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靠上帝反败为胜

[ 535 查看 / 0 回复 ]

靠上帝反败为胜
作者:林文雄

2017年6月,我刚从服务了42年的美国南加州大学商学院退休,目前为会计学荣誉退休教授。我一生经过三次困境,都间接或直接地倚靠上帝反败为胜。


经历苦难认识真神


我生长在台湾的台中市。小时候又矮又笨,而我哥哥长得比我高,又英俊、聪明,小学每年都当班长。每次有客人来我家,母亲就叫我进房间去躲起来,只叫哥哥出来见客。


我虽然不认识上帝真神,且常和母亲、外婆到各处庙里烧香,但上帝还是一直照顾我、保守我。我很小的时候曾掉在家门前的大水沟里,被邻居发现而救起。未上小学时,有一次我和父母参加哥哥小学的运动会却走失了,后被邻居发现带回家。另一次,我和一群小朋友到附近小溪里玩水,被溪水冲走,最后被人救起。


我小学毕业时,以前十几名的成绩考上台湾中部最好的学校:台中一中初中部,但父母却叫我去读六年的台中商业职业学校(一般人称之为“放牛学校”),放弃将来上大学的机会。因父母认为读台中一中的哥哥将来要去读医学院,需要缴一大笔学费,我将来要早点出来做事赚钱给哥哥付学费。在职业学校的六年中,我受尽亲戚朋友的嘲笑。


我当时虽然不认识上帝,但这位将来要拣选我的上帝,还是用无形的手常照顾、保守我。我在中商当了六年的班长、得了第一届全国珠算比赛念算赛亚军,并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上帝提示我去找读过大学的舅舅,让他劝说妈妈同意我报名参加大学联合招生考试。结果神迹发生,我这“放牛学校”的毕业生居然考上第一志愿台湾大学商学系。母亲认为这是她所拜的文昌公保佑的,带我去庙里跪拜一百次。我当时还不认识真神,所以也就稀里糊涂听妈妈的。


在大学里,我每个学期的成绩都是优良,拿“书券奖”,且通过高等会计师考试,成为当时台湾最年轻的会计师。


大学毕业后,我当了一年的预备军官少尉财务官。后来在台塑关系企业总管理处稽核室及总经理室工作近三年,并获得政治大学企业管理硕士。接着,我到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攻读会计及资讯管理硕士,之后申请进入俄亥俄州立大学博士班深造。学校分配给我的指导教授是一位刚从芝加哥大学拿到博士的犹太人,他是主修财务会计的,但我的兴趣是管理会计。我想换个导师,被前主任接受了,但那位年轻的犹太教授却在我上他的课时,给我C的分数,幸亏重修时得了B,否则就得退学。在这期间,上帝派了一位白人工程师和一位白人医学院学生每星期一次来我家,帮助我和妻子一起读英文圣经。他们也向我传讲主耶稣的福音,两年后我和妻子一起受洗成为基督徒。


后来我们有了一位漂亮又有爱心的女儿,她婚后和丈夫曾在洛杉矶市贫民区办了小学、初中和高中三间免费学校,造福墨西哥裔的贫穷移民子弟。


陪精神病妻子30年


我妻子的父亲是贫穷的铁路工人,共养育了九女三男,前面七个女孩,她是老六,小时曾被送给別人家又跑回来。她在台湾政治大学读一年级时,爬台湾最高的玉山不幸跌进山谷,脑震荡昏迷两个星期,头部缝十多针,并休学一年。大学毕业后她曾在台湾电力公司和中央银行工作。


我因忙着在南加州大学教书,作研究,并花很多时间在专业及华人社团活动,既远离上帝,也不关怀妻子的需要。后来妻子得了精神分裂症。她起初是头痛、胃痛、皮肤病、长期失眠,常换工作,到处看医生拿药,然后开始有妄想、幻觉、幻听。她怕水、怕电、怕人:认为隔壁家住高处,水管通到我家有毒;也认为有人在听我家电话、电视。我送她去看精神科医生,吃药,并八次让她住精神病院,但效果不大。后来她因拒绝吃药及看任何医生,开车在外常出意外,两次车子全毁,又因常怀疑邻居而起纷争,多次惊动警察。

人的尽头就是上帝的起头。她生病18年后我开始仰望耶稣的十字架,信上帝可拯救、医治我的妻子。我辞去所有社团职务并减少在大学作研究的时间,开始在家认真读经祷告,并多花时间爱她、陪伴她,一起读经祷告。我曾经三次禁食祷告三天三夜,也曾邀请多位教会弟兄姐妹代祷或一起祷告。后来主透过三处圣经向我说话:“你们各人都当爱妻子,如同爱自己一样。”(以弗所书5:33)“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哥林多后书4:17)“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哥林多后书12:9)我求圣灵帮助我努力践行“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哥林多前书13:4)的教导。妻子后来渐渐被上帝医治,三年后她开始整理家务并做家事,如煮饭、洗衣服、买菜、清洗地毯地板或地砖,并找人整修房子。她开始恢复弹钢琴、弹圣诗、上四科主日学课程,常送东西给儿女及教会姐妹等,并参加小组聚会及教会郊游活动。最后八年她和我每年两次去德州达拉斯市探望儿子全家,儿子家人也每年一次回来团聚。她于六年半前患了严重的糖尿病和肺炎却拒绝看医生,最后被主耶稣召回天家。她去世前半年,有几位姐妹每天和她电话读经,教会小组长也每天到我家和她读经。

上帝恩典数算不尽


当我妻子开始有精神分裂症时,有些专家和朋友建议我和她离婚,以免我的财产在不断的官司中被拿走;但我信靠上帝的恩典坚持不和她离婚,结果我的财产并没有重大损失。在两次大车祸中,虽然车子全毁,但上帝保守她人没受伤,也愿意去上三个月的法院强迫性酒驾课。大车祸后,她拒绝去保险公司律师处录音,却被赦免。她三次的法院官司及律师费还算合理,我财产损失不大。她失踪那天,我向警察报失踪,当天晚上她就自己开车回来。在她不能开车后,上帝也在不同时期分別预备四位好司机载她出去购物或上银行。她从没出去伤过人。她曾在我外出时剪掉屋里的电线,几次移除插头,但人还平安。那些她打电话到家来做工的工人都不伤害她。她努力相夫教子,儿子、女儿、女婿都是博士。上帝让她回到教会,因有圣灵作工,她还带领我弟媳妇信了主耶稣。


当我们受苦时上帝在哪里呢?圣经中有答案。如:“他们在一切苦难中,祂也同受苦难;并且祂面前的使者拯救他们。”(以赛亚书63:9)“我们在一切患难中,祂就安慰我们,叫我们能用上帝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样患难的人。”(哥林多后书1:4)“祂自己既然被试探而受苦,就能搭救被试探的人。”(希伯来书2:18)上帝的灵(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祷告(参罗马书8:26)。

上帝在我和我家的恩典数算不尽。我虽年已老迈,但仍健康有力服事主。我除了固定在教会教主日学外,偶而也在两、三个教会讲道、作见证;曾在两次短宣、三次布道会作见证时,有30多人决志成为基督徒。我所做的远无法报答上帝的恩典,我当至死存一颗感恩的心,努力活出祂喜悅的样式。


来源:《中信》
最后编辑眼中的瞳仁 最后编辑于 2019-08-05 23:03:3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