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快进人生

[ 630 查看 / 0 回复 ]

快进人生

埃文

车子的空调坏了,我不得不摇下所有车窗,让车内温度快点降下来。我加快车速,风在耳边吹过,旁边的车子一辆辆向我身后退去。我突然意识到,车子居然能够以如此惊人的速度在道路上行驶。也许是多年的开车经验,让我已经对这种高速运动太过习以为常。

1
记得小时候的我,总在上课时,幻想着要是自己是圣斗士就好了,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有无边的法力。我希望有一件自己的圣衣,最好是黄金的,青铜的。除了有像星矢一样的战斗力外,最好还可以有个传送门,能从一个地方瞬时到达另一个地方。这不就是我小时候的愿望吗?我恍然觉悟。瞧,这坚硬的汽车外壳并不比紫龙的圣衣差,而且我现在能在10分钟内就到达10公里以外的地方,想想真不可思议。我居然达成了小时候的梦想,实现了空间挪移大法,只是速度上稍显慢了点,不过也够用了。我对自己的这个发现着实吃了一惊。是我太过幼稚还是太过认真了?我心里嘀咕着。
我一边开着车,一边继续思考:既然空间上人们已经达到了如此地步,那时间呢?这让我想起曾经看过的一部电影《click》。这是一部2006年上映的喜剧片,中文翻译成《人生遥控器》,由亚当·桑德勒(Adam Sandler)主演,看过《老友记》的朋友一定对他有颇多了解。但在此部戏中,他主要饰演一位职场白领。
剧情并不复杂。主要讲的是男主有一个万能遥控器,每当他遭遇到自己认为是糟糕的事情时,他就会按下那个万能遥控器快进,快到意识不到有糟糕的事情发生,甚至都不会留在记忆中。这让男主爱不释手,可当他习惯了使用这个遥控器的时候,需要快进的频率变得越来越高,他的耐受力也变得越来越差。没多久他就变成了一个老人,因为时间根本不够他这么快进使用。在片尾,男主终于清醒过来,他为了逃避生活中的琐事和不快,其实错过了无数个美好的记忆,哪怕那都是些辛苦的、繁琐的、看似并不顺利的,但它们终归是他人生的一部分。若是失去了这些,他就好似并没有来过世界一样,人生毫无意义可言。虽然这是一部喜剧,但有的观众看后却潸然落泪,他们看到的并不是男主,而是自己。

2
艺术来源生活,这句话一点都没错。如今的科技已经发展到我们很难想象的地步。我们可以实现空间上的位移,也可以压缩时间。
2010Youtube推出了倍速功能,可以加速,也可以减速。根据20228月官方统计,85%以上的用户是用来加速的,其中1.5倍速度被使用最多,其次是2倍速度。Netflix2019年推出倍速功能后,倍速观看(speedwatching)取代了追剧(binge-watching),成为网络热搜词。除了视频媒体外,哪怕是Podcast也无法逃脱倍速的使用。而对于我来说,除了UFC和羽球比赛我会调慢速度外,其他一律都是1.51.75的倍速。是的,时间的确被我们在以某种程度压缩了。
除此之外,人们从看电影、看书转为看电影解说、看书的解说,等等,原本需要花一到两个小时的时间,甚至是需要花上整整几天时间,现在仅用短短一个小时就可以把整部剧看完。倍速追剧的现象,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现象。甚至有人认为,当一个人习惯了倍速语速后,反而没有办法去听正常的语速了。
这的确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起初大多数人认为,我们用这种方式可以大大提高工作效率,结果却是另一件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原本我们计划可以通过倍速减少我们的作业量,但现实是作业量并没有减少,反而是成倍地增加了。哪怕现在做事的时间被压缩了,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摆在眼前更多的选择。我们以为我们有了掌控时间的能力,却陷入更深的焦虑中。

3
究其原因很简单,因为事物是无限的,而我们的时间是有限的。在这个资讯爆炸的时代,谁掌握了注意力,谁就获得了流量。商家用演算推荐法分析我们的喜好和习惯,源源不断地推送给我们海量信息。看似我们掌握得越多,我们的焦虑感就越少,但结果却恰恰相反。有学者统计,当人们用倍数去观看或者用解说去替代读原著时,原本可以让人们感动、开心或落泪的场景反而失去了光彩,人们的情绪是需要铺垫、沉淀和累积的,但当时间被刻意压缩后,人们反而失去了那种对剧情高潮的期待,原本心动的段落也荡然无存。随着科技的进步,为什么我们的焦虑感反而是加重了而不是减轻了呢?为什么我们获取快乐的感觉是变少了,而不是增加了呢?我们不禁要问:导致这种情况是偶然发生的,还是刻意为之的呢?每个人在世间都渴望获得满足感和解脱焦虑感。不仅如此,人们需要的是即时满足感而非延时满足感。
随着科技的日新月异,人们真的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达到即时满足。因此延时满足的产品渐渐被取代。就拿媒体来说,现在看纸媒的人减少了很多。不仅如此,up主们会在长视频中截取出一到两分钟左右的内容做成超短视频,目的就是为了让人们直接去看到最重要或最精彩的部分。出于即时满足的考虑,用户就会把越来越多的时间关注和停留在那些超短视频上,随着用户习惯的改变也渐渐把那些需要延时满足的产品剔出。这就像是经济学中的劣币驱逐良币,最终使整个市场中都充斥着即时满足的产品。

4
另一方面,我们也把剪辑艺术运用到生活领域,寄希望于把最好的一面呈现出来。记得有一次孩子要参加钢琴比赛,老师要求在家预录视频,在钢琴弹奏的前后,还要求说一段时长4分钟的英语简介。为了这个视频,我录制了不下10次,总有不完美的地方。最终不得不用剪辑的方式,把不好的地方去掉,再把几个短视频拼凑在一起。
我们希望通过技术来呈现出的是最高光时刻,是最骄傲的时刻,是别人无法企及的时刻,而非软弱或乏味的一面。但耶稣却非如此。他是一个木匠,却很难想象他在生活中,经常和钉子、锤子、石头、木头为伍。
他虽是君王,依然经历了无数个平凡的日子。他给人们做了榜样,那就是在任何细微和小事上,都可以荣耀上帝。
记得在我辞去工作后,一时找不到方向。经常纠结于是否要去全职事奉或去当牧师。但心里始终没有来自神的呼召。直到有天,某个人提醒我说,其实洗碗工和牧师在神眼里并没有差别,同样都是尊荣的工作。听他讲后,我一下释怀了。我意识到自己不仅陷入圣俗两分,更用自己的思维方式来定义什么是好的,什么是次好的。但是神感动我,让我明白他全然接纳我的不完美。因此我可以坦然度日,无需剪辑,无需快进,也不用担心因为机会成本而在神那里失落了宝贵的机会。哪怕我在家里当了奶爸10年之久,在神面前依然是被看作宝贵的。我带孩子们一起读书,一起去超市买菜,一起去运动,这些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生活细节,在神眼中,都可以荣耀他。
有位牧师曾说到,我们在短暂的世间,若不能在小事上信靠神,度平凡的每一天,那我们在永恒的国度中,将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无论一个人多么成功,他还是要面对每天平凡的日常,那些像圣斗士星矢一样的英雄人物,只存在于幻想中。狄勒德曾说,我们如何度过每一天,自然也就如何度过这一生。在神眼中,活在当下的我,若是与他同行,那就是在永恒里。
摘自《数字生活之道》
最后编辑兰花 最后编辑于 2024-06-10 15:12:3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