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父親和妻子

[ 10065 查看 / 0 回复 ]

父亲和妻子

我遇到了难题,美云在我向她提出结婚请求时她也提出了要求,那就是婚后不能和我

父亲同住。她是个精明的上海姑娘,我爱她入骨,追了两年才追到她,我俩的关係从一

开始就是男卑女尊,她说出的话根本就没有迴旋的馀地,这下可难住了我!> 
我父亲已经六十岁了,退休在家,健壮、爽朗的一个汉子。母亲在生我时难产去世,
是他父兼母职将我拉扯大,为了我他没有再娶。

我也曾问过他多次:“爸,你当初为何没有再找一个呢?”他总是幽默的说:“太多

女人追我,挑花了眼,所以耽搁了!”实情是他不愿冒我被后娘刻薄的风险。
现在要我为了结婚将他驱逐出去我可做不到。我问美云:“既然你答应嫁给我,
为何却不接受我的父亲呢!他并不惹人生厌!”美云用她那性感至极的嘴巴说:
“这与他的为人性格无关!我可不想在两居室的房子裡有一个每天无处可去,象上帝

一样无处不在的老人!害得我一跨出卧室就得衣冠楚楚,连穿件薄纱睡衣的自由都没有!”

从美云家回来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解决的办法,房子是前几年我和父亲用全部积蓄买下的,
现在再掏钱去另外买房结婚我也没那财力。

我没有再去找美云,她也没有打电话给我。我不知道失恋的痛苦是如此让人痛楚,
短短一段时间我就瘦了一大圈。父亲几次问我有什麽难处,我都掩饰说只是工作上的麻烦。

谁知困境只持续了一个月时间,我就绝处逢生。那天父亲回来说:“你表舅全家移民去了

美国,非得拜託我帮他照看房子。”

我记得好象确实有一个远房表舅住在浦东的郊区,但很久没有联繫过,印象中也只是很普

通的家境。再说既然移民为何不把房子卖掉更好?父亲面对我的疑问回答道:“他前几年炒

股发了财,现在也赶潮流要移民去国外,怕将来还要回来住,所以不想把房子卖掉。”

过了几天父亲就清理了一些衣服搬了过去,怕耽误我上班坚决不让我送。
没过多久我将房子粉饰一新就把美云娶了回来,结婚那天父亲也来酒店喝了我的喜酒。

还给了美云一个大红包。散席我送他出来时问起他的生活,他喜滋滋的直说住在郊区比城

裡好得多,每天还和那裡的老人打麻将。看他那样开心我也放了心,觉得自己运气很好,遇

到难题总能自动化解。

婚后我陷入对美云身体的迷恋,很少出门。直到蜜月度完美云上班去了,有天我轮休在家,
想起美云在单位吃午饭,一个人实在无聊,才突然想起去看父亲。

当我按地址跑到浦东找到那栋房子时,才发现这只是处很不起眼还颇破旧的两层小楼房。
听到门铃响来开门的却是父亲嘴裡出了国的表嫂!她指着二楼告诉我哪间是父亲的房间

就转身进去了,我感觉她对我很冷澹。

父亲听到敲门一打开看见是我有些尴尬,他没有想到我会找来。随他走进他住的房间,
我就发现事情完全不象他说的那样,一间只有十平方左右的房间除了床,什麽也没有,
窗户连玻璃都没有,用塑胶纸封住,光线很昏暗,楼道的角落有一个煤炉和简单的炊具,
那就是他煮饭的地方,看来他只是个寄居者。

我问父亲为什麽,他澹澹的说:“不为什麽,我只是不想看到你为了我结不成婚。”
我的心象被拳头重击了一下,半天说不出话.

父亲看我那样难过,还安慰我:“我住哪裡都没有关係,只要看到你开心就好,郊区空

气比城裡好,我更喜欢在这裡呢!”回来我就向美云提出要把父亲接回来,美云很乾脆的

回答:“这个家有他没我,有我没他,你自己掂量着办!”

我悲愤的说:“他辛苦把我养大,我刚成家却逼得他独自在外面租房子住!你也有父母

啊!你叫我今后怎麽面对世人?”美云抬头对我做了个很不屑却极妩媚的表情,冷冷的说

:“我的父母不会拖累我,我也无权阻止你去接你的父亲!要我还是要他,都在你的一念

!”说完,进房间收拾了一箱衣服,摔门而出回了娘家!

我跑去接父亲,父亲不但不同意回家还命令我马上把美云接回来,他说:“我身体很好,

不需要你照顾,你只需把自己的家庭打理好,将来我真动不了,我就去住老年公寓!父亲不

能陪你一辈子,妻子才是和你白头到老的人,都三十岁的人了,你要懂得孰轻孰重!”

我垂头丧气的回来,坚持了一个星期,顶不住思念,还是乖乖去岳母家接回了美云。
我的生活恢复了原样,只是一想起父亲,心裡就窝囊惭愧的很。

一晃就这样过了三年,儿子都两岁了,美云始终不鬆口让我把父亲接回来,她也从不陪我去

看望父亲。

倒是父亲挂念孙子,隔不久就让我带孩子去玩一趟。只要看见孙子,他就笑得合不拢嘴。
看着父亲含饴弄孙,我不知何时才可以接父亲回家,觉得自己愧为人子。

事情终于有了转机,有一天,美云和我带着孩子逛完街回来,晚上她和孩子都出现了重感

冒症状,发烧、口乾、折腾了一宿。第二天一早我就带他们母子去了医院,在检查完后医生马

上招来急救用的推车将美云和孩子送入了传染病区!原来他们得了急性出血热,这是一种由老

鼠身上传来的具有极大杀伤力的传染病。三到四天就可以制人于死地!治癒率只有百分之五十

左右。估计是那天美云逛街时在外面吃了被老鼠污染的不洁食物引起的。

孩子和美云被分别送往同一个科室不同的病房,我同时照顾两个人忙不过来,赶紧打电话向

岳母求救。

岳母一听病情也着急,和美云弟弟马上赶来了。我在传染病区外接了他们,一看他们的装扮我

哭笑不得,他们居然都带着口罩和手套!把一张脸封得严严实实只看见两隻眼睛!我把情况详

细说了一遍,并提出需要人手留下来照顾美云,小舅子倒是马上答应留下来照顾姐姐,
岳母却斥责他:“你懂什麽!传染性这样强,你要再传染我还活不活?你给我马上滚回去!”

小舅子回去后岳母随我进了病区,美云看见她妈很激动。让她坐床边,岳母直摇手,站得远远
的用手捂住口罩询问女儿的病情。刚好邻床有个重病号突然喷血,大家忙着叫医生,岳母见

状赶紧退出了病房。

她把我叫到外面,递给我一叠钱说:“我和你岳父身体都不好,你小舅子又没照顾

病人的经验。你乾脆去请个人来照顾他们吧!缺钱我去想办法!”说完又返回病房,

还是隔着远远的距离嘱咐美云要注意休息,连外孙都没有去看一眼就走了!送完岳母

我回到病房,美云在默默流泪,我也无话安慰。

一时根本请不到人,一般人也不愿来传染病区伺候病人。实在没有办法,我只好向

父亲求救,父亲在电话裡一听就急了,很快就赶到了医院。美云看见父亲有些羞愧,笑了笑。
我和父亲日夜轮流守侯在病区,在两个病房之间奔波,看着儿子的头上插满了输液的导管我的心很痛。

美云在进院第四天病情爆发,高烧、呕吐、凌晨开始大口喷血。我赶紧跑出去叫医生

,父亲将美云抱在怀裡大声呼喊,护士刚把推车推到门口,父亲一把抱起美云放到车上推

了就朝急救室跑,美云喷出的血溅了父亲一身。她神志还清醒,在推车上喊了声:“爸!”



父亲边满头大汗的跑边安慰美云:“孩子,别怕,没事的!我们在外面等你!”
这边刚送进急救室,儿子那边也出现险情,听到护士喊:“龙明的家属在哪裡?”我和

父亲又迅速的跑到儿子的儿科病房。一看儿子也被送进急救室,我腿一软坐在地上起不来了!

父亲搀扶起我道:“不能洩气!你要再倒下他们怎麽办?一定会救过来的,要对医生有信

心!”幸好老天保佑,他们母子都被抢救过来了,过了高峰险情期美云和孩子开始恢复,我

和父亲在医院衣不解带的伺候了二十六天,父亲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终于迎来了他们出院的那一天。
岳母和岳父也来了,还叫了部麵包车要送我们回去,美云对她母亲有些生气,不大和她说话。


车开过来了,当我把美云扶上车坐好,再从父亲手裡接过儿子,让父亲上车时,父亲却拒绝了。
他说:“我就不去了,好多天没有洗澡了,我想回去洗澡。你们先回吧,记得带孩子来看爷爷

就好”美云听了跳了下车,拉住父亲说:“爸爸,你还在生我的气吗?和我们回家一起好吗?”
父亲坚决的摇头说:“我已经习惯单独住了!人多反而不惯。”说完亲了亲孙子就和我们告

别了。美云一路都是哭着回来的。

回来休养了一个多月,美云和孩子完全康复了,再过几天就是八月十五,美云主动提出去

接父亲回来,我非常高兴。是该团圆的时候了!那天美云叫了一部麵包车,我们一家来到了

父亲住的地方,父亲从我手中接过孙子高兴得直用鬍子扎。美云进门就甜甜的叫了一声:

“爸!”,喊完就动手开始收拾父亲的东西,全部往门外的车上搬。父亲赶紧腾一隻手拦住问要干什麽。
美云眼眶都红了,她哽咽着对父亲说:“爸,您今天要是不搬回去您就是看不起我,我已

经知道自己错了!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吧!”父亲的眼睛也红了,把孙子放下来,

坐在床边半天没有说话。

美云“扑通”一下就跪在了父亲面前,拉着他的手哭道:“爸!您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我自己亲生的父母都没有您对我好啊!他们来看我带着口罩都不敢靠近我!虽然他们是给

了钱,但钱并不能代表一切!亲人真心的关怀才是最重要的啊!”说完,把一旁的儿子也

拖了跪下哭道:“您就看在孩子的面上回去吧!我伺候您到老!我现在自己也有了儿子,

完全能理解您独自带大一个孩子的辛劳!”父亲老泪纵横的抱起孙子终于点了点头!
我一把抱住父亲和妻子泪流满面,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高兴处啊!谁说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来源:网站

我以永远的爱爱你,因此我以慈爱吸引你。(耶利米31:3)
最后编辑葡萄枝 最后编辑于 2014-08-03 22:51:06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