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死去的人总还是会活着

[ 692 查看 / 0 回复 ]

死去的人总还是会活着
作者:刘树鹏

因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今年春节成了一个让人疼痛的节日。

根据官方通报的数据,截止今天6时,全国33个省(区、市)累计报告确诊新型肺炎患者2098例,死亡人数已达到56人。

看到武汉晚报的消息,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退休医生梁武东因肺部感染离开人世。在因新型肺炎而死亡的人当中,这是第一个公布工作单位和生前照片的人。看着逝者生前的照片,心里涌出一阵阵痛惜。

另据澎湃新闻网消息,江苏泰州某医院感染科姜继军医生在查房后奔赴发热门诊的时候,心跳骤停,倒在自己的岗位上。他的同事们怀念说:“他为打败禽流感、甲流、结核而露出的笑容,依然浮现在大家眼前。”

感染新冠病毒死亡的人当中,以中老年为主,其中一个年轻些的只有36岁。这些逝者并非是抽象的数字,他(她)们有各种各样让人难以割舍的身份,有的是慈祥的母亲,有的是辛勤的父亲,有的是爱哭的妻子,有的是憨厚的丈夫......逝者已逝矣,生者的心头将会留下怎样的伤?

我一个人在运河边散步,触目是光秃秃的冬天的景象。然而,春节毕竟已经过去,春天的大门正在被阳光徐徐地推开。

对岸的杨树上,一群麻雀叽叽喳喳地叫着,它们相互追逐,从一棵树飞到另一棵树上。对于人间的苦难,鸟儿是否能够感知?

一个朋友在微信圈里晒出照片,一群灰鹭落到树枝上。他在照片旁写道:“春天还没到,候鸟就已经回到我们村......”语气里透露着对未来的盼望。

往后的日子,天上的候鸟会越来越多,树木也会换上新装。按照专家的说法,随着天气回暖,这种冠状病毒会渐渐失去活力。如此说来,人们会更加盼望春天到来,更加盼望百花盛开的日子。

想起了梵高的油画《盛开的桃花》。在一架篱笆旁,两株并肩耸立的桃树开出粉红的花朵,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显得那样绚烂多彩。

在给弟弟提奥的信中,梵高提到了这幅画:

我把画架摆在果树园里,在室外光下画了一幅油画——淡紫色的土地,一道芦苇篱笆,两株玫瑰红色的桃树,衬着一片明快的蓝色与白色的天空。这大概是我所画的最好的一幅风景画。

我刚把画带回来,就接到表妹寄来的悼念莫夫的通知。一种什么东西(我不知道是什么)把我抓住了,堵住了我的喉咙。我在这幅画上写上:纪念莫夫,文森特与提奥。

如果你同意,我们就以这个名义把它赠给莫夫夫人。我不知道他们将会对这幅画说些什么,但这无关紧要。

我以为一切纪念莫夫的东西,一定要既亲切又愉快,而不可以带着丝毫悲哀的调子。

不要以为死者是死了,只要有人活着,死去的人总还是会活着。

莫夫是梵高表妹珍特的丈夫,他是一名出色的自然主义画家。我喜欢梵高的画,也很喜欢莫夫的画。

莫夫曾经给梵高许多有益的指导。虽然后来他疏远了梵高,但对于他的死,梵高还是非常难过。他以自己和弟弟的名义,把画赠给莫夫的妻子,想让这一树盛开的桃花给她带来安慰。

“只要有人活着,死去的人总还是会活着。”梵高的话深深触动了我的心。

对于死者来说,死亡并不是烟消云散。只要爱他的人还活着,他就会在他们的生命中依然活着。

我想起三百多年前英国亚姆村的村民,在黑死病传到这里以后,为了杜绝向别处扩散,他们筑起石墙,封锁了自己的村庄和南北通道。三百多个村民不幸死亡,但黑死病却在这里被拦住了。

亚姆村至今依然矗立着一座石碑,上面刻着这样的话:

走的话未必能活,因为谁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感染病毒;不走的话就会死,哪怕没感染的也很容易被感染。但我们愿意留下来试一试,因为良善需要传递下去,后人们要记住良善。

这些敬虔的村民相信耶稣说的:“人为朋友舍命,人的爱心没有比这个大的。”(约15:13)他们是存着信心死的,虽然离开这个世界,但他们的灵魂依然活着。透过那座布满时光沧桑的石碑,他们依然在对今天的人们说话。

在劳苦短暂的一生中,多少人能听到来自永恒爱的呼唤啊!这是灵魂不死的确据。因为有这样的爱,死去的人和活着的人依然紧密相连。

因为爱,一个个平凡的生命有了光彩;因为爱,死去的人总还是会活着。

      来源:诗意恩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