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1380航班上,上帝是机长,她只是副驾驶” | 女机长绍茨

[ 305 查看 / 0 回复 ]

“1380航班上,上帝是机长,她只是副驾驶” | 女机长绍茨

绍茨驾驶仅存一个发动机、机窗破开、有144名惊恐乘客的航班,6分钟内从两万英尺高空安全迫降后,用短信向好友分享:“神真好。”绍茨会和其他女飞行员分享如何从圣经中女性典范学智慧,为经历艰难的副驾驶祷告,用经文带给他们爱,每次飞行都是为上帝作见证。

近日一则美国飞机险些失事的新闻帖,在中国网友的朋友圈被大量转发。除了觉得“惊心动魄”,许多人在替生还乘客庆幸的同时,纷纷点赞该航班的女机长塔米•乔•绍茨(Tammie Jo Shults),感谢她在极端危难的情况下用冷静、智慧和爱的拥抱传递出来的安全感——即使远在中国,人们同样收到了。

在担任民航客机机长之前,56岁的绍茨在1990年代曾是美国海军第一批女战机飞行员之一,驾驶着F/A-18大黄蜂战机。

4月17日,带着一个仅存的发动机、一片破碎不堪的机窗、144名头带氧气面罩的惊恐乘客,绍茨驾驶着这样一架美国西南航空1380航班,6分钟之内从20000英尺的高空安全迫降在费城国际机场。

而绍茨本人在飞机降落几个小时后,用手机短信向一位同是前海军女飞行员的好友分享了三个字:“神真好。”(God is good)

绍茨曾是一名海军战机飞行员 

“我不会让你不被拥抱而离开”

“请问您能让医生在跑道上见我们吗?我们有受伤的乘客。”绍茨告诉空管中心的交通管理员。“受伤的乘客?好的,你的飞机着火了吗?”对方问。“没有,它没有着火。”绍茨说,“但是它有部分残缺。”

这是美国西南航空1380航班的女机长绍茨驾驶飞机在费城紧急迫降前与空管中心的对话,她的声音清晰而坚定,传递重要信息而没有废话。4月17日,这架波音737从纽约拉加迪亚机场前往达拉斯爱域机场,飞行途中一侧发动机失灵,碎片击中机身,并从机窗射进客舱,致使一名乘客死亡。大约六分钟之内,飞机的飞行高度骤降6千米。

据飞机上的目击者们描述,飞机一直在摇晃并颤抖,因为机窗破裂,快速降低的气压将一位坐在边上的女士身体的一部分吸入窗口,其他人紧紧抓住她,把她拉回来。惊惶的乘客纷纷向他们所爱的人发送短信,有人还拍下短视频,以为是自己留在世上最后的影像。

当人们在媒体上听到回放的这段迫降前发生在驾驶室和地面之间的对话录音时,惊讶女机长绍茨内心的冷静与自信。绍茨的朋友和邻居却不觉得意外。“那就是塔米,那就是她。”老朋友罗伯特•布鲁斯说,“她不是那种会慌的人。”

对于德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西北部的波恩镇第一浸信会的会友们来说,他们一下子就听出来这就是那个平易近人、务实、从不起高腔的绍茨。这段沉稳真实的谈话录音通过网络被迅速传播到世界各地,使她立即成为许多人心目中的英雄。

其实,网友们并不知道,英雄女机长在教会里做过从儿童、初中生、高中生到成人各个年龄段的主日学老师;除了和蔼的脾气,她还有一副美妙的好嗓音,帮助她上台带领儿童一起唱歌敬拜!现在,在媒体的争相报道之下,绍茨已经成了这间约有900名会友的山区教堂的公众人物。

来自纽约的本杰明•古德斯搭乘1380航班前往达拉斯参加会议。他对达拉斯当地一家媒体说,飞机成功迫降之后,绍茨走进飞机过道拥抱每一位乘客。“我特意问她,‘我也会有一个拥抱吗?’”“她说,‘当然,我不会让你不被拥抱而离开。’”“这非常触动人心,在生死攸关的时刻,她杰出的应对方式表明她具有非凡的理智与勇气。那是美好的品质,我们依然活着多亏了它。”

机上全部144名乘客中,目前有7人受伤,1人不幸死亡,其他136人得以毫发无损地幸免于一场潜在的大灾难。一位劫后余生的乘客在社交媒体上称赞绍茨有钢铁般的意志,是真正的美国英雄。

绍茨和另外四位机组成员说,“我们只是在做自己的工作”,他们拒绝了媒体的采访请求,理由是他们正专注于事故的调查。据《今日美国》报道,他们在4月18日的声明中说:“当我们回想这个家庭沉重的损失时,我们的心情十分沉重,但我们依然代表全体飞机工作人员感谢公众以及同事的支持。”

“神给我飞行的愿望有祂的原因”

这并不是绍茨第一次上新闻。三年前就有媒体报道,她是美国军队中第一批女性飞行员之一,驾驶F/A-18大黄蜂战机。据海军航空队太平洋舰队发言人披露,目前女飞行员仅占海军总飞行员人数的2.5%。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军队里和绍茨一样做飞行员的女性更是少之又少。

孩童时期,绍茨看着空军飞机飞过她的家——一个位于新墨西哥州的农场。她读过一本关于飞行员宣教士奈特•赛因特的书《丛林飞行员》,奈特•赛因特与另外四名年轻宣教士,在南美洲厄瓜多尔向当地土著奥卡人传福音时被杀,后来奥卡人接受了基督信仰。

还在读高中的她,去参加了一位退役上校的飞行讲座。“讲座开始时,作为在场唯一的女孩,我被上校问到是否迷路了。”绍茨的好友马罗内在她所写的书中记下了绍茨勇敢追逐飞行之梦的经历,“我鼓起勇气说我没有迷路,我对飞行感兴趣。上校允许我留下来,但是断言从未有过女飞行员。我什么也没说,在我心中,我希望神给我飞行的愿望是有祂的原因的。我从未碰过飞机,但是我知道,飞翔正是我的未来。大三时我遇到了一个刚刚被空军接受的女孩。我心直跳,女孩也能飞!我立定心志,尝试进入这一领域。”

1983年,绍茨从堪萨斯州的一所基督教大学——美中拿撒勒大学毕业,获得了生物与农学学位。她报名参加空军,空军拒绝了她的申请。一年后,她遇到了一位愿意为她递交申请的招募官,她当即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报考海军飞行员。两个月后,她剃了平头,前往佛罗里达彭萨科拉的航空军官候选人学校进行飞行学习和训练。当她加入海军时,女性被禁止从事航空作战任务。绍茨是首批向战术飞机过渡的女飞行员之一。

她的大学同学辛迪•福斯特说,由于性别原因,绍茨参加海军时受到了很多阻拦,而绍茨“知道她必须要比每个人都努力,既是为自己,也是为所有女性争取一次机会”。

绍茨(右)属于海军第一批女飞行员

1985年6月21日,她被任命为海军军官。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勒莫尔海军航空站,她学会了驾驶F/ A-18。她于1993年退役。

因为当时的女飞行员很少见,所以当同为女飞行员的马罗内与绍茨在一次海军训练中相识,很快就成为好友。虽然她们的基地一个在加州一个在佛罗里达,属于完全相反的两条海岸线,但是却一直保持联系。“我们有一个女飞行员小组,当女性很少的时候,你会希望彼此建立更深的联结。”马罗内说。后来绍茨还在马罗内的婚礼上演唱。

2018年4月17日,当马罗内听说她的老朋友就是让1380航班的飞机平稳降落的人,就给她发了条短信:“新闻传播得很快,为你祷告。”绍茨很快回复:“谢谢,神真好。”

“这真令人印象深刻!”海军司令克里斯·佩勒姆听了飞机迫降时绍茨与地面空管人员的通话后说。马罗内希望绍茨的英雄壮举,可以激励更多的年轻人特别是年轻女性考虑成为飞行员。根据联邦航空管理局的统计,在美国约61万7千名飞行员中,女性只占约7%。 

正是在海军服役期间,绍茨遇到了他的丈夫——另一位海军飞行员迪恩。她开玩笑说,迪恩是她的“闪亮飞机里的骑士”。两人结婚,后来在1990年代初成为西南航空的飞行员。他们有两个孩子,20岁的女儿西德妮和18岁的儿子马歇尔。

丽莎•尼尔森的孩子与绍茨的孩子就读于同一学校。她惊异于绍茨可以轻易穿梭在男性的世界与女性的世界之间。“她很美,她的指甲和头发打理得很好;然而她可以轻松地坐在飞行员的位置上。”她说,飞机降落后她一直在为绍茨祷告。次日早晨在加油站,她跑向绍茨的丈夫迪恩并拥抱他。“我告诉他说他的妻子多么伟大,他开玩笑说他娶了非常正确的人。”

虽然绍茨在一个男性主导的职业领域内取得成功,但她在家和教会当中依然很享受活出圣经中的性别角色。生活中,她常和朋友们聊的话题是她的信仰和家庭。工作中,她会和其他女飞行员分享如何从圣经中的女性典范身上学到智慧。绍茨的多年挚友与教会会友斯坦西·汤普森说:“我听说过很多因为副驾驶员经历艰难,绍茨为他们祷告的事情,她用圣经经文带给他们爱。”

很多美国媒体报道时都引用了绍茨在一条博客帖子里的话,她说,作为一名飞行员,每次飞行都是为上帝作见证的机会。

绍茨夫妇
钢铁女机长的爱与温柔

在稍早些的一篇关于绍茨的报道中,她作为基督徒的信仰见证让《达拉斯早间新闻》的记者很困惑。“好像几乎在波恩的每一个人都有一个绍茨的故事,并且把它们联合在一起,一副绍茨的图画跃然纸上。在图中,绍茨以其难以置信的爱心关心人,以不可思议的方式奉献社区。”大家说,正因如此,早在迫降飞机的事情很久以前,她就已经成为人们心中的榜样了。

珊迪•格林在波恩住了二十年,绍茨夫妇和她做了几年的邻居。当周二儿子告诉她,他在网上看到1380航班的飞行员就是他们的邻居时,她并没有为绍茨的勇敢感到惊讶。 “一点也不惊讶,她是一位强大的基督徒女士。”格林说,“她是一个非常自信的人,她在做她的工作……我很高兴她带着大家平安着陆了,为她能完成这样的工作而骄傲。”

大约五年左右,当绍茨夫妇在外飞行时,汤普森一直帮助照顾他们的孩子。两位女士经常一起看电影。汤普森说她常被绍茨夫妇的仁慈所打动。“绍茨会告诉你她所有的一切都是神的恩赐,所以她想要与他人分享。”每当感恩节时,在大家宴席准备妥当之前,绍茨家都会邀请邻舍到家中一起分享一杯热苹果酒。当时绍茨夫妇收养了女儿西德妮;不久之后绍茨怀孕,生下儿子马歇尔。在她眼中,“坚定的基督信仰,引导着绍茨的生活方式”。

当2005年席卷美国东南部的丽塔飓风给许多家庭带来灾难的时候,绍茨把家里的一所农舍奉献出来,作为飓风受难者和寡妇的临时住宿。她帮助她的父母照顾残疾的姐姐,还帮助丈夫照顾年迈的婆婆。她的婆婆对记者说:“是基督信仰帮助绍茨在危难中保持平静,我知道神与她同在,我知道她在与神对话。”

除了在教会教过几乎所有年级的儿童主日学,她还是梅多兰特许学校的固定志愿者。这所学校接收辍学或在寄养体系中出现问题的高危青少年。学校的老师塔米说,绍茨会在星期五的时候来学校探访,向学生描述她飞过的地方、她在驾驶舱的工作,以及教授孩子们手写技巧和基本礼仪。绍茨还很擅长为她正在教授的二年级、三年级和四年级学生找到适合他们的学习材料。

有时候,她会带上儿子一起来,因为孩子们需要更多的一对一指导。“即使孩子们不断挑战她的极限,她仍然能保持冷静,快速找到适合他们的方法。”塔米说,“她的冷静让她在与这些叛逆的青少年在一起时变得很棒。”

“她的甜美,动物们都感觉得到,”好友汤普森说,“它们不怕她。”绍茨照顾着一只狗,一匹小马和一只叫戈比的大海龟。她养鸡、鹌鹑和山羊。有一次一只母鹿死于汽车撞击,她救下了小鹿。这只小鹿小时候就住在绍茨家里,等它长大住到室外之后,绍茨会为它穿上季节性的帕子。

迈克·曼妥思是波恩第一浸信会负责宣教事工的牧师,他在邮件中说:“我总是对第一浸信会成员的表现感到惊讶,绍茨就是他们中的一个例子。通过她对航空事业的卓越承诺,她向整个国家做了基督信仰的见证。我们为她骄傲。她被称赞为国家英雄,我们也为上帝透过她所成就的事情欣喜。但同时,也为她祈祷,因她为那名不幸遇难的乘客而悲痛。”

汤普森说,随着媒体对绍茨报道的激增,“从我们的谈话中你可以看到,她会告诉你,在1380航班上,上帝才是机长,她只是副驾驶;上帝与她同在,是上帝帮助她控制飞机并且安全着陆。”

来源:境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