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人工智能友乎敌乎

[ 6251 查看 / 0 回复 ]

人工智能友乎敌乎

作者:吕绍昌

可断言的是,人工智能在未来几年中将成为当红的话题。 原因不难理解,因为人工智能实在是太多才多艺了,甚至能人之所不能,令人惊艳,令人赞叹,更令人担忧。

试想,小到一个简单机器上的自动控制程序编码,大到如拦截飞弹的反导防御系统(如以色列的铁穹),或者复杂到最近迅速崛起的无人驾驶汽车,更别说形形色色的聪明型手机,处处可见人工智能的翩翩身影。 这么一个无所不在,似乎也是无所不能,甚至无孔不入的玩意儿,若是成为朋友,你我皆大欢喜;若是人工智能变脸,成为敌人,那么你的脸色将如何?

人工智能开始显出如脱缰绳怒马之势,到了令人担忧的地步。 的确,有些人开始杞人忧天了,担心人工智能的发展若不谨慎防微杜渐,恐怕导致人类全面的毁灭。 自从人类有历史以来,总是有许多杞人忧天。 绝大部分的杞人不过是自忧自闷,当然结果是什么事也没发生,徒增白发。 然而也有些人被视为杞人,先天下之忧而忧,悲苦无人理睬,因此郁郁而殁,但其所忧之事到头来却浩劫成真。 圣经中的先知,常受世人如此待遇。

人工智能发展的后果将如何? 可能如此严重吗? 我非杞人,更不敢自比先知,但我认为这是个值得思想的课题,倒不是在人工智能本身,而是在于创造人工智能的人。 尤其在人工智能兴起之后,无论人类或个人,反而更须要多思考人之本质与价值的问题。

人工智能,人的失能

人工智能确实可以继续造福人类。 卡内基大学信息科学系主任摩尔预测了人工智能发展的几大方向:在三到五年内,数字语音助理将更精准,不再有重大错误。 在天然灾害危机中,人工智能可以处理大量信息,研拟及时救援计划。 不同人工智能系统之间能沟通协调,进行团队合作,协力完成任务。 在十年内,人工智能能透过解析大量信息,能比人类更早侦测得到,并预防传染病的爆发。 无人驾驶车将能自主判断路况,并安全自驾。

然而,人工智能并非万灵丹,其安全顾虑正好与其功能增强呈现同步升高,或将有造福与浩劫的黄金交叉。 二○一四年开始,部分科学科技界对人工智能的发展开始表达了担忧。 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即是突出的代言人。 他认为,短期内虽无燃眉之急,不过一百年内即可能发生,届时具备全面人工智能的发展可能造成人类的终结。 人类因为受限于缓慢的生物进化,无法与能思想的机器人竞争,必被取代。 这听来有如科幻片电影《2001太空漫游》中的超级智能计算机哈尔9000,但纯就理论而言,确实也非完全空穴来风。

人工智能的确也有一片黑云密布的天空,令人心惊胆跳。 最令人担忧的莫过于自主攻击武器的发展。 有鉴于此,二○一五年七月二十八日,智库「生命未来研究所」(The Future of Life Institute)发表公开信,敦促比照禁止「激光致盲武器」,请求联合国禁止自主攻击武器。 此公开信有霍金、硅谷电动车特斯拉(Tesla)创办人及太空探险科技火箭公司(SpaceX)总裁马斯克、前IBM总裁比尔盖茨,以及全球二千多位各界顶尖的专家领袖们的签署。 他们认为「虽然法律仍然不许,但人工智能科技已经达到一个地步,在数年之内,完全自主武器的发展实际上已经可行。 然而此赌注风险很高:随着火药与核子武器的发明之后,自主武器堪称为战争的第三次革命。 」

根据推断,已有超过五十个国家正在研发各样款式的战场机器人。 最热门的项目之一是完全不用人介入而能作出判断是否决杀的机器人。 许多国家已经投入庞大的研究经费,研发自主战场机器人与无人飞机。 这当然只有大国才玩得起的游戏,入列的有美国、英国、德国、中国、印度、俄罗斯、与以色列等。 各国为了各自的利益,谁会,或者谁敢错过先发制人的先机? 若任何一支军队率先强推人工智能武器的发展,实质上,全球的军备竞赛已经无法避免。

然而,真正令人担忧的,其实并不在于人工智能机器人,甚至不是科技,而是人自己,神眼中的罪人。 重要关键是金钱利益与竞争。 在未来的十年之中,可以预料的,人工智能将带来万亿金钱的商机。 嗅觉灵敏的企业家,热爱创新科技的科学家与工程师,军工复合体,政经商的复合体等,绝不肯放过。 这几股人马迟早必然形成利益交错但谱写浪漫的婚姻,恐怕无人能横刀禁止。

人的智能,神的智能

科学家们关切人类生活的舒适以及生理生命的存亡,动机是高尚的,值得称许。 但身为牧者与神学家,我认为基督徒还有另外一个关于生命意义,以及许多衍生的问题层面,更值得我们思考:究竟人的本质与价值为何? 人与创造主的关系如何? 人与其他受造物之间的关系为何? 科技或者无辜,但基督徒更需要思想的是,人需要回归神所创造人的样式,认识人的价值。

今天,人类所发展出的医学、科学与科技,可以克隆动物,其实若法律许可,在技术上也可以发展出克隆人,迥非难事。 但是,其中牵涉到许多神学、伦理与道德上问题的讨论与确认,虽然至关重要,但似乎永远跟不上科技的发展。 如今,纯粹就科技而言,距离创造出能如真人思考的机器人,时日似乎不远了。

因此,人工智能发展的问题就更加的严肃了,因为这或者是将人「物化」,或将机器「人化」,若非消灭,至少是模糊了「人」与「物」的界限,是温水煮青蛙但却极其危险的发展。

无论将来人工智能机器人如何的发展,甚至几乎与真人无异,但机器人总归是机器。 超级人工智能机器人,越是像人类,人类的厄运就越是急迫。 若有天智能机器人与人平起平坐,其实是人的末日。 人,作为人工智能机器人的创造者,无法当机器人的主人,甚至不能当它的朋友或奴隶。

我很难想象,一个人工智能机器人能如敬虔基督徒一样,用心用灵赞美他的造物主。 当然不会! 若要赞美,机器人大约是要赞美制造它的人,至少制造它的人希望如此。 但它也不会。 若本意根本并非敬畏神,如何能造出一个机器人,却强迫它明白「敬畏耶和华是智能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 」(箴九10)

但是,一个悔罪蒙恩的信徒,却能毫无保留的从内心深处赞美他的创造主:「耶和华啊,你已经鉴察我,认识我。 我坐下,我起来,你都晓得;你从远处知道我的意念。 我行路,我躺卧,你都细察;你也深知我一切所行的。 耶和华啊,我舌头上的话,你没有一句不知道的。 你在我前后环绕我,按手在我身上。 这样的知识奇妙,是我不能测的,至高,是我不能及的。 」(诗一百三十九1-6)

与其鼓励研发人工智能机器人,我宁可鼓励信徒,趁着白日未尽,还有气息时,多得虔诚后裔,多生养敬虔的属灵子女。

我更愿揣摩约翰的心:「我听见我的儿女们按真理而行,我的喜乐就没有比这个大的。 」(约参一4)

神允许或任凭人创造出令人惊艳的人工智能,但千万别错把冯京当马凉。


(作者为基督工人神学院院长)


来源: 传扬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