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从脑科学谈人类情感问题

[ 627 查看 / 0 回复 ]

从脑科学谈人类情感问题

神学少女

个案1
辅导:她这样糟蹋你,你真的不能再回到他身边。
祖立:可是我没有办法,没有她我会活不下!
辅导:没有人要靠另一个人才能活下去,你要求主帮助你,只有上帝是我们唯一的依靠。
祖立:我知道,我都知道,我好讨厌这样的自己。

个案2
乔乔:我真的很想休学气死我爸,为什么要这样逼我?!
传道:我知道你真的很辛苦,你爸也有很多不得已。
乔乔:我一个人要承受全家的期待,我真的好累,我没有办法原谅他从小骂我的那些话。
传道:我们如果不饶恕人,心里有苦毒,才是对自己最大的伤害。
乔乔:我不能饶恕我爸,那上帝还爱我吗?

你心中是否常有这样的挣扎——觉得自己做不到一些事,甚至会做那些上帝不喜悦的事,事后又有很深的罪咎感,但是你拿自己一点办法也没有。
许多人陷入挣扎,是因为我们不明白自己的内在心灵发生了什么事。想邀请你透过开头两则对话一起反思,试着深入情绪的世界,或许能发现你我共同的挣扎!

大脑发生了什么事
在个案1中,以爱情为例来说明强烈情绪。爱情是最浓烈的情感反应,连圣经中都描述爱情如死之坚强(参《雅歌》8:6)。许多人都体会过恋爱中人的痛苦,比如难以抑制都思念,心痛欲裂的分手。
那么,我们如何面对这种情感困境呢?通常,第一步是自责,责备自己用偶像取代了上帝,不能坚持信仰的纯粹;第二步是立志,要求自己更多地倚靠上帝,尽快恢复正常,可是你发现即使花了更多时间读经、祷告,心仍然静不下来;很可能还会荒谬地做些傻事,让自己更放不下对方,于是涌出更加倍的自责。
但事实上,真有那么简单吗?让我们从脑神经来看看,恋爱时的大脑发生了什么事情。
生物人类学家海伦·费雪(HelenFisher)带领团队研究一群陷入热恋的人,透过功能性核磁共振扫描他们的大脑活动度,发现爱情就跟成瘾性物质,如酒精、毒品一样,会刺激同样的脑区,活化大脑奖励循环,也就是腹侧被盖区(ventraltegmental area),这里正是大脑神经的传导物质多巴胺的产区。
简单来说,当你迷恋一个人,你的大脑会催化你投入更多,来吸引我们迷恋的对象,你无论如何都不想失去这份快乐。由此可知,失恋为什么那么痛苦。
因为失恋就像戒除毒瘾一样,你的大脑会使你整个人疯狂。所以戒瘾就不能只看一个人意志力是否坚定,否认他情绪上的痛苦,还需要考虑生理性的干扰。透过电影与戏剧,我们应该很容易想象,让一个成瘾者独自面对戒瘾的难度有多大!成瘾会让你一遍遍地满足自身的欲望,在不可自拔中,甚至对现实产生扭曲的幻想,给生活带来灾难。而对成瘾者本身来说,戒瘾失败会产生更多的羞愧感,让他们极度痛恨自我,最后甚至想放弃治疗。

情绪下的生命问
生命成长的过程,有时虽极为缓慢,但不代表当事人真的没有意愿成长。苛责定罪他们过于情绪化,并不能提供实质的帮助,而是需要有人陪伴他们找出阻碍成长的原因。就如同现今的戒瘾治疗研究领域,甚至将复发视为疗愈必经阶段,因为在生理上脱瘾只是第一步,长期戒瘾还需要处理心理的深层问题,也就是帮助Ta面对当初用药想逃避的真正痛苦。
那么我们就要改变观念,不论是陪伴一位陷在生命问题中的男生,还是失恋的女生,外显的是许多情绪的翻腾,内隐的是生命的问题。当我们有了更全面的视角,从生理、心理、社会因素来看一个人的生命议题,就能理解为什么陪伴一个人走复原历程,是需要当事人的家人、亲友、教会群体一起投入,甚至需要专业医疗机构的介入。
而在这过程中,信仰当然是重要的支持,但如果只是唯一力量就极为薄弱。因此,当弟兄姐妹陷入痛苦,以至于产生灵性危机时,绝不是我们告诉Ta“你要依靠上帝就足够,这反而会把Ta推开,让Ta一个人面对心理困境。
如果我们对情绪有初步认识,就能明白当人处在心理灾难状态时,大脑回路会被打坏:这些灾难会直接打击我们大脑中的杏仁核(Amygdala )与海马回,启动很多过去受伤的记忆、较负面的经验或情绪……此时,让Ta有个出口,能述说内在的痛苦,让Ta知道有人愿意倾听,有人愿意陪伴Ta探索生命议题,接纳Ta能用自己的速度走这条复原路,反而能加速Ta的复原历程。

更多地认识创
个案2是个引子,用来说明过度简化情绪对人造成的影响。笔者认为教会擅长谈饶恕,却对创伤缺乏足够的认识,因此不太能明白对有些人来说,为什么宽恕像一堵高不可及的城墙——受伤的人把自己关在心墙之内,不但他人难以进入,连上帝可能都被挡在墙外。
首先,脑科学研究发现:童年受虐的幸存者,他们患癌症、忧郁症的比例较高,甚至比较影响寿命。他们的大脑也跟常人不同。在大脑情绪脑区有一个重要部位,称作杏仁核,负责解读外界讯息,并立即作出反应。但是如果一个人长期受到威胁,感到恐惧害怕,就像一个压力开关永远保持开启的状态,那么杏仁核就很容易发生误判,可能把根本没有威胁的事情当作危险,进而做出剧烈反应。
比方说,对方的一个眼神或一句说错的话,就引发Ta强烈的情绪反应。另外,因为杏仁核长期处于过度警觉状态,影响大脑皮质区,使大脑前额叶的灰质(gray matter )较少;而前额叶负责执行、决策、自我调节情绪,所以他会在成长过程中饱经挫折。例如:碰到问题不知道如何解决、情绪过激以至于误读社交行为、甚至暴力攻击他人,这样的经验形成恶性循环,使创伤加剧。
幸好,上帝让我们的大脑有很好的复原力,如果我们能对创伤有更多的认识,善用大脑的神经可塑性(Neuroplasticity ) ,能让受伤的人找回盼望,在长期稳定又安全的环境中,透过心理咨询、运动、良好的饮食、正面思考、良好的人际关系等,能让人慢慢被疗愈,即便不能完全复原,也能在生活中找回自我控制的能力。
圣经上说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参《箴言》17:22),当脑中的快乐神经传导物质(多巴胺和脑内啡)上升,同时间大脑的压力荷尔蒙(可体松和肾上腺素)就会随之下降,人的免疫系统和肌肉力量便增强,心肺血管状况也会更好。而身心灵是一体的,当人从创伤中逐渐复原,自然会产生心理力量,能进一步选择饶恕。
所以,我们可以将饶恕视为一个长远的历程,有不同的复原阶段,我们需要尊重当事人独特的生命历史,不要冒然论断或催逼他人跳过不同阶段,受伤的人才能得到全人恢复。我想这也是上帝对人的心意——情绪健全代表能忍受痛苦,并且不让痛苦影响自己停止去爱,或感受自爱的价值。

情绪的复原之
大脑的重量只有1公斤多,内部却有860亿个神经元与超过100兆条神经相连,这是上帝奇妙可畏的创造。在每次的新经验中,大脑神经元会制造新的链接,就像在脑中开出一条新的小路,只是痕迹不深,但随着反复经验与练习,这条小路可以清晰宽阔到像高速公路一样!
此外,大脑是用进废退的,终其一生不断地去芜存菁。因此,如果小时候的我们,不太被允许真实地表露情感,即便你大脑其他方面发展得很好,对于自身情绪的觉察依然有待练习,你可能会常常觉得所有感受都混杂在一起,对自己的情绪感到很困惑,却说不太清楚,只能意识到自己很烦躁。
不过,也别灰心,幸好脑神经学家发现大脑的学习能力很强,而且不太受年龄限制,只要我们透过刻意地练习,愿意静下来探索自己的情绪,一一辨识内心纷杂的声音,自我觉察能力就会越来越敏锐,能在更短的时间意识到自己怎么了。当然如此一来,对于相信上帝的人而言,也能更快地回到上帝面前,依靠上帝帮助我们处理内在的冲突。
情绪越压抑,其实复原之路越漫长。蓬勃发展的脑神经研究,让我们看见管控情绪并不是意志力表现的差异,有时候身不由己,正是呈现我们内在的真实状况,不如趁机允许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涌上,好好探究自己的内心。
当然,这并不是鼓励大家沉溺在情绪之中,不断反刍那些痛苦经验,因为单纯的情绪宣泄,可能会在大脑中留下伤痕。而是邀请你把情绪看作一把钥匙,上帝会使用情绪向人传达信息,亦会让人成长,细细探究为什么某些事情、某些人能引发我们强烈的情绪,就能一路通往我们的心灵世界。
笔者相信情绪是上帝创造中赋予人类的独一无二的心理机制,提醒我们暂停、反思,甚至寻求新的出路。正确认识情绪,我们就不会把情绪看成毒蛇猛兽,而是会在情绪问题发生时,求厚赐智慧的上帝,帮助我们更多地依靠圣灵认识自己。我们不需怀抱羞耻感来到上帝面前,反而在上帝面前,更应当袒露敞开自己的情感,如同大卫写诗弹琴,向上帝倾心吐意,建立跟上帝亲密的关系。
除了到上帝面前,寻找智慧的长辈或友人,陪伴我们厘清盲点,在情感上成为支持与抚慰,我们就有机会透过情绪探索自己的灵性。既然人生不可能无风无雨,信仰也不是构筑一个安全舒适的泡泡,那么一次又一次地练习面对情绪,承认自己的脆弱,并且勇敢地学习缓解与调适,就能让我们的心理有更多的韧性!


摘自《海外校园》
最后编辑齐鲁 最后编辑于 2022-06-02 19:04:0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