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天恩的滋味

[ 241 查看 / 0 回复 ]

一见倾心

我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来美国自费留学。来美国两个多月后的一个周五晚上,我跟朋友第一次参加华人教会的团契,当晚就“稀里糊涂”地信了主。跟我一起去教会的朋友回去还开玩笑说:“你在中国入党入得快,到美国信主也信得快。”他的言外之意好像我是个投机分子,或者在他看来我这个人太不谨慎了,连福音是什么都没完全弄明白,就盲目地信了。

人们信主耶稣时的动机确有侧重,有些人信主是为了罪得赦免;有些人信主是为了今生得平安喜乐和上帝的保守,而且将来可以进天堂,不下地狱;更多人信主是两者兼有,但我信主时真的只为罪得赦免,脑子里压根儿没念及天堂或地狱,因为我想像不了天堂的美好和地狱的可怕,况且那也是将来的事,无需现在着急。然而有一点我很清楚,我是个罪人,恨恶自己一些不好的习惯和想法,渴望改变自己,过一个不一样的生活。我曾尝试不同的办法,但都无效。当我第一次听到耶稣和祂十字架的道理(耶稣的死是为了代赎我的罪,只要我承认自己的罪,接纳祂为我的救主,祂就赦免我的罪)时,我的心就被吸引,产生了何不试一试的冲动。若耶稣真的可以赦免我的罪,医治我的一些坏想法和行为毛病,那岂不好得无比?那个晚上,在教会弟兄姐妹的带领下,我的心就这样奇妙地向主敞开了。“我们若认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翰一书1:9)那是1996年3月22日,一个我不会忘记、真正重生的日子。我认识了我的救主,相信祂已赦免我从前一切的过犯,并会引领我的人生,我灵里得到了完全的释放。

那个晚上,教会送给我一本圣经,并告诉我要经常读经祷告。第二天很早起床后,我就跪在地毯上试着读经祷告,不知道为何还没开口(而且我也不知如何祷告),竟呜呜地哭了起来。那种感受就像一个在外受了委屈的孩子来到父母面前,又像是一个不被人理解的游子觅得了知音。那是喜乐的眼泪、感恩的眼泪,那份心灵深处得到极大的满足和罪得赦免的平安,真是难以用言语形容;那种被圣灵感动所带来的亢奋和极大的喜乐在我身上持续了一个星期之久。主借着圣经对我心说话:“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马太福音7:7)“你们要尝尝主恩的滋味,便知道祂是美善;投靠祂的人有福了!”(诗篇34)这种初尝天恩的滋味,就是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幸福满满,回味无穷,并激励我一生紧紧跟随祂。

信主两个月后,我在一次信仰夏令营会上受了洗礼。说到受洗,我也深蒙救主奇妙的引领。5月初临近期末,因事外出的缘故,我需要提前考试。当我坐在教授办公室外面的走廊做试题时,教会的一位弟兄也是教授正好经过。我突然告诉他想要受洗,我至今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在考试时会有这份心志,提出这样一种要求。更奇妙的是,5月27日那天给我施洗的正是这位弟兄。当我从水中上来时,一股奇妙的力量临到我。折磨了我20多年的眼目和肉体的情欲立刻消失了。那感觉就像是有锁链从我身上脱落,何等轻松!感谢赞美主,多年后当我为別人施洗时常常想到这一幕。我多么渴望救主的能力,也像当初临到我一样临到弟兄姐妹身上,释放他们脱离恶者的权势,享受那从上面来的真正自由。诚如罗马书六章3至5节所说:“岂不知我们这受洗归入基督耶稣的人是受洗归入祂的死吗?所以,我们借着洗礼归入死,和祂一同埋葬,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像基督借着父的荣耀从死里复活一样。我们若在祂死的形状上与祂联合,也要在祂复活的形状上与祂联合。”那荣耀的一刻,一直激励我竭力做主工,为祂而活。

一路蒙恩

受洗时,教会送我一本盖恩夫人的《荒漠甘泉》。书的扉页上题赠两句圣经上的话:“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按时候结果子,叶子也不枯干。凡他所做的尽都顺利。”(诗篇1:2-3)我不知为何题赠这两节经文,在我博士毕业后长达七年多的“旷野漂泊生活”中(1999-2006年),它却成了我的座右铭,我就是靠着昼夜思想上帝的话才得以走出信心的旷野。要说这句话今天应验在我身上一点也不为过,我虽常有软弱,在苦难中徬徨过,在干旱无水之处埋怨过,但靠着主的话和祂永远不变的慈爱,我和我的家都安然度过。那是一段艰难的岁月,同时也是一段极其蒙福的七年。“似乎忧愁,却是常常快乐的;似乎贫穷,却是叫许多人富足的;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的。”(哥林多后书6:10)主领我经历水火,却使我灵眼得开,进入丰富之地。既遭受饥渴难耐之苦,又饱尝磐石出水的甘甜。我顺服时祂赐福,悖逆时祂管教,主管教我就像父母管教儿子一般。

我博士顺利毕业,还没毕业就有教授职位的面试。当时我骄傲地对妻子说:“我做博士后最多不超过两年,然后作教授。” 没想到上帝阻挡骄傲的人,让我破纪录地做了七年多博士后,我不得不谦卑下来。等上帝的时候到了,祂向我敞开大门,把我带到美国南方的一所大学工作。在那宽阔之地,有上帝丰富的预备,工作、家庭,以及教会的事奉生活都蒙祂极大的赐福。

信主二十多年来,昼夜思想祂的话已成为一种习惯。很多其他的事情过后就忘,但主的话在我里面却日久弥新。圣灵借着圣经上的话常常安慰我,鼓励我,有时也责备我,指示我当做的事,当行的路。难怪诗人称颂上帝说:“祢的话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诗篇119:105)这么多年一路走来,我逐渐明白了上帝话语的宝贵。在软弱时,我常常更多地倚靠祷告和默想祂的话而安然度过。“因为,出于上帝的话,没有一句不带能力的。”(路加福音1:37)

一家得福

信主后我几乎没有停止过教会的聚会,包括周五团契、周六学习、主日崇拜和周三祷告会,以至于当时刚来到美国与我团聚的妻子(那时她还未信主)看我频繁(一星期四次之多)参加教会活动,就说我不务正业,担心我不知何时才能毕业。然而靠着从上帝而来的信心、喜乐和力量,我只用了三年半就拿到了博士学位,同时还完成了另一个硕士学位的全部课程。

我初信主时心里极其火热,想把我奇异的经历分享给我父母和那时还远在大陆的妻子,我想告诉他们救主的美好,并要他们也来经历那属天的平安。当时因国际长途电话费用昂贵,书信是我和他们联络的主要方式。每封书信中,我都谈主耶稣的救恩,并拟好祷告词教他们祷告。信里谈多了,父母在后来的回信中说:“你信耶稣我们不反对,我们按照你说的去信,但你不要信得太迷了。”妻子也觉得我奇怪,才出国没多久,张口闭口都是主,她也不明白我在这边到底发生了什么。坦白地说,那种火热就连我自己也不明白,但圣经有话能表达我的心情:“我若说:我不再提耶和华,也不再奉祂的名讲论,我便心里觉得似乎有烧着的火闭塞在我骨中,我就会忍不住,不能自禁。”(耶利米书20:9)

后来我亲爱的妻子来美国团聚后也认识了主耶稣,虽在外人眼里她是又软弱又不属灵的妇人,却在我七年博士后的难熬日子里不离不弃,常常流泪祷告托住我。主的灵常常感动她,主的能力也常临到她,使她凭着单纯的信心做事。她母亲生前十分想念她,盼她回去能见一面,无奈她因办理移民身分,无法回国见母亲最后一面。直到母亲去世两年之后,她才蒙主差遣,得以带着不到三岁的女儿回去探望家人亲友,一个多月时间竟带领十几位亲友信主。若没有主的同在,谁能做到呢?每当想到我们一同走过的艰难之路,我不禁感慨箴言十九章14节的话:“房屋钱财是祖宗所遗留的;惟有贤慧的妻是耶和华所赐的。”因为我们一同遇见了活的主,尝到了主话语的甘甜,晓得祂的大能,我们就可以常常在上帝的话语中彼此勉励,在祷告中彼此扶持。

父亲在我来美国后三年便患上了老年痴呆症,不能再给我写信,并且病情发展迅速。信主十年后,我第一次回国探望父母。那时,他已失去一切记忆,甚至连我也不认得了,我为父亲的灵魂哭泣。返回美国后由于多次搬家,直到前年父亲去世前半年,恰巧在整理东西时找到了父亲当年因遇交通事故腿被砸伤,臥床近三个月时写给我的信。信中写道:“经过两个月的治疗,现在行动干活和以前一样,没留什么毛病,这一切是主的赐福,感谢主(耶稣)!”我知道只有相信主耶稣是上帝的独生子,为我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才能得救。我虽然无法知道父亲是否真正得到救恩,但我心里还是因这封信得了安慰。我宁愿相信他已真的向主悔改,盼望有一天能在天堂与父亲相聚。父亲去世后,我将此信带回国,借此话题,再向其他亲人传福音。感谢主,妈妈和妹妹主动打电话要我带领她们做决志祷告并信耶稣。时至今日,我常常借着网路与她们每天分享上帝的话语和恩典。

我不仅向家人传主耶稣的福音,也在大学工作的同时,无论得时不得时,总爱向人们传福音。慈爱的天父将拯救人灵魂的负担一直放在我心里,我愿与更多的人分享这天上的福分,因为天恩的滋味实在美好!

转自中信
百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