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从信仰而来的慈善,改变潮水的方向

[ 676 查看 / 0 回复 ]

从信仰而来的慈善,改变潮水的方向
古墨

有人说,基督徒拥有第5福音书,那就是,而且通常尚未信主的人,都会通过这部福音书认识福音,认识基督。

在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的行动中,除了看到处在疫区的人们同心互助、一起共度难关之外,也看到了基督徒所显出的爱心。这使笔者对的福音书这样的说法深有感触。

这次疫情,无论是后方的代祷者、捐款捐物者,还是前方一线的传福音、行善事的基督徒,都使我们看到基督徒的爱心真实地涌流出来。这些福音使者的善举,使笔者想到早期基督徒活出的爱的见证,甚至影响基督教包括人类历史的走向。

真正慈善的基

人们普遍认为,自私是人的本性。人会为自己的名誉和利益而战,但很难做到无私地为别人而战,尤其是关系到那些无法得到回报的事情上。

早期的罗马帝国就是如此。在古罗马人的美德目录中,我们很难发现两个基本的和主要的美德——爱和谦卑。当时,罗马帝国的文化属于希罗文化,而那时道德家们所知道的最高尚、最纯洁的爱的形式是友谊,比如西塞罗把友谊奉为仅次于智慧的至善。但是,这种友谊本身是建立在功利主义的基础上的,也就是说,是建立在自我中心的基础上,而且只可能建立在社会地位相同或相似的人之间。

对陌生人、野蛮人和敌人来说,希腊人和罗马人不懂得爱,只懂得轻蔑和仇恨。斯多葛学派走得更远,他们要求人们对一切强烈的情感完全冷漠或压抑,认为与弱者、穷人、受压迫者交往是耻辱。然而,对基督徒而言,每个人都是有内在价值的,都是上帝按照他的形象所造。
教会历史学家菲利普·沙夫(Philip Schaff)总结道:古罗马世界是一个没有慈善的世界。背教者朱利安皇帝受过基督教教育,他试图把慈善移植到异教上,但徒劳无功。根据基督教的信仰,每个人的灵魂,即使是最贫穷和最卑微的人,都有神圣的价值,但罗马世界缺少这种观念,而这正是真正慈善的基础。

兄弟之爱的表

在当时一个普遍以自我为中心的时代,基督教第一次向人类揭示了爱的真谛,它来自于上帝的爱,并在现实生活中彰显出来。我们首先在教会里遇见并实践这一美德,作为信徒之间彼此联合,成为耶稣门徒的可靠标记。

在早期教会,一个到处旅行的基督徒,不论他的语言或国家,只要带着他的主教的推荐信,去往各处都会受到热情接待,把他当作老朋友。他们会说,在你的兄弟身上,你看到了主自己。

因为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渴了,你们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给我穿;我病了,你们看顾我;我在监里,你们来看我。《马太福音》25:35-36)正是耶稣的教导,深深地印刻在早期基督徒的心里,他们孜孜不倦地效法这些行为。

这种兄弟之爱首先表现在对穷人、病人、寡妇、孤儿、陌生人、囚犯等人的无私奉献上。在当时,每一个教会都是一个慈善团体,在公开崇拜中,定期为有需要的成员募捐。罗马教会有大量的寡妇、孤儿、瞎子、瘸子和病人需要照顾,执事劳伦提乌斯(Laurentius)在迫害中,他在异教徒的长官面前,把这些弱势群体作为教会最宝贵的财富。当时,一个信奉基督的家庭主妇的职责,尤其是女执事的职责,就是给有需要的人衣服穿,给他们食物吃。

最后,这种兄弟之爱甚至扩展到对敌人的爱。公元252年,当瘟疫肆虐迦太基时,人们会把他们所认识的死者和病人扔在大街上,他们因害怕传染而逃跑;并诅咒基督徒被认为是瘟疫的制造者,塞浦路斯教会聚集他的会众,并告诫他们要爱他们的敌人。于是大家便展开工作,富有的基督徒带上他们的钱财,贫穷的人献上勤劳的双手,直等到死人被葬好,病人被医好,城脱离荒凉,才甘心休息。

德尔图良这位北非的拉丁教父曾说,对朋友的爱是所有人共有的,而对敌人的爱是基督徒特有的美德。早期基督徒自发地、甘心乐意地建立一个共同的基金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随时往里捐钱。这笔基金用来帮助寡妇、身体残疾者、贫困孤儿、病人、身陷牢狱的基督徒,以及需要帮助的传道人。历史学家莱基说,每个基督徒都要将他收入的十分之一用作慈善事业。

爱,带来教会的复

公元4世纪,亚历山大城爆发一场传染病,罗马人惊恐万分,叛教者朱利安(361-363在位)哀叹说,遭他憎恶的基督徒充满了爱心和怜悯,而他未信主的同胞却没有。

狄奥尼修斯在信札中也热情洋溢地赞美了亚历山大基督徒的舍己精神:他们毫不考虑危险,担当下了照顾病人的任务,尽力满足病人的一切需要,并且还为之宣讲基督的救恩。他们与他们所照顾的人一道,满怀平安与喜乐地告别了地上的生命,因为他们从别人那里染上了瘟疫……他们的死亡乃基于坚定的信仰和虔诚,从任何方面都不亚于殉道。

历史记载了君士坦丁大帝军队里一位叫帕克米乌士兵的故事。当帕克米乌目睹基督徒送食物给他的那些饥寒交迫、伤病交加的兵士时,大为感动。他明白了他们是一群有着特殊信仰的人,他们叫做基督徒。他出于好奇,为要了解鼓励他们如此行善的教义,他学习了教义,并由此皈依了基督教。帕克米乌所看到的这些充满爱的见证,正是早期教会能在各种逼迫的环境中成长的主要原因。

回顾早期教会历史,我们不难发现,当基督徒活出基督的爱时,教会才真正地在一个国家扎根。是基督徒们的爱点燃了复兴的火焰,没有爱,就没有教会的复兴。

吸入与呼出

先知弥迦说: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上帝同行。《弥迦书》6: 8)主耶稣也说过,最大的两条诫命就是爱上帝和爱人(参《马太福音》22:37-40)。

爱是对抗黑暗和悲伤的武器。当我们拥抱上帝的爱并活出上帝的爱时,我们就会成为爱的使者。当下,虽然我们不知道这场瘟疫何时终结,也不明白这些苦难背后有何意义,但是从信仰的角度,基督徒也可以把它看作为主发光做盐的好时机。

真正的、实际的、无条件的爱可以改变人的生命。我们永远不知道一个小小的善举能给别人带来什么;我们永远不知道一个爱的行动,对一个正经历困难的人意味着什么。但我们应当明白,每一个爱的举动都会对我们周围的人产生影响,每一个爱的行为都是向冷漠和死亡夸胜。

通过跟随上帝和爱我们周围的人,我们给无助的人们送去爱的氧气,哪怕是一陪伴、一个拥抱、一句问候、一个口罩……都会使他们在充满恐惧和窒息的环境中不至于失去盼望。

我们服事别人,是因为耶稣先服事了我们。上帝的爱在我们的生命中点燃力量,使我们不断前进。只有耶稣,可以为我们的爱提供需要的燃料。一旦我们真正地吸入爱的氧气,我们就会情不自禁地向周围的世界呼出爱。

摘自《福音》
最后编辑兰花 最后编辑于 2020-03-22 23:15:26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