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新加坡整容医生临终前的人生感悟

[ 756 查看 / 0 回复 ]

新加坡整容医生临终前的人生感悟


Sayings:我们天天刷微薄微信,刷脸书浪费那么多时间,可能求的就是在我们浏览的上万垃圾帖中,找到一个分享,是对我们有所价值,能够帮助我们往前进的。但愿今天这篇能帮助你更好理解人生和活出人生。

其中有一段非常喜欢,也很认同:Don't let society tell you how to live. Don't let the media tell you what you're supposed to do. Because true happiness doesn't come from serving yourself.

文章有点长,是个演讲,不难懂。希望你能坚持读完,也希望对你有些启发。当事人 Richard 有一定的信仰背景和立场,即便如此,他生前的这番话,并不妨碍我们对财富、成功、幸福和人生的思考。


文章主人新加坡四十岁的千万富翁和整容外科医生张庆祥(Richard Teo)于2012年10月18日去世。下面就是医生张庆祥生前演讲的记录:


嗨,你们,早上好! 我的声音因为化疗的缘故显得有点嘶哑,所以请忍耐一下,我想我先介绍一下我自己,我的名字叫张庆详,Danny 的一个朋友,应 Danny 之邀来到此地。

首先要说的是,我是一个当今社会下典型的产物。在此之前,我曾经谈论当今媒体是如何影响我们之类的。所以我属于媒体描述的那种典型产物。在年轻的时候,我深受一种观念的影响。那就是要想得到幸福,你必需先获得成功,而要想获得成功,你必需先变得富有,所以我的一生都在遵循以上原则。

由于出身于一个贫穷的家庭,在这么多年里,我懂得了如何去竞争,无论是在体育、学习、还是领导上。我都想获得成功。并且最终也达到了。但这所有的一切仍是由于金钱的缘故。

在最初的几年里,我曾当过牙科的实习生,但我变得不耐烦了。由于我的一个朋友出去独干后赚了成吨的钱。而我,还只是一个实习生。所以我对自己说:「够了。已经拖得够久的了。」在那时。美容药已经形成了一股新的浪潮。我确信你们也意识到。在这几年美容药变得炙手可热。我认为这东西能赚大钱,正因如此我对自己说:「忘了牙科吧,我要在美容药行业里工作。」而这正是我在这几年所做的。


事实是。没人会把你当做英雄,除非你是有钱人或者政治家,所以富人或者名人,我要成其中之一。我直接进入了美容药的海洋。当我最初做代理的时候发现,人们不会为这些东西付超过30美元。他们会抱怨: 「哇,医生,这太贵了!」他们会不开心和抱怨。但是同样的一群人却愿意为了吸脂而付上10000美元。所以我对自己说:「好吧。我不要再治病了,我要成为一名美容师,一名有医学背景的美容师。」

吸脂,隆胸,割眼皮手术,这些正是我过去所做的。你要什么,我们就做什么。这是非常赚钱的工作。当我们起步的时候,我们客户的等待时间是一周,后来变成了一个月,2个月,3个月。需求是如此之大,以致人们不得不排队去等待整容。自负的女人 - 美好的生活!

当我们的客户增长后。我都忙不过来。我先雇了一个医生。然后2个,之后3个。之后4个。之后。。。我们什么都不足。我渴望的越来越多。 正因如此。我们在印尼开了一家店,去吸引所有的印尼太太。随后,我们又开了一家店,建立了一个团队去吸引更多的印尼顾客。

一切是如此美好。我在那里。属于我的时代来临了。

在去年二月的某个日子了,我对自己说:「好吧,我有这么多的钱。是时候买我的第一辆法拉利了。于是我准备好了钱,哇,这是我第一辆法拉利。」后来我在寻找土地。我想找一个朋友合作,于是我想到我有一个银行家朋友一年能挣500万,所以我想我们一起买些地之后开发自己的房子。

那时我正是青春的时候,正准备去享受人生。同时,我的朋友 Danny 重获新生,他们正准备去教堂。他们叫上我:「李庆祥,一起来吧,快加入我们,一起去教堂吧。」


我二十年前就是一名基督徒了, 受洗礼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但是我这么做的原因是在当时做一名基督徒是非常时尚的事,太时尚了!我要去受洗礼。于是那时我成为了一名基督徒,我可以自称为基督徒,这感觉太棒了!事实上,我从来没拥有过一本《圣经》,也从来不知道《圣经》讲的是什么。

我在教堂待了一会。又过了一会。我感到累了。我说别待在这里了。去新加坡国立大学吧。那里有太多东西值得我去追求了:漂亮妹纸,学习,运动等等。毕竟,没有上帝的帮助,我今天也能拥有这些。谁需要上帝啊?我靠我自己,就得到我要的任何东西。

我十分傲慢的告诉他们:「你知道吗?你去叫你的牧师把布道时间改到下午两点,那时我有可能考虑是否去教堂。」那时我太傲慢了,后面我又加了一句:「直到今天。」我不知道我是否后悔过说了那一句:「如果上帝真的要我去教堂,他会给我指示的。」你们会看到,三周以后,我回到了教堂。


诊断结果


在2011年3月,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时我还在到处奔跑,因为我是一个健身狂人,我一周花费六天在健身房锻炼,跑步,游泳上。那时我后背有些疼,但是持续了很久。这就我仅有的症状。在我拿到扫描结果的前一天,我仍在健身房举重,做下蹲。然而到了第二天。他们发现我的一半脊椎中的骨髓被更换了。我说:「不好意思,那是怎么一回事?」

第二天我去做了一个 PET 扫描,然后他们诊断出我患上了肺癌晚期,第四期。癌细胞已经转移到了脑部,和一半的脊椎。我的整个肺都是癌细胞。还有我的肝,肾上腺...

我说:「怎么可能?我昨晚还在健身房锻炼,这到底怎么回事?」尽管我不确定,但我相信你们仍能体会我当时的心情。昨天我正处于我人生中巅峰,第二天,传来厄运。我彻底绝望了。整个世界都绝望了。

我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我父母双方各有一百个亲戚。他们中没有一个得过癌症。对于我来说,我的基因是健康的。我不应该会患上癌的!我有的亲戚是烟瘾比较重。但为什么我会得上肺癌?我接受不了。


遇见上帝

所以接下来的一天,我一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无法接受发生了的事。那时我躺在医院的手术台上,为了做一个穿刺手术,我完成手术后一直躺在手术台上。医生和护士都离开了,他们叫我等上十五分钟,以确保我没有发生气胸。

那时是在一间冰冷,安静的手术室里,我躺在手术台上。眼睛不眨的盯着天花板。突然我听到房间里穿来一个声音,这不太可能是从外面传来的。这是从内心传来的。我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声音,并且它说的话非常奇怪,它说:「在你人生正直青春的时候,你不得不遇到这样的事,因为这是唯一能让你理解的方式。」

我对着自己,奇怪,它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你知道,当你对自己说话的时候,你会说,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个地方?我离开这里后该去哪里吃饭?你会用第一人称对自己说话,你不会对自己说:你离开后到哪里吃饭?这个声音只能是第三个人说的,它说:「在你人生正直青春的时候,你不得不面对这样的事, 因为这是唯一能让你理解的方式。」那时,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独自一人哭了起来,之后我才慢慢明白为什么它说这是唯一的方式。

因为我过去是多么的傲慢,在我一生中,我不曾需要过任何人,对于我所做的事很有天赋,为什么我还需要别人。我太过于自我,以致没有任何其他的方法,能把我带回上帝的身边。

事实上。如果我患上的只是一期或者二期的肺癌,我会做最好的心胸手术,把肺叶的一部分移除,然后做化疗,治愈的机会是非常高的。谁还需要上帝?但是我到了第四期,没人能帮助我,除了上帝。

在那之后发生了很多事,但那时我还不会成为一个信仰者,一个祈祷者。也许那时的确有一个声音,又或者只是我的自言自语,我一点也不买账。


接下来的就是为化疗而做准备,首先要花费2到3周对整个大脑放射化疗。同时他们也正在为我的化疗准备,补充等等。医生们为了化疗,用到的一种东西叫做 ZoMETA。他们用来加强骨骼的,一但骨髓中的癌细胞被治愈,骨骼将变得中空。所以我们需要 ZoMETA 来加强骨骼,以防止由于压力过大而造成骨折。

ZoMETA 的一个副作用是它能导致颚骨头的死亡,所以我得把我的智齿拔了。几年以前,我把我上面的智齿拔了。因为它给我带来了麻烦,而下面的一个没有给我带来任何麻烦,所以我说:「别理下面的了。就留在那里吧。」当然,是 Danny 主动帮我拔的。

当时躺在牙科椅的时候,我问我自己,化疗的副作用带来的痛苦已经足够多了,但现在我又得去承受拔智齿带来的痛苦,好像我受到的痛苦还不够。所以我问Danny:「兄弟,是否还有其他方法能让我不用经历这个吗?」他说:「是的,你可以祈祷。」


我说:「好吧,祈祷吧!反正我又没有什么损失。」接着我们一起祈祷,之后我们又去拍了一个X光片,那时什么都正常,包括设备和其他所有的一切。而你们会看到,X光片显示颚的下面没有智齿,我知道大多数人有四颗智齿,也许一些人一颗也没有,但是缺少一颗或两颗。照我的理解,这不太常见。

可是我还是那样,「啊,我一点也不关心这个。」对于我来说,只要我不用拔牙,我就很开心,在那时,我一点也不买祈祷的帐,也许只是一个巧合,无论它带来什么。

我继续去见我的肿瘤医生,并问他:「我还能活多久?」他说最多不超过六个月,我说:「化疗后也这样?」他说大约三到四个月这样。

我对此一点也不能理解,它太难用言语解释了。尽管我当时已经进行化疗了,我还是每天在挣扎,特别是每当我睡醒睁开眼睛的时候,多么地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只要我醒了,一切都会过去。

当我一直在挣扎的时候,随着一天又一天过去,我情绪变得十分的低落。这是一种典型的否认心理。但是突然的情绪低落期过去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特别的那天,我应该去见我的肿瘤医生,大约两点的时候,我突然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平静的,舒服的。事实上,有点幸福的感觉。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大约下午两点的时候发生的。而这正好像我刚装扮好,正准备去见我的医生,正因如此我告诉我所有的朋友:「兄弟们,我刚刚感觉非常好!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非常好。」


而几周以后,Danny 向我透露,他为我禁食了两天。那时他和上帝祈祷,之后禁食了两天。而他禁食结束的时间正是那天的那个时候,大约下午两点之后,那种巨大的感觉毫无原因的涌向我。当时我并不知道他为了我而禁食,但当他禁食结束时候。我体会到了那种感觉。 

哇。这种事情发生的太巧合了吧,我开始有点买账了。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还是无动于衷。我完成了放疗。但我还得为两周之后的化疗做准备,所以医生让我休息了几天。

你们看,这就是肺癌的死亡率:肺癌有着最高的死亡率。如果你把乳腺癌,大肠癌,前列腺癌(在新加坡患病率最高的几个)的死亡率相加,还是低于肺癌的死亡率。你们可以理解,这只是由于你可以把前列腺,大肠,乳腺移除,但是你无法把肺移除。

但是由于某些原因,大约有10%的肺癌患者过得挺好,因为他们的基因中有着某种特殊的变异,我们把它叫做 EGFR 变异。而这种变异大约在90%的时候,发生在从未洗过烟的亚洲女性身上。我,首先是男性的。其次我是一个抽烟者,我通常在饭后吸烟。周末的时候,朋友给我递烟,也从不拒绝。即便我烟瘾比较轻,我的医生对于我能拥有这个变异基因没报任何希望。

我能拥有这个变异基因的概率是3%-4%,这也是为什么我主要去做化疗的原因。但由于像 Danny 那样或者不认识的朋友为我迫切地祈祷,后来在我在等待化疗的时候,检查结果示我是 EGFR 阳性。当时我感觉:「哇,好消息!」 因为那时我不用非化疗不可了,有一种口服药能控制这种疾病。


化疗之后


这里的每一点都是肿瘤(演讲的同时展示了拍片图),你们能看到癌细胞的转移,这只是一个肺上面的。严格来说,我两个肺都有,并且我有成千上万个肿瘤。这就是为什么医生告诉我即使进行化疗,也最多能活3-4个月。

但是由于拥有这种变异基因,他们有这种口服的药。你们能在这里看到我,是在经过2个月的治疗之后。这就是上帝的恩典。同时这也是为什么我仍能有机会能在这里,与你们分享我的经历。正如你们所见,这是治疗前后的不同之处。

在那时。我说:「好吧。这是我所期待的,不是吗?这种药的疗效非常好。」但是我仍旧不买账,好吧,朋友们为我祈祷。之后肿瘤的数量开始下降,90%的肿瘤被消灭了。并且肿瘤的数量在几个月之后能下降超过90%。

你知道的,一旦你有临床医学的知识,你会知道统计数据。一年存活率,两年存活率,有这种知识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你不得不与这种知识一起活着,癌细胞的基因非常不稳定。它们一直在变异,最终它们会胜利。它们会具有抗药性,渐渐的药效会变得不起作用。

与这种知识共活,是一场巨大的精神斗争。癌症并不只是身体上的斗争,还是一种巨大的精神折磨。没有了希望,你该怎么生活下去?不能为未来的几年做计划,你该怎么生活下去?医生告诉你在以后的1-2个月,会一直承受着这种折磨。所以我经过了很多挣扎,三月,然后是四月。四月我的情绪到了最低点,非常的抑郁,内心一直在挣扎即使我当时正在恢复。



接受上帝


在其中的一天,当时我躺在床上,下午的时候内心一直在挣扎,我不断地问上帝:「为什么?为什么我要受到这种折磨?为什么我不得不承受这种艰难,这种挣扎?为什么会是我?」

当我睡着的时候,在梦中,一个景象出现了,祂说:「希伯来书12:7-8」。

现在你们要知道,在那时,我不得不读《圣经》。因为我对什么是希伯来书一点思路也没有,我也不知道它有多少章节,一点也没有线索。

非常特别的是祂说,「希伯来书12:7-8」

当时我没有想太多,只是继续睡觉,然后我醒了。然后我对自己说:「我要找出来!反正又没有什么损失」,Danny 送了我一本《圣经》,它还是非常的新。我说:「好吧,就试一下。」希伯来听起来像是很古老的样子,所以我翻到了旧约,所以它应该在旧约里面吧,对吗?但是我翻遍了旧约,没有发现希伯来书,我感到非常的失望。

接着我说:「也许在新约里面,我们看看新约吧!」哇,新约里面的确有希伯来书。「希伯来书12:7-8」,写着:「你们所忍受的,是上帝管教你们,待你们如同待儿子。」


我说:「哇,这到底是从哪里来的?」那时我全身都起鸡皮疙瘩了。我说:「这不可能,对吗?」我指的是一个从来没有读过《圣经》的人突然有了某个章节的具体景象,而这小节刚好直接回答了我的问题。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有多大?

我很感谢上帝直接回答了我,在我睡觉的时候,在我挣扎的时候 ,问上帝:「为什么我得忍受这些?为什么我得忍受这种痛苦?」而上帝说:「你们所忍受的,是上帝管教你们,待你们如同待儿子。」

在这点上,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比拥有 EGFR 变异基因还小,这根本不可能发生。因为在《圣经》里有数以百万计的小节,我脑海中怎么可能刚好浮现那个小节。

所以在这点上,我完全买账了,我说:「你赢了!你赢了!」好吧,我已经完全信服。并且从那天起,我开始信仰上帝,最后一次我听到那个内在声音是在四月底的时候。那个声音,跟上次完全一样。当时是下午,我正在睡觉(我的内心没有挣扎,只是在睡觉),在梦境中,我听到上帝说:「帮助困境中的人们。」


这更像是一个命令语句,而不是一个陈述语句。 那正是我踏上这个旅途的时候,帮助困境中的人们。我意识到困境并不只是意味着贫穷,事实上,我认为很多贫穷的人们比在这里的很多人更幸福。他们很容易满足他们所拥有的东西,所以他们可能会更开心。

富有的人们也会面临困难,也许是是身体上的问题,精神上的问题,社会中的问题等。所以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我开始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快乐。在过去,追求财 富能带来快乐,所以我想快乐跟对财富的追求有关,但是事实却不是这样,为什么?这样跟你说,在我,在临终之前。我发现我拥有的物质财富,没能给我带来一点快乐,像法拉利。还有我为了建别墅而买的土地或商业上的成功,最终没有带来一点快乐。

它们没能给我带来一点安慰,一点快乐,什么也没有给我带来。也许你们认为我拥有了这些物质,它们就给我带来了快乐?没有,这样的事永远也不会发生。

真正的快乐来源于与别人的交流。在过去的很多时候。这是一种骄傲,当你想炫财富时,中国的春节是最好的时机。开着我的法拉利,向我的亲戚朋友们展示,给他们压岁钱,你们认为那真的快乐吗?你们真的认为这些羡慕你拥有法拉利的人们会与你分享你的快乐吗?事实上你所做的只是引起人们的羡慕,嫉妒,甚至仇恨。他们并没有和你一起分享快乐,那时我有的只是骄傲。哇,我拥有你们没有的东西,而那时我认为那就是快乐!

我所做的,基本就是把骄傲建立在别人的痛苦身上。那不是真正的快乐。所以在我临终的时候,这些没能给我带来任何快乐,想想我的法拉利,我能带着它走吗?

我发现快乐来源于与别人的相处中。在过去的几个月,我的情绪非常的低落。在与我爱的人,我的朋友,基督里的弟兄们相处中,也只有那时我才有动力振作起来,与你们一起分担忧伤,与你们一起分享快乐,那才是真正的快乐!


你知道什么能使你微笑吗?是那种帮助处于困境中的人后的快乐。因为我曾经经历过这些,我现在知道了为什么我得经历这些困难。事实上,有些癌症患者告诉我,在很多时候,人们走过来告诉他们,“保持乐观,保持乐观”。对,当你处于我这种情况时你试着保持乐观,你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但是有这种经历后,我可以去见癌症患者,与他们一起分担,鼓励他们。我知道,由于我克服过这些困难,我说的也许能让他们更容易接受。

而最重要的是。我想真正的快乐来源于认识上帝,而不是了解上帝。我的意思是,你可以通过阅读《圣经》来了解上帝。但是个人认识上帝,能与上帝建立一种关系。我想那是最重要的。以上是我所学到的。

Also most importantly, I think true joy comes from knowing God. Not knowing about God – I mean, you can read the Bible and know about God but knowing God personally, getting a relationship with God. I think that’s the most important...

如果我要总结的话,我想说的是我们越早意识到什么东西是重要的,我们将会活得越好。别像我一样,经历过这些才知道,别无它法。我不得不回到上帝的身边,去感谢他给了我许多机会。在过去我曾发生三次大意外 — 交通意外。你知道,都是这些跑车带来的意外,我经常超速,但是不管怎样我还活着,即使当时车完全翻了。如果没有上帝的保守,谁知道我现在在哪?即使我受洗礼的事,也只是一场演出。但事实是这事情发生了。它给了我一次机会去回到上帝的身边。

我学到一些的东西:

1、全心全意的信仰上帝,这非常重要。
2、去爱和帮助他人,不要总想到自己。

拥有财富并没有什么错,我想这事一点也没错。因为上帝会保守和赐福,所以很多人受到上帝的祝福而非常富有。我想真正错误的是,我们中的许多人不能处理好这种富有。我们拥有的越多,我们渴望的越多。我经历过这个。我们挖的洞越深,我们越深陷其中。以致于我们崇拜财富和失去了真正的目的。我们崇拜财富而不是上帝,这是人类的本性,要想脱离其中实在太难了。

当我们开始个人实践时,不可避免的开始积累我们的财富。 我想说的是当开始积累财富时或者当这种机会来临时,一定要记住所有的这些并不属于我们,我们并不真正的拥有它或者有权利拥有它。这只是上帝给予我们的礼物,记住进入上帝的国度远比我们自己更重要。

无论如何,由于经历过这些,我知道了如果没有了对上帝的信仰,拥有的财富都是虚无的。更重要的是当你们开始慢慢积累物质财富时,要像基督徒和所有人一样,你需要积累上帝赐予你们的属灵财富。

我想说的就这些,很高兴能与你们一起分享。



原编:丹尼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