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基督教是人民的鸦片吗?

[ 1012 查看 / 0 回复 ]

基督教是人民的鸦片吗?

舍 禾


假如把启示从基督教的神学中抽出,就如同把灵魂从人的身体中取走。

启示使得基督教信仰有了根本的依据——基督教信仰并非是一种“社会现象”,也不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上的产物”。基督教信仰乃是基于造物主亲自向人类的彰显。上帝认为要有启示了,启示就有了。基督教信仰就这样建立了。

同样,启示使得圣经不至于沦为一部“文学专集”,或一本“超级神话故事”,或一本具有犹太人生活情趣的宗教经典。圣经之所以为圣经,乃是基于上帝毫无谬误的默示,是上帝的话,是上帝口中呼出的“气”——只有当上帝向人说话的时候,人才认识他。当文字符合上帝所预定的历史事件,就构成了启示。

因此,“启示”这一观念,对基督教神学而言是至关重要的。从神学的本质来说,启示让我们知道了基督的伟大救赎;从神学的方法论来说,启示如同一条通向基督教神学的必经之路,把人引向基督教神学的核心。

1 从“宗教是人民的鸦片”谈起

19世纪,当以无神论为发家至宝的共产主义在全球崛起的时候,当尼采的“神死论”充斥各大院校的时候,基督教的上帝,也似乎进入了“极度”的沉寂之中。

“就德国来说,对宗教的批判基本上已经结束;而对宗教的批判是其它一切批判的前提。”马克思是在否定基督教启示的前提下,写出这句话的。这句话既是《黑格尔哲学批判导言》的第一句话,也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的第一句话,说这句话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也不为过。

马克思认为宗教是谬误,一切宗教都是非理性的。所谓的上帝,是人创造的。人类创造神,无非是基于对自己处境的一种发泄,和对无情世界的有情倾诉!于是,马克思抛出了他对宗教认识的经典名句,也是他的世界观的基石:“宗教是人民的鸦片”!

鸦片是一种毒品,它不但麻醉人,也侵害人的身、心。在马克思眼中,宗教就如同鸦片一样,欺骗和毒害着人民。

基督教信仰果真虚假和具有欺骗性吗?基督教的上帝,果真如马克思主义者所说,“在GCZY社会里,上帝就消灭了”?

事实恰恰相反。基督教的神学理论和信仰实践,证明了这位上帝是全能、掌控宇宙万物的上帝,而非人手所造。基督教信仰在人类社会的进程中,非但没有被判死刑,反而日渐昌盛。

不过,马克思理论却给我们带来了许多思考的空间,比如关于“启示”。

2 启示是基督教信仰的基石

马克思主义只是人类妄自为大的思想类型之一。后现代主义崛起,对启示更持怀疑的态度。虽然神以各种媒介、方式,把自己的存在“明明地”放在了人类的眼前,人类却不愿怀着谦卑去寻求、考察,自然无法“研究”到上帝的存在。

巴文克(Herman Bavinck)在《基督教神学》中说:“唯独在上帝启示的范围内,人才能认识上帝。”他又说:“如果在研究无生气的自然界,人类的知识都感到有限,那么在研究有生命气息、有理性的受造物时,这种有限岂不是更明显吗?……人类企图完全明了上帝的本性与旨意的努力,必然失败。”

启示神学为我们揭开了奥秘,尽管不是全部奥秘。上帝的启示是可以了解的(并非属于未知论),是真实的(并非欺骗和谎言),而且具有永恒价值(并非短暂的、在人类社会中可以被消灭的)。

这启示奠定了基督教神学的根基。

3 上帝的自我启示面面观

上帝的启示告诉我们,上帝不会被控制、凌驾和改变。

上帝的启示也告诉我们,认识上帝是可能的,因为上帝已经给了人类足够的“证据”来认识他。

巴文克(Herman Bavinck)在《基督教神学》一书中如此写到:

“上帝的自我显示,往往以‘启示’一词来说明。圣经用不同的字眼来说明启示,如显现、晓喻、吩咐、作为、使人知道等等。这表明启示并不总是以同一的方式发生,乃以不同的方式临到人。”
那么,到底什么是启示?上帝通过什么方式启示自己?启示究竟在传递些什么?

1、什么是“启示”?

启示,是从希腊文apokalupsis而来,它的意思是“公开”或“揭开”。

启示,“是上帝的一种行动,借此公开他自己,向人类传递真理。上帝借这行动,向受造之物显明自己,除此之外,再没有其它认识上帝的方法。启示可以是一个单独、一瞬间的行动;启示也可以延续一段长的时期。”(殷保罗《慕迪神学手册》)

人只有明白上帝的启示 ,才能了解上帝。

2、启示的分类

“启示”一词,泛指“上帝藉着创造、历史、人的良知和圣经的记载,去显示他自己。上帝的启示可以是事件,也可以是话语。”(殷保罗)

故此,神学界把启示分为两个层次,普遍启示(General Revelation)与特殊启示(Special Revelation)。“先有一般启示,然后才有特殊的启示。一般启示为特殊启示预备道路,而特殊启示支持一般启示。特殊恩典引领普通恩典,而使其发挥作用。结果此二启示都有其保守人类的目的,前者支持人,后者拯救人,如此二者达到荣耀神的目的。”(巴文克)

(1)普遍启示

普遍启示是上帝作为的表现。

首先,普遍启示是上帝在自然界中的启示。

大自然显明了上帝的智慧和永能!诗人说,“诸天述说上帝的荣耀,穹苍传扬他的手段。”(《诗篇》19:1)宏伟的宇宙,见证了一位智慧的设计者。许多神学家把这种启示,定义为启示的根源和首要的原则。

尽管藉着所造之物,人类可以知晓上帝的永能和神性,但是,“他们虽然知道上帝,却不当作上帝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将不能朽坏之上帝的荣耀,变为偶像,仿佛必朽坏的人,和飞禽走兽昆虫的样式。”(《罗马书》1:21-23

大自然的启示铁证如山。尽管人类为自己创造了各种样式的虚假偶像,以此避开真神,但人类的这种“宗教观”,却是对大自然启示的“正面反映”。这正如加尔文所言:有上帝的意识,就是宗教的种子。

其次,普遍启示是上帝在历史中的启示。

上帝用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参《希伯来书》1:3)。他是人类历史的驾驶者,他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最后,普遍启示是上帝在人良知上的启示。

良心是善恶的监察者。是非之心证明了上帝造人时,赋予了人类裁决力和道德性(参《罗马书》2:15)。然而,自亚当堕落之后,良心的功用逐渐丧失。

普遍启示的存在,并不代表所有宗教都具有上帝的启示和真理、在基督之外同样可以找到救恩。堕落后的人类,时常将隐藏于世界的真理扭曲为虚幻的偶像。所以,普遍启示是上帝作为的表现,但不是启示的最终方式。

2)特殊启示

没有特殊启示,人类就无法诠释普遍启示。

加尔文指出,人类虽然可以因着天生或是通过大自然,对上帝有所认识,但是,这种认识却常常腐化和败坏,因此,我们必须依赖特殊启示。

特殊启示包括了两方面的内容,即圣经和耶稣基督。毋庸置疑,这两项启示是无比重要的。

首先,全本圣经皆为上帝的默示。由于上帝是恒久不变的,所以,圣经也是恒久不变的(《加尔文神学——启示论》)。圣经将上帝在基督里的特殊启示,准确地表明了出来。尽管圣经是40多位不同的作者所写,但却出于同一位圣灵的感动。为此,我们可以举一例:

“当其它门徒催促他(指使徒约翰)写的时候,他说:‘与我一同禁食三日,之后我们每一个人不论得到什么启示,都要彼此分享。’当晚,门徒之一的安得烈得到启示,说使徒约翰会用他自己的名写下一切的事,他们应当为此作证。”(麦葛福《基督教神学原典菁华》)

耶稣基督的道成肉身,则成为上帝自我启示的最高峰,也是所有启示的浓缩点和归宿点。圣经说:“从来没有人看见神;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他表明出来。”(《约翰福音》1:18)圣经又说:“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也见过他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约翰福音》1:14

在基督里面,“以马内利”真的与人同在,与人类有了最直接的关系。藉着耶稣的降生、钉死、复活和升天,人类得以出死入生。唯独基督,能完完全全地把人引到父那里去,就如同他完完全全把父的形象带到人间一样。

总之,没有启示就没有基督教神学。没有启示,人类也不知何为上帝。藉着耶稣基督,人类获得了上帝最高的启示,并在他的救恩之中,领略以马内利──上帝同在的信仰精髓!

来源:海外校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