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从《达芬奇密码》到圣经

[ 319 查看 / 0 回复 ]

从《达芬奇密码》到圣经

青青

一本书引发好奇心
我从小喜欢读小说,遇到好看的小说,不吃饭不睡觉也要把它读完。当我翻开《达芬奇密码》这本书时,已经是我来美国的第11个年头了。《达芬奇密码》是美国作家丹•布朗2003年出版的一部畅销小说,情节离奇、惊悚、曲折,充满了有关基督教历史和神秘符号的解析。小说一问世就登上了畅销书的榜首,也受到正统基督教派的指责。后来拍成电影,更是引来不少基督徒在影院前抗议。
那时的我对基督教几乎是一无所知,只知道圣诞节是纪念耶稣诞生的日子,复活节是纪念耶稣受难的日子。其间也有一些基督徒向我传福音,我还参加过一两次福音聚会。感觉那些基督徒像是生活在另一个世界,说的话,想的事,与我的生活、理念和教育背景相距甚远,甚至有种荒诞的感觉。出于礼貌,我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尽量回避信仰方面的话题。
《达芬奇密码》这本集宗教、凶杀、爱情、阴谋于一身的畅销书,让我爱不释手。一连看了两遍还意犹未尽,后来又去看了电影。除去引人入胜的情节,还有错综复杂的人物性格,独特的文笔。作者在对基督教历史、耶稣与抹大拉的马利亚之间关系的描述,虽然现在看来充满违背基督教信仰的误导,但在故事的推理和演绎上,当时却引发了我对基督教的巨大好奇心。原来圣诞节不是耶稣诞生的真正日子;原来圣经的各卷正典是众教会在圣灵引导下不约而同确立相同的书卷,并在公元三百多年后的一次大会上投票确定下来的;原来星期天是主耶稣死而复活的纪念日;原来除了圣经新约的四本福音书,还有被圣灵剔除正典之外的其他福音书;原来,原来……我就像那个小男孩突然发现圣诞老人原来是爸爸扮的,疑惑、失望,甚至愤怒。怎么会是这样?耶稣到底是谁?是人还是上帝?基督教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这些显而易见的事,一定有很多人问过,那答案是什么?我无法再淡定下去了,一定要搞清楚。


牧师建议我读圣经
我开始追着教会里那些“资深”基督徒们提出我的疑问,可他们大部分的回答都不能让我满意。我又去找牧师提问,牧师的回答却使我产生更多的问题。在牧师的建议下,我开始读圣经,没想到第一卷书创世记就让我读得不明所以。上帝六天创造完天地万有,而且祂是说有就有。这明明就是神话故事嘛,怎么他们都信以为真呢?我买来几大本有关各种宗教的书,一本一本读下来,还是不得其解。然而,我没有办法不去教会,因为在那里,无论是具有高学位的各业精英,还是在生活底线上打拼的平民百姓,他们的脸上都有一种特殊的光彩。他们是那么谦和、包容、善良和相互尊敬,令我羨慕不已。他们虽然讲不出许多大道理,但他们那种笃信不疑的眼神,让我常常扪心自问:是他们盲从,还是我愚拙?
第一遍读圣经是很痛苦的,我完全无法理解圣经所描述的历史事件和上帝的教导启示。我常常在旧约的献祭、洁净和会幕的章节中昏昏睡去,也常在新约里耶稣的比喻中茫然而不知所以。这和我读《达芬奇密码》的感觉真是天差地別!那时我用来安慰自己的理由是,我读圣经主要是为了“了解”基督教,信不信也要读完圣经,把问题都搞清楚才能决定。如果不信是因为不了解,这是愚蠢;如果了解了而不信,这是“选择”。(主啊,请饶恕我的傲慢!)当时的我,骄傲、狂妄,自以为可以用人的理性来判断上帝的作为。坦白说,我是带着“批判眼光”读圣经的,完全没有敬畏、顺服的心态,其结果也是可想而知。我无法降卑在上帝面前,无法强迫自己接受祂作为我生命的主。


认了罪仍在等神迹
经过三年多教会的熏陶,我总算对圣经有些初步认识,当初的许多问题也逐步得到解答。最后,我终于承认自己是个罪人,终于明白耶稣是拯救罪人的救世主,终于不再和自己较劲,也不再向基督徒们挑战了。我的信心已渐长到能接受主耶稣了,但总觉得还差点什么,比如神迹、圣灵。我总想,要是能看到神迹,或是上帝亲自和我说话,我就不再犹豫,立即信主耶稣。感谢上帝的怜悯,祂并没有因我的刚硬和迟疑而放弃我。祂见我在自以为是的圈子里转不出来,就亲自为我打开了另一扇门。
我的丈夫由于健康原因,多年在家休养。教会的弟兄姐妹就送来许多著名华人牧师的系列讲道光碟,让他在家里播放。白天我去上班,他就在家里一张一张看光碟。突然有一天他告诉我,他要信主耶稣,把我吓了一跳。我问他:“你为什么突然想起信主了?”他告诉我他听了两遍冯秉诚牧师的系列讲道《信仰、科学、人生》,非常感动,决心信主。听到这话,我的心情既激动又复杂。激动的是,他那时由于严重的心脏病,生命几乎走到了尽头。如果信了主,他就会有永生,这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福气!复杂的是,我寻求了这么多年,还没完全想通,他连教会都不怎么去,反而走到我前头了?其实,主耶稣早就说过:“这样,那在后的,将要在前;在前的,将要在后了。”(马太福音20:16)他凭的就是单纯的信心。就在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难道上帝在借助丈夫的口来催促我吗?这时,一句圣经的话浮上心头:“你们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顺服主。”(以弗所书5:22)这犹如一道亮光,让我的心柔软下来,要顺服丈夫,当然更要顺服主,我要和他一起信主!我立即请来教会的同工,带领我和丈夫做了决志祷告,并在当年的感恩节一同受洗,成为神国的儿女。现在,我和丈夫在上帝的家里已经度过了13个年头。在这期间,我们经历了死荫的幽谷,也享受了盼望的喜乐。虽然仍然有痛苦,有悲伤,但是上帝与我们同在,就有信心,有盼望!


有疑问但不再纠结
当初我心中的疑问都解决了吗?当然没有,我在信的基础上仍在不断寻求。我已经完全读懂圣经了吗?也没有。从读经中,从神学院的课程中,从牧师的讲道中,从弟兄姐妹的分享中,一些旧的疑问解答了,新的疑问又出来。只是我的心态已经改变,不再纠结,不再怀疑。我对自己说,实在找不到答案的话,等我亲自见主耶稣的时候,直接问祂好了。“我们如今仿佛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原文是如同猜谜),到那时就要面对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时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样。”(哥林多前书13:12)神国的奥秘在那时就全明白了。
自从第一次用“批判眼光”读圣经后,现在我又通读了好几遍圣经,每一次的心态和眼光都不一样。从“批判”到顺从,再到敬畏,我从心里发出与诗人一样的惊叹:“人算什么,祢竟顾念他!”(诗篇8:4)现在,读经、祷告、灵修成了我每天的必修课,再也不觉得枯燥,反而感到甘甜。
“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上帝的人得益处。”(罗马书8:28)我这个曾经的“问题篓子”,现在每逢有慕道友或初信主的人对圣经内容有疑问的时候,我就会说:“你的问题很好。我过去也有过这个疑问,通过学习,我现在的理解是……。”我的解释虽然不一定全面和准确,但却是我经过思考和研究得来的,往往比较容易被接受。如果我说的不对,也会请其他弟兄姐妹们指正。
那么,现在怎么看《达芬奇密码》这本书呢?我搬了几次家,扔掉了大部分纸质书,而它仍然摆放在我的书橱里。我珍爱它,不仅是因为它笔法新奇,情节生动,知识丰富,更因为是它把我带进基督信仰,让我得以认识这位天地间唯一的真神。这本书不是反基督的吗?是的,它的宗教主题是违背基督教基要真理的,但奇妙的是“在祢(上帝)没有难成的事。”(耶利米书32:17)上帝用不一样的钥匙开不一样的锁,祂的恩典是人无法测度的。


摘自《中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