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我是谁?为何成为今天的我?

[ 5220 查看 / 0 回复 ]

我是谁?为何成为今天的我?
善感娘娘


作者前言:

    1979年我出生在上海。作为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活在改革开放中的我,从没怀疑过无神论有什么不对。我在大学里入党,和所有积极上进的青年一样,我并不确知什么叫入党,只是单纯地知道,这对我找工作有帮助。
      我的人生很顺利,从小我的语言能力、记忆力特别强,逻辑思维能力也很棒,所以,一路走来都是名校优等生。工作后也是一帆风顺,事业家庭都很美满。


1无神论者眼中的圣经故事

2011年3月,我趁着陪先生去美国硅谷出差的机会,顺便拜访了我的大学同学Z。她已经在美国很多年,全家人都信主了,包括从大陆过去看望他们的爸妈及公婆。当时,我很吃惊,同时也有一丝怀疑,觉得他们的信主也许和Z在美国的坎坷经历有关。

回到中国,我几乎忘记了这些事情。在用手机听有声故事时,我看到了《圣经故事》。虽说圣经享誉中外,但我却从未真正去了解过里面讲了什么。

不得不承认,《圣经故事》让人费解,让一个无神论者来听,只会一头雾水,甚至还会觉得上帝十分残忍。我当时用一种从自我出发的宗教性来判断圣经故事,只觉得这些故事太不可思议,太奴性。

这时候,我的同学得知我开始看《圣经故事》,就推荐给我一些视频网站,其中有冯秉诚牧师《科学与信仰》讲座。她的父亲还刻录了很多光盘给我,希望对我信主有帮助。

通过好友帮助,我基本上可以从理论层面解决科学与信仰的冲突,知道进化论只是一种猜测,无神论在很多地方是站不住脚的,世界并不是偶然而成。

但是,我一直就是心思细密的人,尤其在自己30多岁的时候,当面对信仰的问题,我不可能再用从前入党时那种幼稚和世俗的眼光去盲目选择,我决定自己应好好学习基督教的相关内容,然后再决定是否信主。

2第一次承认自己信主

在学习的过程中,我不停地和我在美国的同学讨论。有些问题,她也解答不了,但是十分热心,找资料,找她的导师帮我一起讲解。我原本以为,自己要等将所有理论融会贯通,甚至还要进行宗教比较,才能最后决定选择哪个宗教,没想到,在2012年7月26日的那份电邮里,我先是写“我基本上已经信主了”,突然,我意识到这样的说法很可笑,要么就不信,要么就全信,我现在这种状态,如果说是不信肯定不对,那么只能说,我已经信了。只是,我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于是,我按住了删除键,将刚才那句“我基本上已经信了”的话删去,郑重地写上:“我想,我已经完全信了。”

这是我第一次承认自己信主,这个时间来得比我想象得要快。我并没有惶恐这次的选择,会不会和我当年入党一样是个糊涂的举动,我只有深深的惶恐,担心自己不能荣耀主名。

口里承认主,这是我信主的第一步。

在我信主的那段时间,正好是伦敦奥运会,其中有一支很有名的古曲《abide  with me》(中文翻译为《与主同行》)。这首歌对我的触动也非常大。

我一直思考的几个人生终极问题,如:“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将去往哪里?”

其实,最终的意义就是,我的生命和我的灵魂到底来自于哪里?来自于谁?和我同行的这位主到底是谁?

3进入人生的迷茫期

在我平静又顺利的人生里,其实我有非常多的不解与痛苦。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对这个世界的认识都不一样,所以每个人的敏感和痛苦程度也都不尽相同。

我父母的家庭是在改革开放初期建立的,经历了前面各种运动,父亲选择了一个同是上海人的女子做自己的妻子,母亲在众多介绍的对象里选择了可靠又有知识的大学生做自己的丈夫。父母虽然都是上海人,但生活习惯非常不一样,个性差异也很大。

在一个吵吵闹闹的家庭里,我渐渐长大。我从小热爱思考。爸爸和妈妈的朋友会说,你好幸运啊,你集合了父母优点,这样的赞扬在我童年和少年时期的确解答了很多疑问。直到这些答案再也无法用来解答我接下去的人生问题时,我迷茫了。

我的迷茫期始于大学,大学时期的生活有太多选择,每个都有各自的好处和弊端,我所能做的再也不是去寻找答案,而是学会分析,并下决心为自己的选择承担后果。

没有了父母对我的帮助,我尝试独自面对这个世界,在大学里选择专业,选择做什么才能让以后找一个好工作,选择什么才是我未来5年的计划,选择怎样的男孩子才是我应该交往的对象……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个全球最大的会计师事务所做审计。当我拿到了这个公司的录取通知书,似乎松了一口气,认为大学里所有的努力和心血没有白费,接下来该是一条坦荡的道路了。但我没想到,读大学的日子很辛苦,进入职场的生活更加无助。没日没夜的加班,看似高收入其实经常让我在月底成为月光族。我那时有一个不错的男朋友,是让丈母娘肯定满意的类型,但是,双方家庭的矛盾也让我倍感痛苦。

我开始工作的那5年里,也是我最痛苦的5年。因为我已经是一个经济独立的人,无权要求别人资助,但也无法负担过多的生活成本,父母开始对我有和过去不一样的要求,不仅是要读书好,更是希望我能够多赚钱,同时也希望我的婚事能够让他们有面子。在这样的压力下,我不停的反思:我到底是谁?我和父母之间的关系到底是什么?

4闪电般结婚了

我和所有的年轻人一样,在与父母关系的转变中,都有一种深深的失落,因为从小父母就是我的精神支柱,在这个阶段,纷纷淡去了支柱的角色,成了需要我们关心和照顾的对象。

2004年夏天,我离开了会计师事务所,去了一家美资制造业工厂财务部。我还记得那个公司里,一到我加班时,就会有老鼠从屋顶跑到我们财务部偷东西吃。但是我丝毫不后悔这样的选择,因为我深知,我并不想做一辈子审计,我更适合做企业管理。而财务是通向一个企业管理的高层位置最快的捷径。

2个月以后,我中学阶段最要好的朋友出了车祸,几乎瘫痪,我去看她,看到她痛苦的样子,身边悲伤的父母在像照顾一个老人一样照顾他们的女儿,我心中突然明白了,我应该和我那个高大全的男友分手。

40天后的一个晚上,我认识了现在的先生,一个连他的姓我都从没见过的男人,就闪电般地认定我应该成为他太太。突如其来的婚事,让我的妈妈从女儿最近的失恋打击中,忙不迭地反应过来,同意我嫁人了。

我和先生用了4个月的时间,完成了从相识到结婚的过程,我们至今已经结婚8年多了,还是和过去一样恩爱。

很多女孩子听我的故事,都会觉得好传奇,感叹我的运气太好。但是,这不是我所说的重点,我所经历的这一切事情,都是为了我在30多岁时信主做的铺垫。

当我那么多年跌跌撞撞地挺了过来,在这个世界立下了脚跟,跟我的先生享受这一切的美好时,我依然在思考,“我到底是谁?我为什么是今天的我?我如何才能成为今天的我?”

5因为信仰,不再一样

没有了父母做我的精神支柱,我开始自己寻找精神支柱——通过阅读各样的人生感悟或心理学……我对自己的未来充满未知与困惑,虽然今天拥有很多,但是对未来却毫无把握。

2010年冬天,我和先生去海南三亚度假。其中有潜水,我大胆地试了一下。潜水时,人的鼻子不能呼吸,只能用嘴连在呼吸嘴上,靠着身上背着的氧气筒进行呼吸,然后沉入几米深的大海,耳边没有任何声音,旁边也没有人,只有教练在附近跟着你,然后你就不停地往下沉,周围一片死寂,只有你自己的呼吸声。当时,我一个想法就是,“死亡,也许就是这种感觉。”

在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我有多么害怕死亡,因为我是一个怕寂寞的人,而这世界上,只有死亡和做梦,是两件没有人可以陪伴你的事情。无论到时候我的丈夫多爱我,爸妈多爱我,我都将一个人孤独地走向寂静的黑暗。我开始有了另外一种疑问,人这一生到底能积蓄多少快乐,多到可以在走向这条黑暗之路时都依然快乐?

2012年7月到如今,是我最快乐的时光。因为我在主里得了喜乐。我感谢主拣选了我的灵魂。我虽身在无神论国度,但却有幸活在一个有互联网的时代。在我没有和Z姐妹相遇之前,我一直没有教会,但是,我却从网上听了那么多牧师讲道和查经。我过去是一个学理科的人,对政治历史毫无兴趣,但现在我学着用圣经的眼光看待这世界上的事情。在这一年来,我深深明白了精神世界的饱足,对于人的重要性。

随着信主时间的增加,我对人生的思考更加深入,我深深感受到主与我同在,圣灵时常在引领、管教我。我不再害怕死亡,不再担心自己的明天。这是因为我有了永生的承诺,在我那些不认识主、迷茫的时间里,他就已经看顾我,只是我自己没有察觉到。

6我深知所信的是谁?

人生最大的意义,莫过于回到创造自己的上帝那里。那么多年,我迷茫,我做背离的事,不认识他,心灵刚硬,但是他依然爱我,在我伤心的时候安慰我,给我力量,让我能够放弃我不该惦记的虚荣,在我跌到的时候用他的善意给了我最好的归宿。我有什么能力,凭什么能够收获今天的一切?唯有主的恩典一直看顾我们,他降雨给义人,也给歹人,他爱这世界上一切属于他的孩子,无论这些浪子在外如何漂泊,但是,他总有一天,会将他们都带回自己的羊群。

有不少朋友惊讶于我信主的经历,纷纷问我经历了什么事促使我改变心意?我告诉他们,没有什么神迹奇事,只是我个人的经历,我所有的对人生的困惑和疑问,都在主里得着了答案,人生也有了方向和目标。他们问我:“那你真的相信耶稣死而复生这件事情?”

我深信主耶稣被钉十字架,死后3天从死里复活。且不提那些目前考古学家已陆陆续续证实的物证,仅凭圣经的记载和耶稣门徒们为信仰付出的代价及产生的影响力,我就被基督教的博大精深所折服。

我们的主是圣洁无暇的,但是他却降卑到这个有限的时空,为我们承受这世界上的苦难,为了挽回我们这些罪人,耶稣成为我们赎罪的羔羊。

如果不是我们的主如此伟大,如此超越人受罪玷污的思想,那些四处逃散的门徒,怎么可能后来都甘愿为他去做传道,献出自己的生命?

孔子曾经说过:“获罪于天,无可祷也”,我们是幸运的。虽然我们深受儒家文化的影响,但是我们听到了福音,知道了上帝与人之间唯一的中保是主耶稣基督。我深知我所信的是哪一位,这个世界所有的生命的创造者也必定是生命的起源。他是真理,他是生命,他是道路,他是光。

我再次感谢主耶稣,因为他不丢弃我,在我33的时候,让我归入主的家庭。我没有什么可献上的,因为我的一切都是他恩赐的,我能做的,就是将自己全部献上,盼望主可以使用我这个器皿,也愿我余下的岁月,以他为乐,过讨他喜悦的生活。

来源:OC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