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被上司怒斥,我这样走过情绪的海

[ 170 查看 / 0 回复 ]

被上司怒斥,我这样走过情绪的海莫小西

我知道你不认可我做的东西,但方案中的这几条,必须按我原计划的执行。这是我的建议,你自己看着办吧!话音刚落,她就愤然离开了。
我低着头待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这个人是我的顶头上司。

1
我在单位与这位当众怒斥我的上司一起工作,也有一些年头了。甚至在我读初中的时候,就已经认识她。我唯一记得的就是她说我太闷、不爱说话,这样的我,她不喜欢。这是我留给她的最初印象。然而这个印象却带着惯性,一直延续到这些年我们在一起的工作中。沉默是金是她现在也会对我做出的评价。
直到最近我才发现,原来这个最初印象也深深影响了我和这位上司的关系,多年来,我们仅仅是工作关系,心的距离从未被时间拉近。看似一直相安无事、合作愉快,就像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在这段时间里被彻底打破了。
究其原因,也许是最近两年来,我从惟命是从变得逐渐对工作有了想法、建议,但充其量也就是纸上谈兵,因为我并没有机会借着向上沟通使想法落地。我所有的沟通都在这位上司那石沉大海了。因此,我越来越觉得虽然自己在很努力地前行,但周围的黑暗让我看不到目的地,找不到努力的方向,也没有希望。
如果根据管理学大师史蒂芬·柯维(StephenRichards Covey)的重要紧急四象限原则来看,我们的工作大部分都只是在应付紧急事件,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很多事情有始无终,看似每天忙得像个陀螺,却收不到任何成效。
我总能听到上司开会回来说:我们又挨批了。头两次听见,我会感到不舒服,想要做点什么去改变现状。我很想因着自己的能力,使我们团队得到认可,但站在我的位置,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久而久之,再听到批评的声音也就习以为常了。

2
某天,上司分派给我一个任务——写方案。她告知我写这个方案的最终目的,也参与了一点点细节上的沟通。当我写完方案第一版并给她过目的时候,她对其中的某些条款明显不满意,但并没有要求我立即修改。当然,我自己也没有想要改的意思,就这样,方案被呈报高层。之后就发生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上司带着愤怒的情绪,当众斥责我。我的第一反应是低着头,任由她批。我猜对方当时的面部表情一定是狰狞又恐怖,因为之前见过她和其他人起冲突。怒斥过后的那个下午,我们没有任何沟通。我以为她终于把压抑很久的情绪爆发出来就完事了。
第二天上午,她对我说:老板叫你打印一个文件过去。我当时以为只是打印个文件那么简单。于是,我准备好文件,去到老板面前。老板说:这个方案是你做的,听说你对此有一些想法,说来听听。我有点不知所措,就支支吾吾说了一下我上司特别不满意的那个点。老板却说:那个不是重点,听说你不服从管理?哇!这简直就是当头一棒。
原来是在这儿等着我呢!在写方案的时候,我尝试和她沟通,想知道这份方案想要呈现的效果、目的,以及是否需要继续调整。但我们只有几次带情绪的无效沟通,毫无内容。我无法知道老板的真实想法,自然只能依照自己的理解去写。
作为上司,她去老板面前参我一本,这么做我完全理解,她有自己的理由和权力,我无可辩驳。
因此,我一听到老板这么说,就立即回应他:对不起,是我错了。我没有试图辩解说明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没有试图诋毁上司或尝试推卸责任。老板的态度也因我的认错,瞬间缓和下来。然后,他开始告诉我,他是如何考虑这份方案的。自始至终,我都没有听到老板说上司质疑的问题是个大问题。

3
接下来,老板叫来了我的上司,我们三人一起,老板对我的上司说:关于你反映的她不服从管理这件事,我已经教育过她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我立马在旁边应声道:是我的错,我做错了,我会改正。我上司听到我的回应,有点慌乱,也立马对老板说:这件事也不全是她的错。我真是觉得又委屈,又好笑。
这件事情并没有就此落下帷幕。接下来的几周里,她都是用一种冷漠的、带着不满的情绪回应我的大部分工作汇报,尤其是涉及到这个方案,她直接说:我没有参与这事,你去找老板。既然获得了她的授权,我就按照之前和老板沟通的方向,完善了一些细节。并且还是先向她请示,她依旧带着负面情绪,表达不满,并说:你做的这个和老板的意思不一样嘛?去按老板的意思改,这是我的意见,或者你直接去找老板汇报。
我猜也许她认为我会被老板批评,但是当我从老板那沟通回来的时候,我内心里乐开了花!我再次把文件递给我的上司。她问:改了哪里?我回答说:基本没有改动,然后他希望您也给出您的意见。她继续带着情绪回答说:我没有意见。

4
在这种处境下,我一直告诉自己,虽然上下级关系确实破损严重,这是事实,我也无法逃避,但对方始终是我的上司,无论她以何种态度对我,我都应该选择尊重她,并且不要以恶报恶,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参《出埃及记》21:24
每天我都在练就更强大的内心去面对她,因为我不知道哪一次对话就会让她情绪失控,所以我尽可能在需要主动汇报工作的时候,让自己保持礼貌和放松,并且在每一次被冷漠和负面情绪对待的时候,选择原谅和忍耐。就是只和她沟通实际的工作内容,不要被对方的情绪所影响。
处在冲突中心的我,已经觉得很疲惫,如果再选择记恨、生气或苦毒,就是把对方锁在了我心里的监狱。我只渴望内心的自由与平安,生气或者怀恨,受苦的不是对方,而是我。还有,实在是不值得把那么宝贵的时间和精力用来生气、用来恨人、用来与人发生冲突。
当然,因为我是人,我是有限的。因着上帝给我的恩典,我也接纳自己没有办法随时保持柔和、平静,甚至也接纳自己有时候情绪低落、闷闷不乐。
有时,同事会悄悄告诉我:你刚才的回答太冷漠了”“你的表情和肢体语言有点失控了”……我非常感谢同事们的理解与坦诚,因着他们温柔地提醒,让我看到了生命中的盲点,而不是自以为是地认为,在这个处境中我表现得很好。

5
在整个事件中,有一点让我特别惊讶。
在事发的前几周,我一度希望能够与老板有一次对话,因着这两年,我憋得太难受了,但我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这是在越级汇报。
然而谁能想到,借着上司把我一状告到老板面前,我竟然获得了几次和老板直接沟通的机会。之后更是有趣,因着上司完全消极对待,我竟然有机会和各部门领导直接对话,并顺利地完成了后面的所有工作。
有时候,事情不会总是按我们所期待的方式进行;有时候,事情的发生与发展会让我们备受煎熬,会超出我们的控制范围,甚至也会让我们落入百般的痛苦与试炼中。
但我相信万事都在相互效力(参《罗马书》8:28),如果事情已经被允许发生,那我们能做的就是欣然接受,并且尝试选择做出积极主动地回应,因为我们会发现,成长的机会就藏在这些麻烦、煎熬、痛苦中。
我们只是需要预备好一颗柔和谦卑且敞开的心,去发现在麻烦中的机会,这样当我们经过这个麻烦,回头看的时候,我们不仅不会白白受苦,还会感恩所经历的——它教会了我们不得不从麻烦当中学习的功课,我们也在经历中收获了成长。


摘自《OC》
最后编辑齐鲁 最后编辑于 2022-06-02 19:01:46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