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岂能忘记主的恩惠

[ 840 查看 / 0 回复 ]

岂能忘记主的恩惠
/风信子

幽暗时
我出生在福建一个小山沟。家穷,人口多。父亲文革期间因工作得罪了人,一家人在村里受尽欺负。从记事起,总有一些干部模样的人来家里找父亲,要他写材料,老实交代问题。从此,材料二字,阴影一般伴随了我整个童年!
父亲常年在外上班,不常回家,即使回家,也常在夜里回来,因为那些恨父亲的人常扬言要打他。
有一年春节,他半夜回家。村里那群充满仇恨的群众,蜂拥而至,大喊大叫,又是拆房子,又是打骂。直到大姐跪下求情,他们才放父亲一条生路。不久,父亲被开除党籍,从此变得更寡言少语。母亲开始喜欢上止痛药,开始喝酒。
13岁那年,父母把我送到县重点中学读书,指望我将来谋个一官半职,为他们争气!
我饱尝离乡背井之苦,也经历了世态炎凉。但我知道自己没有退路,我有一个回不去的家乡,发奋苦读是我唯一的出路。经过6年打拼,我终于考上了大学。
大学毕业前,父母千里迢迢到地处西北的大学找我,劝我回福建。但我宁可漂泊天涯,也不愿回到那片令人伤心的故土。我和父母之间发生了激烈争吵,父亲说要和我断绝父女关系,母亲也责备我忘恩负义。父母把所有希望都押在我身上,沉重得令我难以承受,爱恨情仇加上愧疚自责,几乎令我窒息,前路茫茫,何处是归途?

梦圆梦
我想到出国,也许那里是一片净土。于是开始考托福和GRE,申请学校,过五关斩六将,终于顺利拿到奖学金,飘洋过海,来到美国这片梦寐以求的自由土地。
两年后,我拿到硕士学位,毕业后很快找到了工作。本以为有了工作,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可不知为什么,夫妻双双把钱赚,心里却不觉得富足,反而夫妻吵架比以往更频繁了,孩子在家如惊弓之鸟,整个家冰冷得像地窖,全无幸福温暖可言。无论对人对己,我内心常常冷若冰霜。
为何我的心毫无喜乐?症结何在?出路何在?

跪倒在
1998年,密西根金秋时节的一个傍晚,先生带着儿子散步去了。我做完家务,难得享受这一片宁静。靠在床头,随手拿过那本1996年从迈阿密带来的圣经。两年前,拿着这本平生第一次见到的圣经,好奇又陌生。翻开来,似乎每个字都认识,却又读不懂。本以为凭着严谨的科学态度一定能把它攻下,结果屡试屡败。一翻到起初上帝创造天地(《创世记》1:1),就无法接受。1998年金秋的那个傍晚,实在没有别的书看,我勉强看到了《马太福音》。
《马太福音》第18章,讲到一位无怜悯之心的仆人,被主人免了他所欠的一千万两银子,却转身对欠他十两银子的同伴寸步不让,穷追猛打,结果把主人惹怒了!当时,我的心好像地被划开,突然心眼开窍了,字句都看得明白。尤其是最后那句:你们各人若不从心里饶恕你的弟兄,我天父也要这样待你们了。(《马太福音》18:35
这声音简直振聋发聩,而且就是对着我说的。十几年前的陈年旧事,突然鲜活了起来。小学时偷了村里一位小朋友的9毛钱,偷窃撒谎的那种羞愧;中学时一位同学,实在饿极了,把我的一碗面吃了,她几次三番向我道歉,我却对她不依不饶,她那哀怜的神情此时变成一种无声的控告,浪一样掀开来……
啊,好些事都已淡忘,而且当时确实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这时却像一座座大山向我压过来。我吓得从床头坐起,跪倒在地上,觉得自己完了……从那天起,我开始希望去教会。

柳暗花
记得第一次去教会,门口就有人热情地和我打招呼,同时递给我一份福音单张。上面写着: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愿意买小一点的房子,开便宜一点的车,少上饭店吃饭,我们就可以更多投资到天国事工上……”
读着读着,我里面开始翻腾:凭什么叫我把辛苦赚来的钱白白送给教会?没读完,我就把那张单子丢进了垃圾箱。钱财在我心目中举足轻重。我常常因为账单上的一点小错心烦意乱,唯恐自己吃再小的亏!
好在我没有扭头回家,还是进了教会,参加了主日崇拜。
对于鬼神之事,我并不陌生。家乡风俗常有祭鬼神的事,敲锣打鼓,热闹非凡。可是牧师宣讲的这位上帝,他大到创造天地万物,我害怕时可以躲在他翅膀的荫下;他卑微到一种地步,被人辱骂,被人鞭打,默然无声,最后为了我的罪(因着那天晚上读马太福音的亲身经验,我对自己的罪已有认识)甘愿被送上十字架!世上哪有什么能与如此的上帝相比?
第一次听到《这一生最美的祝福》,好像在沙漠荒原长途跋涉突然发现了绿洲,听到了水泉声,我那颗枯萎的心开始悸动,此生若有主耶稣所赐的福,还有何求呢?一曲《奇异恩典》令我泪流满面,就像长久流浪漂泊,回家那种归属、释放和安全……“前我失丧,今被寻回,我曾流浪,今被主寻见,回到了家园,回到了心灵的故乡!
我在1998年底信了主,199944日复活节受洗。

修复重
上帝的话语如同一面镜子,照见了我暗中的隐情。那些密密麻麻、盘踞在尘封已久的心里的苦毒、嫉恨开始一样一样地被显露出来。于是,我一件一件地认罪,一件一件地悔改。对先生,对孩子,我甘愿向他们认错。
我和父母的关系支离破碎,我在怨恨、回避、冷漠中度过了多年。信主后,我写了一封长长的信,告诉他们福音的好消息,也求他们原谅我的过错。
有时打电话回去,母亲在电话里告诉我,某某心脏病,死在了半路上;某某得了癌症,快死啦!这些都是当时作假证迫害你父亲的,老天在报应他们哪!听到这些,我再也没有幸灾乐祸的心情,反而觉得那些人可怜。我劝母亲,既然主原谅了我们,我们也原谅那些冒犯我们的人吧。
我意识到我所拥有的一切,包括生命气息、金钱,都是上帝赐给我的。如果不是上帝赐能力、才干、机会,我将一无所是。有一次,心里很感动,我就心甘情愿开了一张支票给教会。好像就因着这次奉献,断开了金钱对我的捆绑,我开始尝到给予的喜乐。从此以后,我开始学习按时奉献。

再起风
2001年我拿到了绿卡,准备10月底回国,很想带些钱给父母。我有了停止奉献、为回国攒钱的念头。可一动这心思,心里就觉得很不安。于是,我放弃了这个念头,准备空手回国。
回国前两周的周五,公司突然告诉我被裁员了。当时,真是当头一棒,我眼泪汪汪,离开公司。上了车,都不知该往哪个方向开了。我在路边停下车,做了一个祷告。立刻,心里有了平安,不流泪了,也认清了方向。
然而,家里还是起了小小的波澜。先生说马上取消回国计划,节约开支。可我经过简短的祷告,心里却很笃定,反而安慰家人不必担心。
当天晚上,一家人还在忙乱时,我所服务的公司打来电话,让我挂靠到一个新的合同公司,周一去上班。
过了两天,门口突然有挂号信。拆开一看,是一份解雇书,内中夹了一张赔偿支票。我握着那张支票,突然想起年初想挪用主的回国孝敬父母的事,不禁泪如泉涌:造天地万物的主,何竟记得我这渺小卑微的请求,我算什么呢?先生说这钱是上帝给你的,你带着回家去吧!
阔别多年,家乡已物是人非。饱经沧桑和愁苦,父亲稀疏的几根头发已全白了。母亲已离不开酒精,听说有时母亲就醉倒在路旁。我手里拿着主给我的那笔钱,准备帮父母搬到县里去。
父母一辈子都在山沟里,舍不得离开他们的房子。村里山脚下住着一户邻居,穷得出了名,屋顶常常滴漏,一家子就窝在那间发霉的屋里。我突然有个大胆的建议:把房子送给那位邻居住!父母听到要把房子白白送人,认为是在开天大的玩笑!后来,经我苦苦相劝,父母终于同意把房子让给那位邻居住,仅留一间屋给父母。那位邻居全家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决定!

主恩难
我和父母的关系也在一点点地修复。回国的一天早晨,父亲突然说:我为当时的事向主认错!他指的是当时要和我断绝父女关系的事。我当时无话可说,跑进卫生间,痛痛地哭了一场,父亲的声音多么柔和,主的爱何等真切!就在那一刻,深深的伤痕,多年深埋在心底的委屈,全都抹平了。至此,横亘在我和父母之间的那块坚冰彻底地融化了!
如今,我的父母已离开了人世,但主的恩惠却深印我心。恰如经上记着说:他赦免你的一切罪孽,医治你的一切疾病。他救赎你的命脱离死亡,以仁爱和慈悲为你的冠冕。他用美物使你所愿的得以知足,以致你如鹰返老还童。(《诗篇》103:3-5
我岂能忘记主的恩惠!


摘自《福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