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窒息之际才觉自由可贵

[ 549 查看 / 0 回复 ]

窒息之际才觉自由可贵
刘树鹏

昨天回了一趟老家,沿着南排河的堤顶路向前行驶的时候,看到两边的树木一片青葱,车窗外传来一阵阵鸟鸣。

这个春天,我没有感到鸟鸣悦耳,而是感到难言伤痛。

老家的一个本家叔叔去世了。他的一生很不容易,10多年前,妻子因精神病离家出走,他一个人把三个儿女拉扯成人。

他的大女儿前两年大学毕业,在北京工作。听说父亲去世的消息,赶紧往家赶。但在家乡的高速路口却被截住,尽管她的核酸报告是阴性,但防疫人员告诉她,要想回家,必须先集中隔离十四天。她在四个卡点之间来回央求几个小时,一直到深夜12时,终究没有通过。

她没有见到父亲最后一面,一路哭泣着回到北京。

前天,一个读者写了一首诗《鸟儿的故事》,因为我的公众号没有留言功能,就在后台发消息给我。这首诗是这样的----

自由的鸟儿唱歌,
是因为可以快乐地表达自己。
天生的嗓音,温柔又欢喜。
在树桠上飞高飞低,
对着花蕊深深地吮吸。
相互追逐嬉戏,
颤抖一下枝叶、疾飞而去。
生命力的活泼随意,
是天地万物的灵气和美丽。

笼子里的鸟儿唱歌,
是因为悲伤不已。
过着囚禁的日子,
啼鸣声中透露着声嘶竭力,
它在烦闷中表达自己。
失去共鸣的声音,语言已经没有了意义。
吃喝的东西都来自施予,
生活的状态没有了动力。
被迫接受“家禽”待遇乃是一种悲剧
生命在痛苦中渐渐窒息、放弃……

这首诗表达的是,自由的鸟儿是快乐的,失去自由的鸟儿关在笼子里,尽管有吃有喝,却失去了生命的活力,只能在痛苦中渐渐窒息。
   

自由不仅关乎快乐,更和生命密切相关。失去自由,生命还有什么保障?

一个朋友给我发来一个视频,一个农民悲愤地讲述了自己的遭遇。

4月17日凌晨三点,他的父亲呼吸困难,送往当地卫生院。这里没有人值班,求救几分钟无人应答。没有办法,他紧急求助当地派出所民警,由警车开路,送老人去城里抢救。然而在公路上设置了卡口,尽管他们说明老人生命垂危急需抢救,但值守人员人员说什么也不让过,家属急得跪在公路上砰砰磕头,民警也上前说情,就是不管用。没有办法,他们只好调转方向,把老人送往外地医院。最后,老人终因抢救不及时而去世。

不仅如此,这个讲述不幸遭遇的视频发出来不久,很快就遭到删除。内心的伤痛无法表达,该有多么愤懑!

民以食为天,是国人常挂在口头的一句话。很多人不愿意思考自由,有的认为那是闲得没事的人才思考的问题。

记得有这样一个故事。有个学生找到沙漠教父,询问自由有什么用处。沙漠教父起身说:“你跟我来吧。”

那个学生跟随沙漠教父走过旷野,穿过树林,最后来到一条河边。沙漠教父带着那个学生,径直向河里走。眼看着水淹到了胸部,沙漠教父忽然抓住学生的头,使劲摁进水里。学生窒息之际,猛地钻出水面,问老师为什么要害自己。

沙漠教父说,你明白了吧?自由就像空气一样,人们常常无视于它的存在。只有在窒息的时候,人们才会感受到自由究竟有多么宝贵!

来源:诗意恩典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