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人生三级跳,低谷逢新生

[ 534 查看 / 0 回复 ]

人生三级跳,低谷逢新生

作者:陈泉忠

客家山村,乡野少年

我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家乡在福建广东交界群山之中的一个小小的客家村落。从记事起,各家各户鸡鸣而起,日落而息,一日三餐,炊烟缭绕。逢年过节是记忆中最深刻的时候,家家杀鸡杀鸭,摆上新鲜果品,烧香放鞭炮。大人们点好香烛,我们小孩子也要跟着,除了拜祖先,还要拜天空、土地公、大石头等等。我从小被家人送给村头的一棵大树看顾,每次去祭树还能捡到树上掉落的果子带回家,中间插上一根火柴梗,就成了一个陀螺玩具。再到年少,大人们去田地里劳作的时候,我们小孩也会跟在附近,放牛、捡柴乐在其中;回家要喂鸡鸭,打点猪食,挑水做饭。大一点的女孩子还要到溪里洗全家人的衣服,挑尿桶给菜地浇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乡野人生就这样开始了。

勤奋读书,鱼跃龙门

我从小就常听父母说要好好读书,以后才能跳出这泥坑。小学我是到村外面的联合小学读的,五年级时父亲托关系把我转到另一个村的小学,因为那里老师教学更有方法,加上自己向来也刻苦,居然考上了25公里外县城的第一中学,开始了初中学习。

从家里先要步行五公里,大概花一个小时到乡里才能坐上公共汽车,沿着盘山公路爬上爬下,经过一些不知名的山村,开开停停,嗅着难闻的柴油味,还每每夹杂着有人恶心呕吐,又要一个多小时才到县城。

学校很大,每个年级从全县招生360人,分六个班。同学们都是从家里带米带菜,菜基本上就是咸菜或是咸鱼。靠着认真刻苦,加上死记硬背,初中三年我的成绩在班上仍在前列。因家穷,父母只想我初中毕业考个中专就行了,没想到学校又保送我上了一中的高中部。因为两个妹妹也在读书,加上物价上涨,每个月父母得给我30元基本生活费,经济压力就更大了。我自己也不敢有一天放松学习,填高考志愿时我选了北京理工大学。高考的时候,妈妈还送来了一个红纸包,里面包着米,说是从庙里求来的,让我放在口袋里带着考试。那一年因为1989年天安门事件,我们在高考成绩出来后又重新报志愿,结果我去了武汉水利水电大学(现并入武汉大学)。那年头,考上大学基本就算是鱼跃龙门,光宗耀祖了,我也就算跳出了农村,捧上了“铁饭碗”。大学四年相对轻松,除了学习,还看了不少金庸的武侠小说、电影录像,跟同学打牌下棋、打台球等等,同学戏称我为“小地主”。四年后毕业分配到了省城电力设计院,认真工作自不必说,工资奖金也不断上涨。中国开始建立上海交易所后,我跟着朋友很快学会了炒股,把工作积蓄再投资,获益更是丰厚,在同事朋友眼里真的成了“小地主”。

跨洋过海,经历坎坷

人生自满时,我唯一的缺憾是没有找到爱。

我是家里的独生儿子,小时候祖父和父母都很疼我,所以逢年过节逢假期必回家看看;然而从小到大,我在家里听到最多的是吵闹,农村邻居之间为一点鸡毛蒜皮的事吵得鸡飞狗跳。家里因为穷,为点小事大人们之间也常年闹矛盾。我从高中到大学都不懂恋爱为何物,直到工作后家人催婚,几经介绍成了家买了房。然而,两个人很快因合不来而分居。

2000年时福建兴起了技术移民加拿大的热潮,我也跟着申请,并顺利于第二年定居多伦多。从国内的办公室图纸转到国外的工厂流水线,我也没觉得多累。再婚后2002年女儿的出生,带给我初为人父的快乐。然而在新的国度拼了三四年,夫妻间的矛盾更多起来,而且没有顾忌。我觉得为了女儿应当快刀斩乱麻,于是签了离婚协议书。当时想,凭着自己的本事,过三两年找到合适的人再把女儿带到身边。现在女儿都要上大学了我还是独自一人,想想都是自己内心骄傲惹的祸。

婚姻失败,事业方面却一步步往上走。2007年我找到一家专业的设计咨询公司,在里面作AUTOCAD画图员,年薪有四万五千元加币。两年后我辞职买了一家咖啡店,自己做起了老板。

自移民这几年中,我断断续续跟人去过好几次不同的教堂,听完就走,没有记得任何东西。上帝似乎跟我毫无关系,我仍旧拼搏着,仍旧在寻找爱。女儿和远在国内的父母是我的精神支柱,我想我能照顾他们。

跌入低谷,官司缠身

咖啡店做了两年,到2011年7月很快就收回了成本。这时我移民已经十年了,想转卖换行,结果交接时让来买店的中国夫妻钻了空子,把签了名的合同拿走了,店交给了他们却没收到钱。于是我把他们告到民事法庭,律师费又花了不少。官司虽赢了,可对方说自己破产了,无法还钱。我不甘心移民十年的血汗钱就这么被人明目张胆地抢走,2012年8月我找到他们家理论,进去后我就报警。争吵拉扯中对方妻子倒地受伤,等到警察来了,反而因为对方的指控,控告我私闯民宅和伤害罪,把我抓走了。

祸不单行,渐入教会

从2011年民事官司开始,因有时间,我参加了教会的周五查经班,和大家一起读圣经。后来星期天也到教会崇拜,慢慢地认识到本无罪的耶稣为了爱世上的罪人,甘心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为世人赎罪。我很感动,便接受了耶稣作我的救主和生命的主。以前在中国,我的信条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觉得自己是个君子。通过这个莫名其妙的生意官司,我不仅从对方身上,也从自己身上看到了“无商不奸”。对方也是从国内来的技术移民,跟我一样的教育背景,居然会为了钱干出这些我想都没想过的事。反观自己,我从前有许许多多的行为也是得罪上帝的,只不过自以为是,或者觉得大家都这么做就可以心安理得。难怪圣经上说:“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罗马书3:23)我自己不也是一个罪人吗?这样,我的心慢慢平静下来。我开始因为信了这位独一的真神、创造主和救赎主而感谢这对抢了我血汗钱的夫妇,要不是他们对我作恶,我怎么可能知道自己的恶,怎么可能信耶稣基督?

官司入狱,亲近上帝

我开始厌倦了加拿大,打算钱拿回来后就回中国,再干一番生意。当然我不会想到,我回国后会天天应酬奔忙,人民币万岁,很快就把上帝拋到九霄云外。

在处理刑事官司时,我不能再花钱请律师,就转而申请法律援助,结果没有得到批准。在这两三年的过程中,我不仅去教会学圣经,也参加多伦多很多教会的活动,如环球广播的门徒培训和释经讲道聚会、短宣中心的敲门探访和街头福音布道等等,所有这些都让我对教会的事越来越有兴趣。借着教会长老借给我各种有关书籍,我对圣经的理解越来越多,主耶稣在我生命中的分量也越来越重,我每天都为自己、为教会、为国内不同的事祷告。

2014年11月朋友和教会弟兄陪我出庭,我在法庭上自我辩护,仍被判有罪入狱四个月。第一天晚上我心里非常难受,想绝食,痛恨这加拿大是什么法制社会,害人者没事,受害者倒成了罪犯。我在中国规规矩矩从没跟警察打过交道,我决定就是用命也要改变加拿大法律的漏洞。祷告时,主耶稣的话触动了我:“我父啊,倘若可行,求祢叫这杯离开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祢的意思。”(马太福音26:39)

从第二天开始我向监狱要来中文圣经,从后面倒着往前一卷一卷地看。之后,又要了英文圣经,带着老外一起读。开始是一个人,后来居然有十几个人参加,教会里的弟兄姐妹也常常给我写信。这四个月中,我吃喝不愁,也没人敢来骚扰我,倒成了我跟上帝亲近的最好机会。

2015年9月我开始了环球空中神学院的四年门徒培训课程,同时开始做我原来不愿意做的水管工,为以后服事上帝作预备。以前我的生活是为自己,如今我的人生目标将是为了荣耀慈爱的上帝。

原来迷信的妈妈在我2016年回国探亲时也信了主耶稣,每天和主内的姐妹们读经、祷告、出门探访,同样活在平安喜乐中。这都是上帝奇妙的恩典!

来源:《中信》
最后编辑眼中的瞳仁 最后编辑于 2022-07-25 07:57:5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