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怀念母亲

[ 306 查看 / 0 回复 ]

我的母亲李美钦,于1914年10月岀生在温州市一个穷苦的家庭。外祖父是位忠厚老实的建筑木工,约30岁时,他因在高空作业时失足坠亡;外祖母不得不夜以继日干些手工针线活供女儿读书。


喜结良缘
母亲天资聪颖,上小学前,她就可以认字,并时常陪伴外祖母一起阅读圣经、祷告、唱赞美诗歌。17岁时,母亲就读于宁波市华美医院护士学校。该学校是由一位信主的美国医学博士创办,故基督教风气十分浓厚;母亲成绩岀众,一毕业便留院担任妇产科护士长。
祖父是一位牧师,而外祖母是该教堂同工,彼此相当熟悉友好。故我母亲与父亲从小就相识相知,互有好感,早早地订了婚。
母亲24岁时,与父亲喜结良缘,婚后两人情投意合,生活甜美。因为两人都不愿分居异地,于是母亲辞去了宁波的工作回到温州。3年后,父亲自创小型医院——温州市福民医院,并把自己的名字改为福民。父亲任院长,母亲任副院长,并选聘了一些有经验的医务人员,福民医院就此宣告诞生。几年后,该医院成为温州市著名的全科小医院,市内外众多病患者慕名而来。
过了几年,父亲创办了一家肥皂厂,大量生产成本低廉、质量尚可的肥皂。这些肥皂源源不断进入温州的千家万户,我们家也因此赚到了不少钱。
我们提前过上了小康生活,但母亲未忘记上帝的恩典。每逢礼拜天,她总是早早地起床,把子女们打扮得整整齐齐,一同来到教会敬拜主,使我们从小就接受真理的浇灌。
1949年4月,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父亲被两个冒充病患家属的人,以“到病人家看病”为由骗去。而实际上,他是被绑架到了土匪霸占的小海岛——鹿西山。
绑匪敲诈勒索50两黄金后,仍不见父亲归来,生死未卜。家里有七个子女(第七个尚在腹中),上面还有一位60多岁无劳保的外祖母,祖父也每天来我家陪伴母亲一起祷告。
感谢上帝听了祷告,保守我父亲性命。1949年酷暑,鹿西山即将解放,大小土匪成了亡命之徒,拋下人质各寻生路,父亲才得以逃回家里。祖父和母亲心中的一块大石头才落下,大家彼此安慰,都说50两黄金是身外之物,上帝恩赐的生命才是最宝贵的,要感谢主。


人生变故
解放后,母亲与父亲一起来到宁波市华美医院(市第二医院前身),我们七个子女也来到宁波。母亲当即恢复妇产科护士长职务,月薪75元;父亲担任腹外科主治医师,月薪130元。
1957年,父亲因为仗义执言,被打成右派分子,戴手铐押解到劳动教养所劳教3年,每个月只发给他7.5元的伙食费。父亲劳教期间,母亲除了承受了巨大的各种外在压力,经济上也变得十分拮据!
平时,母亲自己在食堂吃饭时,总是只买一分钱的汤。但她依然积极工作,年年都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她连生病也不请假。另外,母亲时刻挂念着父亲,她总是在上夜班清晨下班后,放弃睡眠时间,步行30多里路程(为的是省几元钱)去劳教所看望父亲。她每次去探望父亲时,总是为他恒切祷告,求主怜悯,祈求上帝时刻与父亲同在,引导他渡过“死荫的幽谷”。
上世纪60年代初期,3年自然灾害开始。母亲为了让子女能多吃上几口饭,自己仅以米糠、红刺藤粉、草根为食,结果她得了非常严重的“浮肿病”,十来天都拉不岀一次大便。
更加不幸的,在市劳教所经过3年 “改造”的父亲,性格发生了很大变化。他非但不记母亲的情,反而以怨报德,他把在外面的受到的凌辱,全都发泄在母亲身上,不仅自己不做一点家务,还经常命令式直呼母亲干这干那。对家庭开支也变得斤斤计较,每个月都要审查家庭开销账,常常为了几角钱的误差就发怒,多次拍桌子谩骂母亲。双方矛盾日益加深并公开化,邻居、医院、亲朋好友都知晓了。
1966年,因父亲的原因,除大姐已在北京外,我们6个子女都被牵连,在歧视的目光下忧郁度日。有一天,我的大妹上吊自杀。母亲同我到第二医院太平间,她站立在我大妹的遗体旁痛哭祷告:“天父啊,您是又公义又慈爱的大牧者,对这只饱受痛苦、惊吓的小羊,在绝望之际选择了错误的岀路,祈求能得到您的谅解和疼爱。”


爱神爱人
母亲是一位信仰十分坚定的基督徒,她爱神爱人,经常向产妇们传讲基督福音,还多次输血给危急的病人。她也是一位称职的好母亲,一生抚养了7个子女,对每个子女都倾注了爱。
母亲的爱是愽大的,她乐于把对子女的爱扩大到他人,众多同她接触过的邻居、同事、病人、教友……都接受过她真诚的关爱和无私的帮助。
母亲一生热爱学习,退休后便应聘进入宁波市科技局图书馆工作,她除做好本职工作外,也借此机会阅读大量书籍;八十多岁时,她还参加宁波市老年大学英语班学习,勤学苦练英语口语,每当路途中遇到外国友人,她总是主动前去与他们交流,这件事一时传为佳话,并被作为新闻报道。
后来她应在美国定居的小弟邀请,84岁时只身一人来到美国住了近一年;在美期间,她身体康健,精神抖擞。
母亲曾做过一次圣经分享,题目是“爱”。她说:主耶稣讲过,律法的总纲就是爱(参《马太福音》22:40),得不到爱的可怜人,只要来到耶稣身旁,就必能够得到爱。耶稣用他的爱引领大家行走义路、天路、永生之路。她还当场唱了一首赞美诗《耶稣爱你》 “耶稣爱你,救你摆脱罪恶权势,耶稣永远爱你……”她也受到了众弟兄姊妹的敬重,到母亲家拜访的信徒络绎不绝。


追思道别
母亲于2001年9月15日中午,离别了人世,回归天家。她去世的第3天,举行了追思礼拜。在母亲的追思礼拜上,众弟兄姊妹高声唱了多首赞美诗歌,背诵了几段宝贵经文,接着讲道、祷告,并宣读母亲生平;另外,有好几位母亲生前结的“果子”,也一一做了自己怎样在母亲带领下归主的见证。
亲爱的妈妈呀,如今的我,正日近一日地奔跑向您,在那美妙无比的时刻到来之际,我要在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救主座前,紧紧地投入您那温暖、永恒的怀抱。

转自海外校园
百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