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这个世界不能没有父爱

[ 395 查看 / 0 回复 ]

这个世界不能没有父爱
刘树鹏

南非作家卡西.卡斯滕斯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有个男孩深夜时分,在噩梦中呼唤父亲。他的父亲听到呼唤,跑进孩子的房间,安慰他说:“不要怕,孩子,上帝与你同在。”

孩子拉着父亲的手说:“我知道上帝与我同在,爸爸,但我现在需要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上帝。”孩子说。

卡西感慨地说,看得见、摸得着的上帝,是孩子需要的。一个孩子心目中的天父形象通常来自于对自己父亲的印象。

人类背叛天父,从此滋生出种种罪恶。一个人缺失父亲,也会产生这样那样的问题。

霍华德大学学者巴斯克维尔说,基本上每个重大社会问题,都与父亲缺失有关。暴力犯罪、吸毒、酗酒、少女怀孕、自杀等,都与父亲缺失有直接关联。

来自美国的一项调查支持了这个观点:63%的自杀者来自父亲缺失的家庭;80%的报复性强奸犯来自没有父亲的家庭;70%的州教管所中的青少年来自没有父亲的家庭。来自父亲缺失家庭的孩子,产生情绪和行为问题的概率是健康家庭孩子的两倍;父亲缺失家庭的孩子,高中毕业和上大学的比例更低,在标准测试中的成绩更差,更可能使用毒品。

美国摇滚歌手猫王曾创作过一首歌曲《贫民窟》,描述的就是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如何生活在苦恼中,乃至于最终毁灭。

这首歌开头就描写了一个大雪纷飞的清晨,一个可怜的小婴儿出生在芝加哥的贫民窟里,他的母亲只不过是一个未成年的女孩。

这个孩子从小没有父亲关心和管教,他常常挨饿,在夜间的街上游荡,学会了偷窃,学会了打架。终于有一天,这个年轻人在绝望中夺门而出。他买了一把枪,偷了一辆车,他想逃跑,但没有逃远。

    这首歌的结尾是:

    一群人在边上观看,
    一个愤怒的年轻人面朝下躺在地上,
    手里拿着一把枪,
    在贫民窟里。

    她的孩子死了,
    但在芝加哥寒冷昏暗的清晨,
    另一个婴儿出生了,
    在贫民窟里。

这首歌表现了一代又一代失去父亲的青年人活在恶性循环里,看不到希望,找不到出路。失去了父亲,这个世界是多么地悲哀。

另一种情形是,父亲就在身边,但他没有担负起父亲的责任,同样会导致父爱的缺失。神学家侯士庭说,让我们感到悲哀的是,有很多人(特别是无神论者),未曾与父亲有亲切的关系。他在这里特别指出,父爱的缺失影响了西方许多无神论者的世界观。

在《塑造美好品格》中,侯士庭举出两个著名的无神论作家的例子。一个是捷克作家卡夫卡,他所有的小说都以这样的角色来描绘自己的父亲:一位缺席的城堡主。在著名的小说《城堡》中,卡夫卡生动地刻画了这位缺席的城堡主。人人都不了解、也不知道这位城堡主在想什么,要怎样做,他只不过是在背后造成人们种种痛苦的推手。

卡夫卡在给父亲的信中说:“见到你会令我整个人感到不安,因为你不爱我,与我没有亲切的关系。”

另一位作家是萧伯纳。萧伯纳的父亲白天玩曲棍球,晚上喝酒,完全不顾家。萧伯纳的母亲在伦敦郊区帮佣,以此来养家糊口。

少年萧伯纳对自己的父亲说:“假若神只是在天上玩曲棍球的话,我才不要祂。”

两个人虽然在写作上都有建树,但他们的生活其实都很痛苦。他们从小就没有依靠,最终也没找到生命的归宿。他们把父亲的问题归罪于上帝。

近年来,卡西.卡斯滕斯非常关注全球各地普遍存在的“无父人群”。他开启了一项被称为“世界需要父亲”的活动,旨在唤醒父亲回归家庭,担负起父亲的职责。

卡西.卡斯滕斯写出了《做个真父亲》这本书,在这本书中,他分析了父亲角色缺失带来的种种家庭和社会问题,从圣经真理的角度指出成为一个真正父亲的途径,以及父爱缺失的医治之道。

感恩的是,北京朵多教育正在策划出版这本书,而我提前读到了样书。相信这本书的出版,会给许许多多中国家庭带来造就。

今年的父亲节又到了,但愿这个节日在唤起儿女关爱父亲意识的同时,也让父亲能够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就像孔毅为《做个真父亲》写的推荐语中所说的那样:“其实,教育无他,唯爱和榜样而已。”

地上的父预表着天上的父。上帝像一个慈爱的父亲,一直看顾着这个世界,看顾着地上的每一个生命。天上的父是父亲们的榜样。

人不认识父亲,不会知道自己来自何处;不认识天父,更不会认识自己的身份和价值。这个世界不能没有父爱。

来源:诗意恩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