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如何看首例基因编辑婴儿

[ 987 查看 / 0 回复 ]

如何看首例基因编辑婴儿
/潘柏滔

前言:20181126日,来自深圳的科学家贺建奎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贺建奎说,由于孩子的父亲患有艾滋病,这是唯一可让她们继续生存的方法;而她们也是世界首例对艾滋病免疫的基因编辑婴儿。此一宣称没有得到其他的独立证实(甚至是个骗局)。

一、基因编辑婴
理论上,基因编辑是将婴儿编码CCR5蛋白的基因在胚胎时期,利用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将之修改成它的变体CCR5Δ32,即少了32个碱基对。使修改过的胚胎完全发育直到诞生,这是人类的首次尝试。CCR5蛋白基因是艾滋病毒HIV-1籍之进入免疫细胞的受体之一,变体CCR5Δ32不制造这蛋白,因此拥有它的人对HIV-1有很强的抗性。CCR5Δ32这个突变在自然界里已经存在近一千年,包括中古欧洲黑死病疫(Black Death)的幸存者,历史上它出现的频率一直在快速增加,这应该是好的发展。CCR5Δ32也有缺点,比如遭受一些黄病毒属病毒感染后,会有更高的概率出现严重的症状,流感的死亡率可能也会增加。美国国家卫生局局长柯林斯(DrCollins),曾在2015428日发表声明,反对资助任何使用人类胚胎的基因编辑技术。

基因编辑技术发明者之一、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华裔张峰教授(Feng Zhang),也呼吁全球科研暂停关于胚胎基因编辑的科研,张说,实验的风险大于收益,并表示他深切关注中国项目是秘密进行的包括美国国家科学院在内的学术机构表示,儿童的基因治疗应只能在严格的安全和监督条件下进行。因此,贺建奎的实验引致普遍舆论的批判,包括英美和国内数十位重点大学科学家,以及爱丁堡大学的生物伦理华裔学者。

二、胚胎基因编辑技术
CRISPR(clustered regularly interspaced short palindromicrepeats)/Cas9系统是细菌用来防预外来DNA如病毒(Virus)侵略的机制。CRISPR存在于细菌内,与其Cas9防预酵素合作,接合外来DNA,将它化解成为有外来DNA的探针gRNA (guideRNA),它能够辨认外来DNA,将它们彻底瓦解,使外侵病毒不能在细菌内繁殖生存。科学家利用这个机制,在实验室中用人工制作特殊的gRNA探针,瞄准胚胎基因中有缺陷的DNA,可以将它重组改造。2012年,胚胎基因编辑技术(embryoediting by CRISPR/Cas9) 的发明,已经成功地用来改变白鼠的精子——科学家以这方法来根治遗传病。也有生物工程公司,以巨款投资、发展人体胚胎细胞培养和基因编辑的研究和应用。

中国科学家一直走在人类胚胎基因编辑改造科研的前沿。值得注意的是,2015418日,他们第一篇论文透露,在71个经过这实验而生存的胚胎中,只有54个可发展到八细胞,这其中又仅有7个获得DNA修复,但是这些修复的胚胎也都充满了意外被脱靶改变的DNA虽然贺建奎声称,露露和娜娜的基因在编辑后没有被脱靶的意外,但是这没有在严格的安全和监督条件下被验证,因为据《新京报》报道,深圳市卫生计生委伦理专家委员会并未收到项目的伦理审查报告,而且使用该程序确实违反了中国卫生部2003年发布的指导方针,也违反了2015年在该问题峰会上商定的国际指导方针。

三、一些根据人权根基的伦理立
文明国家都倡导人权,主要的根据是源自德国哲学家康德(Kant)的本份论

人永远是受益者,非实验工具。若人有做父母的权利,人也应有寻根的权利。若传宗接代是人权,那么家族的渊源也是人的基本价值定位,改造人类胚胎的技术使父母与子女的权利对立,若社会不予以规范,会引起不能预测的后果。发明基因编辑技术之一的Dr Doudna和其他从业的科学家,已发表暂停胚胎基因工程的声明。柯林斯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当然会关注人如何作神的管家。但无论是否相信人被神创造,有识之士已觉察到胚胎基因工程的伦理问题。人权根基最佳的来源是圣经。圣经表明,人是照着神的形象被造,作为神的管家,治理万物。(参《创》1)圣经也给我们一些指引,可作为科技发展的规范。比如:

1.人权应从胎儿开始
从生物学的立场分析,受精卵形成后,就开始分泌化合物帮助其植入母体子宫中(implantation)促进成为胚胎的发展。胚胎在母体中増长到大约500克重量,就有可能在母体外生存,成为早产婴儿。人权最安全可靠的标准,是从卵子受精开始。圣经也支持这个立场(参《诗》13915-16、《耶》15)。此外,圣经还强调孩子是神赐给的产业(参《诗》1273)。因此,用不孕夫妇的性细胞,体外受精后植入妻子的子宫成为试管婴儿,也是神赐的礼物,此时,科学家成了神的好管家。但是以改造胚胎或用可能伤害受精卵的技术来受孕,则是对胎儿人权的侵犯!

2.保护弱势族群
为根治遗传病改造性细胞或胚胎,虽然动机良好,但贺建奎采取的手段是以原本健康的受精卵作为实验工具,这违反本份论的人权标准。正如耶稣尊重小孩子,认为接待他们就是接待祂(参《太》181-5)。2001年,梵蒂冈发表了一项关于克隆人类胚胎的宣言,也可应用在基因编辑婴儿的讨论:人按着不同的发展阶段,有了不同的价值——胚胎次于胎儿,胎儿次于儿童,儿童次于成人。这是颠覆了我们的道德训令:就是给那些最软弱,不能保护自己的人,最多的照顾和尊敬,以保障人类本质上的尊严。目前所有世上文明国家,都尝试禁止人民将改造胚胎的技术用在与健康无关的人种改良上。试想,若这技术继续在无规范的状态下发展下去,父母的权益有没有与子女的选择以及社会的公益产生冲突?父母与子女在社会中的福利和义务是否需要重新定位?

3.领养儿女
虽然生育儿女是一个基本的人权,也是圣经的教导(参《创》128)。但圣经更注重得着(原文:领养)儿子的名分(参《罗》822-23)。人因为犯罪后而与神隔绝,只有(只要)接待耶稣基督为生命的主,我们就能成为神的儿女(参《约》112-14),并在主耶稣再来、与他同复活得赎时,我们的儿女身分将得以完成。同样的,有遗传病基因的夫妇,也应考虑领养孩子,不仅是孤儿、弃儿,也包括剩余的试管胚胎。

4.寻找其他争议性少的治疗遗传病的方案
科技是人作为神管家的工具,应该被用来解决问题,而非引起不良的后果。科学家当优先采用其他比改造胚胎更少争议性、而同样有效的方案。有关艾滋病的议题,很多科学家的研究并未引起伦理方面的争议,反而得到某些程度的成功。例如,美籍华人科学家何大一(DavidHo)1995年提出的高效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方法(Highly Active Anti-Retroviral Therapy-HAART),该方法使用了多种药物,避免了病毒对单一药物迅速产生抗药性而影响疗效,能够较大限度地抑制病毒的复制,并能修复部分被破坏的人体免疫系统。此外,在2008年科学家发现,接CCR5-Δ32干细胞骨髓移植手术后的艾滋病人,体内的HIV病毒全部消失了。贺建奎有没有考虑到这些更造福于人类的方案呢?他的这一举动,使人质疑他也许如一些急切的创业者一样:企图以标奇立异的创新生物工程来达到营利的目的。


圣经在伦理上的原则,可引导我们有效面对生物科技的挑战;跟随耶稣的带领,则能让我们胜过私欲、挣脱诱惑,守住科学家的本分。因此我认为,应当联合所有接纳圣经立场和尊重人权的有识之士,在社会中建立正确的伦理原则,防止生物科技的滥用,保卫人类的尊严。

作者来自香港,获生物学博士和神学硕士学位。在惠顿大学(WheatonCollege)任教41(1973-2014),现为该校生物学名誉教授。
摘自《海外校园》
最后编辑齐鲁 最后编辑于 2019-12-26 23:21:0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