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工作与歇息,一对相争的冤家?

[ 88 查看 / 0 回复 ]

工作与歇息,一对相争的冤家?

在不少人看来,工作与休息是无法调和的。有些人以工作为生活的重心,总是充满激情和动力,却不懂歇息,也害怕休息;另一些人工作只为谋生,毫无乐趣,越干越无力,只希望不再上班。
疫情前,有些人从未真正放过假,忽然被迫放无薪长假,便不知如何自处。工作忙得不可开交倒能承受,一旦休息下来,反倒苦闷无望。
 
次序颠倒的教
我也曾在就业压力下频频换过工作,也曾人前忙碌、奋进,背后疲惫不堪。曾经整整10年,除了春节探亲,我没连续放假多过3天。一来工作太多,怕堆积如山;二来长期处于拼博状态,突然放松三两日便会生病,经历几次痛苦后产生心理阴影,宁可强撑精神去工作。
其实,一放长假就病,暗示着体力透支已到临界点,但我不懂。那时,老板们总喜欢把重要、紧急的任务交给我,我也觉得义不容辞,即便在长假中,通常也会处理一些工作。那时,我不晓得倚靠上帝,只会用人的方法让自己休息,短暂地恢复体力。
当心思全被工作占据时,即便去教会,满脑子却都是要交给老板的报告、调研数据、行业消息等。不知不觉已好久没有真正休息,还以为这叫热爱工作
为了工作更加出色,我的业余时间全用在阅读和思考经济趋势、分析商业活动上,算起来有整整10年没读过一本完整的书。那时的我,除了专业知识以外,其实已胸无点墨,连语言也枯燥、呆板,生活变得单调无趣,更无力与人深入交流。
当我意识到这样的人生没有永恒价值时,光阴已一去不返。我已经把自己打磨成一台优良的工作机器,脑中空空荡荡,身体日渐衰残,在生命的流逝中只留下对上帝、对家人的亏欠。繁忙的职业生涯,轻而易举地坐上了上帝在我生命中的宝座。因为不晓得与生命的主好好相处,事业越是上升,心灵就越加干渴。

久旱得逢甘
就在我身心俱疲到濒危那年,我参加了教会举办的首届读书活动。华理克牧师的《标竿人生》给了我当头一棒。痛定思痛,我省察自己与上帝的关系。我重新捧读圣经,就像久旱逢甘霖,我的心田被润泽,心灵的灯仿佛被重新点亮。圣经中的每一个教导,每一位悲喜交织的人物,每一句人与上帝的对话,都成了穿越时空的灵性叮咛。
仿佛重新接受洗礼一般,我开始观看上帝绘制的壮阔画卷,从创世到未后。人性的复杂光谱在我心中铺展,圣言带我进入丰富之境,好像刚学会走路的孩子,我兴奋地到处探索。
在主真实的同在里,或痛悔,或思考,或赞美,或回溯,或反省,或憧憬,原来一切都要在安静中才能实现。我领悟到安静在上帝面前,不只对当下有益,且是长远的必须。适时休息,彷如禧年之休养生息,灵性在安歇后必会活泼跃升,随之能力倍增,重新出发。
蓦然回首,原本迷蒙的心眼被圣灵光照:原来,我曾把工作当成上帝,主次颠倒;原来,上帝早已呼唤我笔耕,若当初晓得回应,就不至悔恨韶华逝去。
然而,天父微声说:孩子,不要紧,至少你成长了,我抹去你一切的过犯,我是你作工的主。于是,我意识到工作的真正意义,在乎欢欢喜喜地顺服上帝的托付。

有关安息的思
我又读到耶稣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马太福音》11:28)这话是指着所有人说的,无论是事业有成的人,交不出报告的人,还是银行存款不足当月生活所需的人。无论何故,何种处境,凡担重担的人,统统可以来,在上帝那里得着安息。
我曾以为安息只是信仰理论上的一个术语,辛苦工作后最重要的休息是好好睡一觉,安息则是指回天家。其实在圣经中,安息是指灵魂的休息。我是在经历了漫长的身心灵的苦旅之后才深刻认识到,这不是指肉体的休息,而是灵的休息。
圣经说:得救在乎归回安息”(参《以赛亚书》30:15)英文是这样说,InRepentance and Rest is your salvationNIV英译本),原来,让我们得救赎的是悔改 (Repentance)归向上帝,这与安息(Rest)紧密相连。心要得安息,首先要悔改,然后身心灵才能一同得到真正的安息。
心灵的安息可比肉体的休息重要得多。身体累了,睡个觉或许就能恢复;但心灵疲乏,即便睡醒了身体依旧会疲惫,使人毫无工作动力。相反,若心灵得享安息,身体就能好好休息。上帝也说:你们要休息,要知道我是上帝!”(参《诗篇》46:10)这话仿佛敲醒了我,在上帝面前休息,就是以实际行动表明:我知道只有上帝才是创始成终的主,倚靠他,常常祷告,真诚完全地仰赖上帝,心灵就能得着安息。
这是上帝的应许,他是信实的,无论在工作中,还是日常生活里,我何时能真正倚靠他,视他为生命的主,我的心灵就何时得享安息。

顺服圣灵得安
一位可敬的牧者曾服侍我:要心中柔和,才会真正谦卑。另一位牧者也教导我:柔和就是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参《哥林多前书》13:5),是爱的特征之一。能合宜地控制情绪,不是靠人的努力修炼或极力装扮,而是因着顺服圣灵自然流露出的生命特质。顺从上帝的管理,才能温柔包容别人,也因此能谦卑放下自己,这样就得安息了。
他们是我的好牧者,因为他们都活出了耶稣所说的: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马太福音》11:29)因为学主的样式,柔和谦卑,心灵才可以安息。负主耶稣的轭,就是顺服他的命令,去做他所要我们作的工。
工作劳苦是人的自然反应,当工作目的不只是为了活着,而是有更高的理想,有更长远的价值,身心就明显没那么容易感到疲累。若能对准上帝指定的标竿,领人脱离罪恶的捆绑、死亡的权势,就具有永恒的价值。这样为主所用,身体可能疲倦,心灵却常得安息。做得甘心乐意,就不容易感到疲累。


耶稣在世的时代,社会环境相当黑暗和混乱:同胞对他有诸多指责和怀疑;有人因被外邦人统治灰心丧气,也有犹太复国分子十分激进、反叛;有人埋头工作,赚取财富,以实现自我价值;而大多数人,听到基督的福音并不高兴,他们狂妄自大,不肯悔改。
今天的世界,其实并无两样,加上疫症流行,失业率高涨,在经济衰退的环璄中,很多人觉得郁闷、难过、担忧,心灵沉重。即便不是工作繁重,仍在劳苦担重担!
在各种不易的处境中,耶稣的邀请穿越时空,是对我们最大的安慰和叮咛:
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马太福音》11:28)

/ 寸草


摘自《福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