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那本来就是我啊!

[ 8292 查看 / 0 回复 ]

那本来就是我啊!
范学德

  
      一个不忏悔罪的人,走不到耶稣的面前。因耶稣来到世上,本是来召罪人的。我是罪人,这是我情感上最难接受的一个判断,也是我反感基督教的重要原因。巧的是,我第一次参加查经,主题就是罪!基督徒引经据典地解释:人人都有罪,人是罪人。他们虽没说我是罪人,但我明白,我已经被圈在罪人的行列中了。

  这是我第一次听人说我有罪,是罪人。这话太离谱了,太不中听了,我完全无法接受。我犯了什么罪?怎么好好的同你们基督徒刚打交道,一下子就变成了罪人?岂有此理!於是,我告诉他们:讲中文的人都明白,罪人就是流氓、恶棍、盗贼、凶手和社会渣滓。怎么能说我们这些好人也是罪人呢?我竭力为“人不是罪人”辩护。我回避罪在我生命中的具体表现,而把目光集中在“罪”的字源学意义上,反覆强调罪在中文中意味著什么。“罪,犯禁也。”《墨子·经说上》有罪就是作恶或犯法。罪人,就是被法官判刑的人,罪犯,该关进监牢。

  我完全是按照我的文化背景和中文程度来理解罪。就字源学而论:我不愿听也不想明白在希伯来文和希腊文的圣经中,罪字的本义;也不懂译成中文的罪字,在基督教文化中有特殊的涵义;甚至也不知道在中文中,罪字也当错误,过失解,“王曰,此则寡人之罪也。”《孟子·公孙丑》反正我就是不承认我是罪人,基督徒怎么解释,我也不愿听,听不进去。现在我明白了:当我不承认我是罪人时,我也就拒绝了耶稣。一个不忏悔罪的人,走不到耶稣的面前。因耶稣来到世上,本是来召罪人的。

  之罪,从何而来?我渐渐地承认了:按照圣经,我是有罪的。但我不承认我是罪人。我认为:我虽有罪,但罪不在我。我之所以有罪是因我有罪性,而我的罪性虽内在於我,却非始於我,它源於人类始祖亚当的犯罪。所以,即便我有罪,也不过是亚当犯罪这个事件的一个无辜的受害者、牵连者。可亚当犯罪并没有与我协商,我也根本没选择亚当作我的祖先。所以,从根源上看,我对我的罪性没有责任。我的心愤愤不平:既然上帝你创造了人,为什么允许他们背离你的意志,成为叛逆的人,你既知人要反叛你,为什么还造他,并让我吞下这罪孽的苦果呢?基督徒常常援用奥古斯丁的原罪论来说服我。

  他认为,错误完全是亚当自己造成的,上帝没有任何责任。一切错误都源於亚当的自由意志。这意志本是善的,但因为是自由的,所以能作错误的选择。由於亚当做了错误的选择,因此,在他里面的人,都一同与他犯罪。因为所有的人都来自他,每个人也因此由他分别承受了原罪。

  这个解释并不能说服我。我想,既然圣经说上帝所创造的一切十全十美,那么,他创造的亚当也必然如此。一个完美的存在物,其自身不可能包含任何不完美的因素,或任何能导致其转化为不完美存在物的因素,否则他就不完美。并且,他不能在此时完美,彼时不完美,变幻无常,完美的存在只有持续其存在才是完美的。同时,他只能存在於完美的环境之中,不然,他与环境的不谐和,也会造成他的不完美。既然亚当已经犯了罪,他怎么会是完美的呢?把亚当的坠落归结为蛇的诱惑,我觉得也难以自圆其说。因这等於承认环境的不完美。它存在著同样的困难:

  第一,谁创造了蛇?或蛇怎可能变成邪恶的?这和问亚当怎能犯罪是同一个问题。
  第二,人怎么可能被蛇诱惑?如果亚当自身不存在被邪恶所诱惑的因素,即使邪恶引诱他,他也不可能犯罪。
  第三,上帝为什么允许邪恶的蛇,引诱他所创造的完美的亚当,从而,破坏了他创造的美好和谐。

  把亚当的坠落归结为他的自由意志,也令我不解。上帝赋予人的自由意志既然是好的,那么,亚当运用他的意志选择时,应天然倾向於选择好的事情。即选择服从上帝,或倾向於选择好的事情。但他实际却选择了违背上帝的意志,因此,在他的意志中,至少包含了选择罪恶的可能性,潜能,倾向。并且,它极容易在外界诱惑下,选择罪恶。因而,他的自由意志不可能是纯粹好的。

  这些问题不想则罢,越想越糊涂,罪从何而来,我不明白。

  一日,突然彻悟,我怎么可能明白罪从何来呢?当约伯困惑於义人为什么受苦时,上帝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他:是谁创造了万物。约伯能说什么呢?他只好以手遮口,不再说话。

  为什么约伯不说话呢?是他无话可说?还是他不该再说话?我再三思考,想来想去,终於明白了约伯是不该再问。因为那问题本不是人应当问的,也不是人通过理性可以完全理解的。所以,约伯选择了沉默。

  如果世界是上帝创造的,我首先要问谁是创造者;我面临的第一个抉择是:信,还是不信上帝。

  我舍此大问题不问,反而在其他问题上纠缠不休岂不是舍本求末!

  约伯在上帝面前沉默了。他沉默了,因他相信上帝,对上帝有信心。理性上解释不了的问题,他用信心接受它。我不信,所以,问个不停。

  就是罪。不管我是否知道它从何而来,它总是在这儿,即在我的生命中。

  几年来,读圣经时,我最难接受的就是《创世记》和《罗马书》。但奇怪的是,我读得最多,思考的最认真的恰恰也是这两卷,尤其是《罗马书》。它对我心灵的强大震撼是持续性的。

  “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没有明白的,没有寻找上帝的。都是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无用。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平安的路他们未曾知道;他们眼中不怕上帝。”“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第三章)“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而来的,於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第五章)这些话语像一把把锋利的刀剑直刺我心,使我心里很不自在、很不舒服。我一方面承认,它包含了直面人生,直指人心的强大力量;另一方面,我又力图削弱这些话语的锋芒,磨平它们的棱角,认为它们太极端了、太绝对了、太偏激了。但是,无论如何,在圣经的反覆冲击之下,我终於认识到了,罪就是罪。不管我是否知道它从何而来,它总是在这儿,即在我的生命中。它的存在意味著我生命的不完美。而一个不完美的生命,若与完美的生命本身相比,就是对完美生命的亏缺、损坏、失落。人的实际存在,是一个不完美的存在。我的存在亦如此。

  我承认:在此世我永远也不可能明白,罪为什么起源於上帝所创造的那个完美的人。罪的起源,是一个令我理智困惑苦恼的秘密。但这世界有许多奥秘都不是人能完全认识的,对於这世界的奥秘世界,我为什么不保持沉默,只让惊奇的心来观照它呢?连提出了原罪这一观念的奥古斯丁,也承认罪的起源是个奥秘。他说,“意志从不变的善转向可变的善的那移动,由何而起呢?这种移动,确是恶的……意志从主上帝移动离开,确是罪恶。但我们决不能称上帝为罪恶的原因吧?所以这种移动,不可能是从上帝而来。那么它的源头是什么?若你这样问,而我回答说,我不知道,你也许要大失所望,然而那是一个真实的回答。因为凡是虚无,就不能被人知道。”

  根本的问题不在於:只有当明白了原罪是何以可能的之後,我才能思考我是不是罪人。而在於:当我无法否认众人都犯了罪时,我是否承认自己是众人中的一员。

  真不知道,我内心的黑暗有多深!

  有时感叹,若无上帝,多舒服啊!我可以作我愿意作的任何事情而不必良心不安。但是,我已不可能退回到那个没听说过耶稣的岁月了。圣经我读过了,讲道我听过了,我为自己辩护的藉口剩下的不多了。我还不承认我是个罪人吗?圣经中所指责的那些罪恶,那一样我没有呢?骄傲、狂妄、自私、贪心、邪情、恶欲、说谎、偷窃、不孝敬父母、嫉妒、争竞、诅咒他人、背後说人、自夸、背约、结党、等等。我都有。问题不是罪的多少,大小。而是罪的有无。

  我是偶而才犯罪吗?真是但愿如此。实际却是:我经常犯罪。我不仅不自觉地犯罪,而且,常常自觉地犯罪。

  以前听基督徒谈罪时,我总认为自己一生问心无愧。真是这样吗?问问自己的心,真的无愧吗?我真不知道,我内心的黑暗有多深!

  虽然,我有时由衷地行善。但我有时做好事,却是出於虚荣和无奈,或碍於情面。我的心虽然禁止我做某些坏事,但它不是不想作,只是它很精明,在衡量了自己的地位、名声、前途这些利害得失後,觉得作那些事不值得,以小失大。有时,有了贼心,没贼胆,害怕被法律所惩罚。有时,贼心、贼胆都具备了,却错过了机会。

  回想起来,从少年时代起,我心中就有一个美好的理想自我的形象。但它与生活中的真实自我不是一回

  事。年龄越是大了,那个理想自我离自己就越遥远。自己变得越来越世俗,平庸,令自己也讨厌。最可恨的是,在我的生命中,那些美好的东西和肮脏的东西,竟同时具在!

  啊!童心已逝,心灵已碎,灵性已死!我怎能说问心无愧!

  认自己是罪人吧,那本来就是我啊!

  感谢上帝!他赐给我勇气,使我敢於直面我那颗失落已久的心灵。面对著上帝,我的心,它战栗了!它恐怖了!它绝望了!那就是我的心啊,它的名字是黑暗。

  黑暗哪!黑暗,你为什么一直隐藏在我生命中?你为什么那么早地吞噬了我童年那五彩的梦?你的面孔为何如此狰狞而又美丽?你的力量为何如此强大而又令我无法琢磨?这黑暗控制我的生命已几十年了。几十年哪!

  它一再把我推进虚无的深渊,那无可名状的虚无,那令我战栗的黑暗,真可怕呀!我在其中挣扎,好像在噩梦中一样,喊不出声来。我在没有上帝的黑暗中挣扎,能向谁呼救呢?谁能救我啊!

  我怎能不想从黑暗中挣扎出来呢?可我被它软绵绵地缠住了,动弹不得。我多么渴望抓住一点点实在的东西来排遣自己,但什么也抓不著,连黑暗也抓不住。它来无踪,去无影。它不在某处,但我处处能感觉到它;我看不见它,但它那冰冷冷的嘲笑声,它对我的人格,我的勇气,我的意志,我的力量的嘲笑,我听到了,很清楚。

  几十年了,在理智上,我一直力图把黑暗拒绝於心门之外;但我的情感和下意识,又分明感受到了它对我的强烈诱惑和吸引,我无力抗拒它的诱惑。依靠意志的力量,我与它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激烈搏斗,有时我欢呼我胜利了,心中的魔鬼已被制服。但不久就发现,被我打倒了的魔鬼,重新站起来了。并且,它的魔力更大了。它迫不急待地向我发动新的进攻,把我又一次打败,败得比上次还惨。一次次的惨败,使我不断地增加了对自己的怀疑,沮丧和厌弃!

  绝望了!

  我不是不想作个堂堂正正的君子,可心中的黑暗哄我、骗我、逼我作小人;我想作的好人,我作不成,我不想作的小人,我常常作;我要作我命运的主人,实际却成了我恶欲的奴仆;我想发现罪到底隐藏在那里,结果反进到了罪之家;我对罪一次次喊叫,“不!不!”但听到的回声却是,“是的。是的。”保罗的话道出了我的心声,“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故此,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我真是苦啊!”(《罗马书》7:18-20;24)在世人眼中我是个好人,我听过对我的许多赞美。但夜深时,回味那悦耳之词,有时虽也陶醉一会儿,可一会儿後却觉得那话太扎心。那是我吗?那不是我!那是个公众的我!是个伪装的我!是个分裂的我!那个分裂的我啊,我诅咒你!你使我集善良与邪恶於一身,作不了好人,也作不成恶棍。

  承认自己是罪人吧,那本来就是我啊!

  可我不敢哪!我不愿被人当成坏人。我忍受不住周围的人对我鄙视的目光。大家都装作像好人似的,我不装行吗!怎么办哪?上帝啊,我在罪恶的深渊里向你求救。我只求我的心灵不再分裂,灵魂停止哭泣。我要作个真诚的人,尽管我微不足道。但是,一张白纸泼上黑墨後,还能再清白吗?天父啊,我的清白在那里?多少次,我想告诉家人,朋友,同事;请相信我,我不是坏人。我真的不想去伤害你们。我所做出的坏事,决不是我愿意作的,那是我心中的黑暗作的。它控制了我,使我作出了连我自己也後悔厌恶的事。

  这话有谁听呢?听了又有谁相信呢?对他人的伤害既已造成,成为过去,谁能将它涂抹掉呢?谁肯饶恕我呢?还有,我对自己的伤害呢?我对自己的伤害多么深哪!这苦楚我向谁倾诉?我伤害最大的不正是我自己吗?此刻,我的心还在流血!

  我曾独立在荒郊,任寒风吹我,可寒风吹不去我心头的忧伤。我也曾独自问过苍天,天哪,你为什么造我?你既赋我以聪明,为什么不给我洁白的心灵,钢铁般的意志?苍天无语,我只好把苦水咽进心中。我埋怨自己命苦,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我问命运,你对我为什么这么不公平?但命运在那里啊?我的命运难道不是我亲手造成的吗?哲人早就说过:性格就是人的命运。

  天父哪!慈爱怜悯的天父啊!我在罪恶的深渊里向你求救:我求你赦免我的罪,我求你温暖我的心。我在黑暗的阴谷中,心里真冷。

  感谢我主耶稣!我听到了你亲切的话语:

  朋友,放下你的重负,到我这里来吧,我赦免你的罪。
  我赐你生命之泉,你若喝了这泉水,就永远不渴。
  这泉水要在你心头成为源泉,直涌流到永生。

  创始成终的天父啊!我听到了你亲切的话。我感激你为了拯救我而让你的独生子死在十字架上。

  我感激你不因我一再拒绝你而抛弃我、定我的罪,反而引导我与你相遇。我感激你赐我一个永恒的家。

  回首往事,如烟,如梦,如幻。多少次,在静静的深夜中,我向我慈爱的救主低声诉说,主啊,我就是你要召的罪人,原谅我吧,我来迟了,我来得太迟了。□作者来自辽宁,曾任马、列、恩理论教授,现在芝加哥进修神学。

  本文摘录自《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一书
百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