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从上头来的平安 - 潘伯伯的故事

[ 215 查看 / 0 回复 ]

从上头来的平安 - 潘伯伯的故事


杨迪


我第一次听到有关潘伯伯的事情,是教会里一群有爱心的姐妹们告诉我的。她们说在这附近有位老人家,已经中风十年,行动十分不方便。半年前又确诊晚期结肠癌,医生说他的日子不多了,于是弟兄姐妹们纷纷前去探访他,可是探访的结果却让他们十分惊讶。因为本来是想去送上安慰的,结果却看到他在死亡面前所表现的心灵平静反而得到安慰。带着一颗强烈的好奇心,我走访了这位80多岁高龄的老人,大家都叫他潘伯伯。
没有耽误的学业

潘伯伯出生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初,家里兄弟三人中他是最小的。那时他家有十亩良田和一辆小马车,他从小就懂得帮助家里做些力所能及的农活。和出生在那个时代的许多人相比,他在童年没有挨过饿。


后来日本人侵略中国,全家老少不得不从本乡逃难到北京的东城区住下来。他父亲从内蒙古买了16头奶牛,办了个小型牛奶厂,赖以维持生计。谁知有人硬说他父亲认识抗日将领宋哲元(国民党第29军军长),继而捏造事实说这些奶牛都是病牛,就把牠们都抢走并拉到城外烧了。家里从此靠开店铺过活,生活开始变得紧巴起来。虽然家里经历了大大小小的冲击,他的学业却一直没有被耽误过。他小时候上过私塾,到了北京先后上过几所学校,见证了1945年日本人投降和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等重要历史时刻。


高中毕业后,他考上了当地的医学院。他还记得校园里面有一座石头砌成的教堂,名叫康母堂。参加教会的人员大部分是外籍教员,也有一些中国老师和学生。1949年以后大部分外籍老师都回国了,只有小部分留下任教,教堂从此也被改成了学校的临时图书馆。那时在学校食堂里,他经常看见一些学生信徒在饭前闭上眼睛,因为不明白他们在干什么,所以觉得这些学生很好笑。有时一些调皮捣蛋的同学会趁他们闭眼睛的时候,偷偷地把他们面前的饭碗拿走。虽然这样被別人搞恶作剧,他却从来没有看见过他们因此而生气发脾气。


大学毕业后,他一面在医院当医生,一面在医学院当老师,这一干就是30多年。


到美国走进教会


1996年他和老伴来到美国,帮女儿照顾孩子。从第二年5月起,当地华人教会的弟兄姐妹开始一周两次接送他们去教会,每次一来一回就是50英里。他们的爱心实在令他感动,可是从小到大,他听到的都是无神论,教会里所讲的福音对他来说是完全陌生的。说到人人都有罪,他也承认,的确人无完人,谁没有过犯呢?这一点倒是不难理解,但是作为学医的他却怎么也搞不懂圣经中记载的那些神迹奇事。想想看,童女怎能怀孕生子呢?死人怎么能复活呢?


有人对他说,需要用信心来接受,因为每个人每一天,其实都需要用信心来生活。例如如果没有信心,人就没有胆量去开车,更没有胆量去坐飞机;但是光这样打比方,让他感到很牵强,并不能令他信服。不过,教会弟兄姐妹们的真诚和爱心实在令他感动,他始终坚持去教会。同时,他自己也希望能够搞清楚这个信仰的真假。他常常做笔记,一旦有了不懂的新问题,就把它们记下来,星期天到教会去问別人。芝加哥城北华人基督教会的林道真牧师和林师母,以及其他许多弟兄姐妹们,在生活和信仰上给了他莫大的帮助。


难忘的追思礼拜


他外孙女的钢琴老师是位30多岁的美国女士,非常有爱心。当她知道潘伯伯的女儿家经济上有困难时,就主动免去了教钢琴的费用,这令他们非常感动。出于感激,他们提出每星期去她家做些清洁工作,以表达感激之情。没想到这样一位年轻善良的女士,却患上癌症英年早逝了。那一天,他和家人们怀着沉痛的心情参加了她的追思礼拜。按照他的理解,这个追思礼拜将会呈现一个极其哀恸的场面,用中国人的话来说,那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啊!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追思礼拜一开始,就不断有人上前来为这位女士献上动听的歌曲,还有人用风趣的方式讲述她的生平。整个过程虽然有眼泪,却没有呼天抢地的哀号声。


后来他才知道,信耶稣的人相信死亡是地上生命的终止,永恒生命的开始,这位姐妹现在已经到了天上的乐园,和救主耶稣在一起。在那里,再也没有疼痛,没有眼泪和悲伤,一切都是过去的事了;并且有一天,地上信耶稣的亲人朋友还要与她在天家重聚,从此再也不会有分离。正是这样一份真切而幸福的盼望,让大家相信,此时的分离只不过是暂时的分开。如此这番对死亡的全新诠释,强烈地冲击着他多年来对死亡的理解。


他过去在国内医院工作了30多年,见过太多的生离死別。作为医生,常常感叹人生的悲哀和无奈,他自己也非常害怕死亡,不敢去想关于死亡的事情。他也很不愿意到丧亲者的家里去,因为在那种极大的悲哀氛围中,自己的心情也会变得非常沉重。作为探访者,除了“节哀顺变”以外,再也没有什么別的词句可以用来安慰逝者家属;然而从这次的追思礼拜,他看到世上居然可以有这样一种战胜死亡的信念,使人在死亡面前真的可以做到从容不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他不能够明白,但这份对永恒家园的真切盼望,却让他十分羨慕。这件事对他的信仰有了很大的触动。


认识耶稣得救赎


渐渐地,通过不断的学习和思考他终于明白,两千年前来到这个世界,自称要把人类从罪恶过犯当中解救出来的耶稣就是上帝。凡相信的人,借着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的宝血使罪得赦免,借着祂从死里复活,得以战胜死亡的权势,拥有永恒的生命,这就是福音。如果上帝能创造整个宇宙,使世界从无到有,那么还有什么是祂不能做的呢?在人看来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在上帝却凡事都能。他开始在心里默默求告这位赐给他生命的主,求祂赦免他的罪,带领他走今后的人生路。1999年8月潘伯伯在众人面前受洗归入主名。


信了主耶稣后,他的心态在改变。他想起过去在还未信主之前,常常会为名利的分配不公而忿忿不平,并且对这样不好的心态早已习以为常。记得有一次,他甚至把这种不满的情绪加在老伴的头上,因为那一次老伴得到上级的荣誉表彰,而他却没有得到,心中因此久久不快。现在想一想,这其实就是人心里的嫉妒所导致的,是罪啊!信主之后,他把名和利等许多短暂属世的事情都看淡了,心理上感到非常轻松自在。


从疾病中站起来


2008年有位老朋友到美国来看他,在他家里吃饭。席间因被劝酒,他就喝了一小盅茅台酒,喝完以后他感到有些头晕。第二天早上,他照例出门散步时感觉不对劲,腿发软,抬不起来,很快这种肌肉无力的症状就发展到整个右半身。同时,说话也出现严重障碍,非常含糊不清,根本没有人能听得懂。他惊恐万分,心想这可怎么办?手脚都不能动,话也说不了,生活无法自理,这下子全完了!一时间,焦急和无奈抓住他的心,让他陷入了极大的困苦。


就在他感到不能摆脱重重恐惧和忧虑的时候,心里却好像听见有一个声音在提醒他:孩子,你不能这样下去。是的,虽然现在情况很糟糕,康复机会很渺茫,他还是想着应该努力振作起来,好好地去锻炼肌肉,让自己尽可能恢复。于是,在小女儿和女婿的悉心照顾和耐心鼓励下,他开始了漫长而艰难的康复之旅。


他试着让那一动也不能动的腿练习站一站,直到它甚至可以往前蹭上一小步;他试着让那一动也不能动的胳膊,努力地去抬一抬,直到它真的可以抬起来。他也试着让那根本不听使唤的手努力去抓东西,直到它真的可以抓住勺子,把食物送到嘴里,还有就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努力练习发音。他这一锻炼就是十年,在这十年里,他无数次摔倒。在功能锻炼厅里,几乎所有的犄角旮旯他都摔了个遍,却竟然没有一次摔到致命部位。在这样坚持不懈的锻炼下,上帝眷顾他的努力,他恢复得越来越好。手臂的力量恢复到了一个程度,让他可以扶着走路器自己练习走路了。说话也从最开始单一的“a、一”的音,发展到可以说整句话了。这些进步让他自己和周围的人都惊喜得不得了。


他常对人说,他实在是体会到上帝的真实存在。因为不论发生什么,只要他向上帝呼求,他就会因此而得着勇气和力量。在患病的十年里,他一次次摔倒,又一次次爬起来。他心里清楚地知道,是上帝在每时每刻看顾他,鼓励他。他相信无论什么事情临到他,主都知道,主的恩典一定够他用。


面对死亡心平安


2017年9月的一个晚上,他发现大便中出现暗红色的血块,心中不免一阵惊慌。到了凌晨两点,他给小女儿打电话,叫她赶快过来送他入院。第二天电脑扫描结果出来,是结肠癌三期,伴有肝肾和淋巴结转移。三个女儿都很害怕,就一直瞒着他,然而医生要女儿们必须赶紧告诉他,好让他自己选择治疗方案。


当孩子们告诉他时,他一时间感到非常惊恐。在恐慌中,他没有忘记呼求上帝,很奇妙他的心开始慢慢地平静下来。他选择了保守疗法,明天会怎样他不想忧虑。他把自己放心地交在上帝的手里,远比交到自己手里要安全稳妥得多。


潘伯伯知道他在世界上的日子不多了,但是面对死亡他却一点儿也不害怕。他相信上帝会带他走完余下的人生路,领他高高兴兴回天家。


从潘伯伯身上我看到,在人世间的风暴中,无论是面对疾病还是死亡,人的心里都可以踏实地享受到那一份来自赐生命者的平安,而这份平安是世界不能给予的,也是世界夺不去的,这就是真正的平安。潘伯伯喜欢的一首诗歌《风雨中也能飞翔》,也是他内心的写照:“人生旅途多风浪,世事变幻叹无常。我的心要仰望祢,祢在天地永为王。不管夜晚有多长,黎明终究会来临。我的心要等候祢,祢的美意必显彰。有祢知道我景况,安慰我一切忧伤。将挂虑重担放在祢手上,黑暗中也能歌唱……。”


是的,即使在风雨飘摇中,我们依然可以振翅飞翔!


亲爱的朋友们,如果你正走在艰难的人生旅途上,请不要忘记把自己交给这位赐生命的主耶稣,祂会让你体会到那份真正的平安!


来源:中信
最后编辑眼中的瞳仁 最后编辑于 2018-10-16 22:33:3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