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平凡谦和的罗叔叔

[ 331 查看 / 0 回复 ]

忧伤中有安慰

认识罗叔叔已经快15年了。刚来教会不久就与罗叔叔成了交谈分享的好友,几乎每周见面一两次。他总是那样微笑慈祥、认认真真、毫无长辈的架子。由于我常年脖子有病,僵硬转动不灵活,罗叔叔常常从身后拍着我的肩膀先打招呼。教会里的活动中,总能看到他熟悉的身影,有说有笑。小组学圣经时,他认真准备,谦卑探讨。聚餐时他跑前跑后,特別注意招呼新来的朋友。罗叔叔的兴趣广泛,我们交流的话题包括广播网路、摄影园艺、文学时事等,随意又广泛。

但是今年年初,我们爱戴的罗叔叔息了地上的劳苦。追思聚会上,他平静安详地躺臥在那里,周围鲜花环绕,面容慈祥安逸,如往日一样嘴角挂着微笑,完全如同熟睡了一样。看到此情此景,我心里不住地感恩,往事不停地映入脑海。他现在“睡着了”,但还会再“醒来”!因为我们信靠主耶稣,祂应许我们:“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你信这话吗?”(约翰福音11:25-26)

本来遗体告別后大家不需要久留,可能人们像我一样舍不得罗叔叔离去,或者罗叔叔看起来太自然亲切了,以至于每个人都有他仍在我们当中的感觉。他还能听到我们谈话,我们还想再多陪伴他一会儿。我们一起祷告,不约而同地唱“奇异恩典,何等甘甜……”这首诗歌来缅怀亲爱的罗叔叔。

态度上终改变

罗叔叔的儿子和女儿在追思聚会上告诉我们,罗叔叔出生于越南,成长于中国大陆。年少丧母,随父漂泊,做过多种职业,包括中学教师、工厂技工、工程师等等。早年的生活窘况和经历锤炼了他的坚韧勤劳、自强独立、诚实良善、节俭等好品性。在那个生活物资匮乏的年代,他得到了单位分配的一套住房,却宁愿让给一家九口挤在一个小屋子里的老工人。

初来美国,他家住在三藩市。那时有人向他们传福音,他不但自己拒绝,还极力反对子女信主耶稣。1993年他儿子去俄亥俄州探访姐姐时接受福音信主,女儿兴奋地在电话上也劝父母信耶稣。向来疼爱女儿,喜欢听她说话的罗叔叔一反常态,没听两句,就严肃地告诉子女以后不要再给他传福音,然后就把电话挂掉。他女儿心里很难过,只能祷告求上帝开她爸爸的心门。没想到得知子女双双在教会受了洗礼后,身体一向健壮的罗叔叔竟然被气得口吐鲜血,送进医院急诊室救治。在医院他开始害怕了,想到生命如此脆弱,也许就要结束了,他叫女儿速来,女儿在惊恐中恳切求告上帝保守。住院期间,儿子安静地陪护在他的身旁,给他不少安慰。当时儿子送给他一本圣经,封面内页写着:“上帝的恩典足够我们用的。”

因为这场病,他的心也柔软起来。病好之后他把圣经放在枕边,从创世记开始阅读。当他读到先祖们居然有人活到九百多岁时,他又把圣经放下了,因为这种事通不过他的理性。他也曾一度和儿子一起去教会参加福音班,但是过了一些时候,他又不愿意再去了。1995年他妻子信主受洗,再一次震撼了他的内心,他开始认真地回应家人:“你们三个都信了耶稣,那我该怎么办呢?”他儿子有意无意在洗手间留一些福音杂志,如《海外校园》《中信》《使者》等,他暗中也在翻读和思考。1997年,当儿子又一次告诉他,教会有几位执事弟兄想要来家探访他时,一向直言相拒的他竟然爽快地答应了。当教会的弟兄们在交谈中问他信耶稣好不好时,他竟出人意外地回答说:“很好啊!”问好在哪里?他说:“我看到我的妻子、儿子、女儿,每个人在信主耶稣后都变得越来越好,满有喜乐。”

当年夏季,罗叔叔的妻子先去芝加哥照顾搬到那里很快要生孩子的女儿。女儿迫切祷告上帝,希望即将要来的父亲在动身之前能信主耶稣,这样他们在一起生活时,就能更好地沟通相处。妻子到达当天电话报平安后,罗叔叔又要儿子再把电话拨回去,还有话要说。通话时,他禁不住哭泣起来,告诉家人:“最近我看了范学德写的《山东老父亲》一文,深深体会到作儿女的一片苦心,没有哪个爱父亲的孩子会坚持把不好的东西给他。这些年我很反对你们信耶稣,但是暗地里我其实很羨慕你们的生命,因为我看到你们里面的喜乐和盼望,我也想要有你们这样的新生命。”上帝听了祷告,罗叔叔谦卑顺服在上帝面前,决定接受主耶稣作自己生命的主。

信仰中得喜乐

信主后的罗叔叔活出了靠信心仰望倚靠上帝的美好见证,仅举一例。数年前他需要通过入籍面试,由于中美两国政治制度和体系不同,这对一位曾经的中共党员意味着什么,大家都清楚。面对移民面试官,回答是与否、诚实与谎言,可能关系到接下来数十年的国籍身分及社会福利等切身利益。罗叔叔经历了内心的挣扎,多次祷告祈求上帝后,有了清楚的意向和内心的平安,愿意坦然面对,一切交托在上帝手中。当移民官问到这问题时,他诚实地回答是。回到家中等待结果的那段日子,他依然心存平安,丝毫没有后悔,结果他顺利拿到入籍通知。

罗叔叔信主多年,信仰坚定,认真虔诚,不断上进。他不仅鼓励教会的弟兄姐妹参加祷告会,自己常年坚持,少有缺席。有时候祷告会分组的场地正好是硬木地板或地下室,时间稍长对我们年轻一点的来说都有困难,但罗叔叔每次都屈膝跪拜,从心里发出对天父上帝的赞美和呼求,为福音广传,为教会的肢体,为认识和不认识的人乃至世界领袖和国家来祈祷。他的祷告,常让我们倍受感动。

读圣经是罗叔叔每天的必修课,一本厚厚的圣经不知被他翻过多少遍了。教会里年复一年的读经计划,他必定是少数全部完成的其中一位。一起学圣经时,他也是一丝不苟地做笔记,并积极分享。每年的夏令特会和年底的福音大会,他与罗妈妈总是全程出席。每次特会三至四天时间,从清晨到夜晚的满满日程,对他们这些年长者来说,所要面对的体力挑战是不言而喻的。

罗叔叔渴望将上帝神国的福音分享给周围未信主的朋友。每当教会里有新人来临,常常看见他主动上前招呼交谈,这特別有助于一些来美国探亲的父母们放下戒心和不适,愿意更多地来参加教会。外出郊游,罗叔叔会主动成为向导、司机、摄影师。与福音朋友在一起的很多时候,他和罗妈妈跑前跑后,热情体贴。风雨中,他也会常常接送其他年长者来教会,登门送美味甜点;还不辞劳苦常开车带着西北大学的中国留学生们去商场买菜,运送他们需要的旧家具。

天堂里再相见

疫情后,罗叔叔不能像往日那样进出自由,无论是参加小组团契还是户外摄影、访亲探友,我与罗叔叔也不能像从前那样亲密往来和面谈了。除了微信上的一点交流外,多半时间我们只能在网上视频里瞬间一瞥。他离世前十天,我有事前去他家。本有机会当面短叙一会儿,也因故错失良机,令我感到非常遗憾,但值得欣慰的是,我能把这盼望寄托在天堂相会的那美好时刻。我们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只作一个短暂停留,生离死別本是多么可怕,但因为有了永生的盼望和去处,才不至于生活在万般无奈和恐惧之中。

感谢上帝,圣经中早已给信祂的基督徒赐下安慰和盼望。“论到睡了的人,我们不愿意弟兄们不知道,恐怕你们忧伤,像那些没有指望的人一样。我们若信耶稣死而复活了,那已经在耶稣里睡了的人,上帝也必将他们与耶稣一同带来。我们现在照主的话告诉你们一件事:我们这活着还存留到主降临的人,断不能在那已经睡了的人之先。因为主必亲自从天降临,有呼叫的声音和天使长的声音,又有上帝的号吹响;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这样,我们就要和主永远同在。”(帖撒罗尼迦前书4:13-17)

敬爱的罗叔叔,我们天堂再相见!

转自中国信徒布道会
百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