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美国病毒学家罗勃兹:疫情秋季可能重来,保护最脆弱的人!

[ 481 查看 / 0 回复 ]

美国病毒学家罗勃兹:疫情秋季可能重来,保护最脆弱的人!

作者:展清

“我想参加能帮人摆脱痛苦的工作。我想了解病毒在生物层面上是如何工作的,这有助于减轻痛苦。”这个愿望最终带领罗勃兹(Anjeanette Roberts)获得了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分子生物学和病毒学博士学位,之后在耶鲁大学完成了病毒致病机理的博士后研究。

2003年SARS爆发后,罗勃兹加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专门研究SARS的小组。“我们用三年时间完成了50多个项目,其中包括为研究SARS发病机制开发动物模型,以及测试各种可能的疫苗和治疗方法。所有这些研究都取得了成功,我们发现了一些很好的疫苗和预防措施,但并没有进行人体试验,因为SARS消失的速度和它出现的速度一样快。”她研发的疫苗使用的载体,现在也用于制造埃博拉疫苗。

01
寻求真理,提出难题

6、7岁的时候,罗勃兹常常一个人坐在父母卧室的地板上看《星际迷航》(Star Trek)的重播。她和“进取号”飞船的船员一起去到陌生领域,她也对异族文化特别着迷,比如罗慕兰人和克林贡人。“这些故事激发了我的想象力,母亲也通过每周带我去图书馆来激发我的好奇心。11、12岁的时候,我参加了一个科幻小说俱乐部,这让我的思维打开了更多的可能。我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去月球外太空旅行,或者成为一艘星际飞船的船长。最终,我决定成为一名科学家。”

12岁生日刚过,罗勃兹在一家小书店翻阅时,偶然发现了C. S.路易斯的书。她用生日时父母给的钱,买了《狮子·女巫·魔衣橱》。随后她便沉浸在纳尼亚的世界里。路易斯的故事为她打开了探险、发现和基督教信仰之间的联系。

来年一个炎热的夏日,有朋友问她:“你得救了吗?”虽然当时不置可否,但第二年秋天她决定把自己的生命献给耶稣。“当我回想孩提时代对学习知识的热爱和信仰的转变,我不认为它们是各自独立进行的,而是一个完整的故事。换句话说,我对科学的爱和我对耶稣的爱在我生命的大部分时间里是共同经历的。两者都吸引我进入好奇和想象的空间,两者都鼓励我提出问题,寻求真理,探索我周围的世界。两者都要求我去发现什么是可能的、真实的、值得信赖的。”

罗勃兹追求科学,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科学对她作为一个女性能做什么,以及该如何做给予的限制较少。她说:“尽管科学界有人对女性在科学和教育中的能力和作用有奇怪的看法,但总的来说,科学研究是一个更公平的职业领域。每个人都被期望用合理的推理、控制良好的实验和可重复的数据来支持观点。最好的问题和见解是有价值的,而不考虑性别、种族或任何其他个人身份。总之,科学为提问和探索可能的答案提供了很好的环境。”

多年来,教会的团契也为她提供了一个类似的空间来寻求真理和提出难题。“我爱神应许那些全心寻求的人必能寻见,祂的应许不受任何身份的限制。上帝那里有最好的不歧视政策。”

02
做好与疫情长期斗争的准备

作为病毒学家,罗勃兹谈到,第一个病毒在19世纪晚期被发现,它是一种感染烟草植物的病毒,叫烟草花叶病毒。“所有的病毒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它们不能在活细胞外制造更多的病毒。没有人知道病毒起源于何处。从机理上描述它们的起源是非常困难的,因为除非有某种活的物体能够复制病毒,否则就不可能有病毒,至少就我们现在所知道的复杂程度是这样的。绝大多数病毒都是感染细菌和其他单细胞生物的病毒。

细菌对地球上的一切生命都是至关重要的。它们是主要的生产者,从自然界中获取无机化合物,并制造出与生物相关的化合物。细菌也是繁殖的高手,有些细菌能在20分钟内数量翻倍。如果没有控制细菌数量的病毒,那么地球上就不会有其他类型的生物生存的环境资源和生态空间,这么说一点也不夸张。病毒使细菌的数量得到了控制。当细菌被感染它们的病毒破坏时,它们制造的所有物质都被释放到环境中,供其他生物体使用。”

人们经常会发现新的病毒,例如SARS。其实在SARS之前,只发现了两种已知的能引起人感冒的冠状病毒。现在科学家正在寻找更多与其他动物严重呼吸系统疾病相关的冠状病毒。其中,中东呼吸综合症就是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它很可能来自骆驼。罗勃兹说:“我们并不知道所有与人类疾病有关的病毒。2012年,有超过200种病毒感染人类。现在每年约有三到四种新病毒被发现。这和病毒总数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病毒总数估计为1后面跟着31个0,这比宇宙中可能存在的恒星还多出一千万个。”

罗勃兹注意到,此次爆发的新冠肺炎集中在北半球,这是可以预料的,因为北半球正处于病毒/流感季节。然而,令人担忧的是,目前新冠病毒正在南半球各地出现。罗勃兹说,科学家密切关注这一发展,因为它不应该在那里蔓延。“如果病毒在南半球传播,我们需要注意并做好与这种病毒长期斗争的准备。它可能在春季和夏季的几个月里有所减弱,但在秋季又会卷土重来。一个挑战是我们不知道这次新冠病毒的起源。我们曾遇到过来自果子狸、鸡、猪和骆驼的病毒,但目前我们不确知这种病毒的最初宿主是谁。”

看到人类社会中最脆弱的人遭受病毒的残酷折磨,一些不信上帝的人也会跳出来质疑上帝的良善。早在读研究生的时候,罗勃兹就深入思考过这个问题。“我们不知道埃博拉病毒从何而来,还有刚果出血热病毒、裂谷热病毒。我们在那些人类从未到过的地方遇到过它们,我们去那里是为了破坏生态环境。那些进入人体并引起疾病的病毒是由于人类对上帝创造的世界管理不善和自己的无知造成的。”作为科学家并不妨碍罗勃兹从信仰的角度认为,人对上帝的不顺服、人的罪导致了我们对世界的伤害,使人类面临病毒的威胁。

03
在充满挑战的日子里,勇敢去爱

对致命病毒的研究,帮助罗勃兹对苦难有了新的认识。她说:“当我们把苦难想得太小,我们就看不到更大的图景。有一些是我们作为基督徒应该思考的,比如假设我被诊断出患有一种无法治愈的严重病毒性疾病,我该怎么处理呢?我们应该想想《约伯记》。约伯在这一切的事上并没有犯罪,他承认神是造物主,所以顺服。约伯不知道他遭遇苦难的背景是什么,但他的举动和选择却有巨大的意义。当我们在自己受苦的时候说出‘神配得我们的信靠’,我想这和约伯信靠神是一样的。”

对罗勃兹来说,要在苦难中被造就,人们就需要扩展它,不只考虑个人层面的不幸。“作为基督徒,我们有能力和使命去帮助那些在我们周围受苦的人,帮助他们忍受痛苦,并以比约伯的朋友更好的方式去做这件事。”

当基督徒愿意在苦难中委身基督,委身群体,就能活出爱的见证。“如果基督徒因为看到上帝赋予每个人的价值和爱,愿意进入苦难发生的地方,对于那些不认识基督的人来说,他们就能清楚地看到我们身上有一些不同和独特的东西。我想通过研究致命的病毒来获得道德上的勇气,每一个基督的追随者都应该有同样的勇气。说实话,有时候进入一个真正受苦的人的生活,比带着致命病毒进入实验室需要更大的勇气。我们在基督里所传达的盼望、目标和人生的意义,是非常有力的。”

针对这一次新冠肺炎的全球爆发,罗勃兹给出了一些具体的建议。首先是不要惊慌,“耶稣的追随者应该相信上帝,而不是担心明天。上帝知道我们头上的每一根头发。虽然我们生活在一个罪和死主宰的世界,但这次的爆发并没有让神感到意外。”罗勃兹说,这是基督徒亲近神的好时机,让我们重新思考神对我们生命的呼召和意义。

“我鼓励大家默想《诗篇》139的经文,它提醒我们,神与我们所有的行为密切相关,无论我们面对什么,神都与我们同在。圣经中其他经文也提醒我们要爱邻舍,即使可能付出巨大的个人代价。当我记起我们被要求饶恕时,尤其是对社会上最边缘化的人,我总是受到挑战。在这种情况下,这一呼召的一部分要求我们采取个人预防措施,同时不放弃那些比我们更需要帮助的人。在这充满挑战的日子里,勇敢地去爱,并为他人祈祷。”

预防新冠肺炎传播的最佳方法包括:在必要的场合使用口罩、经常用肥皂洗手,使其起泡30秒,她说20秒也很好,但是大多数人都走捷径,所以她建议30秒;避免触摸你的脸(嘴、鼻子、眼睛);使用配制的漂白剂,加水按照1:10或1:5稀释,喷洒在物体表面消毒。她特别提醒,如果我们要爱我们的邻居,健康的人应该小心,不是为了我们自己,而是为了我们社区中脆弱的人。

“虽然对许多年轻健康成年人的风险可能不那么严重,但他们可能会受到感染,并将病毒传播给老年人或具有潜在危险因素的人,他们患新冠肺炎的风险更大。所有人都需要采取预防措施来保护我们当中最脆弱的人。对基督徒来说,这是我们以基督耶稣的名,用爱彼此服事的一种方式。”

04
在基督里的身份是我的锚

尽管罗勃兹一直从事研究,但她并没有把自己的身份绑在科学事业上。在谈到自己的身份定义时,她说:“我是一个女人,一个科学家,一个院士,但是我首先是神的孩子,是耶稣的门徒。我的主要身份来自于这样一个事实:我是照着神的形像被造的,目的是为了认识、服事、跟从神,也为了爱那些照着神形像被造的人。”

她记得,在她即将进入研究生院的时候,一个好朋友给了她人生中最重要、最宝贵的挑战。这位朋友对她说:“在未来五年左右的时间里,你将学习并成为分子生物学和病毒学的专家,但在未来五年里,你对上帝的认识和与上帝的关系会有多少增长?”罗勃兹说:“就在那一天,我在上帝面前下定决心,我要把祂放在第一位,把我和祂的关系放在我读研期间的首位。我知道,履行这一承诺需要坚定的行动。我寻求基督徒团契,加入当地的教会和校园事工,加入并带领圣经学习。”

在罗勃兹的博士后生涯中,她还发现了耶鲁大学的瑞文戴尔学会(Rivendell Institute),这里有一群致力于将基督教思想与各个学科相结合,并将基督教的声音带入学术对话的基督徒。她开始更深入地思考信仰与科学的融合。“上帝实际上已经透过自己在自然、圣经、道成肉身,以及那些在基督里重生的人的生活,显明了祂的存在。祂创造的目的是要我们认识祂、爱祂、信靠祂,所以祂当然会可靠地向我们显明祂自己。”

同时拥有基督教护教学学位的罗勃兹,现在还是一个名为“相信的理由”(Reasons to Believe)机构的研究学者,主要撰写关于病毒的神学观点,致力于生命起源、自然之恶的存在等高度冲突性问题的研究。“驾驭这些两极分化的辩论很有挑战性,不友好的火力往往来自两个方向。但当我专注于耶稣呼召我去做的事情时,我就能找到克服危险的方法,并且能够爱那些和我有不同看法的人。”

对她而言,科学和真理都需要不断去追求和探索,但是这一切的焦点都在认识神上。“我在基督里的身份是我的锚。……我的成功不是因为科学或世界告诉我如何成为一名科学领域的女性或教会的女性。上帝赐予我好奇心和想象力带领我快速成长,祂引导我走向知识的冒险,告诉我我是谁——我是被祂付出巨大的代价来爱的孩子。我们所有人都是如此。神爱我们每一个人,祂也渴望我们知道祂永恒的同在。……虽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科学方面的天赋,但我们都被呼召带着上帝赐予我们的好奇心去探索‘自然之书’和‘圣经之书’。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降服于万有之主,为周围的人祝福,成为受造世界合祂心意的管家。”

(本文参考了Reasons to Believe、Christianity Today、Biola Magazine、Navigating by Faith等资料,一并致谢)

来源:《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
最后编辑眼中的瞳仁 最后编辑于 2020-04-06 00:30:03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