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我不再是同性恋者

[ 5084 查看 / 0 回复 ]

我不再是同性恋者


柯瑞莲

我生长在一个健康温暖的家庭,家中充满了爱和欢笑,兄弟姊妹们相处融洽。我是老大,母亲常提醒我要给弟妹们做好榜样,不要带坏他们。我知道我的责任,言行都必须谨慎,即或心里很不愿意也不违抗母亲的心意,因此常得母亲的赞赏。

小时候在马来西亚,刚有彩色电视机时,大家都围着看,小孩子当然更觉新奇。但那时大人不懂,看成人节目也由着小孩子坐在旁边。当时年纪小,哪里知道分辨什么该看和什么不该看。于是,邻居一些小朋友就模仿电视中成人的行为,以为那是游戏。

那时没有
性侵犯这个名词,但有这种行为。我第一次被人性侵犯后告诉父母,他们不懂得怎样处理,没有安慰和开导我,也没有控诉对方,甚至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保护我。这使我心里产生一个念头:父母是不能保护我的,没有人能帮助我;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告诉他们都没有用,他们无能为力。所以第二次被性侵犯时,我没有告诉他们;但是我心灵受了伤害,心理暗暗变化,开始不喜欢男性。我认为全世界的男生都是坏人,都想侵犯女性,都想从女性身上佔便宜。这种想法导致我害怕接触男性,因此在成长过程中我一直躲避男性。

中学时代爱看小说、漫画,从中吸收了很多错误观念,以为爱情没有男女之分,只要相爱就是幸福。再有就是,爱情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这些错谬的道理不住侵蚀我的灵魂,使我的人生起了可怕的变化。

我在女校读书,本来环境不错,对于曾被性侵的我可说相当安全。我不需接触男同学,不需与男生相处,和女生在一起我有安全感,她们不会伤害我。但是因为好奇,我接受了同性朋友的追求,踏进同性恋的生活。

我在同性恋圈子里十年,结交了好几位同性伴侣,当中有一段恋情影响我最深。我以为这个女生就是我的终生伴侣,是可以和我作伴到老的人,我爱她很深。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要把我一直隐瞒的身份告诉家人。

那天早晨太阳还没升起,我把家人都叫起床,向他们宣布我是同性恋者。这给父母和弟妹们带来极大的震撼和惊惶,我自私的行为伤透了他们每一个人的心。

从那天起,原来充满欢笑的家庭变得愁云惨雾,家人都陷入伤痛和无奈中。他们不知道如何面对我,母亲看见我就流眼泪,父亲不和我说话。对父母和弟妹们的劝告,我非但不听,还要求他们接纳我的同性朋友和同性恋关系。

我一意孤行,坚决要过自己的生活,家人对我毫无办法。当时妹妹在国外唸书,她打电话回家第一句话就对我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妳还是我的姊姊。我知道妹妹很爱我,我很难过,非常挣扎,家人和我都已心力交瘁。最后我选择逃避,决定离家出走,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开始过属于我和同性伴侣的生活。

在陌生的地方我去一家公司应征,告诉老板我是同性恋者,两位老板都没有回应这个问题,只说要聘用我,令我大感意外。真是不可思议!若是我,我不会聘用同性恋的员工。原来老板是基督徒,他们对我说:耶稣很爱妳,我们也很爱妳。我觉得他们大概疯了;但我真的很需要这种无条件的爱。他们没有批评我,对我很温和。

在新环境里,我认识了许多新朋友。我不隐瞒我的性取向,向周围的朋友公开;同时经常流连于同性恋者酒吧和舞会,每月都花尽薪金。表面看起来生活似乎多姿多采,好像很开心;可是内心的深处波涛起伏,我多么想念我的家人!心里的苦况只有自己知道。

奇妙的是,老板又雇用了几位基督徒同事。那时我20多岁,第一次接触基督徒,他们知道我的身份,却没有用异样的眼光看我;他们用耶稣基督的爱爱我,接纳我,关怀我。每天上班他们都和我分享耶稣基督的爱,给我讲见证,说主耶稣如何对待罪人,赦免他们的罪;上帝又教我们怎样孝敬父母,祂的十诫和真理又是怎样等等。我心里自忖,我拋弃了爱我的家人,心里很苦,很思念他们,在这一段心灵极孤寂的日子,这些基督徒的关心和上帝是爱的信息深深打动我的心弦。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眼看农历新年将至,我内心又陷入极大的纠结与挣扎中,因为每个新年我都会和家人快乐团聚,一起度过。同事们知道我是离家出走,不断为我祷告,劝我回家过年。我虽害怕面对家人,最后还是打了个电话回家。那天,我在电话亭外徘徊很久,尽管心扑通扑通得好像要跳出来,还是鼓起勇气拨了家里的电话。我希望接电话的不是母亲,可偏偏就是她接,当时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可能是母女连心,妈妈喊我的名字,她知道是我。我听到的第一句话是:生活过得好不好?我说不出话来,眼泪不停地流。我非常难过,不晓得要说什么。母亲邀请我回家过年,我答应了她。

在回家两个小时的路程中,我的思绪非常复杂。回到家里,大家都当我好像从没离开过一样,为我预备许多我爱吃的食物,布置了我的房间。他们没过问我的感情生活,好像以前一样爱我,疼我,接纳我。有家可归的感觉真好!

好景不长,我和伴侣的感情不断受到挫折,最终分手。我仿佛掉进了一个没有尽头的深渊,外面一片漆黑。我的心像是被一把锋利的刀割破,伤痕累累,血从伤口一滴一滴流下,真的好痛!我体会到心如刀割的滋味。我吃不下,不说话,一直想呕吐。同事们察觉到我的异常,后来知道是感情出了问题,便陪伴着我,为我祷告。在祷告中我看见自己破碎的心,碎成片片,无法捡起来;但是耶稣的手却把它们一片片捡起来,并一针一针地缝合修补。我被医治了,主耶稣基督医治了我破碎的心!之前的痛楚、伤痕、不甘心与被背叛的愤怒,都一一被主耶稣挪走和医治,我得到了一颗新造的心。委实奇怪的是,当时我还没有向上帝认罪,没有说要接受耶稣基督作我的救主,但祂却医治了我。真是奇妙!

我是接触基督教三至四年后才承认耶稣基督是我的救主,以前不接受的原因是我不愿意放弃我的罪和偶像。万事开头难,展开人生新的一页很不容易,我用了一段漫长的日子跋涉前行,举步维艰。脱离同性恋的枷锁真是很困难,内心有很多挣扎和欲望,外面又有很多引诱和试探。未决志信主前,我曾跌倒过多次,每次都从零开始再重新起步。信主耶稣以后,我靠着主的力量,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站起来。主耶稣的恩典扶持我,上帝的真理引导我,圣灵的启示光照我,我终于一步一步挣脱了同性恋的枷锁。

在圣灵的光照中,我了解自己不喜欢男性却喜爱女性的原因是:少年时代受到性侵犯,没有人帮我处理,没有人开导我,导致我扭曲了男性的形象;一靠近男性就害怕,没有安全感,所以躲避他们,远离他们,怕被他们伤害。感谢主耶稣彻底医治了我!上帝照着祂的形像造男造女,所以男女都是好的。上帝的话更新了我,使我对男性有了正确的认识。

感谢主耶稣,祂更修补了我和家人的关系,家人的接纳让我有家可归。爱将我们链接在一起,我和家人重新建立关系,他们知道我已不再是同性恋者。

几年前圣灵催逼我要向父母道歉。那是一个全家团聚的日子,我公开向父母亲道歉,请求他们饶恕我曾深深地伤了他们的心。想不到弟妹们也纷纷向父母道歉,感谢,整个气氛都活跃了起来,不觉尴尬,反而格外温馨。

我虽然很爱我的父母,但内心深处其实也曾怪责他们:怎么我年幼被性侵时你们不帮助我?现在我知道,不是他们不帮助我,而是他们不懂得怎样反应,不懂得怎样帮助。可是我仍不能彻底饶恕他们,这种又爱又恨的感情很复杂。多年过去,我还没有完全饶恕父母,也不能饶恕自己曾对父母的伤害;但是当我请求父母饶恕时,奇妙的事发生了!我完全得到释放,心灵重获自由;我饶恕了別人,也饶恕了自己。这种饶恕所产生的力量很大,大得我感到可以功成身退,可以回天家了!

我觉得要帮助一个像我过去一样的人,很重要一点是要有恒久的爱心和明确的教导。虽然母亲很明确地对我说,我这么做是不对的,在这个家是绝不能接受的;但是无论如何,母亲和弟妹们仍旧爱我,他们不放弃我,让我回头时仍有一个可歇息的地方。

更重要的是,我认识了救主耶稣基督。如上文所说,上帝无条件地爱我,医治破碎的我,接纳我,借着圣灵重生了我,赐我新生命,给我力量挣脱魔鬼和情慾的捆绑。

我感谢主耶稣,在我身旁安排了一群有爱心的基督徒扶持我,伴我脱离黑暗。他们效法主耶稣基督,没有厌弃离开我,在我感到疲倦绝望,无法挣脱魔掌想放弃的时候,他们搀扶我,鼓励我回家,并叫我信靠主耶稣,走一条蒙福的路。但愿荣耀、颂讚、感谢都归给全能的天父上帝!


原载《中信》月刊第635
最后编辑齐鲁 最后编辑于 2015-02-23 22:14:29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