:在经济匮乏的年代,人们只为温饱而活,精神则处在一片荒漠之中。然而,在这精神废墟与荒野中,神一直引导着我,指引我每一步的道路和心思意念。认识神越多,我越体会:过去所说的“冥冥之中”,其实正是神在暗中的启示与引领。我年少成长时,生活在黑暗之中,遇到任何事,只能独自思索“我该怎么办?”然而,我发现,这正是神为我预备的特殊处境,让我可以夸口说,是祂在暗中引导我的道路。

重大决定上的引领:在“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心灵荒原上,我没有“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因为在每一个重大决定上,神都引领我“走自己的路”,无视世人的看法。诸如:在学业上,虽理科成绩优异,却毅然选择文科;在不清楚出国的目的时,就安静工作,不盲目从众;在决定研究题材时,会选择有关的专业,从头开始。这些决定都与我所处的文化环境相冲突,与周围人的观点相抵触,但至终被神证实、肯定。这不仅仅是神对我的引领,更是祂的保守,使我不被患得患失所折磨,能够专心于所学所做。

人生大问上的引领:神不仅在每一个决定上引领我,也在重大人生问题的思考上给我启示。比如,对于死亡,我们所学习的,是英雄人物视死如归,在生活里却看到对死亡的恐惧与忧虑。神让我清楚死亡的存在与生命之宝贵,启发我活出生命的尊严,从容面对死亡。对于痛苦的问题,神使我体会到,我当选择有意义的活着,少因自私而痛苦、让人鄙夷;多为他人着想,活出高贵与自由的人生。有关人生意义的思考,神使我坚信,无论环境如何,都当努力追寻真善美。

我确信这些启示是来自于神,因为从我周围和己身都找不到任何解释。首先,死亡是我们文化中避而不谈的禁忌,好像它不存在,甚至我们不会死亡。我却要在内心独自面对它。

北岛著名的诗句,“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这是中国社会的现实写照。至今无数年轻人怀疑善良,不敢坚持,担心难以在社会立足。我却坚信,如果人不再善良,世界将不值得留恋。这些理想被社会异口同声地认为是幼稚、天真、无知与傻气,我却从神那里获得不可动摇的确据。我的心灵没有遗失在人心的荒漠中,是神最大的保守与看顾。

神给我勇气做决定:我是个胆小如鼠的人,然而正是如此,我才可以夸口说,我的一切勇气都是来自神。在别人看来,我是特立独行的,与众不同。在专业选择、友谊爱情、婚姻家庭、入党退党,以及信仰天父等事上,都敢作敢为。然而我只能感谢神,是祂给我清晰的头脑,明白祂的启示,果敢的实践祂的带领。

死荫幽谷也不遭害

小时候看到蓬头垢面的疯人,不知道人为什么会至于如此?感觉恐惧,希望自己不会失控,没有尊严。今日回望走过的艰难人生,对比中国社会不断蔓延和日趋严重的各种精神问题,我不能不感谢神对我心灵的保守,领我走过死荫幽谷而未遭害。

缺乏友谊的孤独:我从小有很多朋友,带给我欢乐。进入大学则是另一个天地,嫉妒、竞争、盘算成了同学关系的主旋律,加上恋爱风气的兴起,我再也没有单纯美好的友谊可以延续。虽然我需要朋友,但是我更渴望单纯、美好、一心向学、胸襟开拓、坦荡的朋友,否则,我宁可选择孤独。这就是我的大学生活,远离同学和是非。感谢神,孤独没有扭曲我的心灵,反而保护了我的品格。

经历爱情的欺骗:我不像一般女同学那样憧憬爱情,只一心向学。神给我足够的意志和智能,辨识异性相吸与爱情的分别。然而,我仍难逃爱情的问题,也曾遭受残酷青春与爱情所带来撕心裂肺的痛苦。在没有神的世界,爱是无意识的花言巧语。然而我感谢神,祂没有让我被人的爱情蒙蔽。

经历系领导的欺负:没有经历北大,很难了解经过无数政治运动之后,人们心灵的扭曲与摧残。我硕士的导师大半生起伏,遭到质疑时牢骚满腹;反右运动中成为右派分子,到了文革,他却揭发攻击别的老师;改革开放后,这些过去互相攻讦的人,竟然又再共事。学生毕业后分配工作时,这些复杂人际关系的残余,就转嫁到学生身上;我因为导师的缘故,备受牵连。
工作之初,无数谎言、欺骗、来自各方的压力、同事的误解,使我内心受到极大的冲撞。我曾昏倒在公共汽车,无数夜里辗转难眠。感谢神,在我困难的时候,一位学校领导给我援手,教我应对的智能。神也给我机会,在日后的工作中,证明自己具合作精神,能忍辱负重,最终获得同事理解。

经历夫家的轻视:我原本很有人缘,但万万没有想到,我所选择的先生和他的家庭毫不珍惜我。大嫂欺负我;婆婆对我们说,妈只有一个,媳妇可以再找。经过很多努力沟通,却毫无效果。我默默忍受婚姻中的痛苦,没有人可以理解和支持。后来在香港经过朋友帮助,和与牧师交谈,我慢慢解决了婚姻问题。我感谢神给我意志力,能承受痛苦的婚姻与不公的对待。在重获自由之后,又再找回健康的自我。

单单依靠神:其实我进入婚姻,多半是为别人着想所致。亲身的痛苦经历,使我对面对未来格外谨慎。我知道,在这个没有神的社会里,人们心中没有主心骨,也没有做事为人的标准,感情心理复杂,道德思想混乱。我必须单单依靠神,不指望人。我立定心志,一切的决定只问神,一切的心情只向神述说,不期待有人倾听。我感谢神,给我清晰的头脑可以知道如何自处。走过这些痛苦,我不但没有失去健康心态,反而成长、坚强、成熟、自信。

神在暗中吸引我

对哲学的兴趣:生长在无神论的环境中,不认识宗教,更不知道有神。曾在同学家里发现一本中国哲学的小册子,便觉得哲学代表人类最高的智能,可以告诉人应该如何生活。我对它十分感兴趣,因为文革后的伤痕文学揭示了层出不穷的问题,我正思考该如何才能使社会变得更好。
在大学里学习哲学,接触了一系列现代哲学家,如尼采、叔本华、萨特等人的思想后,我却对哲学失去了兴趣。一则,他们的思想让人六神无主,该根据谁的思想生活成为问题。再者,哲学家自己的人生并不健康,何以指导他人的生活?第三,现代哲学指出了社会问题,却不能给出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案。

对人生的关注:高中经历了改革开放后,第一次全国范围的人生观大讨论,由《中国青年》杂志刊登潘晓的文章“人生的路为什么越走越窄?”在全国引起极大反响。我一直关注这场讨论的数据,也思索人生的路可以如何越走越宽。然而,这场辩论围绕着“主观为自己,客观为别人”等论点,没有令人满意的结论而告终,我所思考的问题也没有答案。但我不能停止思索。

对圣经的好奇:进入大学后,不记得怎么知道圣经,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圣经宝贵,进因而想抄写圣经。根据经验,图书馆是唯一的管道,于是开始抄写借来的英文圣经。因为不懂圣经内容,图书馆也不允许借太久,只能半途而废。
但是想拥有圣经的念头却未就此罢休。工作不久后,有同学去美国公出,我请她带给我一本圣经,是钦定本(KJV)版本,但没有人讲解,看不明白。后来又有机会要到一本中文圣经,不久却被学生索去。直到去香港读书前,梦寐以求的中文圣经始终没得到。

对北大的失望:来到人人景仰的北大,令人羡慕。然而入学不久,我就失望了。原以为是群英荟萃,却发现同学互相歧视嫉妒、斤斤计较。我理解老师们经历过多年的政治运动,荒废了宝贵时光,未能专心于学问,但我却不知该如何向人解释我学无所长,徒有虚名。原本以为自己所学会于己于社会有意义,却发现本科和硕士所学的,都一无用处。今日我知道,神把我带到北大,就是要让我看到人的有限和堕落。对北大的失望,使我继续思考探索无数的问题,也把我引领到神的面前。

对民运的反思:当我对北大充满失望的时候,外界人士却对她充满了憧憬与希望,直到1989年的抗议以血案告终。我对六四的看法是,它是五四精神的终结,是在国家危难之时,迫不得已以抗议方式解决急迫问题的简单方式。中国的知识分子因士大夫的传统,缺乏人格独立;人文与社会科学在1952年又被彻底阉割;因此,知识分子难以真正推动社会的进步。六四之后知识分子自身的沉沦,更使我觉得,知识分子自身从学识到人格,都需要提升和考验。六四未果的社会问题,究竟如何解决?社会的未来走向究竟如何?知识分子如何才能自我提升?这些问题的思考,把我带入宗教的探索。

对三大宗教的思考:进入大学后,我知道世界有三大宗教,开始认真思考和阅读。翻阅过可兰经,也查询数据去了解佛教,都找不到满意的答案。我对宗教的兴趣很快专注在基督教上。我读《基督教宗教文选》,好奇基督教的实践与基督徒的生活,注意到所有西方古典艺术都离不开基督教。但我仍然没有机会进入基督教。

神给我机会认识祂

研究北大文化:六四之后,政府宣布,赴国外进修博士学位,必须年满35岁,避免出国不归。此时,大学的青年教师纷纷下海经商赚钱,无心向学。为了挽留人才,系里给我们机会到香港交流,我决定转修教育学博士,以此帮助北大学生的成长。我也想知道,北大是否可以对社会发展有更大的担当?我的失望是否太过片面或偏激?因此,我选择的博士研究课题,是北大文化及其对学生发展的影响。我的研究发现,北大的确形成追求个人价值与社会价值最大化的传统,但因种种内外因素,难以胜任社会的期待。

主动寻找教会:我渴望认识神,渴望找到人生与社会问题的答案。神带我到香港,给我更好的环境认识祂。适应了全新的学习环境后,我立刻去找教会,考察基督教。我选择介于天主教与新教之间的英国圣公会,那间教会的气氛正适合观察,没有任何压力。经过一年多规律的聚会和参与,我发现了从个人到社会的各种需要,都可以找到答案。聚会的人来自世界各地,跨越了人种肤色的各种界限。在这里,我找到了有生以来思考未果的答案。于是,我毫不犹豫地投进神的怀抱,成为神的儿女,释然于有了在天之父。

参与文字事工:神又给我机会在“福音证主协会”兼职,适逢他们第一次参加北京国际书展,我为四十五本参展书籍写介绍,四天内写完,总编辑十分满意。后来我又陆续写了上百本书的介绍。通过这些文字事工,我的视野被开广,心灵得提升。同时,我也建立了团契归属关系,回京后通过网络与他们继续合作,达五年半之久。熟悉了信仰书籍,也奠定了我日后帮助学生的基础。

信仰与专业链接:我读书、工作,一向是出于兴趣和研究的内在需要,而不是追求外在的学位与事业。没有想到,从攻读教育学位和进入教堂的不同探索路径,竟然相会于神的旨意中。前曾提到,我选择研究北大,是要使学生有幸福生活的能力,才华可贡献于社会的发展。研究基督教,是因为对人彻底失望,然而对人生的意义却仍执着。北大追求个人与社会价值的最大化,却不能实现,而我在神那里找到了追求与实现的途径。这样,我找到了信仰与专业的链接,也清楚了自己应该如何生活、工作、研究与教学。

神保守我的服事

在香港获得博士学位后,我回到北大继续工作。上班第一天,就让同事知道我是基督徒。这样作,一方面是作见证,另一方面,身为单身,需要让人知道自己是健康的,不孤僻,神可以为我的保护。同时,我也悄悄退了党。

做敬业爱岗的教师:北大虽是中国公认最好的大学,但是除了专业知识以外,却无力也无心给予学生应有的教育,没有针对人的发展提供当有的帮助。六四之后,许多教师专心于个人的成就与名利。然而在布鲁贝克《高等教育哲学》一书中,我读到学者须要向上帝负责,做上帝仆人的论证。我认为,信仰对大学教师职业伦理有贡献;我也清楚,凭借信仰来实践大学教师职责,是对信仰最好的诠释。

凭借天父的后盾,我满腔热情地继续对本科生作全人关怀的教学,一丝不苟地进行与自己专业相关的各种研究,专心做神眼中看为宝贵的事,不为他人或环境所动。从专业研究写作、教学探索、教授课程、帮助的学生和参与社会服务上,都可以在神面前说:自己尽了忠心。

做天家的桥梁:大学教师之职本当追求真理,因此我不能不与身边所有的人分享信仰。何况我深切了解因不认识天父而来的种种悲惨,就更不由自主地要与人分享。正如圣经所说,“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因此,我不放过任何机会,通过书籍、光盘、磁带、网络、教会礼拜、各种聚会介绍神,搭建他们与神之间的桥梁。很多人因此信主,并参与专职事工,也有人预备读神学,遍及北京、上海、美国、加拿大等地。

做同工的伙伴:我作学生与教会之间的桥梁,把学生带往教会,后来更加入城市新兴家庭教会的同工队伍。同时,为了帮助学生成长,介绍他们参与不同的基督徒活动,使我成为很多组织者的伙伴和支持者,与他们共事,帮助学生走进信仰,获得医治与成长。

蒙神保守与带领:在北大这所政治敏感度很高的学校教学,同时积极参与校园学生福音事工,活跃于家庭教会与各种基督教活动之中,使我面对种种压力与伤害。我受到多次警告;经历过警察冲击,甚至审讯;同事密告,学生检举;学校拒绝本科学院副院长的申请。然而蒙神保守,总是给我智能与力量应对,一切都在神的掌管之中。我没有浪费神给的职位,善用了自己在北大的位置,向学生传讲神;并把一切放在神手中,请祂安排我的道路。

十分感谢一位主里的好姊妹,鼓励我来美国进修。通过网络,耶鲁的John Hare教授接受我作访问学者,把我带到OMSC宣教机构;神让我在耶鲁结识多位名教授,给我极大的支持和鼓励;谢谢恩福陈宗清牧师和师母多年的关心,圣诞节邀我到他们家,体会了从未有的和平与温馨。神的恩典够我用。

我会珍惜这进修的机会,不仅更认识神,也多反思自己的经历,勤于笔耕,记下自己对于基督教文化与非基督教文化的观察与思考,希望可以为神使用,帮助更多的人来到神面前,过美好与有意义的生活。

作者为恩福神学生,就读耶鲁大学神学院



福恩杂志

本主题由 管理员 山风 于 3/22/2010 10:08:45 AM 执行 设置精华/取消 操作
TOP

此见证很有代表性,从中看到我自己的影子!
TOP

真实展现高等学府的风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