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蒙福的归途道建华

[ 5968 查看 / 0 回复 ]

作者:道建华


我生在文化大革命的动乱中。文革期间,许多家庭受到磨难,我家也未能幸免。母亲在我六岁时开始教我学英文,使我小小年纪就意识到外面有个广大的天地。母亲虽不信主,却用她小时候在教会学校里学到的价值观念,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的生命。


我于1994年来到美国攻读植物科学博士学位。虽然周围教堂林立,但在我看来,那不过是美国文化传统的一部分。既然不知道这些人的底细,岂可轻易卷入其中。有次,因着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当地一个基督徒开设的中国人咨询中心里听了半堂英文课。老师读了一节圣经:「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虽然我从未读过圣经,更不知道这句话的上下文,但却意识到这是指着人类的状况说的。我很不服气地发言:「我万里迢迢从中国来到美国,就没有走丢!」老师看看我,很温和地问:「那你说,人有没有缺点?」我一时说是说否都觉不对,心想这个地方下次再也不来了。但是不知为什么,这位老师的问话像钉子一样札在我的脑中;我隐约觉得他所说的缺点并非小毛小病,而是方向错误的大问题。


1997年是我人生的转折点。一个春天的下午,我在解剖镜下观察拟南芥菜 ( Arabidopsis thaliana )的花。那只有小手指甲那么大的花,如果长在野地里,并不会被人留意。但是,在仪器光源的照射下,白色的花瓣上泛起晶莹的光泽,流露出一种茁壮、奇妙、尊贵的特质──这就是生命!我的心受到震撼。我们可以把一朵小花的构造和各种生理现象研究到最细致的程度,但是生命本身却不是结构和机理的简单加合。即使对遗传密码的破译,也不能使我们了解,为什么一些简单的元素竟能构成纷繁复杂的生命。难道这朵小花是一位创造者的杰作吗?如果真是这样,会不会我也是他的作品?一位朋友告诉我,上帝是宇宙天地万物的创造者,但是我们犯了罪,与祂断绝了关系。万生之中最高的人类竟然是堕落败坏的!我岂能接受这样的说法。


以后的几个月里,我找出各样理由不去教会。直到那年九月,我才碍于情面,第一次走进教会。那天牧师讲圣灵的果子:「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加拉太书五 22 、 23 )上帝的话语照出了我灵魂破产的景象。基督徒生命里散发的平安和慈爱吸引我要认识美善的源头。1997年底,我参加了一个在芝加哥的冬令会。在那里,上帝让我明白,我的罪是明知有一位造了我的上帝,却偏不认祂,更不听从祂,而偏行己路,结果就是败坏、灭亡。祂的独生爱子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不但担当了全人类的罪,也为我的罪受了刑罚。我在冬令会上接受耶稣基督作我的救主。大会闭幕礼的最后一首诗歌是<你的话>,歌词引自诗篇一一九篇 11 、 105 节:「我将你的话藏在心里,免得我得罪你……你的话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拯救我脱离罪恶挟制的主不但赐给我新的生命,还要用祂的话语喂养我这个灵里初生的婴儿。我于1998年复活节受洗,并在下一个主日决志一生跟随这位复活的主。从前我曾经发誓再也不踏进中国人咨询接待中心,但是信主以后竟在那里做了两年翻译。

生命的塑造
1999年秋天,当临近毕业的时候,我开始思想自己余下的生命当怎样度过。这时,我心里萌生了读神学的愿望。一些长辈们鼓励我一边等待一边祷告,分辨主的带领。2000年毕业后,我搬到另一州,开始博士后研究。在全新的、竞争激烈的研究环境里,我建立在旧有的知识、技能和经验基础上的安全感顿时摇摇欲坠。有一天在灰心之中,我打电话给一位朋友,说我还是想读神学。这位关心我的姊妹问:「你是清楚听到主的呼召,还是想逃避环境?」姊妹的直言使我再一次跪在主的面前,求祂改变我患得患失的态度。2000年深冬的一个夜晚,我正读到提摩太后书四章 6 、 7 节:「我现在被浇奠,我离世的时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 ? 我存留……。」读到这里,我流着泪对主说,主啊,我愿意有保罗这样的生命!求主按照你的心意,在我身上作拆毁和重建的工作。此后,虽然环境过了相当一段时间才有明显的改变,但是我的心却越来越安稳,因为知道主的恩手不曾离开片刻。

在这几年等待的过程中,主帮助我认识到生命成长的关键,在于勤读上帝的话语,并且要行出来。祂使我明白,一个人在本职岗位上全心服事主,就能让主喜悦,不一定要全时间服事;品格的建造比恩赐的获得更重要;人比事工更重要。主为我预备了属灵的导师,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影响了我的生命,并带领我作门徒训练和事工培训。主也让我在当地的华人教会学习团队服事,在与弟兄姊妹同工的过程中受到磨炼,并认识、使用和发展教导的恩赐。主也使用各样的环境对付我的骄傲。在过去四年多的时间里,主教我学习放下自己的喜好和计划,专心等候祂。

这几年中,恩主不仅重新建造我的品格,也把祖国失丧灵魂的需要放在我的心理。2001年春天,在一个为中国祷告的聚会中,主开始把我的眼睛转向中国。我经常求主兴起更多工人回国,在这样的过程中,我的心不知不觉开始盼望回国服事。我同胞之中还有多少人在徒然奔跑,找不到目的和意义。上帝要藉着基督的代罪救赎使人与祂和好,得着神儿女的身份,在昏昧背谬的世代活出全新的生命,为主作美好的见证。从1949年至1979年的三十年中,中国基督徒的信心在逼迫中得到了炼净。现在中国是世界上基督徒人数增长最多的国家,但是中国不信的人数仍居各国之首。上帝在二十一世纪不单要赐福中国人,更要使用中国人把福音传到地极。中国教会在复兴的同时,也面临着异端的侵入和威胁。教会只有牢固地建立在真道的基础上,才能完成主所交托使福音广传的使命。最近两年来,我不断地求问主,是要我回国一边教学,一边传福音,还是全时间服事。从去年夏天开始,我更迫切地求主指示我,要怎样在中国度过我的下半生。

蒙福的归途
2003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凌晨两点多,我醒来,再也无法入睡。我起来默想诗篇九十篇 12 节:「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在这段与主亲近的时间里,主清楚向我肯定了祂的呼召:回到中国去,教授圣经和圣经语文,训练门徒,翻译书籍。这个使命需要我全心全时间地投入,并需要首先接受严格的神学训练。我在世的年日短少,情愿单单为主而活,忠于祂并祂所交付的使命。在夜深人静,单独面对主的时刻,我回应了主的呼召,把自己一次献上,永不收回。我的心里充满了说不出来的大喜乐。我满心盼望接受装备,为将来长期回国服事作准备。

「那在你们心里动了善工的,必成全这工,直到耶稣基督的日子。」(腓立比书一 6 )过去的几年中,这个应许常常坚固我,今天这应许仍然激励我向前直奔。在准备进入神学院的过程中,主牵着我的手走过了几个大大小小的沟坎。我深知主藉着环境训练我,并让我和爱护关心我的弟兄姊妹一同经历这位掌权作王的主。我原是偏行己路的,如今却蒙神选召,奔走天路。这是一条蒙福的归途。

作者现为恩福神学生,就读于加拿大维真神学院。
本文转自恩福杂志总14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