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悲催的结婚纪念日

[ 6985 查看 / 0 回复 ]

悲催的结婚纪念日

舒舒

导读
爱,是人类共同的渴求,人们渴望爱与被爱,但很多时候,我们爱的方式却往往让对方无从感知。

其实,爱也需要讲究技巧和方式,因爱本身,也蕴藏着密码……

结婚纪念日那天,我给先生买了领带、领带夹,快走出商场时,看到一个BeatsPill蓝牙小音箱,想着也许他主日学教课的时候能派上用场,也一并放进购物车。

给他一个惊喜纪念日的那天早晨,趁着他还在呼噜,我一骨碌爬起来动脑筋,希望给先生一个惊喜。看着零零碎碎的几样东西,我灵机一动,将它们分开三个包装,分别写了三张卡片,计算着他每天早晨起来的必经路线:卫生间洗漱台前放了一个礼物袋,衣帽间里放了一个,他书房里的桌子上放了一个。

想象着他的每一个惊喜,窃笑着,我蹑手蹑脚出了房间,送儿子上学。回家路上,心里好兴奋,想象着他幸福和惊讶的表情。

精心给你所爱的人设计礼物是件美妙的事,因为你没有办法预测对方的反应,你只知道这份爱在所有的小细节里被铺陈、被酝酿被品尝,而且还会继续被封存在两人的心底,时光越老,记忆越芬芳……

自我陶醉了一路,回到家,房间还是黑的。我之前没有唤醒他,就是希望他自己到了上班的时间醒来,然后开始迎接甜蜜的惊喜。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生。我开了灯,叫他起床,步步紧跟在他身后,准备——见证激动的时刻!

悲催的清晨开始了谁知,他匆匆抹把脸,胡乱刷几下牙,旁边的礼物袋完全被忽视。难道,就因为袋子是黑色的?我只好失望地告诉他,台子上,有一份礼物。他打开,很开心,一直差个领带夹呢。抱抱我,亲亲我,谢谢我,他转身去衣帽间挑外套。

我是踮着脚,将礼物放在与他高度平齐的搁架上的,他应该一进门就看到那个红色礼品袋!可最终还是急匆匆地走出来了,走出房间的瞬间,他意识到有什么不对,问我怎么今天这么粘着他。

我哭丧着脸说:你,真的什么都没有看见?

他说:没有。说完赶紧冲回衣帽间去,再出来手里拿着领带了,紧紧搂着我说,哈哈哈哈,谢谢谢谢,亲爱的,你太可爱了。我一进去就找衣服,眼睛没有朝上抬,对不起对不起。我很喜欢领带。不过我得上班了,晚上见!爱你!

我的心快降到冰点了。怎么可能?!三个当中失败了两个,完全不在设计中啊。他大笑着往外走,我摇着头,叹着气,心里仅剩一个盼望,那个音箱应该是他最喜欢的礼物,因为他好爱音乐,又好烦那些带着线的喇叭,他看到那个便携式的Pill该多欢喜呢!书房就在卧室外面,他每天都会到里面拿好电脑再出去。

然而,谁会相信,那天,他偏偏大踏步越过书房直奔大门,我控制住快要疯掉的声音:喂!你电脑都不要啦!怎么上班!

他说:哦,昨夜加班回来,我把电脑直接放在后备箱,等下到公司直接拿就行了。

接下来我的一声:“What可以用惨叫来形容。

他又知道不对了,跑进书房,一下子看到了礼物。他的开心没有延续几秒,很紧张地在家里四处乱转,嘴里嘟囔着:还有吗?还有吗?。我倚着房门,低声幽怨道:没有了,真的没有了。有,也不给你了。

他很抱歉地看着我:明年,可不可以不藏了?我紧张。我凶凶地盯着他,三秒过后,突然抑制不住狂笑起来……我悲催的结婚纪念日的清晨,就这样结束了。

爱的密码那天,他上班后,我在家摇了半天头,实在无法相信自己全军覆没!结婚4年来,这次的寻宝记给我最重一击!

这让我想起《爱的五种语言》(FiveLanguagesofLove,byDr.GaryChapman,作者是美国知名的婚恋专家,也是牧师),书里谈到,男人和女人有着不同的爱的语言,让对方感受到爱的关键点也是千差万别。我们不能按照自己的想象,认为自己怎样会觉得被爱,对方必定也是同样。

我想,爱就像个皮球,抛出去,要对方接到才行,所以要找好对方所在的位置扔过去,不然人家接不到,感受不到,再大力也是白费。再回忆一下我那个悲催的纪念日,你一定理解我的意思。当然,我的先生还是可以感受到我对他的爱,但,肯定不像我受到同种待遇时会出现的状况:当场涕泗横流,以及接下来的几日还会继续浸泡在爱的蜜缸里,难以自拔。

其实,关于我们两人的爱的语言(我觉得也许称爱的密码更合适),我和先生结婚之前是沟通过的。爱的口头表达、家务事分担、用心准备礼物这几样,是我最能感受到的爱的途径。他呢,只需要肢体接触一项就能感到被爱,也就是说不时拍拍他的头、牵牵他的手,就像对待一只卷毛狗那样的,他就心满意足了,好简单!

以我的经验为鉴,真心推荐朋友们,特别是还没有走入婚姻殿堂的朋友们,花些时间学习彼此的爱之语,当前辈为我们总结出可循之方,最好还是经常温习温习。我们都说相爱容易相处难,相处时的磕绊和纠纷,大多源自于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能要到什么;也不清楚别人想要什么,自己能给出什么。真爱是不求自己的益处(参《哥林多前书》18:5),真爱不是自己爱给什么就给什么,真爱是学习了解对方最需要什么之后,再尽自己最大努力去给予。


本文首发OC微信公众平台,作者现居美国休斯敦。
最后编辑齐鲁 最后编辑于 2015-02-23 22:07:0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