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上帝重建了我的生命

[ 695 查看 / 0 回复 ]

上帝重建了我的生命

陈影音

(余黄国凯采访、整理)

在不堪中成长

我从小与家人的关系十分疏离。父亲原本居于中国大陆,后来偷渡到香港。妈妈嫁给爸爸后,才知道他在内地有妻子,还有两个女儿。年幼的我没听到妈妈有什么埋怨,后来还申请两个与我同父异母的姐姐来港一起生活,与我同父同母的还有一个妹妹。

爸爸有酗酒恶习,酒后常发疯骂人,带给全家很多不开心的经历。我的童年、少年都不是那么快乐,家里天天吵吵闹闹,一如战场。

我年幼时由外婆照顾,到八岁那年才回到父母身边。那时父亲患上癌症,时常发怒谩骂,有时还打骂两个姐姐,家里的气氛没有一天融洽。妈妈感到生无可恋,就躲进厕所自杀。当时爸爸正大醉如泥地躺着,幸得住在附近的姨丈赶来报警,及时把妈妈送院救治。经过这件事,我更不喜欢爸爸,直到我十岁时他去世。

不久,妈妈就随年少时认识的男友到中国大陆工作,剩下大姐、我和妹妹在家,请了个钟点工替我们煮食。上中学后,妈妈怕我学坏,又把我送到外婆家住。我觉得自己像一叶浮萍,一时飘到外婆家,一时又浮回父母家,常感叹自己为何来到这个世界?父母为何生我?很不明白,很不甘心!唉!人生为何如此痛苦?

逐渐步入歧途

我内向寡言,顺从听话,但一直把不满、不快郁结于心,下意识中有反叛倾向,终至带着妹妹去偷窃。有一次被士多老板抓住,要我们跪地求饶。经历这事以后,妹妹非常惊怕,不敢再跟我去偷东西,但我仍继续四处偷窃。后来家人也略知我有这种情况,奈何妈妈一星期才回一次香港,根本无暇理会。

中一、中二时我的成绩不错,可惜校风较差,我受同学不良影响,又结识了一群屋村里的坏孩子,开始反叛,讲粗言秽语。因不愿再住外婆家,我搬回顺天村与姐姐、妹妹住。为了被朋友们认同,我跟着他们去偷去抢,打架闹事。我13岁开始接触毒品,15岁正式上瘾,继而贩卖毒品,16岁那年首次被捕。中四那年,被校方责令退学!

我从小经历坎坷,一直看人生灰暗,感到自己生于世上是多余的,毫无价值可言。心想,既然人人最终都要死亡,为什么还要在世上活几十年?!早死、迟死反正都一样。再者,我小学六年都就读于佛教学校,听到轮回之说,提到前世、今生、来世;于是怀疑自己前世作孽太深重,所以今生命途多舛。这些因果之说经常萦绕脑际,令自己内心黯淡无望,觉得生而为人实在苦涩,最好快快死去。

前夫与我女儿

我19岁认识前夫,当时虽在戒毒中,但仍有吸食毒品。我与他同居,他知道我之前的情况。他因我不时吸毒而殴打我、羞辱我,半年后我觉得跟着他没有安全感,于是再吸毒以解忧。到了21岁,由于藏毒再次被捕入狱。身处女监,内心很惊恐。前夫有来探我,年轻的我不懂事,心想,他既然对我也算不错,又是个当差的,与他一起生活可以有依靠。于是出狱后我继续与他生活,没有吸毒,很快怀孕,并于23岁那年生下女儿,就与他正式结婚。

婚后发觉前夫有了第三者,这使我分娩后经常失眠,患上忧郁症,胸部和伤口都非常疼痛,而前夫却时常不在身边,于是我再次吸毒。由于我没有能力照顾女儿,只好将女儿交给前夫抚养。

闻福音但未信

回想自己年幼时住在顺天村,曾接触基督教,到楼下的中心参加他们的诗歌班。及至妈妈去了内地工作,我又被转送到外婆家住,也就没再去了。因小学六年都就读于佛教学校,受佛教思想影响颇深,很自然会抗拒信耶稣。

我先后入狱四次,最后一次约在30、31岁。由于之前上吊自杀未遂,被转解到小榄精神病治疗中心接受治疗。想不到有人来这里传福音,让我听到耶稣的大爱。我看到自己沦落至此,没有家人探望,竟然有这群陌生人来探访、关心我们这些囚友,令我非常感动。后来被转到大榄女惩教所,我仍有抽筋现象,来监狱探访的基督徒还为我唱诗歌、传福音。他们对我说,尽管我已错到不堪,但只要认罪悔改,上帝都会原谅我、接纳我、赦免我、拯救我。我深受感动,心想自己拜佛那么多年,佛始终没有拯救我、帮助我脱离苦海,可惜心硬的我直至出狱仍未决志信耶稣。

出狱后,住在年少时认识的男友家。他信主的妈妈知道我和她儿子仍有吸毒,就带我们去教会。当时我不但吸毒,还将精神科药物和蓝精灵一起注射入体内。由于坐牢时曾听到耶稣的福音,所以愿意随他妈妈去教会。我只跟男友家人参加过一次崇拜,就在那天决志信了主耶稣,其实并没有真正得救。

男友本已信主,只因遇上我,就跟我一起吸毒。他的家人对我们非常失望,我们惟有搬到外面住。当时两个人都没有工作,只靠借、偷度日。有一次我入屋偷窃被抓,男友替我顶罪,被捕入狱。我真恨透自己已经决志,仍然吸毒。后来听到上帝的声音,叫我不要再偷,设法戒除毒瘾。当时男友已经入狱,我决定骑脚踏车送外卖,生活虽然拮据,也要独自撑下去。

一百元的事件

我租住一个板间房,那区人员复杂,出入多是流氓妓女,真非人住的地方。我惟有小心出入,尽量不理会其他住客。有一天,我注射毒品后精神恍惚,迷迷糊糊只身出外。在路上遇到一个陌生男人,彼此搭讪。过了一段时间,我从迷幻中醒过来,发现躺在自己的床上,旁边放着一百元。

其实之前有一位与我年少时一起吸毒的朋友,福音戒毒成功,曾建议我接受福音戒毒。我也曾想过致电社工求助,但一直犹疑不决,没有行动。经历那一百元事件后,我决定找社工帮助我彻底戒毒。回想自己从十几岁开始,认识的都是一些借陪坐、饮酒谋生的朋友,还庆幸自己仍有底线──接受不了被人上下其手之类的事,更不用说那些令人难以启齿的事了。当时我已经年过30,继续这样活下去,实在不能接受,真不想自己的生命永远如此。我深知道如果不临崖勒马,定会一直沉沦下去。

得救成功戒毒

我决意致电社工申请接受戒毒,没有告诉家人,决定独自面对。因我吸食白粉的情况严重,不能立刻进入基督教巴拿巴爱心服务团,先要入住葵涌医院一段日子。可惜入院后因为感到辛苦难耐,自己的意志软弱,又没有家人或朋友支持,结果住了一个星期就申请离开。

后来反省那次戒毒失败的原因,是由于没有把自己的决定告诉家人,让他们支援我、鼓励我。到了第二次决定戒毒,我鼓起勇气告诉大姐和妹妹。想不到她们看见我愿意承认自己吸毒,而且戒毒的决心很坚定,态度跟之前很不同,她们都非常支持我。

有了家人的支持,我的动力和决心大了不少,大姐和妹妹都有到葵涌医院探望我。进入巴拿巴后,我认真接受戒毒,并再次听到福音,接受真理的教导,经历上帝的大爱和赦罪的恩典,终于真正信了主,重新建立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深深体会到上帝的赦免和饶恕,于是对父母的埋怨、憎恨都放下了;对前夫殴打我、羞辱我也不记恨了。诚然,我的心灵在巴拿巴的日子被洗涤了,深知道自己本来问题很多,立志痛改前非,重新做人。我33岁那年进入巴拿巴,35岁完成整个戒毒疗程。感谢主耶稣拯救了我!从此不再吸毒,真的成为一个新造的人!

努力迎向新生

我在巴拿巴住了两年。信主后立志努力向上,积极充实自己,在里面修读了不少课程;此外,还学了一些文书技巧、电脑操作等,好好装备自己,以备出狱后谋生。

在我戒毒后期,即2010年,有一个“戒毒达人”的事工,由戒毒者到不同学校讲见证,透过这事工我认识了林家俊弟兄(见证请看上文)。他的身分跟我一样,但与我属于不同机构,他在男院舍──信义会灵爱中心,我在女院舍──基督教巴拿巴爱心服务团,我们在接受训练期间彼此认识。

我出狱后,因拥有救生员执照,作了几个月泳池救生员。后来巴拿巴有一个朋辈辅导员的空缺,感谢主,我可以回去服事,以过来者身分帮助进去戒毒的人。做了两年,有一位基督徒整形专科医生很想栽培我成为护士,就雇用我在他的诊所作助理护士。想不到不足一年,我奇妙地听到上帝呼召我重回巴拿巴。

在诊所里,我常有机会与一位护士倾谈,分享自己的过去和上帝的呼召。她听完我的分享,觉得我应该回去巴拿巴服事。说真的,我也有这个想法,奈何自己离开了一年,又怎好意思回去呢!况且,当时我已与家俊结婚,有自己的家庭,不方便一星期有好几天住在中心里。

上帝施恩使用我

我对上帝说:“上帝啊!如果祢呼召我回到巴拿巴,我很希望能够在牧养方面服事,换言之,就是做前线的工作。”我又向上帝表示,因为自己已经结婚,不可能每星期在中心住多个晚上,所以不适宜作舍监。怎料有一天,中心的执行总监(我本不认识她)给我电话,说:“我们现在增设了一个福音干事的职位,你是否有兴趣回来做呢?”真想不到我私下向上帝的祷告,祂竟赐给我服事的机会!我相信这是上帝的心意,那又怎能不回应祂的呼召呢?实在感谢祂赐给我一份这么有意义的工作!

在巴拿巴服事了两年,机构让我到禧福神学院修读神学,主修教牧学士。由于我修读时仍在机构作部分时间同工,故读了五年,再加上实习三年,2020年11月毕业,2021年2月开始在巴拿巴全职事奉。

回顾过去,我的生命本来是那么败坏、破碎、苦涩,因着认识了主耶稣,生命得以被拆毁、重建,更有机会进修神学,继而事奉主、服侍人。这一切都是上帝奇妙的恩典!

来源:《中信》
最后编辑眼中的瞳仁 最后编辑于 2022-06-12 23:23:3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