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疫情中,我那被困在上海的哥哥一家

[ 594 查看 / 0 回复 ]

2022年3月底,上海疫情爆发。而我的许多家人亲戚、同学朋友,都在上海生活、工作。

1
此次上海疫情爆发前的那几日,哥哥刚好在亲戚家做客。没想到疫情封控,哥哥被困在亲戚家,一困就是60多天。我哥嫂家在另外一个辖区,所居住的小区一直有阳性病例出现。无奈,嫂子只能独自带着侄女每天除了下楼做核酸,其余时间就是关在家中,孩子开始上网课,没在网上买过菜的嫂子,开始学着在网上抢菜。虽然解决了吃喝问题,但她也开始焦虑起来,不知道要被关到何时,疫情何时才能结束。

更令人揪心的是,侄女在4月底开始发热,浑身不舒服。嫂子纳闷,孩子没有出过小区,根本没机会被感染,她很快怀疑是在做核酸时被交叉感染了。果然,核酸检测结果阳性,第二天有人通知她们母女俩,收拾行李,准备去附近的隔离点隔离。嫂子虽然核酸检测阴性,也被粗暴隔离,如她所料,没过几天,她的检测结果也阳性了。

母女俩被隔离在一间酒店的同一个房间里,每天有专人送餐送药。酒店本来有窗子,但因为隔离的缘故已被封闭。母女俩时常感觉透不过气,顺着窗户狭窄的缝隙,她们能听到其他房间传来妇女的哭喊声,感受到一种恐惧弥漫其中。哥哥说酒店环境糟糕,只解决温饱,不负责心理问题。这让我意识到,疫情中不得不去面对的心理健康问题。

2
我没有亲身经历过酒店或者方舱隔离,但通过我的家人,我能想象那一定会让人感到不安。嫂子是基督徒,迫切地让我和妻子为整个家庭的处境祷告,求上帝帮助哥哥以及在沪的亲戚朋友在环境中不至于灰心丧胆。嫂子也让我们多为她和侄女代祷,因为她们需要被隔离一段时间,脱离了熟悉的日常,突然来到新的环境,难免有些紧张和焦虑。

哥哥对我说,嫂子担心新冠治愈后会有后遗症,听说有的人会耳鸣,就像听蝉鸣,非常折磨人。

嫂子说,不断地焦虑会导致许多不理智的想法冒出来,也容易去问“如果……会怎样?”之类的问题。比如说,封控和隔离期间,如果自己被传染了怎么办?孩子的学习怎么办?这个月的生活怎么办?如果继续隔离下去工作怎么办?

我在家庭微信群里的回应是:身处疫情我们会存在焦虑问题,但我们可以用另一个问题来对抗它,比如,当我们问“如果……会怎样?”时,不妨换个角度问:“如果……那又怎样?”

比如疫情时,不妨这样问:“如果真的检出阳性会发生什么呢?真的会导致耳鸣吗?”答案通常是否定的。换句话说,随之而来的伤害、痛苦和困难不会比掌管一切环境的上帝更大。如果我们真正领会了上帝爱我们的真理,他真的在为我们的益处而工作,那么我们就会有安息和平安。

因为焦虑,我们对可能发生的事情有一种过度的恐惧,在头脑中反复思考无数种可能。但是通过问自己“那又怎样?”,会迫使我们更理性、更有逻辑,而不是一味地陷在焦虑和混乱中。

3
长久的封控让我的哥哥嫂子觉得有点不安,好像大把的时间都浪费了。哥哥在亲戚家很着急,情绪不是那么稳定。哥哥说,小区中那些在围墙里向外张望的脸,一直萦绕在他心头,无法想象自己在屋子里再多待一天。

嫂子平时上班和照顾孩子,突然停了工作,觉得很不自在,而且会担心接下来的日常吃喝问题。虽然有焦虑,但这个特殊时期也是她反思自己信仰的好时机。嫂子说,疫情让人体会到,日常的饮食也是上帝的恩典所赐。而相比那些在桥洞下餐风饮露的人们,自己还能住在有房顶的屋内,觉得更应当感恩,而不是去焦虑和埋怨。

侄女没有遇过这样缺粮少食的日子,也觉得食物来之不易,肚子竟然也会有饿得咕噜咕噜叫的时候,她体会到了爸爸妈妈工作的辛苦和生活的不容易。

透过哥哥嫂子一家的情况,我能感受到全上海人民都处在一种焦虑的状态下。疫情卷起了一场意想不到的情绪旋风,让我们头晕目眩。不可否认,这情绪的旋风是真实存在的,也是当封控政策施行后不可避免的。但盯着情绪看,自己也会深陷其中。尤其是被隔离到酒店、方舱的人,通常更容易焦虑。

哥哥说,嫂子每天会看圣经,让上帝的话充满她的心,不让自己被动地陷入焦虑中。而作为慕道友的哥哥,在这期间,我能感受到他对上帝的渴慕,会主动提出让我为他祷告。但我心里明白,我不仅仅要为哥哥祷告,也要去关心他,陪伴他。

4
早几年,我曾建议一位焦虑的会友多祷告多读经,但对他没有多大帮助。读经祷告没有问题,问题是许多时候我们缺少与人同行的能力。我渐渐明白,与人同行,愿意花时间陪伴他们,是基督徒非常美好的生命品格。

在疫情风暴中,让我更多思考如何爱我的家人和身边具体的人。比如,我会跟哥哥嫂子分享一些信仰方面的信息,并为他们祷告,鼓励他们不要害怕。此外,几乎每天我都会问询他们的状态以及遇到的环境。即便问题没有解决,但许多时候,在我们的交谈中,很多问题不再是问题。这使我认识到,我不是要做问题的解决者,而是更多地与他们在一起。即便在幽暗逼仄的隔离室,也能帮助他们感受到有光照进来。

我也意识到,战胜焦虑不是想象没有焦虑的生活,而是能把忧虑与上帝的话语以及他的应许联系起来。当我们面对考验、困难、焦虑、抑郁和不确定的未来时,需要通过所知道的关于上帝的真理来处理这些风暴。当这样做的时候,通常会把我们引向上帝所赐的平安。

5
上海的大街小巷,如今已经变样,被无形和有形的病毒变得有些扭曲。而对上海的这次疫情,网络上的信息铺天盖地,无论真假都会造成人心的愤怒和撕裂,当我们彼此纷争、选择站队的时候,就很难去爱人。如果不以爱的态度对待他人,就会失去操练爱人如己功课的机会。

这次疫情,我从一位上海的朋友那里了解到,她所在的教会就有8个人选择做志愿者,帮助做核酸检测以及辅助小区其他相关方面的工作。另外一位朋友也做了志愿者,他们的教会有一位会友是街道工作人员,后来去做“大白”,每天去阳楼参与核酸检测工作;还有一位会友在同济大学做后勤工作,从3月份一直到现在,每天都要做大量服事师生的工作;还有一对夫妻感染了新冠,被隔离在方舱,在这样的环境中,他们竟在方舱里做起了志愿者。

像这样在疫情中参与群体服事的,还有很多。他们爱的服事并没有像一些负面信息被更多人所知,但是当基督徒在爱中行走,当我们对别人的爱盖过我们对他们的看法时,我们的生命就会成长。往往这些出于爱心的服事,更容易打动我们所服事帮助到的人。

这几年受疫情的影响,也让我有机会接触网络上许多不同背景的基督徒。我也体会到,爱与自己相同的人容易,最难爱的是那些与自己意见不同的人。

影响生命的是爱的行为。在这样一个时代里,无声的爱有时比言语更响亮、更宝贵;而我们身边的家人和朋友需要这样的爱。

转自OC
最后编辑兰花 最后编辑于 2022-06-26 23:29:12
百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