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语言暴力是婚姻的大敌

[ 8781 查看 / 0 回复 ]

                                语言暴力是婚姻的大敌
                                                  作者:佚名

我们很早以前就知道婚姻关系中身体虐待所造成的毁坏,现在我们愈来愈了解语言的虐待也具有相同的毁灭力。语言暴力会摧毁尊重、信任、倾慕以及亲密感,所有的这些都是健康婚姻的关键要素。

  “你是个智障啊!真不知道有你这种学位的人,还有谁会像你一样笨到这种地步,你的学位一定是骗来的。如果我像你一样笨,那我早上就干脆不起床了!”

  这一番话对贝蒂真是极大的打击,这已经不是贝蒂第一次听到丈夫朗恩对她的这种污辱,可悲的是,她愈来愈相信这是真的。她深受沮丧之苦,以至于早上真的就不起床了。她是语言暴力下的受害者。

  大部分的人有时候都会发脾气,也都会说些事后会后悔的尖锐言语,但如果我们在理智上和情感上是成熟的,便会承认这是一种不适当的行为。我们会向配偶表示后悔,会请求原谅,两人之间的关系会得到愈合。但相反地,一个口头施暴者很少会请求宽恕,也很少会承认暴虐的言语是不恰当的。一般说来,施虐者都会把这种施虐归咎于配偶,例如,“她活该”便是施虐者的态度。

  语言暴力是一场战争,运用蓄意设计的语言作为炸弹或手榴弹,用以惩罚对方、归咎对方,并以此辩护自己的行为和决定是正当的。虐待的言语充满了挖苦和贬抑,企图使对方感到难过,让对方看起来是错的一方,也使对方看起来是无能的。

  几乎任何一件小事都会引起一场语言的轰炸,一个眼神、一次说话的口气,打破一个盘子,或一个哭闹的婴儿,都会引爆施虐者的弹药库。一个语言暴力的配偶就是要惩罚、虐待并且控制其伴侣,而他的行为是无法自我克制且是持续不断的,对配偶的感受毫无同情心。长期以来饱受语言虐待的人都说:“我的情感已经死了,我以前会觉得受伤和愤怒,但现在,我所有的感觉就是冷漠。”

  许多受虐的配偶就像贝蒂一样,她对经办离婚的律师说:“我从来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他眼光总是盯着小事情,然后就会失控。如果他看见我把厕所卫生纸稍微放歪了一点,就会大发脾气。从来都是只为了一点小事,我试过抗争、大哭,也试过以离婚作为威胁,但都引不起他的注意。他责怪每一件小事,而且永远是我的错,而他是完美的,我不知道还能怎么办?”

  对成千上万受语言虐待的人来说,是不是还有希望?我相信有的。但这个希望并不是你挥一挥魔杖就能出现的,比较像一部运动的机器,需要努力,也需要持续不断。进展是缓慢的,但最后你的努力一定会获得奖赏。

  大部分以语言施暴作为其生活方式的人,都是自尊极低的人,情感上,他们都不像表面上那么坚强、自信、或对自己满意。在内心里,他们就像一个小孩子,拼命挣扎着想要长大成人,他们拼命地搏斗想要证明自己的价值,但所用的都是不适当的方法,他们借助贬抑他人来抬举自己的自尊。

  语言施暴者所成长的家庭,往往其父母也是语言暴力者,他采用和父母亲一样的方式来发抒自己的怒气,将他对父母亲所累积的愤怒发泄在自己的配偶身上,这更加重了他的问题。

  一个在语言暴力之下的配偶,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拒绝相信来自施虐的丈夫或妻子的负面讯息,不管从施虐配偶那里接收到何种讯息,我们必须肯定自己的价值,惟有当我们能够视自己是一个有价值的人,才能够采取改变婚姻关系的积极正面步骤。我们承认自己无法改变施加语言暴力的配偶,却能够影响他们的行为。


来源: 葡萄树

TOP