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全职妈妈,从世界500强归来

[ 604 查看 / 0 回复 ]

一边是职场的节奏、一边是孩子的需要,做妈妈的没法不挣扎。我和丈夫结婚11年,先后在巴黎、北京,意大利那不勒斯、法国南部工作生活,8岁的女儿出生在北京,4岁的儿子出生在意大利。在不同的语言和文化中,我既尝到新鲜的体验,也领略了疲于奔命的苦头;曾经像一个绝望的主妇,现在却学习享受做一个绝妙的主妇。

我是一位80后妈妈,从小就是个乖孩子,一路读书,大学毕业拿着全法最高的全额奖学金来留学,毕业后在世界500强公司的巴黎总部任职,和同为校友的法国男友相恋结婚,之后我们一起来到各自公司的北京分部,参与蓬勃发展的在华业务。简单平顺的人生轨迹,却因为一个小生命的到来,变得起起伏伏。

我再也不为失去晋升的机会遗憾了

2010年底,我已在公司的北京分部工作一年多。为一个大型项目的开展,熟练掌握法语和英语的我,积极协调法国总部、英国技术中心和中国项目部门及供应商之间的各项沟通与各种会议。

我的能力很快得到认可,被总监约见洽谈升职的机会,负责公司在华投资新业务的一个职能部门。就在这时,我却发现自己怀孕了,自然,我与升迁良机擦肩而过。我当时的心情挺复杂的,既有为小生命的开心和憧憬,又有为职业发展的遗憾和担忧。

2011年4月底,我和丈夫刚刚度过“最后一次两人世界”的旅行,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周六早上,去北京国际SOS诊所做第4次例行产检。这家诊所是北京重要的涉外诊所,有一流的医疗仪器和医术精湛的大夫。孩子二十周大了,我们满怀期待的想了解胎儿的发育情况。

我躺到病床上,大夫拿起仪器开始检查宝宝。突然,她的表情凝重起来。她冷静地对我们说:“这台仪器里听到的胎儿心跳不齐,我们换一个仪器测测。”我和丈夫开始觉得不对劲。我们换了仪器和检测方法,结果都是一样:胎儿的心跳每分钟只有60下,正常胎儿的心跳是每分钟120-140下,而且心律不齐、忽快忽慢。

这意味着什么?我不安的从病床上下来,脑子里乱乱的,只记得大夫拉着我的手,语重心长的说:“你们还年轻……” 我已经不记得和丈夫怎么从诊所走出来的,只记得那个早春明艳的阳光里,我们两个人站在熙熙攘攘的北京街头,身边的车流疾驰而过,我俩的世界却灰暗无声,脸上的眼泪像开了闸的水不住流下。

我把消息告诉了教会的团契小组组长,请大家为宝宝祷告。大夫建议我去安贞医院做胎心监测,那里有全国最先进的胎心检测仪。因为恰逢五一长假,我们不得不等到三天假期结束后再去检查。

不来不知道,原来7点对于医院不是安静的清早,却像鼎沸的正午,大厅里挤满了全国各地的病人。我们挂好号,却被告知检查排在两个月以后。天呐,那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死是活,要等两个月? 我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沉静地来到值班医师面前,简单说明了我的情况。

医生竟然通情达理地说,那你们等在检查室门口吧,上午的病人都看完以后给你们看一下。一上午,我们看着被心脏病折磨的婴孩们和忧心忡忡的家长繁忙出入诊室。这仿佛是另一个世界,和光鲜的写字楼里往来着气宇轩昂的职场精英完全不同的一个世界。生命可以这么脆弱,生命原来也是这么可贵。

终于轮到我们了。医生看着眼前的检测仪,有点不解地问我:“是什么问题?心跳120,正常有力,没异常啊!”我喜悦的泪水夺眶而出,真不可思议!心怀疑问的同时,我也充满了感恩。我再也不为失去晋升的机会遗憾了,我爱腹中的孩子,我未曾意识到她的宝贵,直到我几乎失去。

9月,女儿出生了,她健康可爱。我也因此格外珍惜,做出了在家做全职妈妈的决定,相信儿女是上帝给我们最好的礼物。

我的小算盘被现实一一击碎

后来,我加入了“妈妈公主团”,有了妈妈导师, 结识了一帮志同道合的全职妈妈。我一边读育儿的书籍,一边向有经验的妈妈们取经。我通过微博分享自己训练了女儿独立入睡的经历,帮助了几个素未谋面的新手妈妈。丈夫说我更温柔、更耐心了。我觉得自己“伟大”地做出了一个“智慧”的人生选择,把生活安排的井井有条。当时真是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在失败的情绪中崩溃得用手砸墙。

2013年夏天,因为丈夫工作调动,我们全家离开北京来到意大利南部。我想象那里有迷人的风光、灿烂的阳光、喷香的披萨饼和热情的南意人。仗着自己在法国生活过5年,觉得重回欧洲,意大利应该和法国差不多,适应新生活不会太难。

没想到,第一天就被来了一记下马威。因为倒时差,我们下午3点才睡醒,满心期待想去尝尝正宗的意大利披萨。可是绕了下塌的小城几圈,居然没有找到一家商店和饭店开门。这可是周六的下午啊!最后我们不得不在汽车加油站买了个三明治充饥。看着冷清的街道、破旧的市中心,我的心凉了,这叫我们怎么过日子啊?后来我才知道,因为盛夏的炎热,南意大多城市的商店都是早上开门到中午,然后关门,下午4、5点再开门到晚上。

没来之前,我想象(向往)融入当地人的生活, 所以我们选择住在那不勒斯旁边的一个小城。然而现实是小城里没人懂英语,不会意大利语的我犹如外星人。我想象很快找到一间离家近的教会,我可以更多委身,也让女儿认识主日学的小朋友。可是没想到离我最近的华人教会也在30公里以外,而且教会里全是温州商人,没有像我一样的“闲人”。我想象在我家附近认识一些妈妈和孩子,总能找到一些伴儿,可是这里的孩子要不上托儿所,要不就是爷爷奶奶带着。偶尔在公园里碰到几个小朋友,又因为语言不通无法结识。就这样,我的小算盘被现实一一击碎。

再加上各种手续,租房、银行、医保、居留证,一切都得从零开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我彻底崩溃了。我不喜欢自己没法说话,不喜欢自己到哪里都笨笨的样子,不喜欢孤独无助的感觉。有一天晚上丈夫回到家,惊愕地抓起我的手问:“你的手怎么啦?”原来我的手青紫,满是充血。这是我因为孩子不听话,生气无助一边砸墙一边大叫留下来的伤痕。因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火,我现在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只记得我的温柔和耐心全没了,从前的我从没这么失控过。

无依无靠的我这时才明白为什么大卫会在诗篇里反复高呼:“神是我的依靠,是我的磐石。” 原来,之前的我只是一个星期天基督徒。工作顺利、家庭和睦,信仰只是生活里锦上添花的部分。来到意大利后的窘境,才让我明白神不是我生活的一部分,而是我生命的全部,我学习把所有的难处都带到神的面前。

我第一次开始通读圣经,每天读,哪怕读不懂;每天祷告,哪怕有时觉得索然无味。奇妙的是,当我亲近神以后,我对孩子更有耐心和韧性了,开始更多理解孩子的感受,能在面对孩子“挑战”时里少用发脾气的方法来回应。

当我为冗长的移民手续而心烦的时候,却意外地在移民局得到了免费上意大利语课的机会;当我觉得自己当妈妈当得很失败的时候,却有主日学的家长们对我说,听我上主日学的课很享受,从中学到很多做妈妈的经验;我们在异国渐渐认识了邻居,女儿有了玩伴,还开心的结识了一对美国来的基督徒夫妇。

又是一天,丈夫回到家,虽然他一身疲惫,却开心地对我说,我让他变了。原来他每天的状态可能是70分,可是看到我消沉的样子,他好像也变得不及格;现在他这个70分的人看到我90分的状态,感觉自己也90分了。环境没变,神却改变了我。因着我的改变,我的家庭发生了良性的变化。

做妈妈的经验帮我重回职场

2018年的3月底,在做了五年十个月的全职妈妈后,我重新回到了职场。如果说2012年辞去工作全职在家,是一个连我自己都从未想到的决定,那么这次重返职场,也完全出乎意料。

2017年末圣诞假期第一天,我们搬进了在法国西南小城塔布的新家。当时老大六岁上小学,老二马上三岁,假期过后就要全天上幼儿园了。一位老校友忽然发短信告诉我,他们公司战略采购部招人,要我把简历发给他。机会不期而至,我内心却很挣扎:要接受自己一把年龄重返职场做新人的挑战吗?而且这间公司的规模比我原来的公司小很多,真的有从零开始、退回原地的感觉。

这时耳边出现各种声音:有人提醒我做妈妈就是要牺牲,事业和家庭不可能两全,去上班孩子怎么办?我没有特别明显的倾向,不知道该怎么选。当我来到神面前,再一次重新审视自己的价值观,我看到了自己的虚荣。我愿意放下虚荣心,无论职位大小,谦卑做好神托付我的每一件事。通过祷告,我有了神明确的带领。神帮助我四次面试都很顺利,还帮我解决了难处,孩子周三不上学也可以照顾到。

于是3月底,在家全职了整整七十个月后,我这个全职妈妈重新走进了办公室。这份工作好像是量身定制的一样。一个月后,我的工作得到了上司的肯定。孩子们很快适应了幼儿园的生活规律,丈夫更是全力支持我,一起分担接送孩子的日程和家务。更奇妙的是,我发现自己六年没上班做全职妈妈的经验,在职场上全都有用。我并不生怯,反而因着全职妈妈的历练更加成熟。

同事们彼此刚接触,都不太热心。我能理解大家,因为信任是需要时间建立的。我愿意先来干一些别人不愿意干的事情,给别人及时的帮助,后来同事们也都愿意来帮我。

有一次我们去开培训会,会上分小组讨论。每组需要做笔记的记录员,我见没人愿意,就主动请缨,把大家讨论的内容详细记录下来。没想到最后每个组被要求分享讨论的总结,大家都让我这个新人来,于是我很意外地得到了在多位高管面前讲话的机会,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实,我讲的这么清楚,都是多年带孩子常常用简单易懂的方式讲道理练出来的。

到了春节的时候,我给同事们带去一些中国的点心、牛轧糖,把我之前给孩子在学校里做的介绍中国的PPT也带过去,给同事们讲讲中国,再和大家玩一些中国猜谜的游戏,大家都很开心。我们慢慢变成了很有凝聚力的团队。

完美的平衡只在耶稣那里

重返职场后,我一直在摸索平衡家庭和职场的良方。不知多少次,我看着做不完的家务,觉得自己持家无方;不知多少次,我冲着孩子们吼过又懊悔,觉得自己育儿无智慧;不知多少次,我淹没在行业动态和公司同事的高谈阔论中,觉得自己工作无专长。我自责没有好好亲近神,应该做却没有做的事情太多;我怀疑重返职场的决定,甚至想退缩。

我就像被撕扯在两个状态中,在职场我无法像很多同事一样“敬业”,过空中飞人一般的生活,必须迟到早退接孩子,能不出差就不出差。在家里我无法像全职妈妈一样“尽责”,悉心照顾家庭,不知错过了多少个孩子学校里组织的活动,只能捉襟见肘的选择安排。

每每这时候,我觉得自己彻头彻尾就是一个绝望主妇。而我也深知挣扎的根源,我一忙就把亲近神的时间挤掉,日积月累的疏远让我迷失在同事职场和家庭的衡量标准里,却忘记定睛在神身上。

“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神的话深深触摸了我的心。在一个疲惫又挫败的晚上,我突然对自己的挣扎有了新的看法:重要的不是我做的如何,而是神的恩典够我用;不在于追求所谓的“平衡”,而在于哪怕跌跌撞撞却明白为何做,为谁做;不是做得多完美,而是有勇气尽力去做。

记得有一天晚上我很累了,却需要在孩子们入睡后赶一份工作报告。偏偏女儿当晚不停地从房间出来找各种理由拖沓,不肯睡觉。着急的我在多次反复之后耐心磨尽,面对胡搅蛮缠的女儿口不择言地说:“再也不想见到你了!”女儿伤心地哭了,我懊悔极了,惊讶自己怎么会说出这么伤人的话。我蹲下来抱着女儿道歉,告诉她妈妈生气时说的话根本不是真的。

突然间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女儿长大穿着嫁衣的场景,我紧紧抱着女儿流下眼泪,对她说我会永远爱她,永远想见到她,哪怕她有一天会长大,穿上嫁衣成为妈妈,她永远是我心爱的女儿。我告诉她为什么我会着急,我有怎样的责任要完成,以及自己怎样选择早点下班回家和孩子们度过放学后睡觉前的时间,之后再加班的决定。我俩都感动得紧紧相拥。女儿懂事又安心地去睡觉了。我心里也暖暖的。

感谢这份挣扎,在不完美的生活里,我和孩子可以一起学习体谅与理解,实践彼此相爱;可以有很多机会,透过烦乱的追求查验内心的动机。身为妈妈,无论选择全职或上班,在育儿的路上我们追寻的是什么?《箴言》里说:“设筵满屋,大家相争,不如有块干饼,大家相安。”

我常自问:孩子需要的是名牌衣服,还是干净整洁的仪表?孩子需要的是高级运动鞋,还是爱运动的习惯?孩子需要的是最好的外教、最流利的英语,还是可以合理表达自己、善于与人沟通、说出建造人的话语?孩子需要的是我们仅以他为中心的关爱,还是陪伴他学会关心他人、彼此体谅、活出有爱的生活呢?

现在,我还是会因为孩子调皮而发火,但我更是喜乐地去做他们的妈妈。工作也还是不游刃有余,但我也更愿意尽力而为。上帝带我走入家庭,又引我重返职场,是让我明白,祂才是我的帮助和力量,而我是天国的公主,是我家绝妙的主妇。上帝让我们的小家在不同的环境工作生活,接触不同的文化,掌握几种语言,绝不是仅仅让我们体会一下在不同地方生活的新鲜感,或是尝尝适应新环境的苦头;而是让我们在各种环境里丰丰富富经历祂的同在,得享祂的祝福,更活出爱,去理解和祝福更多的人。


转自《境界》
百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