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2020新年献辞:世界的密码藏在爱中

[ 771 查看 / 0 回复 ]

2020新年献辞:世界的密码藏在爱中

作者: 境界君


一个平常不过的晚上,我处理完手头的事情,去把踢开的被子盖回儿子身上,然后拐进卧室躺下来。妻子翻了个身,叫出我的名字,“早点睡啊。”妞妞在旁边的小床上发出均匀的呼吸。躺在两个人中间,想起白天在手机上听吴勇长老在讲道中说:“如果从岁首到年终,找不到一个从你身上得益的人,这是你的爱心有亏欠。”

我问自己,2019年,有谁的生命因我而得益了没有?我能否持续地使人受益,成为一个可托付之人?我承认靠自己无法做到,就在心里奋力祈求能被爱充满。身患恶疾的妻子,仍然睡在我旁边,是睡在我另一边的女儿伸手就能摸到的妈妈。一阵深深的感激涌上来,又顺着眼角无声滑落,湿了耳廓。

夜凉如水。我的感受,好像老电影的台词“人在阵地在”,但细想却刚好相反:不是人在所以阵地在,而是因为阵地在,所以人还在。不是我们这个软弱的人可以守住一小块阵地,而是当我们顺服地站在那个位置上,那个位置反而保全了我们。阵地就是从上而来的使命和呼召。人回应呼召,不会被耗尽,反而被建立。

我曾以为呼召是用来选择职业方向的、是用来克服困难的、是用来鼓励自己付出的。此刻我才明白,不是我们能给出多少、做到什么,呼召全然是一个恩典,是可以用来活命的,且让我们活得与蒙召的恩相称。

窗外,海风在楼群中穿行。这大半年来,罗大佑的一首老歌几次在心头响起——“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黄色的脸孔有红色的污泥。黑色的眼珠有白色的恐惧,西风在东方唱着悲伤的歌曲。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没有人要和你玩平等的游戏。每个人都想要你心爱的玩具,亲爱的孩子你为何哭泣?”

华人很不喜欢分家,但在现代化的过程中,我们的家却似乎分得最惨烈。因为父亲不在了。对于两岸三地的人们,歌声如同预言,“解不开的问题”、“只能无奈地叹息”,因为没有父亲的孩子无法通过学习好、工作好重新拥有父亲。即使力气最大、脑袋最聪明的那个孩子,也无法通过构建族群认同、地理认同、某种具有“普世”或“特色”的价值观的认同,来为自己造一个父亲,然后告诉其他孩子,这就是我们的父,你们必须听他,否则必被管教。

在不同的环境中,有的家庭,保姆很大程度上承担了父母的角色,一代人的孩子在不同的保姆手中长大,孩子的疏离与愤怒压抑在心里;有的家庭,孩子每天都在父母的暴力和脾气随时可能发作的阴影下,不被允许当面表露任何意见和情绪,形成分裂、虚伪的人格,还常常被期待要站出来维护父母,帮助父母去惩罚那些可能激怒他们的事实。这些家庭即使是完整的,孩子却带着一颗孤儿的心长大。

创建方舟团体的范尼云说:“今日的领袖是否意识到年轻人的面貌已经改变……当年轻人在破碎的亲密关系中感觉不到被爱或被需要,他们想要伤害自己,因为觉得自己没有价值、充满罪疚;想要伤害别人,为自己里面的痛苦和孤单报仇。”他提醒人们,一定要记得年轻人痛苦的深度和强烈的不安全感。

他们反抗所有权柄、不信任、缺乏安全感、对独立自主过于敏感、争竞、偏激……孤儿的心态是幸存者的心态,骨子对如何建设未来兴趣缺缺,却会因为发现一个共同反对的事物而达成共识。并非每个成人社会都允许年轻人表达他们的苦闷与愤怒。如果人们给不出更多的接纳和体恤,因为自己也没有被接纳过,那么就会以一副更low的样子出现在年轻人面前,延长他们的青春期,刺激他们以叛逆作为一生的事业。

为了重新寻得自我的认同,体验到生命的意义和价值,感到孤单、困惑和迷失的年轻人转而期待融入某个组织、某个信条,在某圈被接纳,找到位置,克服内心痛苦的吞噬。然而,由于内心已经失衡,他们很可能犯下一个严重错误,就是被强势的组织、辖制人的宗教、偏激的人或观念吸引,认他们为父,被置于险境、被轻易放弃、被污名化、被洗脑、被剥削、被虐待。

一个孤儿最可悲之处,就是想要自己成为自己的父亲。但父亲不能被再造、不应被僭越,唯一的可能是被更高的存在替代,寻得爱的泉源浸泡干硬的心。那个泉源是众爱之门,地上各家因其得名,父爱母爱情爱友爱都源于其中。爱的缺失,唯一的治愈是被更大的爱所覆盖,被更多的爱所充满。

基督信仰将这样的爱,称为天父的爱。上帝是我们在天上的父,基督的教会是一个宣讲天父的爱、天父的荣耀、天父的呼召、天父的产业的地方,或许也因此而被世界忌妒。但在教会里,我们看到许多人心里仍然是孤儿、嘴里却掌握了一套关于天父之爱的术语,并不断用外在的行为表现证明自己与天父的关系。讲台对于他们,其实不过是幼稚园的舞台,站在上面的那个孩子企图证明自己是被爱着的、被关注的。

更危险的是,当这类人与天父的爱是断线的,不是出于因被爱而感恩,而是被内心强烈的不安全感驱使、被忌妒和忿恨驱使,通过拼命做事爬上高处成为领袖之后,里面那颗孤儿的心在苦毒中发酵,引诱他们为了自己的目标去操纵和伤害那些跟随的人。他们和世界上的领袖再无区别,同样企图让人们把被他们掌控的地上组织当作父亲:这是我们的父,不听他的,必被管教;听他的,才有祝福。无论是地上的国还是天上的国,只是他们口中用来驱策群众的一个高尚理由和目标。

年底两则新闻都是关于年轻人的。河北迁安,一些还在读职高的未成年女孩,被犯罪分子输送给当地官员、人大代表、富商,被父辈性侵。北大法学院两名优秀学生之间,化名包丽的女孩因在情感关系中受到男友长期精神虐待自杀。舆论普遍关注男友施虐的方法疑似来自臭名昭著的PUA(Pick-up Artist,或译“把妹达人”),却忽略了在亲密关系当中以爱之名进行的掌控,其实在我们身边随处可见——

多少父母习惯用贬低的方式、用“你不乖我不爱”的方式控制自己的孩子。没有父亲的榜样和保护,没有母亲无条件的接纳,施虐者企图在比自己更弱小的异性身上发泄自己的恨意、麻醉已经破碎的自我;受虐者竟然无法逃脱,因为他们已经习惯活在虐待的文化中,对爱的想象已经被污染。这样的年轻人已经长大,成为新的父母,很可能将在自己的孩子身上延续他们唯一习得的模式。

2020年,孤独的终会有家,新一代的孩子会来到新手父母的身边。这个世界的逻辑是,让那些已经感到被剥夺的,持续被剥夺,除非我们看到自己在国度里的身份,是无法被地上的任何力量摇动和损害的;在福音里的人们仍然可以给予,那是你我唯一反败为胜的机会。《境界》愿与读者家人一同学习,做一个蒙福的儿子和女儿,做一个有担当、可托付的父亲和母亲。我们相信,世界的密码藏在爱中。

因此,今夜我向天父祷告:我们真的不懂爱;求你怜悯这地,收纳每一家的眼泪,让爱的洪涛漫过我们;也将《境界》的另一位主编、我的妻子沈颖交在你的手上,求你因她的软弱而使人看到你的爱,使用我们的小家在这个世代与无数家庭同行。奉耶稣基督的名。

来源: 境界, 微信号newjingjie
最后编辑眼中的瞳仁 最后编辑于 2020-01-13 00:17:3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