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所向披靡的我,失业后何去何从?

[ 359 查看 / 0 回复 ]

所向披靡的我,失业后何去何从?

作者: 宋本波

01 自我感觉非常好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平凡的日子里,家人除了给逝去的长辈上坟外,不拜任何偶像。我从小所受的教育全是无神论教育,因此我一直崇尚个人奋斗。我中学时的座右铭是“愿储医国三年艾,不博江心百炼铜。”这是南宋诗人洪迈的一句诗,意思是为了医国的良药,我愿意反复锤炼自己,直到像百炼的铜镜一样达到极致。可见我是决心要追求世上的名利,成就自己的事业。

对于宗教信仰,我固有的观念是“宗教是麻醉人的鸦片,是瘸腿人的拐杖,是人类社会原始阶段的产物”,我认为宗教相当于迷信;对基督教我更是嗤之以鼻,认为那是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工具,是洋教。再加上我学的专业是生物学,进化论对我来讲就是真理,是事实,可以合理地解释世界和生命的起源。我不需要什么救世主,一切都靠自己。

在高考预选时,我是全淄博市的第一名,后来考入北京大学,从本科一直读到研究生毕业,之后分配到北京市耳鼻咽喉科研究所工作。

在出国前的4年里,我总共发表了17篇学术论文,其中有8篇是第一作者,也有自己的科研经费。1993年,我得到全额资助,到日本参加国际生物物理学学术会议,并在大会上发言。同年,在首届全国耳鼻咽喉科中青年学术会议上,我的论文从600多篇论文中脱颖而出,获得了一等奖中的第一名,被人说成是那年的全国耳鼻咽喉科状元。当时,我的自我感觉非常好,心里充满了骄傲。


02 认识罪和死亡

在这样的状态下,1994年,我来到密西根大学继续从事生物医学基础理论研究。本来赴美时我是三年的工作签证,但由于自己的骄傲和自以为是,没多久就跟老板闹僵了。一年结束的时候,老板告诉我,因着经费短缺,只能再给我一年的工作期限,让我开始找工作。我在他的实验室总共工作了两年,发表了4篇文章(其中3篇第一作者,1篇第二作者)。我觉得按我的科研水平和能力,找工作应该不难,在发出几十封的求职信后,也进行了几个面试,最后却都不了了之。

这时,研究所里有一个中国人建议我到教会去,说在那里可以认识一些人,也许会帮我找工作。就这样,我抱着功利的心态,第一次走进教会。还记得那天晚上,教会讲员正好在讲罪的问题,说到圣经中对罪的认识有三层含义:

一是指刑事犯罪,如杀人放火、偷盗抢劫等;

二是指思想上的罪,例如当人有坏想法,比如恨某人的时候,虽然还没有去做,但圣经认为这已经是犯罪了,相当于杀了那人一样(参《约翰一书》3:15);

三是指神设立了一个标准让你去做,结果你并没有达到,这也是罪,因为圣经中“罪”这个字的原文,意思就是射箭时没有射中靶心。正如圣经上说“人若知道行善,却不去行,这就是他的罪了”(《雅各书》4:17)。

《圣经》中对罪的解释深深地吸引了我,我不但同意,而且马上承认和接受“我是个罪人”的说法。因为我从中学开始每天写日记,遵循荀子在《劝学篇》中所说的“君子博学而日参省乎己,则智明而行无过矣”,每天省察自己的生活。为此,我甚至给自己刻了“清”和“过” 两个章,每天写完日记后给自己盖章定论,但发现绝大多数都是失败和不满意,盖的都是“过”那个章,用圣经上的话来说,就是“立志行善由得我,但行出来由不得我”,知道那种“自己想做的却做不到,自己不想做的反倒去行的”的挣扎和苦恼(参《罗马书》7:15-18)。

那天,我也听到说“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马书》3:23),而“罪的工价就是死”(《罗马书》6:23)。这解决了我思想上一个长期的困惑,就是为什么死亡是每个人共同的终点?我大学时班级有21位同学,本科最后一年的时候,一位同学得了原发性鼻咽癌,那时他才22岁。在他生病的最后阶段,癌细胞扩散到骨髓,导致四肢瘫痪。全班十几个男生,每天晚上轮流到医院去陪他,直到他过世。他是家里的独生子,父母都是北航的老师。我亲眼看到他父母为了生存的一线希望,给他煮石头水喝,说是要镇静。他过世的那一天,正是同学们毕业离校的日子,当时我是班上的团支部书记。当他从冰盒里被拉出来,我代表同学们给他戴上共青团徽和北京大学校徽的时候,看到他真是死不瞑目。这是我生平第一次那么近距离地感受死亡。

同一年,我的大学班主任也因肝癌于北京医院的长椅上去世。他15岁考入北大,毕业后留校,1957年被打成右派,文革后期又被下放到江西鲤鱼洲,染上血吸虫病,后转化为肝癌,去世时刚刚50岁。

从那时开始,我常常思想生死问题,思考人生在世的意义和价值,因为过去从没有感觉死亡离我那样近。从唯物论和进化论的观点来看,既然生命是一步步进化而来,那人活着就没有什么意义,人死如灯灭,死了就一了百了,但为什么人会对死亡充满恐惧?我完全不明白。

后来,教会里的人给我解释说,这是因为人是有灵魂的,圣经上说:“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希伯来书》9:27)我这才一下子明白过来——人对死亡恐惧,是因为人有灵魂,死后还要面临审判。


03 理性出现破口

因着对罪和生命意义的思考,以及圣经对这些概念的解释深深吸引了我,于是我开始去教会。但我有太多的问题,自以为知识渊博,常常与人争辩,而且在很多情况下,都是我把对方辩驳得哑口无言,心里还挺得意。不过在这样的辩论过程中,我对圣经也开始有所认识,对基督信仰慢慢开始有所了解。

首先,我了解到:神创造了世界,并且按着自己的形象和样式造了人,要把永生赐给人。神要人知道,人是可以藉着信神而得永生的。(《约翰一书》5:11-13)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传道书》3:11),这就是为什么人人都有求生的欲望,都向往长生不老的原因。

死亡无疑是残酷的,而神的福音就是要将人从这种死亡的痛苦中救拔出来。神把永生作为礼物,白白赐给人,有三个原因:一是人人都是罪人,二是人不能自己救自己,三是因为神既是慈爱的,又是公义圣洁的,万不以有罪的为无罪(《出埃及记》34:7)。假如神只是慈爱,那么谁都可以有永生;假如神只是圣洁公义,那么谁都不会有永生。这个矛盾藉着耶稣基督被解决了,因为祂既是完全的神,又是完全的人;祂道成肉身,完全无罪,最后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付上了赎罪的代价(《以赛亚书》53:6),死后三天复活,胜过了死亡和魔鬼的权势。世人只要认自己的罪,愿意相信、接受耶稣基督为救主,就能得到在基督里永远的生命。

当我了解到福音的核心信息后,才认识到基督信仰其实是合乎理性的,不是封建迷信。这吸引我不断来教会,一边与人争吵,一边也思索信仰上的问题。现在回想起来,至少有以下几方面理性的突破。

第一:触动我的就是当我刚去教会,开始有心无心地读圣经的时候,有一件事抓住了我。《创世记》第5章记载了一个家谱,一般人可能觉得很无聊。但当时我的心思是,这么复杂的家谱,这么长的历史,里面肯定有很多破绽。我要算算看是不是到挪亚洪水来临的时候,世上只有挪亚一家八口。于是有一天晚上,我就把这些人,从亚当开始一个个排列起来,谁生谁,谁什么时候死了,结果发现到挪亚洪水的时候,果然世上其他的人都死了,只有挪亚一家八口。而且世上最长寿的人——玛土撒拉活到969岁,是在洪水来临那一年死的。我一下子就被震撼了!圣经的确不是胡说,是经得起推敲的。而且越想这事儿越奇妙,神让一个世上最长寿的人活到洪水来临,大有含义,表明了神宽容、忍耐的心到了极致。

第二:大概在1995年左右,若歌教会的黄小石长老到Ann Arbor去布道。当时我还在有神、无神的思想争斗中。他提到,从逻辑上推理,证明一个东西的存在,只需要拿出证据来就可以了;但要证明一个东西不存在,要穷尽一切的可能性才可以。对于神存不存在这样一个命题,在哲学上是不成立的。这使我大开心窍,受益非浅。

第三:我在北大上研究生时,一开始的课题是搞人体特异功能研究,比如非眼视觉、意念支配、意念转运、气功外气和次声的关系等,期间做了很多实验。这些研究对我的无神论和唯物主义的世界观是一个巨大的冲击,我那时甚至推想到唯物论会不会是唯心论的一个特例,就像牛顿力学是爱因斯坦相对论的一个特例一样。当时,我们把圣经看作国外的古典文献,里面提到耶稣的许多神迹奇事,就推测祂很可能是个特异功能者。

第四:我从小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以色列民族这么特别,因为从我开始记事起,几乎天天在中国的广播和报纸中听到“以色列、巴勒斯坦”这些名字,说那里天天在打仗,没完没了。我不明白那么个小地方有什么好争的?再说你打就打吧,跟几千里之外的中国人有什么关系,犯得着天天报道吗?后来慢慢长大,了解到以色列这个民族实在奇特,他们人口不多,却产生了很多世界名人;而且国家灭亡两千多年,犹太人流散到世界各地、历经浩劫后,不但没有被灭绝或同化,反而在1948年5月14日宣告复国了!这是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大神迹,太不可思议了!这说明背后必定有个神秘的力量在支配着。

我记得很清楚,1996年7月7日,差不多是我到教会将近一年的时候,当时一位牧师到我们教会讲道,提到以色列复国是为了准备圣殿的重建,迎接主耶稣基督的再来;他并且说以色列国现在预备重建圣殿的图纸、材料、资金等都已经准备好了,以现代技术建这样规模的圣殿用不了多少时间,只要时机一到,很快就可以把圣殿建好。我一下子意识到,神留给人的时间实在是非常紧迫,没有多少时间了,要信必须得赶紧!

我理性的防线终于出现了破口,我的心被摇动了。于是在牧师的带领下,我做了决志祷告,接受了基督的救恩。但实际上,那时福音对我来说还多是道理,只是停留在头脑里的知识,还没有什么生命的经历。


04 向神交出生命主权

前面提到我当初是带着“目的”才到教会来的。转眼将近一年过去了,工作虽没有着落,但基督信仰的道理倒是了解了不少。

当我做了决志祷告,邀请主进入我心里以后,主就开始在我身上动工。首先要对付的就是我的骄傲、自以为是和争强好胜。对比于自己几年前的得意洋洋,事业上的飞黄腾达,现在居然连工作都会失去,那时其实我什么想法都有,心中常常充满了抱怨、愤恨和苦毒,非常消沉和失落。现在回头来看,神就是为了对付我天然的生命,剥掉我的面子,破碎我自己,把我带到一个地步,先把我的工作拿去,并且让我找不到工作,目的就是要让我认识到靠自己已经走到了尽头,让我能够谦卑回转来依靠神。

等到两年的期限到了,我离开实验室,开始到餐馆去打工,因为我还有一年的合法身份。我打工的餐馆离家开车有半个多小时,密西根的冬天经常下雪。一天晚上,等我干到餐馆关门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天下着雪,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我一边开车,一边在听一些流行歌曲,不小心车滑到路边的雪堆上去了,我不得不停下车,这时正好听到周华健唱的那首《风雨无阻》的歌,歌中唱到:“给你我的全部/你是我今生唯一的赌注/只留下一段岁月/让我无怨无悔/全心的付出……”

听到这些歌词,面对当时的处境,我突然想到我跟神之间的关系。我从理性上知道神爱我,也承认耶稣为我的罪受死而复活,但我为什么就是不愿交出自己的主权,让神来带领呢?我意识到过去的生活不过都是缝缝补补,是破碎没有意义的。如今都到了这地步了,我还有什么不能放下呢?我为什么不能迈出信心的一步,求祂来带领我呢?

想到此,我就在车里大声向神说:“神啊,你说你爱我,如果你真的存在,就求你睁眼看看我现在已到了一个什么地步,就求你来帮帮我吧。”说完以后,我在车里大哭一场,心里得到很大的释放,感觉重担一下子脱落了,感受到一种平生从未有过的安宁,好像所有的事情都不存在了一样。

于是我继续开车,回到家时已经很晚了,我也没有向太太提起这事。那时,她正在学校上学,还没有毕业。非常奇妙,两周后,我和太太在同一天各自得到一份工作,这是我第一次经历到神是听祷告的神,是那样真实存在的神。神也保守我们后来各自在这份工作中工作了15年以上,直到2011年,神把我们带到加州湾区,让我们一家在属灵上经历了很大的更新,开始学习服事,同时进入“基督学房”接受装备。

六年的学习结束后,我一边继续进深课程的学习,一边在基督学房做《摩西五经》课程的助教。

实在感谢主,在我还没有认识祂以前,主就已经施恩典给我。当我信主后回头再看时,发觉过去发生在我身上毫无意义的一些事,其实都是神暗中用恩典当作一根线串了起来,使我所经历的一切都有了意义。

我们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经历这样那样的挑战。只有处在困难、失败中的时候,人才会学习谦卑一点,不再那么骄傲、愚昧。信主20多年来,神藉着大大小小的事,让我经历到祂的真实,经历到祂的带领,甚至经历到祂将我孩子从死亡线上拯救回来的奇异恩典。

祂是一位听祷告的神,一位顾念人的神,一位有怜悯、有恩典、有慈爱的神。我的一生能交托在祂的手中,实在是我最大的福气,也是主对我一生最美的祝福。


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
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
- 诗篇 8:4 -

- End -

作者简介:
宋本波,出生于山东省淄博市。1983-1987年,生物系本科;1987-1990年,生物系硕士研究生。1994年赴美,从事生物医学基础研究,现居美国加州。1996年在密西根大学“安城华人基督教会”决志信主,并于同年受洗,归入主的名下。2012-2018年在“基督学房”接受装备,毕业后在该校任助教。现在在“圣布诺神的家”教会任执事,并有讲台的服事。最喜爱的经文:“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马太福音11:28) 和“是了,我必快来!阿们!主耶稣啊,我愿你来!”(《启示录》22:20)

本文收录于北大基督徒见证集《从未名湖到生命泉》

来源:今日佳音
最后编辑眼中的瞳仁 最后编辑于 2021-01-25 07:10:3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