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死前才信耶稣,行吗?

[ 458 查看 / 0 回复 ]

死前才信耶稣,行吗?




回想小时候,玩过碟仙……问了很多别人不可能知道答案的问题,碟仙都一一回答正确……当时,就知道碟仙背后的东西是鬼。

在那一刻,我知道这的确是个灵界的东西。

那事以后,就去买了一些书来看,不少是佛教的书,我一看就着了迷。

我那信耶稣的岳母就嘱咐我太太,到了美国一定要去做礼拜,所以抵埗后太太就四处访寻礼拜堂。

为了陪太太,从此就没间断的去教会……起初就是去捣蛋,跟他们辩论,辩至他们哑口无言,我就开心,自以为聪明……他们又邀请我参加「基要真理班」,我就在一位女传道的基要真道班听了十多年。初时坚决反对,渐而不反对了……甚至感到道理还不错呢。

有位弟兄常到我家来,不厌其烦地向我传讲福音……我对他说:「为什么一天到晚跑来跟我讲?你那么喜欢传福音,应该去做传道。你做传道再来跟我讲,我就相信你了;但现在你开公司,我不信你这一套。我对基督教也没什么反感,其实各种宗教殊途同归。我只是比较倾向佛教……对这世界根本没什么要求,什么都可以,我没什么需要。你不用来向我传福音。回去向你的上帝说,给我一个灾难,我没办法的时候,就会向祂求。现在我什么都不求。

他又来我家,对我说:「我告诉你,现在我已经是传道人了。你以前说过的话还算不算数?」我说:「我曾说过吗?」一句话就推掉,不承认。他走了,我太太就祷告说:「他这个人那么刚硬,真是太困难了!如果他需要一个灾难,求上帝就给他吧!」

到了九月初劳工日假期,那天我驾车带侄儿去做体检,回程中有辆车越过公路中间的石垄,正掉在我的车上。我当时昏迷不醒……

回头说,这事前的一两个月,有个朋友患了肝癌末期,躺在医院,另一朋友请了牧师来,问他愿不愿意接受耶稣为救主。他平常就是不信,那次,他说愿意信。当下,他们全家都跪了下来(本来全家都不信),牧师给他们讲解清楚,最后病者在医院接受点水礼。当时太太和我都在旁边,太太对我说:「你看,为什么你的心那么刚硬?」我说:「没问题呀,等我生命到了最后五分钟,你请牧师来替我做点水礼就行了。」

车祸后醒过来,惊觉自己刚才可能真会死去,因那车祸实在厉害!我左手臂的肩胛骨破碎了,骨盘更完全碎了。医生把我的骨头像拼图一样的拼拼凑凑,最终还欠一块,于是他从骨库找到一块大小差不多的,就给我塞进去,勉强可以用了。左膝盖也碎了,小腿更断了。

当时一醒过来,就想到自己以前曾对太太说,等到生命最后五分钟才请牧师为我施行洗礼。其实,这是不可能的。试想,如果车祸后我不再醒过来,不一命呜呼了吗?深知道生命不在我们手里,所以等到最后五分钟才悔改,是不可能的事情。我更想不到向上帝求个灾难,祂竟当真的。幸而祂还保存我的生命!

车祸后,肇事那人和我身旁的侄儿都被送进医院,可两个人都没事便可出院……这给我很大的教训,上帝真是轻慢不得的。我要赶快认罪悔改!

后来,那做了传道人的弟兄又跑到医院来看我,问:「你要不要信耶稣呢?」我随即接受耶稣,认罪悔改。那一刻,我彻底投降,不敢再刚硬了。之后,很奇怪,心里感到非常平安。

那天,他们先把我送到政府的医疗急救中心,替我检查、整理,安排好才把我转送到我所属的医院……看我的是一位新来才第一天上班的医生。

后来护士告诉我:「你真幸运,在我们这医院,只有这位医生可以替你做好全部手术,否则你要被送到雷诺(Reno),离我们这里大概五个小时车程……你真幸运!」我说:「不是我幸运,这全是上帝美意的安排!」真奇妙,上帝派了一位那么好的医生来!

我住院共四十天,一直要平躺,不能动弹;又要插胃管,从颈部开洞插进胃部,把食物直接灌进去,这使我的头部也不能动。

他们要给我用吗啡,自己可以随时按一下按钮就不用那么痛。经过一个晚上,医生看过计算机记录,问我:「怎么你没按呢?」我告诉他不觉得痛,所以没按……接着他说:「你不用,我搬走好了,别人要用呢。」真是上帝保守,我全身都感不到痛。

出院后,伤势逐渐复原。我很热心向人传福音,常将自己的经验告诉人,劝未信的朋友脖子不要那么硬。

我常劝告未信的朋友,你若觉得自己不够好,不能做基督徒,以后再说。但要知道,人生什么时候是最后五分钟,是由不得自己来掌控的。真要把握机会,当心里有感动,就马上接受,不要再拖延。脖子硬的朋友,不要再等了!你若说还不明白圣经,等到明白了才相信;但要知道圣经就是这么一本书,全世界有很多神学院,历世历代有不少专家、博士在研究,也从没有一个人说自己全部明白了;所以要等到自己对整本圣经都明白才相信,那是不可能的!

其实,你要先相信,心灵的眼睛才会打开,明白圣经的真理。如果要完全明白才相信,那就不能叫做「信」了。上帝的事情是我们人类永远不会全部明白的,真要先相信,才能逐渐明白。

文章来源/中信
整理/余黄国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