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抗癌之旅,有爱同行

[ 5487 查看 / 0 回复 ]

舒舒


平,是来自江苏常州的一位优秀企业家,来美国治疗肺癌两年,最后的日子,他住进重症病房,想着等身体好一点,就用录像机记录这两年感动他的爱,可惜未能如愿。他叮嘱爱人今后不要再管企业的事,而要用她的生命替他将爱传递下去。病情恶化时,他选择将生命的终点定在美国,只因为他感觉在这里,有他此生从未经历过的爱,这里有他受洗的教会,这里,就是他的家。

霞,永远带着甜美的微笑,像个小孩子,温柔,可人。她说,在治疗癌症的期间,竟是她和丈夫结婚多年来最开心的时候,她说认识主耶稣是这一生最美的祝福。她学会将一切交托给上帝,心中再也没有生意上的紧张焦虑、人情世故的麻烦纠结,整天与弟兄姐妹相处,被人帮助,也帮助别人,生命是那么简单和美好。霞离世时,虽然也在异国他乡,但带着从未有过的平安。

安,美丽又坚强的单亲妈妈,由于肠癌复发并多处转移,也来到美国寻找希望。她的治疗过程最为艰难复杂,3年中,除了几十次化疗放疗,还经历了腹腔灌注化疗、大大小小多次手术后,体内植入多至6个支架,并出现多次术后疑难并发症。一个星期前,回到中国的她,离开了亲爱的宝贝。微信中,她给我留下最后的留言,声音微小虚弱,但是缓慢、沉静,她说,亲爱的,我好想你们,和你们在一起的日子真的很开心。你放心,我现在很平静,不再埋怨什么,很感恩。我每天只能有一两个小时不疼,那时候我就感谢主耶稣让我不疼,我一点都不悲观……”

兰,生病前曾任上海闸北区组织部副部长,被黑色素瘤侵袭的她,被医生宣判只有四五个月的日子,于是她与丈夫一起踏上来美求医之路。最终,她的生命延长了两年多,最后因为脑部多发性硬化症,她的各个器官渐渐失去功能,言语尽失之前,她一直交代丈夫去探望其他病友,口里不停重复的是:要有信心、爱心、信心、爱心……”

是什么,使他们淡定和从容?我服事过的这些癌症患者,许多最终带着从容淡定的心态,离开世界。但事实上,刚开始,远渡重洋来到异国他乡的他们,绝大多数语言不通,又身患重症,加上心急如焚的亲属,几乎每个人刚刚踏上美国这片土地时,都是面容憔悴,又含着惊怕,眼神看似充满盼望,却夹杂着迷茫,还有藏掖不住的忧伤。他们从身体到心灵,都已深深受伤了,因为病痛带来身体上的折磨,也因为病痛承受的精神压力、医护人员的冷漠、以及某些亲友的疏离……

在他们人生的最低谷,陌生国家里一群陌生的人,给了他们从天而降的爱。这爱,正如余虹所说,是一种让中国人非常陌生的东西。一开始,他们以为遇到的要么是骗子,要么是傻子。当飞机刚刚着陆时,这群素不相识的人去机场接他们,然后在生活上关心他们,去医院陪伴他们,与他们交朋友,请他们去家里用餐,带他们去野餐、去旅游……渐渐地,他们感受到这群人真的是尽心尽力像家人一样爱他们,丝毫不忌讳他们是癌症病人。

当他们承接这份无缘无故的爱的时候,心中有不解,或震惊。英国文豪CSLewis曾说,“婴儿起初吮吸母乳而不认识母亲是自然的。我们看见帮助我们的人,还没有看见他们背后的上帝,同样也是自然的。

随着时间推移,他们终于认识到:来自上帝的爱,是那群人爱的源动力,渐渐的,他们打开了心门,成为爱的管道,一边接纳爱,另一边给予爱。他们不再封闭在自己的困境里,学会互相关心,对其他病友鼎力相助,为彼此的生命留下了太多温暖的回忆。

唯有爱,才能治疗伤痛那时的我,刚来到美国不久,有幸成为一群傻子中的一个,完全是上帝的恩典。他将这些身患绝症的同胞带到我的生活中,,要我在苦难中看见他的作为,他让我成为一个苦难中的陪伴者,鼓励我凭信心的眼睛陪他们行走死阴的幽谷。

两年多时间,与义工同伴们陪伴癌症病友走过的人生旅途中,我目睹癌症的凶险无情,亲见人类的渺小无助,看了那么多的生死离别,流了无数悲伤的泪水,最让我宽慰的,是看到大多数的病友和他们的家属,都在患难中得以认识上帝,认识生命终极的真理。

他们当中,有很多人在国内是身居高位的企事业单位领导人,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一位上帝的存在;从来不知道上帝的独生子为我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只为了让我们能够经由他的死享有永生;也不知道接受了主耶稣基督的人就不再受死的辖制,在肉体的消亡背后,却有回到上帝那里无法想象的美好……在生命列车驶向终点时,他们得到了来自永恒的安慰和盼望。信心,希望和爱,是褪去尘世中一切虚假的需要后,人心最渴求的东西。想到逝去的他们,我唯一的安慰是:他们得到了人生的至宝。

记起那次,安安从一场手术中苏醒过来,我与先生还有其他病友一起守候在她旁边,她虽力气衰微,可不施脂粉的面庞依然精致美丽,护士小姐都说她美丽得像天使。先生走过去,紧握她的手,在她额头轻轻一吻。突然,安安出人意料地露出迷人的微笑,开心地说,“ThankyouI need loveI need strength她说她就是需要爱,需要力量。她多次对我低语,有意识或无意识的,我就是需要爱啊,只要爱。

虽然想起他们也有得安慰的地方,但是因为心疼他们受的苦,又心疼失去亲人的家属,我也曾趴在先生的肩膀上恸哭过几场。我的母亲问我好几次,你们这样帮助人当然是好,但是整日为病友挂虑,会不会对你们也有不良影响呢?我当即想起圣经上说:与喜乐的人要同乐,与哀哭的人要同哭。(《罗马书》12:15)托尔斯泰则说过,唯有能爱的人,才能承受悲伤之痛。也唯有去爱,才能治疗伤痛。很多时候,仅凭我们自己有限的爱,真是无法坚持。只能靠着上帝坚定的、永不止息的爱,帮助他们,也帮助自己看见乌云背后的太阳——那复活生命的荣耀。

另一场旅行的开始24,是世界抗癌日,我没有医学知识,无法高瞻远瞩,也无法对这个肆虐人类的绝症,提供任何专业和高深的见解。我只能从一位陪伴过许多癌症患者的志愿者角度,讲述我对于生命的理解和期盼。

在这几年亲历癌症患者苦难的经历中,我感觉癌症就像一个谜团,有些患者可以从不良的饮食、作息习惯等方面找出原因,可是也有非常注重养生的教练或者只吃有机健康食物的人不幸患上癌症;有些患者靠西医就治好了,有些人靠中医治好了,有些人中西医结合外加自然疗法也不行;又有些人豁出去旅游一趟回来就查不到癌细胞了。凡此种种,可谓每个癌症患者的具体情形,都非常不同。

又或许,抗癌,其实最要抗的是对癌的恐惧、对死亡的恐惧。病人少了恐惧的情绪,更利于治病;健康的人少了对癌的恐惧,便能给癌症病患更多贴心的关怀,不至于使病人受到双重打击。至于如何解决对死亡的恐惧,就看你是否愿意将生命主权交还给那位创造你我的上帝了。

圣经中说,生命,如同一片云雾,出现少时就不见了。当云雾消散的时候,其实是另一场旅行的开始,而这一次,什么行李都不用准备,只要带上上帝满满的爱。


作者现居美国休斯敦
摘自《OC
最后编辑齐鲁 最后编辑于 2015-04-17 23:11:3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